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可以开始了

唐轩说着,把手里的230枚一万的筹码,堆在桌上一字码开,这是今天晚上他所有的赌资了,不过里面有韩老板给的30万本钱,既然马哥要对赌,那就陪他好了,自己拥有神识,想看到底牌那是轻易而举,马哥就算是赌技再高,也不可能赌的过他,这特么相当于透视眼啊,是问怎么可能输呢。

韩老板和刀哥俩人这时候也回过神来,他俩走上来说道:“马哥,不介意我俩也加注吧,这是之前我们赢的,这些筹码都归唐少作为赌资了,您没有意见吧。”韩老板和刀哥把300个筹码放在了唐轩的面前。

之前他俩跟着唐轩各赢了120万加上自己的本钱30万,此时每个人手里都有150万的筹码,所以他俩的筹码加起来共有300万。顿时唐轩面前的筹码就像堆了一座小山,这一下唐轩的筹码就有530万了,这在达市来说,一次赌这么多也算是豪赌了。

见到唐轩面前的筹码,马哥双眼闪烁,隐隐透着兴奋的光芒,这种豪赌他好久不曾遇到了,当下他也激动地道:“好,爽快,今天就痛痛快快地赌一场,不管输赢,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小文,你去总台给我拿530个一万的筹码过来,今天就和唐少好好的玩一场。”

那个侍者小文见老板吩咐,急忙出去拿筹码去了。

马哥一挥手招呼另一个侍应过来,为大家到了一杯清香四溢的铁观音,几人慢慢端起茶杯细细品尝起来,还别说这茶水喝起来就是比家里那种老茶好喝。在老家,喝的都是老妈亲手采摘的老树茶,哪种茶喝起来又苦又涩,但是特别提神,爷爷和爸爸特别喜欢喝。不过时下的品茶却有一种两军对垒,硝烟四起,磨刀霍霍,跃跃欲试的味道。

片刻之后,侍应小文就把筹码送了上来,马哥放好筹码,表示可以开始了。现场气氛立即变得凝重起来,尤其是刀哥和韩老板,心中打鼓,坐立不安。

荷官麻利地打开一副新牌,给唐轩让其检查一下,唐轩在他拿出来的时候就已经用神识查看了这幅牌,的确没有问题,于是点点头示意可以,马哥也点头表示没有问题。他们这里玩的是港式五张牌,荷官熟练的把牌中不用的牌大小王剔除,留下52张牌。

这时荷官才介绍起关于梭*哈的规则,这是每个荷官在开牌前必须要做的程序,就怕有些赌客输了不认账,这也是每个赌场的规矩。

关于梭*哈玩法,是取黑桃、红桃、草花、方片四种花色的扑克进行游戏,港式五张牌游戏使用52张扑克牌,游戏人数可为2―5人。在民间因为不容易出好牌,也有去掉2至7的简易玩法.

梭*哈主要流行于华夏粤东、港地、澳门,在菲律宾尤为盛行,由于此游戏简单,激烈,既含有技巧也有很大的运气成分,所以流传非常广泛。

开始时,荷官给各家一张底牌,底牌要到决胜负时才可翻开。

从发第二张牌开始,每发一张牌,以牌面大者为先,进行下注,有人下注,想继续玩下去的人,选择跟,跟注后会下注到和上家相同的筹码,或可选择加注,各家如果觉得自己的牌况不妙,不想继续,可以选择放弃,认赔等待牌局结束,先前跟过的筹码,亦无法取回。

最后一轮下注是比赛的关键,在这一轮中,玩家可以进行梭*哈,所谓梭*哈是押上所有未放弃的玩家所能够跟的最大筹码。等到下注的人都对下注进行表态后,便掀开底牌一决胜负。这时,牌面最大的人可赢得桌面所有的筹码。

牌型大小比较:同花顺大于四条;四条大于满堂红;满堂红大于同花;同花大于顺子;顺子大于三条;三条大于二对;二对大于单对;单对大于散牌。数字大小比较:A大于K;K大于Q;依次类推至4大于3;3大于2。花式大小比较:黑桃大于红桃;红桃大于草花;草花大于方块。

荷官介绍完了规则之后,唐轩和马哥同时点头示意可以开始了,荷官洗牌,只见他手中的牌随着他的动作上下起伏,飞花穿叶,动作十分流畅娴熟,整个过程一气呵成,看得唐轩都不由得心里暗暗叫好,这不是以前在电影里面看过的洗牌手法吗,今天真是大开眼界啊,看看这洗牌的手法就能判断出这也是个高手,看来马哥这里也是卧虎藏龙啊。

