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去达市

“到生产队去领种子去了,还不知道要多久回来,已经去了好一会了,你爸爸还不知道这件事情呢,我也是刚刚听到你隔壁二娘说的,她刚才从镇上回来,是镇上你姐的一个同学给带的信,说是那边珠宝店的老板给她打的电话,说必须三天之内把钱给凑齐了,不然后果自负。”唐母终于把事情经过给说清楚了。

“妈,事不宜迟,我先去达市,稳住那个老板,等爸爸回来您再让他明天过来吧,今天我再不走就赶不上去达市的班车了。”唐轩心中权衡了一下道。

“好好好,唐轩你等一下。”说完,唐母急匆匆到里屋去了,不一会出来手中却多了一个手帕,唐母打开手绢露出了一叠钱来,从里面拿出5张百元大钞交给唐轩。

“拿着这些钱快去吧,记住千万等你爸爸来了再处理,你先摸清楚情况,到时候再打你王伯的电话。”唐母说完立即拿了一张纸写下了王伯的电话。

王伯是盘龙村的村支书,一般各家各户在外打工的都记住他的电话,只要给他打电话,他马上用村委会的高音喇叭一喊,正个村子都能听得到。

“好的,妈,那我先走了,给爸爸说一声让他不要着急,我会先稳住那个老板,保证不让大姐受到伤害。”唐轩大声道。

唐轩说完转身就进入了自己的房间,他脱掉身上的这一套破烂衣裤,心想幸亏老妈今天没有注意自己的破衣褴裤,不然还不知道怎么向她解释呢。在柜子里面翻找出一套比较新的衣裤来,他快速地换上,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洗漱用品,装进一个军用挎包里,然后背着挎包就出门去了。

出了门,唐轩顺着下山路风一般的飞奔着,就像一只猎豹在山涧中跳来跳去,不一会就不见了踪影。

唐轩家住的地方叫盘龙村,只因为这地方四面环山,村民们出去一趟都要翻山越岭,一来一回一天时间就过去了,因此这里交通不便,信息闭塞,贫穷落后,这些年村里除了在校读书的,有门道的年轻人都已经出去打工去了,留下的都是没有能力出去的人,唐轩也算一个吧。

盘龙村就位于这座大山半腰处,站在对面的山上观看的话,整个山势呈盘龙状,底部是深达几百丈的悬崖峭壁,山涧底部一条溪流常年奔腾不休,尤其是雨季来临,山涧里的山洪暴发,那爆发的气势如万马奔腾,带着足可毁灭一切的态势向下翻滚而去。

山体的中部变得平缓起来,山势缓缓向上延升足足有一千多米之高,这里就是盘龙村村民主要的耕地和梯田,放眼望去梯田层层叠叠煞是壮观,给人一种欣欣向荣的气势。

到了山体上部平缓山势结束,山体再次拔地而起,一直到山巅都是笔直的山崖,目测至少三百多米高,整个山巅就像是高高抬起欲似腾飞的龙头,其势显得高不可攀,其威神圣不可侵犯,给人一种睥睨天下的霸气。

唐轩风一般地下到山底,继而顺着山路向对面山上飞快地奔去。

山路及其陡峭,有的地方是村民用铁锤和钢钎在石壁上,硬生生地掏出来的几个落脚点,一不小心就会滑落山谷,轻则断手断脚,重则尸骨无存。每年这里都会发生好几起惨祸,原因就是这些落脚点,一旦雨季来临就会长满青苔,这些长满青苔的台阶失去了着力点,脚落上去控制不好就会滑溜出去,失去平衡的身体就会毫无阻碍的掉落下去,那惨样想想都不寒而栗。

以前需要小心翼翼才能通过的地方,今天攀爬起来却很轻松写意,唐轩来到山上的半腰处,回头看向唐家湾的方向。以前看对面只能看到一些模糊的影子,但是今天却能很清楚地看到唐家湾的四合院,甚至都能看到在外面活动的亲人们。

唐家湾其实就是一个大院子,是一个四合院式的瓦房结构,面积不小,中间是一个不算大的天井,院子里面住了唐姓四户人家,都是唐轩的伯伯叔叔。

顾不上欣赏家乡的美景,唐轩继续朝山上奔去,要去志诚镇就必须翻过脚下的这座高山,要是以往从他家到镇上需要一个半小时,而且还不能踹口气的走。

唐轩跑着跑着,额头上微微有些出汗,突然想起师傅传授给自己《御龙心法》来,按照功法提气运气,感觉身体轻了不少,跑动起来更是身轻如燕,当下精神一震就全力运起功法,向山上冲去,他快速地穿梭在陡峭的山路上,就像一只猿猴一样身影时隐时现,不多时就消失在山顶上。

