第五百三十四章 凤临天下(十一)

“保护皇上,皇太后!”景州知府高呼一声,他带来的景州卫所的将士立刻将慕雪瑟和九方宸包围起来,护在中间。

慕雪瑟看了景州知府一眼,只见景州知府处变不惊,指挥着将士护着他们往进峡谷的方面退出去。

慕雪瑟本要质问景州知府是不是与白莲教人勾结故意在此设伏可是如今见景州知府这一心护着他们的样子,完全就不像这件事情是他所设计的。

慕雪瑟顿时疑惑了,到底是怎么回事,那请九方宸前来四明山泉池沐浴的奏折出自他之手,黄道吉日也是他选帮九方宸挑好的,这进山之路是他领的,明明一切看起来就像是这个景州知府处心积虑设计好的,可是结果却不是这样?

忽然,慕雪瑟想起来九方痕还被截留在前面,他带的侍卫并不多,可那些白莲教人却是大部分都冲着他去的。

“等等,摄政王还在那里!”慕雪瑟高声对着景州知府叫道,“不能把他留下!”

景州知府却是充耳不闻,继续下令将士对付着白莲教众人,护着慕雪瑟和九方宸往山谷外退出去。

“哀家的命令你听不懂么!”慕雪瑟怒吼道,她想要往九方痕的方向冲去,却是被身边护着她的侍卫强行往后拉,和九方宸一起被保护着退出了山谷,山谷中的打斗声和喊杀声渐渐听不见了。

“放开哀家!你们放开!听见没有!”慕雪瑟拼命挣扎,九方宸却是拉着她继续退,“母后!你难道要为了救摄政王,不顾自己的安危么!”

慕雪瑟看着九方宸,怔了一下,她道,“宸儿,摄政王从小就一直护着你长大。”

“朕明白,但是母后,现在敌众我寡,朕不能让你有事。”九方宸的眼神有些闪烁。

慕雪瑟站住不动,她紧紧盯着九方宸的双眼,“宸儿,你瞒了我什么?”

她没有自称“哀家”,她用一个母亲的态度在质问自己的儿子,九方宸别开眼不敢看她。

慕雪瑟忽然想起公孙青和九方痕所说的,她对九方宸保护过度,所以蒙蔽了自己的双眼,完全看不到九方宸真正的样子。在她的眼里,九方宸永远都是一个无害的孩子,一个依恋着自己的孩子。

现在想想,一切都是有迹可循的,以景州知府这样的人却会上那样一封奏折,明明皇上巡游的圣驾还在千里之外,景州知府见他们微服前来却是丝毫没有意外。不过是进山看一口泉池,景州知府却是调动了景州府附近所有的府兵。

而他们进山的路线那么巧的刚好让九方痕被白莲教截留在山谷里,她和九方宸却是能够完好无损地被保护着出来。而景州知府在安排将士护卫他们的时候,那沉稳和镇定就仿佛这样的事情已经演练过几百次一般。

忽然,一个侍卫浑身是伤地从山谷中冲了出来,那是九方痕摄政王府的侍卫,他冲到慕雪瑟的面前,哭喊道,“太后,王爷遇害了!”

慕雪瑟的身子晃了晃,“不,不可能!你们怎么保护他的!”

她嘶叨道,那个侍卫已经红了眼,“他们的人太多了,王爷把大部分的人都留在了太后和皇上的身边,他们三十个人一起围攻王爷一个,我们想救,却是脱不了身,王爷就被——”

慕雪瑟猛地伸手抓紧自己心脏位置的布料,手背上青筋暴绽,她用力地喘息着,只觉得心痛如绞,这痛从她的心口蔓延到四肢百骸,仿佛要把她整个人撕碎了一般。

那个九方痕,那个连她都能玩弄于股掌的九方痕怎么可能会死?

那个那么爱她的九方痕!

慕雪瑟的眼泪落了下来,她看向九方宸,没有忽略他眼中闪过的那一抹得意,她忽然问,“宸儿,我问你,施梦悠是不是你放走的?”

九方宸点了点头,九方痕已经死了,他的目的达到了,这件事,他也瞒不了慕雪瑟太久,不如坦白,他放走了施梦悠,条件下就是白莲教的人要配合他杀死九方痕,当然,他早料到了白莲教的人说不定会想连他和慕雪瑟一同杀掉,所以事先准备好了大批的将士。

“你知道放走了她,她若集结了白莲教余孽对朝廷有多大的危害么?”慕雪瑟冷冷问。

“朕能放她走,就能再把她捉回来。”九方宸傲然道。

“好,很好。”慕雪瑟冷笑,“我再问你,当年你父皇中的毒是不是你下的?”

“是!”九方宸冷然回答,“他不配活在世上!”

慕雪瑟点点头,“果然是我被蒙蔽了双眼。”

一切都是有迹可循的,只是她没有去想,她没让自己往九方宸的身上想。

慕雪瑟退后几步,忽然笑了起来,“宸儿,你果然已经长大了,你已经不再需要我了,我是应该还政给你了。”

九方宸的眼中露出惊惧之色,“不,母后,朕不能没有你,你答应过要一直陪着朕的!朕还不够好,没有你,朕做不了一个好皇帝!”

慕雪瑟却是步步后退,摇头道,“不,你做得很好了,你算计了你的皇叔爷,你算计了我,你比我们都要高明。”

她忽然抢走身边士兵的剑,猛地用轻功飞身而起,踏着众人的肩膀向着山谷的方向冲去,山谷中的喊杀声依旧不断,那里还有些大批的白莲教教众。

“不,母后!回来!”九方宸惊叫道,他想要跟着慕雪瑟冲过去,却是被景州知府死死拉住,“皇上,你不能去!”

“母后!你不能抛下朕!母后!”

九方宸声嘶力竭的喊声被慕雪瑟抛在身后,她不顾一切一冲进了山谷,冲进了白莲教的包围之中,她挥舞着手中的剑斩杀了白莲教的人,一边流着泪一边寻找着九方痕的尸体。

忽然,她看见地上有落着一只带着血的金冠,那是九方痕的东西,她扔掉手中的剑跪在地上,双手捧起那个金冠,低头亲吻上面的血迹,这一刻,她才明白,她是有多深爱九方痕。

上一章 目录 返回列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