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帝豪洗浴城

刀哥一碗酒下去之后,把碗底亮了出来,唐轩也是很佩服刀哥的豪爽,他给了刀哥一个大拇指,然后端起桌子上的一碗酒,“多谢刀哥,承蒙你的关照,今天我甘愿陪你一起喝。”说完一仰脖子,一碗酒就咕噜咕噜地喝了下去,中间连停顿一下都没有,很快一碗酒就底朝天了。

唐轩喝完酒之后,就把碗底给大家看了看,然后就若无其事地坐下吃菜去了,这一碗酒刚进入胃里,就被真气包裹,现在真气正在蒸发这一碗酒,几个呼吸之后这一碗酒就在唐轩的胃里消失了。

韩老板和刀哥紧紧盯着唐轩,发现他一点反应都没有,他俩有些难以置信,这可是高度茅台啊,一碗酒下去连一个酒嗝都不打一个,这有些不太正常啊。

韩老板看到这里也是直抽冷气,不过,他还是有些不服气的,我还没有喝呢,我就不信,我俩车轮战还搞不定你。想到这里,他端起了桌子上另一碗酒,“唐少,跟你喝酒就是痛快,今天我们不醉不归,这一碗酒我敬你,干了。”

韩老板咕噜噜把一碗酒喝了个干净,看样子他喝酒的速度比起刀哥来还要快一些,看来韩老板的酒量确实不错。韩老板把酒碗翻过在大家眼前转了一圈,然后就坐了下来,他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滚,于是极力压制着,不然就会呕吐出来,那样就太丢人了。

唐轩看到韩老板也如此爽快,他当然不能落后了,也不多说什么,示意服务员把酒碗满上,端着满满地一碗酒,唐轩说道:“韩老板,多谢关照,为了表示感谢,这一碗酒我敬你,干了。”唐轩说完咕噜噜把一碗酒喝光了,完了之后还把酒碗反过来给到刀哥和韩老板看。

这情景看得韩老板和刀哥咂舌不已,这特么喝酒也这么厉害啊,真后悔提出来拼酒,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吗?不过现在已是箭在弦上不拼不行了,可以喝醉但不可以怂包。

于是刀哥和韩老板两人,又开始了第二轮的进攻,唐轩哪里会怕,都来者不拒,第二轮结束以后,刀哥首先坚持不住,继而倒在了桌子上,韩老板也没有坚持多久,也跟着倒了下去。

看到这种场景,唐轩有些傻眼了,怎么就倒下去了呢,倒是旁边的服务员机灵,这时候从旁边走过来扶着韩老板去了卫生间,在卫生间服务员用一根筷子在韩老板的喉咙里一阵搅动,韩老板就哇地一口酒剑喷射出来,幸好面对的是洗脸池,不然服务员就惨了。

韩老板在服务员的搀扶下,呕吐了好半天才从卫生间出来,把韩老板扶坐上椅子,这个服务员就接着把刀哥从椅子上拉了起来,刀哥尽管有些坚持不住,但是神智还没有糊涂,他勉强站起来跟着服务员跌跌撞撞去了卫生间,一阵呕吐之后,才从卫生间出来。

唐轩赞赏地看了看这个漂亮的服务员,她很敬业,也很专业,要是别的服务员才懒得管呢,可她却把这些事处理得井井有条,看来迎宾楼不仅仅是服务水平高,处理这些棘手的问题也是手到擒来啊。

经过服务员的处理,韩老板和刀哥都清醒了不少,不过依然有些迷迷糊糊的,目前这个样子,酒是不能再喝了,唐轩觉得这场酒宴也该结束了。

韩老板对唐轩伸出大拇指说道:“唐少,真是海量啊,我韩八天佩服,佩服!”看到唐轩若无其事的坐在那里,悠闲地吃着菜,他真心不敢和唐轩拼酒了。开玩笑啊,喝下这么多酒一头牛也该醉倒了吧。

刀哥把胃里的酒都吐出来之后,也缓了过来,伸出大拇指朝唐轩比划,嘴里含糊地说道:“唐少,我真心服了你了,没想到你的酒量这么大,看样子你一点事都没有,我以后再也不敢和你拼酒了。”

“呵呵,两位今天的酒喝的很高兴,小弟我衷心感谢,我看这酒以后再喝吧,不如今天就这样结束吧。”唐轩站起来说道。

韩老板和刀哥当然没意见,如果唐轩还要继续和他们喝下去,那今天可能出这个包间门都很困难了,于是很爽快地同意了。

刀哥结完账,就和大家出了迎宾楼的大门。

韩老板安排的人早就过来了,在门口等候了多时,看到韩老板出来,就巴巴地迎了上来,韩老板见到来人就立即道:“小军,你来得正好,把这两位员工接回宿舍吧。她们有什么吩咐你都要照办,不得有丝毫懈怠。”

