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富贵珠宝店

“哼,不知死活的乡巴佬,既然你想死我就成全你,弟兄们给我乱刀砍死他。”刀哥也不在废话,直接一挥手下达了一个攻击手式,他自己却跳到一边好整以暇的观看这场大战。

小混混们一得到大哥的命令,口中发出整天的嚎叫,挥舞着手中寒光闪闪的西瓜刀蜂拥而上,有的砍向唐轩的头,有的砍向唐轩的腿.....一时间唐轩被一阵刀光笼罩,眼看一场血案就要发生,站在远处观看的刀哥眼中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心道,小子不识抬举,给脸不要脸,这就是你的下场。

站在刀光中的唐轩,根本没有把这些放在眼里,眼看最先攻击的小混混就要在他身上捅几个血窟窿,说时迟那时快唐轩动了,他早就运起御龙心法,此时全身真气鼓动,脚下一登,就瞬间消失在原地,那些西瓜刀毫无例外全部落空。

这时,只见一条残影快速地穿梭在这些混混中间,小混混们直觉到眼前一道人影一闪而过,再看时却不见了唐轩的踪影。

唐轩像一只蝴蝶在刀光中翩翩起舞,所过之处只听得小混混们,“啊......啊......啊啊啊......”的惨叫声此起彼伏,紧接着就听到“乒乒乓乓,噼噼啪啪”一阵响声以后,片刻之间,小混混们都已经倒在地上,哀嚎声一片,这场景实在太震撼,太可怕,太不可思议了,这还是人吗?怎么可能有这么快的速度?

刀哥瞪大了牛眼,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战斗只持续了两分钟不到,三十多个混混就全部倒地,失去了战斗力,西瓜刀也叮叮当当掉落一地。这特么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战斗,简直就是单方面的吊打啊。

这,这特么是真的吗?刀哥使劲揉了揉眼睛,确信自己看到的就是真的,真得不能再真了,我的天啦,这个家伙是怎么做到的,刀哥双目赤红,眼珠子都已经快掉下来了,一张猪肝脸也写满了震惊,继而又变成恐惧,额头的汗水也哗啦啦地流淌着。

“怎么样,刀哥,要不要我再给你来一脚。”唐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刀哥的面前,拍了拍手戏谑地道。

“不......不......,不敢了,高人......不......是大侠,大侠你就放过我们吧。”刀哥此时才震惊中缓过来,噗通一声跪了下去,他知道刚才人家想要他的命,随便抬抬手指就能办到。今晚算是踢铁板上了,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这位高人能放过自己,只要能活着下跪又算得了什么。

“我擦,这也行,我......无语了。好吧,给我一个放过你们的理由。”唐轩被刀哥的举动下了一跳,做人不能这样好吧,刚才不是趾高气扬吗,这才多久就这副怂样了,好吧,他被刀哥打败了,于是有些反应不过来地道。

“只要大侠放过我们,我们这些个兄弟随你差遣,在达市还没有我们办不成的事情。”刀哥边说边给几个小头目使了个眼色。

“是啊是啊,我们哥儿几个以后在达市就听您的吩咐了。”几个混混头子连忙附和道。他们刚才深刻领会到了唐轩的厉害,现在在他们心目中唐轩就是一个高深莫测的高人,这样的高人岂是他们这些小人物能惹的?

“相信你们的话母猪都能上树了,今天先放你们一马吧,以后再干这些缺德事情我决不轻饶。”唐轩哪有心思和他们瞎扯淡,继续道:“不过我确实有事情要去办,你几个带我去富贵珠宝吧。”

说完用眼神缓缓的扫过这些小混混们,神识威压也顿时释放出去,小混混们顿时感觉心中如一块巨石压着,浑身冷汗淋漓,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王霸之气释放好半天,唐轩这才收起了威压,小混混们顿时感觉身体一轻,刚刚的经历就像过了一个世纪一样漫长,这特么是什么人啊,一个眼神么都这么厉害,一定要记住这个人的模样,以后看到绕道走。

“好好,我这就带您过去。其他的都去医院看看吧,你们几个跟我一起陪大侠办事去”刀哥忙不迭的点头道。招呼了一下几个小弟,于是率先带头朝着一辆面包车走过去了。其他小混混这才从地上爬起来拿起西瓜刀,耷拉着脑袋心有余悸,慢慢地相互搀扶着离去。