荷官停下了洗牌,把洗好的牌放进一个发牌器的木盒子里面,洗好的牌就顺着那个斜坡滑了下来,正好停在桌子与盒子接触面上,想从侧面看到牌那是不可能,荷官示意谁先发牌,马哥说道:“唐少,来者是客,那就您先发牌吧。”马哥无所谓说道。

唐轩也不矫情点头同意,于是荷官给唐轩发一张暗牌,接着又给马哥发了一张暗牌,暗牌发完以后,紧接着又先后给唐轩和马哥个发了一张明牌,唐轩的明牌是一张红桃10,马哥是一张黑桃K,明牌马哥大于唐轩的牌,所以该马哥首先下注。

“唐少,不好意思,一上来就比你的牌大,我先下10万怎么样?敢不敢跟?”马哥见自己的牌大过唐轩的牌,甩过去10个筹码道。

刚开始一般都是试探对方,一般都有习惯性动作,比如抹鼻子,皱眉头,一有好牌就激动等,其实梭*哈最大的不确定性就是赌心理承受能力,你要是被别人抓住了你的表情和心理活动规律,那你就赢不了,一定会被对手吃得死死的。

“呵呵,有什么不敢的呢,我跟就是了,再加20万,怎么样?”唐轩早就通过神识查看了发牌器上的牌,只要按照这顺序发下去自己就不会输的,所以也就毫不客气的跟了10万,再加注20万。

“呵呵,唐少真是好气魄啊,佩服。那我也加20万”马哥这幅牌暗牌他没有明看,但是刚刚荷官洗牌的时候,他记住了第二张,所以他现在不用看暗牌也知道那是一张什么牌,于是好整以暇的跟了上去。

其实,他让荷官先给唐轩发牌,也不是因为唐轩是客人就先发牌,而是他已经记住了荷官给他发的暗牌,早就心中明了,在赌桌上遇到这样的情况,输的可能性很少,所以他根本就不怕唐轩加注。

现在,两人都没有看底牌,唐轩是因为根本就不需要看底牌,而马哥是因为已经记住了自己的底牌,对于马哥来说,他的经验占据了很大的优势,他觉得应该在第三张牌的时候唐轩就会看牌,到时候再根据唐轩的表情来判断暗牌大小。

第三张牌发了以后,唐轩的是一张方块10,马哥的是一张方块K,此时唐轩的明牌是一对10;马哥的明牌是一对K。明牌对比仍然是马哥大于唐轩,于是马哥又下了10万的筹码。

唐轩通过神识早就看出了马哥的底牌是一张黑桃10,也就说唐轩不可能拿到四张10,但是唐轩的底牌同样也是对方所需要的红桃K,马哥也同样不会拿到四张K。

目前台面上的牌马哥明显比唐轩的牌要大,所以马哥怕下多了把唐轩给吓跑了,才来了一个温水煮青蛙。

唐轩也不慌不忙的跟了10万,不过这一次他没向上一次那样加注,表情有些犹豫,这都是他故意装的,虚虚实实才能迷惑对手。

马哥一直死死地盯着唐轩,可是看了半天也不见唐轩看底牌,他在心里嘀咕道,我就不信你不看底牌,看你能支撑多久。

第四张牌紧接着发了出来,这一次唐轩的牌是一张草花K,而马哥桌上的牌却是一张黑桃A,此时明牌对比,唐轩是对10带一张K;马哥的明牌是对K带一张A。看牌面仍然是马哥的牌大,依然是马哥先下注。

“这一把我就多下点吧,20万。”说着马哥随手甩出20个筹码,豪气地说道。其实他这就是心理战,用高压的手段迫使对手看牌,那样他就更能占据优势,在心理上稳压对手一筹,在对方看牌的过程中通过对手的表情,他也能大致判断对手的底牌。

“呵呵,没问题,我跟20万外加30万怎么样?”唐轩道。说完毫不犹豫地先甩出20个筹码,紧接着又加了30个筹码扔在了桌子中央。

唐轩在没有看底牌的情况下就这么下注,有点出乎马哥的预料啊,在他的预测中这个时候对方应该是要查看底牌的啊,难道对方真的是个高手,太不可思议了吧。

坐在旁边不远处的刀哥和韩老板此时也很紧张,当他们看到唐轩不看底牌就扔出去50万,觉得有些不靠谱,这个时候应该看底牌了啊,如果牌不好还可以放弃啊,哪有这样玩的啊。他们俩人都为唐轩捏了一把冷汗,心情也在此时紧张了起来。

马哥看唐轩不看底牌,他假装拿不定就俯下身子,把底牌掀开一角看了一眼是一个黑桃10,也就说对方不可能出四条,最多出三条,自己现在的牌面是一对K,赢的机会还是很大的,于是他也跟了30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