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交给警察吧

保安年龄也不大,但是看到他笔直挺拔的身躯,唐轩猜想这人肯定当过兵,可能是退伍军人,退役之后到这里来谋个差事。

唐婉婷见车站保安来了,也松了一口气,她刚才也是气急之下才打了这个小偷的,这么多钱要是被这个小偷给偷走了,还不得后悔死了啊,现在家里正需要钱呢,这个小偷就盯上了自己,她能不愤怒吗?

“是的,保安同志,你们来得正好,要不是我弟弟抓住他,他已经得手跑了。把他抓起来交给警察吧,好好审问一下,看看他以前偷了多少人的钱。”唐婉婷气喘吁吁地说道。

“是你抓住他的?他可是这一带的惯偷了,每次都能得手,我们抓了好几次都让他给溜走了,今天总算是遇到高人了。”保安队长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唐轩说道。

“呵呵,是不是我没关系,人已经抓到了,他偷了我们的钱也已经被我拿了回来,你们看着处置吧,我们还要搭乘回志诚的班车,如果不相信我大姐的话,你们回头看一看监控录像就知道真相了。”唐轩对着保安队长说道。

他环顾四周发现这里监控还是不少的,心中的隐忧也消散不少,如果没有证据还真不好说清楚。不过这还不是最主要的,现在离开车时间不到半个小时了,如果因此事耽误了上车,那今天就只能在达市住一晚,坐明天早上六点的车了,他可不想耽误行程,说好的今天回家,要不然老爸老妈又该担心了。

唐轩刚刚在保安进来之前,他就把小偷身上掏出来的钱,顺手放进了自己的挎包里面,也是为了财不外露,看到的人多了难免不生出别的意外来。

“两位,这恐怕不行,这件事情,你们俩人还需要去保安室,等警察来把事情说清楚才能走,我们都知道他是小偷,如果没有人指证他,警察来了也没法处理他。”那保安队长说道。他说的倒是真话,小偷如果没有当事人当场指证的话很难治罪的。

唐轩和唐婉婷俩人相视一眼,唐婉婷道:“可以,不过我们10点半钟的车不能当耽误。”

“这个嘛,我们也不敢保证,得需要警察来了才能定,我们也只是保安,没有执法权,希望你们能谅解,不过我们会告诉警察你们的情况的。”保安队长有些拿不准说道。

唐轩和唐婉婷相互看了一眼,无奈之下也只好这么办了。于是一行人押着小偷就去了不远处的保安室。保安队长一边走一边打了报警电话。

很快一众人就来到保安室,保安队长吩咐手下几个保安,把小偷双手反剪过来,用麻绳牢牢地捆绑在一张木椅子上,这才搬了两把椅子让唐轩和唐婉婷两人坐下等待。

小偷垂头丧气地靠在椅子上,也没人理他,看样子他是自认倒霉了,已经没了刚开始的嚣张,如果有不明真相的人看到,还以为这是保安在欺负弱小呢。

为了节约时间,唐轩让保安把车站录像调了出来,等警察来了,只需要查看视频就可以了,才不会耽误回志诚的班车。

几个保安倒也很好说话,一听唐轩这么说,他们就开始找那一段视频,由于是刚刚才发生的事情,视频回放不多久,他们就看见了那一段视频。

起初他们还没有在意,一边说话一边看,等看到唐轩出来的时候,录像里面也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太快了,当时车站里面那么多人,怎么可能这么快?不过这还不算完,当看到唐轩单手提拎着小偷的时候,他们都惊呆了,这......这是什么功夫,力气这么大,太厉害了吧。在保安们一边观看,一边惊讶的时候,时间很快就过去了10分钟,唐婉婷正在着急的时候,保安室进来了一个警察,正是负责车站这边的片警,他一进来就问道:“张队长,你们把小偷抓住了,在哪里?”

那个保安队长立即迎了上去,和警察握了握手道:“吴警官,这个就是了,是这两位抓住的,具体情况你就问他们吧。不过你要尽快处理,他们还要赶十点半的班车。”

“好的,没问题,那就请你们两位说一说当时的情况吧。”吴警官倒也干脆,说着就拿出一个本子,等着唐婉婷的讲述。

唐婉婷没有迟疑,用最快的语速把是事情的前因后果讲了一遍,吴警官快速地记录着,很快就完事了,这时保安队长又把监控录像给了吴警官,做完这些之后,吴警官觉得证据确凿,小偷也无话可说,也只好低头认罪。

