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玉虚传承

爆裂溶解后又修复,修复后又爆裂溶解,周而复始,不知道经历多少次之后,最后终于不在爆裂,脱落的头发也快速地长了出来,看上去和之前没有什么两样。唯一不同的是,他的皮肤变得不一样了,看上去就如婴儿的肌肤,细腻紧致,光洁如玉,毫无杂质,在金光中更显晶莹剔透,霞光四射。

不过身上的金色卐字符文却没有减少,而且符文光芒越来越盛,最后逐渐形成了一个金黄色的光茧,光茧托着唐轩的身体慢慢地升了起来,然后停留在那枚透着幽幽白光的珠子下面。

这时金光中的唐轩仍然紧闭双目,不过现在他却神态安详,嘴角微微翘起,好似正在享受温泉浴,满满地都是舒服和享受,哪里还能找到刚才痛苦不堪的样子呢。

光茧仍然在不断地增长,最后汇聚起来的金色光芒连同那一颗珠子也包裹进去,当洁白的珠子被包裹进去的时候,突然从珠子里面射出一道洁白的光芒,这一缕光芒似乎有生命一般,瞬间就钻进了唐轩的脑海中,唐轩的身体也不由自主地一挺,被金色光茧托着悬停在空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唐轩身上覆盖的光茧渐渐地隐入他的身体里面,接着他就慢慢地从高空降落到地面。躺在地上唐轩倏然睁开眼睛,眼中金芒一闪而逝,好似一道金色闪电划过夜空,绚丽至极。

唐轩缓缓站起来,他凝神沉思了一会儿,终于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原来他能来这里都是他无意中触动了阵法,以老黄牛的血肉为能量启动了山坳里的传送大阵,这个隐藏的传送阵是这里的主人玉虚真人布置的。

玉虚真人把自己的神识储存在这个珠子之中,唐轩触动阵法来到这里,又恰巧喝了石桌上的太乙玉露液,石壁里面的金色符文就会被牵引,全部涌进唐轩身体里,最后唐轩身体被锻造重塑,洗经伐髓,脱胎换骨,还得到了玉虚真人的神识传承,这一连串的变故,一环扣一环,如果走错一步那就是尸骨无存的下场。

唐轩想到这里不由得冷汗直冒,特么地果然是富贵险中求啊,看来我唐轩也是一个有福之人啊,感受着身体中的变化,唐轩有一种苦尽甘来,豪气千云,纵马走四方的冲动。

想到玉虚真人,唐轩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口中大声喊道:“师傅在上,请受徒儿唐轩一拜。”言毕,就对虚空咚咚地叩了三个头,然后再拜再叩,直至三拜九叩之后,他才站起来,目中隐隐有些泪光闪动,这个便宜师傅对自己太好了,把这些神功都毫无保留地传给了他,哪里还不感激的呢。

唐轩随即大致查看自己所得到,有主修功法‘御龙心法’,战斗技能‘战神诀’,还有无数功法、心法、技能、阵法等数也数不过来典籍。这些东西都被刻画进自己的神识空间,就好像这些东西与生就有的,想忘都忘不掉。有太乙玉露液锻造洗涤身体,还有这锻体锁龙咒卐字符文保护修复身体,唐轩今后就如打不死的小强,生命力何其强大。

唐轩感受着这些变化,他心情激荡,良久他才从震惊中清醒过来。突然,唐轩伸手向空中一抓,一颗温润如水,散发着淡淡白光的珠子就静静地躺在他的手心里,这就是师傅他老人家当年留下的混元天珠么。他按照师傅传授的方法,向那颗珠子滴了几滴血,鲜血瞬间被珠子吸收,就见混元天珠化作一道流光直朝他的眉心而来,瞬间没入了他的眉心。

唐轩只觉得自己神识空间里多了一个东西,试着感应了一下,只见自己的神识空间里有一颗洁白的珠子,散发着淡淡的白光,他觉得自己此时无比的清晰,脑子比以前强大不知道多少倍。

想到神识空间,就不得不提那一道白光,这道白光正是玉虚真人神识所化,他进入唐轩的大脑中之后,在他的脑海中开辟了一个空间,这个空间就是神识空间,根据玉虚真人神识传承,这是一个可以成长的空间,其用处无比的强大,是现在的唐轩无法想像的.....

