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劫后余生

一阵阴风吹过,唐轩激灵一下清醒过来,昏迷不知多久的他,缓缓地睁开眼睛,入眼处一片漆黑,四周黑乎乎一片,看不见任何东西,半响他才适应了这里面的黑暗,依稀能辨认出周围的环境。

唐轩两眼茫然一边回想自己诡异惊惧的遭遇,一边猜想着各种可能,这是什么鬼地方?我该怎么办?他原地呆坐着良久,使劲摇了摇头,终于明白自己身陷绝境,劫后余生却没有丝毫快感。他心思电转,与其坐地等死,不如先探索一下周围的环境再作打算。

唐轩站起来,摸索着探查了一翻,感觉这是一个不大的山洞,山洞四周都是坚硬的岩石,岩石上还时不时地滴落一些水珠,发出滴滴哒哒声响,洞中空寂阴森,有一股潮湿霉腐的味道,洞的前方是一个漆黑深邃的深洞,深洞中时不时有一阵阵阴冷的风吹来,唐轩顿觉冷入骨髓。

前方的路深不可测,要不要进去呢?唐轩深深吸上一口气,鼓足勇气小心翼翼地顺着石壁摸索着向前探去。

唐轩顺着唯一的通道前行,山洞里怪石嶙峋,阴森潮湿,稍有不慎就会滑倒,唐轩只好深一脚浅一脚地慢慢前进,也不知道摔倒了多少次,衣服裤子都已经撕破,身上也都沾满了污泥,手和腿都磕碰不少伤口,鲜血顺着手臂和腿滴落一路。

幸好还没有遇到毒虫蛇蚁,在这漆黑的山洞里,到处都是他们的藏身地,随便来一只都不是现在的唐轩可以抵挡的,侥幸归侥幸,现在还没有脱离险境,不可有丝毫的大意,必须尽快离开这里才能避免未知的事情发生。

唐轩给自己鼓励了一下,又顺着山洞继续前进,依靠萤火虫微弱的亮光,紧张而又艰难地前行着,也不知道这个山洞通向何方,唐轩感觉山洞深不见底,越走越是惊心,这要多久才能见到光明啊。

越往里就越难以行走,到后来他只能把身体紧紧地贴在洞壁上,四肢并用慢慢地爬行着,不然的话他就会滑落下去,他也不知道这样连滚带爬的走了多久,当他翻过一道陡坡的时候,终于看到了一点点微弱的亮光。

看到这一点光他顿时来了精神,鼓足勇气向前爬去,还好不多久地势平缓了下来,再也不用那么辛苦的爬行了,亮光在一点点接近,良久,终于靠近了那点亮光。

此时,他心情激动,有光就代表着有出路,有光就能活下去,唐轩加快了脚步,向那一道亮光走去。走近一看原来是一扇石门,石门中间有一条缝隙,光线就是从这里透射出来的,唐轩擦了擦额头上的血水,定了定神,然后卯足了劲朝着那道石门推去,石门极其沉重,废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把石门推开一道可以容他自身通过的缝隙。

唐轩探出脑袋朝里面看了看,感觉里面没有什么危险,才小心翼翼地穿过这道石门。

当他穿过石门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颗目测有拳头大小发光的珠子,这颗珠子呈乳白色,散发出来的光芒柔和之极,唐轩顿感疲劳也在这一瞬间消散了不少。

“呃,原来亮光是这颗珠子发出来的啊。”唐轩观望着洞中高悬的珠子,喃喃自语道。

唐轩看着这颗珠子有些失神,片刻之后他才惊醒过来,随后他一想就不淡定了,这珠子能在这么黑暗的环境里面发光,必定非凡物,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夜明珠?

啊,夜明珠啊....太不可思议了,哥们这运气爆棚啊,莫非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不过下一刻他就瞬间没了脾气,原因无他,这一颗珠子高悬空中,除非自己能飞起来,否则也只能过足眼瘾了,况且自己还没有脱离危险绝地呢。

唐轩有些不甘心地打量起洞府来,入眼之处是大约一千多平米的空间,其中心部位那颗发光的珠子,照得整个空间清晰可见,洞中空旷无比,安静得出奇,唐轩仿佛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洞府空间很高,目测至少应该有30多米,环顾四周不远处有一石桌,石桌四周摆放着四个石凳,石桌上面有一套紫砂茶壶,不远处还有一张石床,除此之外好像就没有别的东西了。

看到这里,好奇之下唐轩快步来到石桌前,俯身欣赏这套紫砂壶,只见紫砂壶身上下都篆刻着一些蝌蚪文字,凝视良久他也没认出这是些什么文字,只觉得这些文字隐隐透着古老、沧桑而又神秘的气息。

突然,他觉得有些头晕目眩,慌乱之间双手扶着石桌才没有摔倒在地,紧接着他闭上了双眼,不敢再看这些文字,良久才好受一些,唐轩心想这地方还真特么处处透着诡异啊。

唐轩离开石桌,来到几米远的石床边,顺手摸了一把,发现手上一点尘灰都没有,石床上非常干净,不见丝毫尘土,难道这里一直有人居住?奇怪的是石床上空空荡荡,如果有人居住,起码得吃喝拉撒睡吧,但这里除了这张石床和桌凳,就不见任何东西,这就奇哉怪也了?