“好的,老板,两位小姐请。”小军倒也很利索,他麻利地打开车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唐轩和大姐二姐道别以后,唐婉婷和唐群英就上了车,车子很快就消失在众人的眼中。

唐轩则被韩老板和刀哥拉着要去什么帝豪洗浴城,说喝酒以后去那地方一定能让人流连忘返,看着两人脸上带着那邪邪地笑容,唐轩不明就里,毕竟他是刚从农村出来的孩子,今年也还不满18岁而已,哪里有这些人那么精呢。

再加上大姐二姐都走了,自己也没什么好去的地方,不如就去看看吧,见识见识也好。

唐轩随着刀哥和韩老板来到帝豪洗浴城,一个气势恢宏的大楼出现在众人眼前,入眼之处是一个具有欧洲色彩的建筑,其风格有点像欧洲城堡,整体白色,其中一些地方用金色包裹,白中带金,给人感觉既高贵又奢华,城堡主体高约20米,最高的地方约5层,这里面有温泉、桑拿、按摩、自助餐、棋*牌等娱乐项目,基本是一站式一条龙的服务,只要你有钱这里就是你的天堂。

进入到金碧辉煌的大厅,唐轩看得有些眼花缭乱,不光是这大厅的奢华装修,还有数十名穿着靓丽的女服务员,各个气质出众,艳丽绝伦,说起话来更是让每个男性牲口都心情激荡不已,刀哥跑去前台迅速地办好了三人的号牌,唐轩第一次来到这么豪华而又奢侈的地方,也不禁有些心如鹿撞,眼睛都有些不够使唤了,主要是被那些美女给晃的。

大家在换鞋区换了鞋子,进入更衣室把衣服脱了,就那样光不溜秋地进入到洗澡区,洗浴区很大,中间是一个足以容纳一百多人的大池子,池中水花翻滚,清澈见底,水面上雾气淼淼,池中已经有不少人在泡澡了。

唐轩在刀哥的招呼下去淋浴区冲了一下,就被韩老板拉去搓背区,唐轩也不客气,既然来了,他就享受一把,嘿,还别说,爽啊,搓澡师傅极其专业,不但为他搓了背,还特地为他推拿了一会儿背部穴位,好一会才结束,唐轩这才去淋浴区冲了一下。

接着刀哥又跑过了,把他拉到泡澡区,唐轩来到中间那个大池子,看到这么多人在里面泡澡,还是有些不习惯的,不过在刀哥的劝说下,他也跳进池子,呃,这水温刚刚好,唐轩只留了一个头部在外面,就那样静静地泡着,真舒服啊,这特么才叫享受。

正当唐轩想试一试在水中练功的效果时,刀哥和韩胖子俩个拿着一个托盘,来到水池边,刀哥把托盘放在水池边上,也跳进水池里,韩老板侧跳到唐轩的另一边,刀哥从托盘里拿出三个杯子,给唐轩和韩老板一人一个杯子,又从托盘里拿过一瓶洋酒,先给唐轩倒了大半杯,又给韩老板倒了大半杯,接着给自己也倒了大半杯。

唐轩看着手中的大半杯洋酒,神情有些错愕,这个刀哥莫不是脑子有问题吧,刚才喝了那么多,这就又喝上了,这不是作死么?

其实刀哥和韩老板刚才喝的酒绝大部分都已经吐出去了,经过洗澡和饭店准备的醒酒汤早就缓过来了,只是唐轩不知道而已。

给各位倒完酒,刀哥看到唐轩错愕的神情,心中一想就知道是什么原因了,“唐少,我和韩哥已经没事了,刚才的酒都吐了,现在人都清醒得很,所以我们继续喝,偿偿这个人头马怎么样?我今天是太特么高兴了。”刀哥说着就和唐轩,韩老板轻碰了一下杯,玻璃杯子发出清脆的“叮......叮......”响声,唐轩也不管他们说的是不是真的了,于是大嘴一张一仰脖子咕噜一下给全喝了,看得韩老板和刀哥眼都直了。

这特么太生猛了吧,刚刚在酒店里喝的酒还没有醒呢,还这样喝,刀哥和韩老板这回真有点想吐血的感觉了,这个酒是要慢慢喝的,主要就是这个气氛,没想到唐轩一口气给喝光了,没办法,他俩也只得一仰头咕噜咕噜地喝了个精光。

接着刀哥又给他们倒了大半杯,韩老板又举起了酒杯和他们两个碰了一下,唐轩还是照常把杯里的酒,咕噜一下给倒进了肚子,完了还说道:“洋酒没咱们国酒好喝,这多少钱啊,韩老板。”

“呵呵,不多,才一万多吧。”韩老板呵呵笑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