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非富即贵

还没等师傅再次开动机器,就听人在旁边大喊道:“小兄弟,这块翡翠,我买了,我出100万,怎么样?”从人群中走出来一个中年人,脑袋上的头发有些秃顶,一看这人的穿着就知道此人非富即贵。

“哼,李长生,就目前表现看的话,应该是高冰种了,你不觉得你出这个价格欺负人了么,我出300万,小兄弟,你卖给我吧。”那个中年秃顶男刚说完,旁边的人群中就冒出来一个30多岁的女人来,这个女人戴了一副眼镜,给人感觉很精明,一看就是一个女强人。

秃顶男叫李长生,是达市长生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老板,手中资产数亿,虽然比不过刘氏家族,但在达市也算得上有名有姓的人物了,他看到这么好的翡翠,当下就心动了,想买下来给自己刚刚包养的一个女孩子。

戴眼镜的女人叫陶玉清,是达市玉清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老板,正在开发的有玉清园别墅区是达市目前售价最高的地产项目之一,资产比之李长生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如。他俩都是房产界的大鳄,俗话说同行是冤家,为了生存这些年俩人不少明争暗斗,倒也是半斤八两。这不,陶玉清看到李长生要用低价买下唐轩的这块翡翠,当下就跳出来横刀夺爱。

唐轩有些蛋疼,我这特么还在对赌呢,你们两个搅和啥,不过还没有等他开口,刘云凤就站出来了,只见她清了清嗓子,摆了摆姿势,优雅地说道:“我说两位,这是在对赌,还是等完全开出来之后再来竞价吧,你说呢,小弟弟?”

唐轩没有搭理这些人,只是对着刘云凤点了点头,就吩咐师傅继续切石,机器开动起来,随着尖锐刺耳的声音,大家的心又跟着跳动起来。

站在一边观看的赵瞟眼,此时心中正有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把唐轩在心里不知道诅咒多少遍,那脸上的冷汗在不觉间流淌到了脖子里,这特么要是高冰种满阳绿,或者玻璃种的,再乘以10倍,那今天就要破产了,他赵氏珠宝行赔上全部身家都不能凑齐赌资吧。当看到大家都在认真观看解石,就想偷偷溜走了事。

刚刚朝外面挪动了几步,就听到一个声音响起:“哟呵,赵老板,莫不是要开溜吧?”说话的正是韩老板。韩老板正盯着他呢,这家伙惹谁不好,非要跟唐轩过不去,真是找死啊,他现在觉得自己很幸运,要是一开始就和唐轩对着干,现在自己还不知道是生是死呢。现在看到赵瞟眼吃瘪心里那个爽啊,无法形容。

“啊...不..不是的,我想上个厕所,不要误会。”赵瞟眼被韩老板一喊,顿时吓了一跳,这特么是谁啊,关键时候跳出来,这是要害人么,不过他反应还算快,就随便编了一个谎言,就想糊弄过去。

“上厕所?哦,保安,你跟着赵老板,这里厕所不好找,你带他去吧,一定要快去快回啊。”刘云凤这时开口道。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个赵老板还真是个输不起的人,还没到最后就心虚了,想开溜门都没有。于是吩咐保安盯住这个人。

“怎么会呢,刘大美女,我一会就回来。”说完就朝着山庄的总堂走去,因为这个山庄占地面积实在太大了,分成了好几个区域,离这里最近的就是去总堂的厕所了,唐轩看着离开的赵瞟眼,不由得暗暗地哼了一声,自作孽不可活。

唐轩没有太在意赵瞟眼离去的事情,继续关注解石师傅来,切石机在呲喇喇地切割着那块原石,切完之后,师傅又开始擦石,这个就比较费功夫了,足足用了四十多分钟,才把一块直径约15厘米的翡翠掏了出来,此时解石师傅捧着这块绿莹莹的翡翠,对着阳光观看了起来,翡翠被阳光穿透,那浓浓的绿意倾泻而下,把大家都笼罩在里面,太炫目了,太不可思议了,尤其是刘云凤,她本就是做珠宝生意的,对翡翠更是了如指掌,品质这么好的翡翠,他在缅甸公盘上都没有遇到过,这种绿给人极尽艳丽,极尽奢华,美得令人窒息,美得令人惊心动魄。

“这是....玻璃种帝王绿,应该有4公斤左右重,这是大涨啊。”切石师傅此时才激动的道。他在这一行干了快二十年了,还是第一次切出来帝王绿翡翠,他真的很激动,这是他的荣幸,他要记住今天这个年轻人,这在他以后的切石生涯中是一件值得夸耀的事情。

