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他本就是一个大山里的乡野小子,心思单纯,为人正值,那见过这些混黑的,他只想尽快解决这件事情,回家好好地修炼,自从得到师傅的传承以后还没有仔细地研究过呢,这一身能力来得太突然也太过不可思议,他需要静下心来好好地消化,他可是新世纪五好青年,压根就没想和这些地痞流氓有扯不清的关系,叫什么大哥,那可不行,反正自己是不会同意的。

“好,既然唐少不愿意,那就还是叫唐少好了,这杯酒是赔罪酒,也是我为之前的冒犯自罚一杯酒。”说完还真特么就一仰脖子‘咕咚......咕咚......’喝个底朝天,完了还把杯子倒转过来示意自己够诚意,是一口干的。

唐轩看刀哥把这一杯酒喝了个底朝天,心想这货还真特么酒量不错,对他点点头,刀哥像是得到什么赏赐一样,眼中闪过一阵兴奋之色。在他眼里唐轩这个眼神是对他的肯定,之前的尴尬也就不怎么在意了。

韩老板看到唐轩只顾着自己吃也不理会自己,稍显尴尬,心想要想把这事解决好,就必须取得龙大小姐的原谅,于是也学着刀哥的模样,给自己到满了一大杯飞天茅台,离座来到唐婉婷的跟前。

“唐小姐,我,韩八天色迷心窍,使用卑鄙下流的手段诬陷您,确实是我瞎了狗眼,有眼不识金镶玉,希望您能原谅我。”韩老板无比真诚地说道,说完韩老板就端着酒等着唐婉婷表态。

“韩老板,呵呵,言重了吧,我就一个打工的,哪经得起您大老板的道歉啊。”唐婉婷寒着脸不屑地道。这家伙差点害得她失去清白,哪能一杯酒就原谅他。

唐婉婷当时被韩老板诬陷以后,极力为自己辩解,这家伙当时还厚着脸皮说自己只要从了他,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不然就报警抓她还要赔偿损失,想想当时受到的委屈,她恨不得拿剪刀咔擦了这个王八蛋。

“经得起的,经得起的,都是我不对,希望您大人有大量就原谅我这一次吧。”韩老板摸了摸头上的冷汗,心虚地道。

“韩老板,你不会认为这一杯酒就能当赔偿吧,到现在还不拿点诚意来,我看你今天是别想走出这个包间了。”这时刀哥也站起来眼神不善地看着韩老板说道。

刀哥心里清楚,此时不表现还待何时,只要靠上了这位牛人,以后的前途可能是自己都无法想象的。刀哥此言一出,顿时吓了韩老板一跳,是啊,我特么自己说的赔偿还没说呢,人家能原谅自己吗?

想到这里,他连忙说道:“唐小姐,我对这次事件诚心诚意地道歉,并愿意补偿给您个人精神损失费10万元,表示我的歉意,希望您能接受道歉并原谅我。”

说罢,放下手中的杯子,从手包里拿出支票本,刷刷地写了一张支票,恭恭敬敬递到唐婉婷的跟前,那样子要是唐婉婷不收他就这么懒着。

韩老板给的这张支票是现金支票,存取都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对于这张支票的使用问题,唐婉婷和唐轩都一无所知,不过在唐轩想来,借他韩老板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在这上面做手脚,所以唐轩看到韩老板递过来的支票,只是稍稍看了一眼,就不再去理会了。

看到韩老板无比诚恳地把支票递到自己跟前,唐婉婷心中有些无耐地叹息一声,这家伙!随即摇摇头,看向了唐轩,唐轩会意地点点头就继续他的大快朵颐。

“好吧,这次要不是我弟弟来了,我还不知道被你糟蹋成什么样,俗话说的话好,杀人不过头点地,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念在你没有对我造成实质上的伤害,本人这次就饶过你,以后如果再对我起龌鹾心思,我让我弟弟来阉了你。”说着把支票收了起来,这是她应该得的,她也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僵了,她还想在达市打工,离开了这里还真不好赚钱。真把韩老板给得罪死了,自己只能换别的城市,还是给他留点的面子以后对大家都好。

唐婉婷毕竟在大城里生活了一段时间,对于城里人处事之道大致也能懂一些,唐轩在这方面可就不同了,只要大姐没问题,他就没问题,也正是这样韩老板才轻松地逃过了一劫。

“呃......”韩老板下意识里夹紧了双腿,这特么也太狠了吧,真要把老二给咔嚓了自己还不如死算了,听到唐婉婷原谅了自己并收下了支票,心下大定,“好,多谢唐小姐大人大量,这杯酒,自罚赔罪,干了。”说完自顾自的一口将一大杯酒喝了下去,只看得唐轩乍舌不已。