唐轩也不怕他们使诈,来到车前。原本他要好好收拾一番这群混混的,只是心里记挂着大姐的安危,不想浪费时间这才放过他们。

“大侠,请上车,这过去还有好远,我用车子送您过去吧。”刀哥讨好道。他心里已经生不起半点坏心思,只想赶紧送走这个瘟神,自己也就脱身了。

唐轩跳上车,那几个小弟则乖乖地坐到后面去了。绕过了几条街道,车子不一会来到了一个,装修得富丽堂皇的店面门口,只见店门上面挂着金光闪闪几个大字,正是富贵珠宝店。

停好车,刀哥连忙下车,打开车门说道:“大侠,这就是富贵珠宝店了,他们老板我也认识,要不要我把他给叫出来。”说完眼巴巴的看着唐轩。

唐轩没有理会他,不慌不忙的下了车,这才打量起来这家富贵珠宝店来,此时珠宝店里面还人来人往,工作人员还没有下班,珠宝店生意还是挺火的嘛。

刀哥等了好半天,唐轩才朝他点点头,示意他去叫老板出来。

刀哥立马屁颠屁颠跑进店里,大喊一声:“喂,曹经理,你去叫韩老板赶快出来,就说我刀哥让他五分钟内出来见我的大哥,不然后果自付。”

这家伙,我特么什么时候成他大哥了,唐轩暗自腹诽,这个刀哥还真是一个人物啊,不服都不行了。

正在大厅里忙碌的曹经理,听到门口的吼声,急忙跑过来,一看是刀哥这个混混头子,哪里还敢说什么,慌忙向楼梯跑去,想必是去叫老板去了。

不过这一嗓子确实管用,不一会只见里面走出来一个胖胖的白白净净的中年人,带着一个金丝眼镜,手上带了一块金表,脖子上还挂了一条很粗的金链子,一看就知道这家伙是个暴发户。一双眼睛滴溜溜的乱转,一看就知道是个精于算计的人。

韩老板一上来看见是刀哥这货,笑容立马堆上那张肥脸,“呵呵,刀哥啊,不会是没钱了吧,我可是前两天刚刚给你交了保护费的。”韩老板苦着脸说道。他虽然皮笑肉不笑,可心里却把刀哥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呵呵,韩老板说哪里话呢,你误会了,这是我们大哥,他有事要问你,你要如实回答。”刀哥白了韩老板一眼,他哪里不明白韩老板话中的意思呢,只是这个时候不是较真的时候,旁边还有一位高人在呢,那里敢多说什么。所以他向韩老板介绍唐轩时候,还顺带拍着唐轩的马屁。

“呃,这位是您大哥?请问高姓大名啊,但凡我韩八天能办得到的您尽管说。”韩老板拍着胸脯说。

他知道刀哥这伙人不好惹,惹急了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这几条街有谁不知道这伙人的心狠手辣,所以他平常也不吝惜几个小钱,正所谓拿钱消灾,今天这阵势不同寻常啊,他有些心惊胆颤的感觉。什么时候刀哥多了一个大哥,这人绝对不简单,还是小心应付为上。

“呵呵,韩老板是吧,我就问一件事,我姐姐唐婉婷在你店里打工,听你们说她把一副玉镯子摔断了,你们要她赔偿十万元,有这回事吗?我姐姐现在在哪里?你如实回答我。”唐轩还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不过在和刀哥的攀谈中他已经大致了解了韩老板这个人,所以他说话的时候不自觉地用上了神识威压,一时之间一股无形的气势笼罩住了这几米方圆,周围刀哥和几个小混混全都笼罩在里面,他们如坠冰窖,双腿打颤,有种要窒息的感觉。

唐轩使用神识威压是有原因的,想要一个人说真话,那就只有让他对你产生足够的敬畏,才能心甘情愿的把真相讲出来,唐轩不想浪费时间和韩老板兜圈子,救出大姐才是第一要务。

对面的韩经理就更是首当其冲了,唐轩的无形威势直接对准了他,韩老板那经得起这股威压,直接跪在地上,他觉得自己身上压了一座万斤大山,无法呼吸,全身血脉喷张,就好像下一刻自己就会爆体而亡,浑身颤抖不停,一种死亡的味道笼罩着他,他发誓不想再经历一次。

唐轩看到韩老板隐隐有承受不住的样子,才收回了威压,这是他第二次用神识释放威慑人,没想到效果真心不错,比起直接打架效果更能威慑一个人,不战而屈人之兵就是这个道理。

也幸亏这是大晚上,不然还不得让人围观了,他堂堂富贵珠宝的老板什么时候给人下过跪呢?足足过了五分钟韩老板才缓神过来,急忙爬起来躬身对着唐轩道:“这位高人,您是唐婉婷的什么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