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地下赌场

“好的,先生,您真是一个很特别的人。”女孩眼神炙热的看着他,还朝他抛了一个媚眼,女孩话毕就转身朝前行去,这个男孩太特别了,居然让自己差点沦陷,这可是天大的笑话,她在这里已经做了有些日子,她早已心如死灰,每天都如机器一样伺候着这些臭男人,心中对于男人早已心死,可今天却让她体会了一把心跳的感觉,这感觉来得太突然,但是却很刻骨铭心,也不知道这个男孩子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

我擦,这是什么意思啊,唐轩摇了摇头跟着这个女孩来到休息区,“先生,您就在这里休息吧,如果需要服务就按一下桌上的按钮,到时候就会有人来......先生,能不能把的名字告诉我一下呢?”女孩把他领到一个座位后,眼神闪烁,有些羞涩地说道。

“好的,谢谢你了。哦......我叫唐轩。”唐轩有些不敢看那女孩子了,那眼神都快把他给吃了。

“唐轩......好名字,真是人如其名啊,谢谢唐先生了,我叫罗莉,希望你能记住我呃。”女孩见唐轩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她默默念着唐轩的名字,然后很是兴奋地说道。

‘萝莉’,你长得像萝莉吗?不过看上去确实还有点萝莉本色,唐轩看着这个美艳妖娆的女孩子扭着凹凸有致的身躯,巧笑嫣然地走了。他才长吐一口气,摸了摸额头的细汗,心中大感一松,尼玛,这特么压力太大了,他环顾了一下周围,发现根本就没有人关注他,这才悠闲地等待起来。

大约过了两个小时,刀哥和韩老板才来到唐轩这边,当看到唐轩已经在等他们了,他俩相视一笑,就知道是这样的,估计那种特殊服务没派上用场,不过他们两个本来就已经交代好了,一切尊重唐轩的选择。

“唐少,怎么样,这里的服务还好吧?”韩老板率先说道。

“好......好,很好,非常不错。谢谢你们俩盛情款待了。”唐轩有些脸红,抱拳向两位拱手道。

“唐少,千万不要这样,这都是些微不足道地事情,以后麻烦您的地方还不少呢,您就不要客气了,大家都是朋友,是兄弟了嘛,都应该的。”韩老板又说道,刀哥也附和地说一些没营养的话。

“那好,今天就到这里吧,以后我再回请两位吧。”说着唐轩就要起身离去,毕竟出来了半天了,要去看看大姐二姐他们,不然她们会着急的。

“唐少,先等一等,我们有个地方还没去呢,到了这里那个地方是一定要去转一转的。”韩老板急忙说道。

“什么地方?”唐轩眉头一皱道。

“呵呵,唐少,您就放心跟我们去乐呵乐呵吧,不会有什么事的。”说着俩人拉着唐轩就朝外面走去。

唐轩几乎是被这两个家伙架起来的,来到电梯间,电梯门口的服务员变成了穿旗袍的女孩,身材高挑,目测应该和唐轩差不多,身材更是没得说了,只是见过了按摩女孩,再看着这个女孩的时候,唐轩就少了刘姥姥进大观园的那种新奇感了。

随着那个女孩,他们进了电梯,随后韩老板说道:“麻烦你一下,我们去地下二层。”

服务员说道:“好的,先生,马上就到。”说话间电梯里发出“叮”地一声脆响,电梯停了下来,却是地下二层到了。

出了电梯门,几人来到一个门口,这里有俩个绣着纹身,五大三粗,长相凶恶的家伙,只见这两个家伙把手一伸瓮声瓮气道:“几位,请出示会员卡。”

韩老板急忙从兜里掏出一张金卡递了过去,这两个家伙看了看韩老板,接着就从怀中掏出一个验卡器,把金卡往上一放,立即在验卡器显示屏上显现出一行字来,里面清楚地显示了韩老板的个人信息,确认无误之后两个家伙很恭敬地道:“尊敬的会员韩先生,请里面请。”

韩老板拿过卡片,拉着唐轩就进了门,后面的刀哥紧紧跟上。进门以后是一个长长地走廊,过了走廊来到一个吧台前,韩老板去吧台换取了很多筹码,唐轩不明就里,只能稀里糊涂的跟着。

韩老板把筹码一分为三,刀哥和唐轩一人一份,唐轩数了数,总共有30枚筹码,上面有一万的字样。这时韩老板对着唐轩解释道:“这是地下赌场所用的筹码,你手里总共有30万的筹码,您就放心大胆地玩吧,不输完不许走啊。”