这俩家伙酒量还真是不错啊,那可是52度的飞天茅台啊,这一杯酒少说也三两,韩老板和刀哥喝下去跟没事人一样。殊不知像韩老板和刀哥这类型的人,经常有应酬,喝酒打屁那就更是家常便饭,酒量也就大得出奇。

“唐小姐,您偿偿这个,这可是从缅甸那边弄过来的血燕,听说女孩子吃了能滋阴补气,补血养颜,经过这边的大厨精心熬制而成,您这几天受到惊吓,快吃了吧,补补身子。”韩老板看到事情已经解决了,心里的石头瞬间落地,当下指着唐婉婷面前的一碗香气四溢血燕道。

唐婉婷哪里吃过这么高档的东西啊,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动手了,“呵呵,大姐,你就喝了吧,不就是一碗粥吗,韩经理诚心可嘉啊。”唐轩及时插话道。

韩老板和刀哥顿时无语了,这特么是粥能比的吗,这是血燕好不好,这一碗就特么三千多华夏币好不好,没见识真可怕,不过他们也只敢在心里腹诽,脸上却是堆满谄笑。

唐婉婷听到弟弟如此说,心中也大感放心,不就是一碗粥吗,吃就吃呗,怕啥?

于是,唐婉婷端起这碗血燕小口小口地喝了起来。一口下肚以后,唐婉婷这才细细体味起来,香甜滑腻,其美妙之处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真不错,唐婉婷不由得心中感叹,真不愧是血燕,这味道就是不一样啊。

韩老板见唐轩和唐婉婷对血燕一无所知,于是侃侃说道:“说起血燕,就不得不提一下它的来历和产地......”

血燕属于洞燕的一种,是金丝燕筑巢于山洞的岩壁上,岩壁内部的矿物质透过燕窝与岩壁的接触面或经岩壁的滴水,慢慢地渗透到燕窝内,其中铁元素占多数的时候便会呈现出部分不规则的、晕染状的铁锈红色,我们将此称之为血燕。

“血燕”为红色燕窝,东南亚一直都称为红燕。血燕并非是金丝燕吐血的结果,因为红色的血红蛋白只会被氧化成黑褐色的高铁血红蛋白。血燕是与金丝燕食物及矿物质有关,所含矿物质较多又较稀少,所以价格也偏高。

燕窝是一种名贵食品,按颜色分为血燕、黄燕和白燕,血燕以颜色鲜红、营养丰富、产量稀少被追捧为燕窝中的珍品。真血燕的形成需要各方面条件的契合,存在极大的偶然性,其铁质,矿物质等营养素较为丰富。其主要功效就是滋阴、润肺、补虚、美容养颜、调节内脏经脉紊乱、缓解压力、补充体力等等。

目前较可靠的说法是含有矿物质的燕窝受到闷热的空气氧化而转变成灰红或者橙红的颜色。据攀爬过燕窝山的人介绍,山洞外围的巢都是珍珠白色的,越往里面走,岩壁上的燕窝开始变黄,然后抵达最深的洞腹中,才能看到橙红色的燕窝。真血燕的形成需要各方面条件的契合,存在极大的偶然性,因此产量极为稀少。普通人能买到真血燕的概率则实在渺茫。

经过韩老板对血燕的介绍,唐婉婷也大感新奇,于是问道:“韩老板,这么说我今天吃的也不一定是真的血燕啰。”

“呃,唐小姐,你大可放心,这里的血燕都是从马来西亚直接购买回来的,其质量绝对有保证的,迎宾楼的老板常年派人在东南亚一带收购,我一点我还是很清楚的。”韩老板无比认真地说道。

“哦,我也是只开个玩笑而已,韩老板多谢了。”唐婉婷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毕竟当着韩老板说血燕有问题肯定是不礼貌的。

“唐小姐客气了,来来来,大家都动筷子吃菜。”韩老板哪里在乎那点尴尬,于是热情地招呼大家吃菜。

韩老板的事情已经得到解决,桌上的气氛也变得轻松起来,在韩老板殷勤招呼下,服务员给唐轩和唐婉婷不停的夹菜,并介绍着各种菜肴,知道唐婉婷不喝白酒以后就换了一瓶法国拉菲庄园的红酒,虽说不是顶级82年的,但也很不错了。

吃着山珍海味喝着世界名酒,两姐弟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在这之前唐婉婷被陷害,要不是弟弟来了,自己这次不但不能脱身,恐怕结局会狠惨,这些人的能量有多大她是清楚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