按照师傅的传承记忆,唐轩在石床底下找到了一块白玉玉佩,拿在手中唐轩激动无比,这就是师傅所说的玉佩空间么,他没有犹豫依法滴了几滴鲜血,玉佩化作一道白光,隐藏进了自己的前胸。感受了一下这个白玉玉佩,他就在自己的胸前,有种血肉相连的感觉。

唐轩用神识裹住茶壶茶杯,连带着石床、石桌、石凳都一股脑儿的收进了玉佩空间,他才不管好不好的,先收起来再说,以后他再慢慢研究吧。

唐轩把所有能收的都收进了玉佩空间,这里已经没什么可留恋的了,是时候出去了。他按照师傅所说的方法,来到石府中间,单掌向地面猛击而去,只听得‘嘭’地一声巨响,唐轩所击之处,泛起层层涟漪,继而一团团白光凭空出现,这些白光一出现就将唐轩包裹,紧接着白光一闪凭空消失不见了,唐轩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就出现在那个被巨石砸出的大坑前面。

这不正是之前出事的地方吗?还好终于回来了,不过被巨石砸中的老黄牛永远也回不来了。原来今天唐轩像往常一样来到这个山坳里放牛的时候,突然从山上滚落几块小山般的巨石,好巧不巧这些巨石向着唐轩和老黄牛之地而来,唐轩机灵总算躲过去了,可是老黄牛却被砸成了血肉模糊的肉饼。

等他回过神来跑到巨坑里一看,顿时就觉得五雷轰顶,还没等他有所反应,那些血肉极快地消失着,不一会就完全消失的无影无踪,正在唐轩愣神之际,一团白光凭空出现突然包裹住他,紧接着就是一阵天旋地转,他就失去了知觉......

唐轩虽然已经脱离险境,还得到了玉虚真人的传承,但是此时想起来仍然觉得有些心有余悸,他愣了愣神,方才猛然朝巨坑跪了下去,然后规规矩矩叩了九个响头,这才默然起身朝唐家湾的方向赶去。

唐轩看了看天空,此时太阳已经当空,正是中午时分,不知道老爸老妈他们有没有着急到处找自己,自己在石洞中也不知道呆了多久,还是赶紧回家看看吧。

唐轩正当要走过那块他曾经睡觉的石头时,发现自己的笛子还在那块石头上,于是他也没走过去,稍稍用神识一扫意念转动,笛子就出现在他的玉佩空间里,然后手一翻又回到了手中,很满意自己现在的能力,于是朝回家的路飞奔起来。

这一跑动,立马吓了他一跳,刚刚用力过大直接腾空两三米,而且还向前直接窜出去了五六米远,我靠啊,这也太特么牛逼了吧,太强悍了。

当即兴奋地在回家的路上飞奔起来,只见一条羊肠小道上飞快地闪过一条人影,带起地旋风扫得路边的野草左右摇摆,这速度太快了,根本看不清人影,跑了一阵子唐轩才停住身形,低调,不能让人看见,刚才的速度太过于骇人。

想到这里,唐轩才慢腾腾地朝家走去。刚进家门就见到一身灰衣的妈妈,正在方桌边抹眼泪,“妈,您怎么了?”唐轩急忙道。

“唐轩啊,你回了,快来吃饭,都等你半天了,今天你怎么放了这么半天的牛?牛吃饱了没,下午你爸要去耕地,你吃过饭休息一会,等你爸爸回来再去给他打个下手。”唐母看见唐轩就唠叨起来。

“好的,妈,那您刚才哭什么啊?”唐轩看到妈妈的眼角还泛着泪光,于是又继续问道。

唐母麻利地给唐轩端上了饭菜,饭是米饭,菜是一盆大锅菜,没办法农村就是这样的,大家忙起来没时间炒菜的,于是就炖一大锅菜,一家人都够吃了。

唐轩一边吃一边察看妈妈的神色,只见唐母又独自坐一边唉声叹气起来。

“妈,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啊?”唐轩不淡定了,自从大哥去世以后,妈妈经常一个人发呆,但是很少流泪的,要流泪也是背着家里人的,今天处处透着反常。

“唉,唐轩,你大姐出事了,她把珠宝店里老板的手镯给摔碎了,现在人家打电话要我们赔偿10万块,不然就别想你大姐回来。这可怎么办啊,老天爷啊。”唐母再也忍不住边哭边说道。

大姐自从大哥去世以后,就放弃了学业,今年年初去了达市打工,还打电话说换了一个好工作,在一家富贵珠宝店里面当柜台经理,每个月往家里寄好几千块钱,是家里面除了二姐以外的主要经济来源。

“什么...”唐轩也傻眼了,要是大姐出了问题,家里面经济来源可能要出大问题,关键是自从辍学在家以后自己都没去过县城,对于社会上的事情他可是一个小白。他现在最关心的是大姐的安危。

“不行,无论如何也要去一趟,看看事情怎么处理,妈,我这就去志诚镇,还能赶上下午一趟去达市的班车,晚上应该就可以赶到达市的。”唐轩着急道,大姐一个人在那边还不知怎么样呢,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唐母说道:“唐轩,是不是等你爸爸回来商量一下看看?”

“那我爸啥时候回来啊!”唐轩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