现场哄动起来,这是帝王绿,我的妈呀,这不得了,这特么要值多少钱啊,相信在这里的没几个能买得起吧,这特么太不可思议了,众人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过不相信也没有办法,事实就是事实,容不得争辩。

赵瞟眼刚回到解石区,一看到这个玻璃种帝王绿,直接两眼一黑晕了过去,开玩笑,这特么光这一块翡翠就是天价,再加十倍,他把珠宝店给那小子算了,此时不晕那是不可能的。

保安慌忙找来一张桌子,把赵瞟眼安置在桌子上,众人七手八脚的帮助下,赵瞟眼才悠悠地转醒过来,一看周围围观的人,顿时一惊,我这特么醒过来干嘛,今天还不如死了算了,想到这里他的眼神有些发呆。

不管赵瞟眼的傻样,刘云凤稳住了心神道:“大家静一静,今天大家在这里见证了传奇,帝王绿翡翠在我的云凤山庄诞生了,我们都来见证一下吧。”说着拿出手机对着那块翡翠和自己狂拍起来,她是被这块翡翠给震惊了,她要买下来,当镇店之宝。其他人也都拿出手机,疯狂地自拍起来,这些人都有些癫狂。

唐轩有些无语了,话说这块翡翠是自己的吧,怎么这些人感觉就像自己得了宝贝一样,对于唐轩来说,这些人的表现简直难以理解,不就是一块翡翠么,不值得那么大惊小怪地吧。他那里知道,翡翠里面出来玻璃种已经是很了不起了,还是帝王绿,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这种翡翠也只在大型拍卖会上才偶尔遇得上,那价格就别说了,吓死你。

似乎众人都忘了俩个对赌的主角了吧,唐轩看着疯狂的人群,才大声说道:“师傅,把翡翠给我吧,我和赵老板的赌约还在进行呢,其他的事情一会再说啊。”

“好好,这位小哥,给你....,来..,我们留个影。”那个解石师傅这时才把那块帝王绿翡翠交到唐轩的手里,顺手就和唐轩来了一个自拍,笑嘻嘻地退一边观看去了。唐轩拿着那块帝王绿翡翠来到赵瞟眼的跟前,说道:“赵老板,认不认输?”

赵老板此时面无血色,冷汗淋漓,没有办法只得低着头道:“我输了......”还想再说点什么,张了张嘴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见此情形,刘云凤也走过来说道:“赵老板已经认输,这位小弟弟赢了,不过按照此前大家约定的赌注,这块翡翠的价值上乘以10倍赔偿这位小弟弟,赵老板,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啊,我会按照咱们珠宝行现行的市场价格,计算出来这块翡翠的价格来,到时候你别不承认啊。”刘云凤有些怜悯地看着赵瞟眼道。

其他人都想看看这块翡翠的市场价值到底有多少,于是大家都在拭目以待,刘云凤打了几个电话出去,不一会从山庄的大堂里走出来几个身穿西装的男子来,走到跟前以后对着刘云凤恭敬道:“老板,我们来了,有什么事情请吩咐。”

“好,你们几个评估一下这块翡翠的市场价值吧。”对着这几个西装男说之后,转过头来又对着众人道:“各位,这几个人,是我山庄的评估师,是有职业资格证书的,他们是这个市场行业的最顶尖的人才,让他们来估价,是对双方当事人最公平的。”

刘云凤说完之后就静等评估师的宣布了,韩老板也在等,他今天又一次被唐轩给震惊了,这特么运气也太好了吧,随便拿起一块石头,就能从里面掏出来一块帝王绿翡翠来,那他们这些做了这么久翡翠的老板们还特么怎么过啊。这也更加坚定了和唐轩交好的决心,从此在他心里种下了此人只能是朋友,绝对不能做敌人。

韩老板感叹,其他人也都在想这个问题,这小伙子,年纪不大,眼力劲可不得了啊,不管是不是运气好到逆天,就这份心性以后的成就,不可限量啊。好些人开始打量起唐轩来,今天必须记住这个人,说不定以后还能用得上呢。

赵瞟眼此时一副死人样,双眼呆滞,心中更是后悔不已,我特么吃了狗屎了啊,和别人赌什么呀,这特么赔上自己的所有资产也未必能顶得上这块翡翠啊,还特么10赔偿,那真是个天文数字,他想都不敢想了。

正在大家各怀心思时,那几个评估师开口了:“老板,经过我们认真分析和评估,是一块无瑕疵,玻璃种帝王绿翡翠,重约4千克,按照目前的价格,市场价值应该不低于5亿华夏币,如果在通过玉雕大师的雕刻,其价值应该会更高。”评估师小心翼翼地把那块翡翠放在桌子上,然后才松了一口气,开玩笑,这要是掉地上,成千上万就没有了,他们可赔不起,所以他们很小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