差不多20多分钟以后,唐轩和唐婉婷才从保安室走出来,姐弟两人急忙朝着班车赶过去,车子已经启动,拿着行李唐轩率先赶到车前,示意还有人没上车,还好,车没有开走,就这样两人终于上了回志诚的班车。

此时保安室的一众保安把小偷交给警察,警察给小偷考上手铐带走了。

刚刚看过录像里面唐轩抓小偷的过程,他们对那道快若闪电的身影印象深刻,这有些震撼心灵,真有这么快的人么?而且一只手就把这个小偷给制服了,这特么也太厉害了吧。

尤其是保安队长,他可是当过兵的,军人对于强者有天然的崇拜之心,他一看就知道这个人不一般,一定要记住这个人的面孔,以后说不定有机会能结交一下呢。

这些保安在保安室里震撼惊叹的时候,唐轩两姐弟已经启程向着志诚方向疾驰而去。

一路无话,当车子来到志诚镇的时候已经是下午5点多了,姐弟俩人不敢耽搁,唐轩扛着大包就朝着盘龙村赶去。

唐轩看了看天色,太阳快落山了,如果天黑了山路可就难走啰,还好时间比较充裕,唐轩也没有那么急着催促大姐快点走,要是按照他现在的实力,哪怕是扛着一个大包也用不了40分钟就能到家,大姐可是没有他这种能力,只好陪着大姐慢慢地在崎岖陡峭的山路上行走。

这一路上唐轩有些心不在焉,他没法向爸妈他们解释清楚自己突然得到的这些能力,之前向大姐解释的那个谎言可能瞒不住爸妈他们,自己这一两年都在家务农,哪里有时间去练功呢,就算是练功有所成,也不可能一人单挑那么多手持砍刀的混混啊。

最主要的是自家的牛上哪里去了,那头牛被落石砸成肉饼,被开启的阵法吞噬的干干净净地,这一回家必然问起老黄牛去哪里了,哎,真是头疼啊。想了一路也没什么好办法。

一个半小时后,姐弟俩人终于到家了,此时在庄稼地里的父老乡亲们都已收工回家休息,由于唐轩所在大院子里面,住了包括他们家在内的六户人家,都是唐姓几个叔伯。

这个大院是政府按照那个年代的政策,分给了唐轩的爷爷和大爷爷两个人,几十年过去以后两人儿孙满堂,这才有了这六户人家,其他五户都是爸爸的堂兄堂弟,平常大家也都能和睦相处,不过有时候妯娌之间也会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斤斤计较,因而这两年吵吵闹闹的事也时有发生,总的来说邻里关系还算过得去。

唐轩和唐婉婷没有和叔叔伯伯交谈,直接回到家中,刚进门就看到妈妈坐在门口楼台间板凳上,痴痴地望着对面山上的山路,神情有些焦虑,又有些彷徨不安。唐轩的家站在家门的楼台间,能看到对面山上的那条崎岖蜿蜒的小路,平常赶集回来晚了就能听到这边的人朝山那边喊话,如果有回应就立即去人接应。

唐母听到声音回头看了一眼,当下“啊”了一声叫了出来,“婉婷,唐轩你们回来啦,你们没事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唐母有些激动又有些哽咽地道。

唐母自从大儿子唐文去世以后精神上有时有些恍惚,这是唐母的心病,无论是谁都无法避免这种白发人送黑发人地痛,所以在家里谁也不敢提起大哥唐文的一切事迹来。

“妈,我们回来了,您别哭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唐婉婷跑过去抱住妈妈,俩人抱头痛哭起来,好一阵子俩人才分开,听到屋外地动静后,爷爷,爸爸,二姐都出来了,看到扛着一个大包的唐轩,就赶紧去帮忙把东西接了过去,众人这才进入堂屋。

当一家人都坐下之后,爷爷唐田丰坐在首位,紧接着是爸爸唐玉泉,妈妈张慧琴次座,然后就是大姐唐婉婷,二姐唐群英,最后就是唐轩,如今只有唐安没有在家,他在读初中,今年初三,六月份就要中考了,在住校一般一个月回来一次,平常生活费都是他用完了才回来要钱。唐安的成绩很好,所以家里人都不担心他。

唐家人的家规及其严厉,听爷爷说祖辈是清末的进士,也算是书香门第,到了爷爷的父亲这一代的时候,家道开始衰败,又遇到了战争年代,就参加了红军,后来随红军过草地的时候不幸牺牲,好在离家前留下了两个孩子,那就是爷爷唐田丰和大爷爷唐田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