半个小后,唐轩来到了志诚镇。

志诚镇是这百里范围内唯一中心地带,面积不大,只有一条不算宽的公路穿过整个镇子,也可以说整个镇子都围绕着这一条公路建设的,地势高低不平,许多房屋都建设在山壁上,看上去就像是山壁上开了一扇窗户一样,由于地势狭小不平不能扩展,因此这里的楼房一座挨着一座,街道更是狭窄而又拥挤。

尤其是每逢赶集十里八乡的老乡,都会到这里来采购自己家里所需的东西,或者卖掉自己的东西。每当这个时候,不大的镇子就会被挤得水泄不通,甚是繁华,今天不当场就是我门口中的赶集,人很少。

很容易,唐轩就找到了停靠在路边到达市的班车,急忙上到车上,随便找了一个座位坐下,静静地等待班车启程。

不一会车里面熙熙攘攘的坐满了人,司机一声吆喝就发动车子出发了,左右无事,唐轩闭上眼睛就要开始修炼《御龙心法》。

还没等他开始,就听到一个声音,紧接着有人推了一把自己,睁开眼睛,身旁站了一个中年妇女,“嘿,小伙子先把车票买了再睡吧。”那妇女说道。

“多少钱?到达市市中心。”唐轩道。

“有行李吗?”中年妇女问道。

“没有,就一个挎包。”唐轩回道。

“哦,那就80元吧。”中年妇女道。

唐轩给了她一张百元大钞,妇女找了他20元,他看也没看就装进了口袋里面。

车子在不算平整的公路上快速地行驶着,时不时的上下颠簸一下,唐轩只觉得胃里上下翻滚很难受,他以前就有晕车的习惯,每次都大吐特吐,弄得同座位的捏着鼻子厌恶地转一边去。今天他觉得司机开得太快了,比平常坐的车子还要颠簸,照这样下去恐怕过不了多久自己就坚持不住了,到时候可能又要吐个一塌糊涂。

正在难受之极的时候,唐轩突然灵光一现,如果练功呢,想到就做,唐轩就端坐在座位上修炼起《御龙心法》,丹田里那丝丝微弱的真气,在他身体里面游走了一圈,他感觉胃部已经不那么难受了,刚才欲吐的感觉也消失无踪影。

嘿嘿,真不错啊,这都能行,看来这功法确实不错,很强大。以后要更加刻苦修炼了,唯有那样才能有更多的好处。于是他就坐在座位上大模大样的修炼起御龙心法。

汽车在崎岖不平的公路上疾驰,时而上坡时而下坡,时而急转时而急刹,就算是这样唐轩依然稳坐如山,引得车里面其他人频频侧目观看,大家都用好奇的目光看着唐轩,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让自己不受汽车的影响,安稳地坐在那里。

唐轩此时正在专心地修炼,哪里知道一车人都把他当大熊猫一样观看了,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也逐渐失去了兴趣,绝大多数人靠在座位上睡了过去,只有少数人还精神抖擞观看着车窗外的风景。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色渐渐的昏暗了下来,唐轩刚好运行御龙心法三周天,感觉丹田处的那一丝真气凝实了不少,随即睁开眼睛,只觉得神清气爽,丝毫没有舟车劳顿疲惫的样子。

嗯,天黑了,也该快到站了吧。果不其然,只见班车进入到一排排高楼大厦之间,马路上车流如织,一片繁华景象。

达市终于到了,唐轩下了车,两眼一抹黑,我要上哪里去找大姐啊?

他茫然地四处张望着,这里他一个人都不认识,更重要的是,他竟然忘了把大姐的电话号码给记下来,我靠啊,这该怎么办呢?他真的有些着急了。

正在六神无主的时候,这时他的身后想起了一个声音,“嘿,小兄弟要不要住店啊”。

唐轩循声回过头来,发现一个打扮得流里流气的青年正看着他,很显然说话的就是这个人了。

“不住店,我找人的。”唐轩说道。先找到大姐再说吧,唐轩如是想。

“嘿,小兄弟,这一块我熟悉很,你找什么人,说不定我能帮到你呢?”这小子眼睛一亮,马上搭腔道。

“呃,这位大哥,那就麻烦您了,你知道富贵珠宝店怎么走吗?”唐轩急忙道。

其实他早就看出来了这小子不安好心,一定在打他的主意,他以为自己是个土包子啊,好骗自己住店,肯定是个黑店,进去以后不黑死你才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