“韩老板,还是算了吧,这么多钱我可还不起你的啊,再说了我都没玩过这些玩意儿,真个输了那还是不行的。”唐轩一听是玩赌博,就有些不想去了,不是不想玩,是他们家教严厉,爸妈从小就教育他们不能沾染赌博毒品之内的,只要发现就赶出家门。

“没事的,唐少,我都说了,今天大家高兴,拿出小一百万玩玩,就算输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您就放心地玩吧,再说了还不一定就输呢”韩老板拍着胸膛说道。顿了顿他又道:“输了算我的,赢了算你的。哈哈,走吧,唐少。”

“是啊,唐少进去玩一会吧,您看韩哥这么爽快,咱们大老爷们一个,不就是玩吗,您试试吧,说不定您的运气是最好的呢。”刀哥这货这时兴奋起来,看他那眼神恨不得现在就进去了。

“好吧,说好了,我就是跟你们去玩的,输了我可没钱给你啊。”唐轩再次确认道。

“放心吧,唐少,我韩八天也是个响当当的人物,这点钱我还真没有放在眼里,你就放心玩吧。”韩老板认真说道。

他俩看唐轩同意进去玩了,很是高兴地拥簇着唐轩就进入了赌场大厅,这个地方面积差不多有1000多平方,大厅中被隔离成了好几个区域,有角子老虎*机、二十一点、俄罗斯转*盘......等赌博游戏,在这里不说应有尽有,但该有的赌博游戏都有了。

达市是不允许赌博业出现的,所谓地下当然就是不合法的产物了,唐轩并不知道这些,他只是觉得老一辈人说的没错‘十赌九输’,而且这也是家训,老爸老妈的话不敢忘也不敢违,不过今天他不用考虑那么多,只要自己没花钱就行了。

看到大厅里已经人声鼎沸,几人都走了过去,韩老板和刀哥走到了玩骰子那边,看样子应该是经常来玩的老赌客。

其实赌博是一种游戏,是人与人只间相互博弈的一种活动,也最能刺激激素分泌的活动。与伤害正常生理机能的吸毒不同,赌博并不会对身体健康造成影响,但是有些时候却有比前者更强大的成瘾性,也就是赌隐,有些人赌隐犯了倾其所有都要赌上一把,为的什么,这里面可能只有当事人才会知道真相了吧。

除了赌博游戏在心理学上精妙的设计之外,最大的原因就是它永远与钱相关联。而钱这种东西,代表着社会的认同度——至少在某些地方是这样。看似赌的是钱,实际上赌的是自己在社会中的价值,这就是赌博让人欲罢不能的深层原因。

对于赌博唐轩知之甚少,就更谈不上有什么经验了,左右都不会玩,既然来了,那就到处看看吧,增长一些见识也是好的。他信步在大厅里面瞎转悠起来,大厅里男女老少各式各样的人都有,他们都在各个赌博场口里忙碌着,看到这里,唐轩不禁有些感慨,这些人辛苦赚来的钱就这么轻松地送给了赌场,这又是何苦呢?

唐轩还发现好些穿着暴露性感的女郎,她们都陪在那些赌客身边,时不时还挑逗一下,那些赌客们好像习以为常,也乐此不疲。唐轩不知道的是这些女郎有的是赌场的工作人员,但更多的是一些另有目的的社会女郎,她们有一个专门的代名词‘陪赌女郎’。

一些豪赌客身边往往坐着一到两个漂亮而又性感的陪赌女郎,她们就是专门为此而生的,每当赌客赢了都会抽成给陪赌女郎,她们的收入也是相当不错的。

正当唐轩一个人无聊地瞎转悠的时候,一个打扮得妖艳至极的女郎来到唐轩面前,她伸出娇嫩的手臂搭在唐轩的肩膀上,身子前倾,几乎要趴伏在唐轩的身上,吐气如兰地说道:“这位先生,需要妹妹陪陪吗?”

“哇,你......对不起,我不需要。”唐轩给吓了一跳,这特么也太吓人了吧,还妹妹呢,我看叫大妈还差不多吧,太肉麻了,脸上的胭脂粉估计都能扫下来一锅盖了吧。唐轩不动声色把这个女郎的手推了回去,离开这个女郎才惊魂未定地说道。

“呃,那不好意思,拜拜。”那女郎倒也干脆,看唐轩没有这方面的意思,直接甩出了这一句,转过身就寻找下一位赌客去了。

“这......我靠啊......这特么太恐怖了,活脱脱一个恐龙妹啊。”唐轩惊愕地看着眼前的女郎,太特么奇葩了,唐轩在原地呆愣好一会才回过神来,他摇了摇头,继续向大厅里面逛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