想不通就不想了,唐轩在石府内瞎转起来,发现整个洞府呈圆形状,四周都是光滑如镜的石壁,走近一看,石壁就像是有人打磨过一般,触手抚摸光滑如镜,继而发现整个偌大的石壁全都是这么光滑平整,他心中惊叹不已。怎么可能把如此高大坚硬的石壁打磨得这么光滑明亮,这绝非人类的手笔。

望着石壁,唐轩不禁有些失神。忽然,光滑的石壁里面闪过一道金黄色的光芒,这一道光芒一闪而逝,唐轩赶紧凝视石壁,希望再次看到那些金黄色的光芒。

果然,没过几个呼吸,他又看到金黄色的光芒一闪而逝,这一次他看得仔细,那是一道金黄色的卐字符文,这符文散发着淡淡的金黄色的光芒,给人很温暖、舒适地感觉。

唐轩顺着石壁细细查看,发现石壁上布满了金黄色的卐字符文,站在石壁面前,他觉得符文好像有生命一般,在石壁里面游动穿梭,用手触摸居然能感应到符文流过指尖的感觉,就像流水流过,细细体会趣味无穷。

唐轩花费了很长时间才把这个石壁查看完,让他有些郁闷的是,除了石壁上的符文有些奇异,就没有发现任何可以出去的路,唯有刚刚进来的那道石门还开着,如果就此退回去也不一定就能找到出路,先找找看吧,实在不行就只能原路返回。

唐轩像个无头苍蝇,又在偌大的石洞里仔细查看起来,也不知道又过了多久,他始终没有发现出去的路,除了石壁还是石壁,他甚至用手逐一敲打石壁,希望出现奇迹,可是没有任何奇迹出现,反而把手都敲肿了。

良久,失望和不甘笼罩着唐轩,他觉得喉咙干渴欲裂,快冒烟了,肚子也在咕咕地叫个不停,他又累又饿又渴,恨不得现在就大吃大喝一顿,完了再睡上一觉。

稀里糊涂间他就来到石桌旁,一屁股坐在了石凳上,喉咙里干渴得冒火,看到这石桌上的紫砂壶就顺手拿起来,晃了晃感觉里面还有很多水,于是想也没有想就“咕噜..咕噜...”喝了起来。

唐轩一口气把壶里的水喝了个精光,然后才满意的吧叽了一下嘴巴,打了一个响隔,犹自嘀咕道:“啊..哈..真是渴死我了,嗯,不错,甘甜可口.......”

还在回味那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美味时,唐轩胃里突然传来一阵绞痛,继而翻江倒海的痛,额头上的冷汗大颗大颗的滴落下来,弓着身紧紧地按着肚子,可这样也没什么卵用,疼痛越来越剧烈。

突然,只听得“嘭”地一声大响,却是唐轩摔倒在地上,紧接着他翻滚嘶吼起来,这不是一般的痛,感觉自己的胃正在一点点的被融化,而且速度很快,继而蔓延到小腹,然后就是全身上下,他只觉得自己快要死了,不多时他的视线变得模糊起来,身体蜷缩成一团在地上抽搐着,不多时他就昏厥了过去。

唐轩此时身体上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皮肤以及五脏六腑,都在以极快的速度爆裂着溶解着,每一寸肌肤都如此,全身鲜血淋漓,头发也掉落得一根不剩。这哪里还有人的模样,比之厉鬼恶魔还要恐怖,如有人看到,必定退避三舍、恶吐三天。

就在此时,石壁四周突然金芒大盛,卐字符文好像有感应似的,纷纷剥离石壁,朝唐轩爆裂的身体飞来,这些金色符文就像蜂群一样,一股脑儿地钻入他的身体、骨骼、五脏六腑、脑袋里,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肤都被这金色符文覆盖着,原本快速爆裂溶解的身体正在以极快的速度修复着。但,刚刚修复,身体各地方又开始爆裂。

石壁里的符文仍如潮水般不断地涌进唐轩的身体,不断爆裂溶解地身体又不断地被符文修复,大约过了半个时辰,石壁上的符文才全部涌入唐轩的身体里。

返回列表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