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玄机子前辈

“我师父他老人家叫玉虚真人。”唐轩还是说出了师父的名字。

“玉虚真人?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到过啊?又好像没有听说过。”玄机子道长喃喃道,他好像听说过又好像从来也没有听说这个人,但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所以他不确定。

“玄机子前辈,既然我已经说了师傅的名讳,那我是不是可以走了啊?”唐轩还有其他事情要去办,他可没有心情在这里和一个牛鼻子老道瞎唠嗑。于是赶忙说道。

“呵呵,不急,我是说过不要整块翡翠了,但我还是想从你这里分出来一小块给我,我有急用,小子你不会这一点要求都不答应吧。”玄机子道长见唐轩要走,心下一急就把本意说了出来。

“呃.....玄机子前辈,您.....”唐轩有些无语了,能不能再厚颜无耻一些啊,这是道家玄门中的人么,这特么和抢有什么区别呢,不过他也不愿意招惹这个厉害人物,刚刚只是一招就让自己受到伤害,如果真的动真格了,他今天肯定要吃亏地,我何不给他切割一小块,把他打发了。想到这里就要继续开口说话。

“哎呀,玄机子道长前辈,我在大门口等您半天了,没想到您已经到了,有失远迎还请道长谅解。”此时一个清脆的女声响起,众人都齐齐望向声音的方向,只见一个美丽大方、体态妩媚的女人走了过来,来人正是云风山庄的主人刘云凤,人还没有到,这声音就先到了。

刘云凤急匆匆地赶了过来,她本来是在门口迎接玄机子道长,在山庄门口等了好半天也不见人,正在她着急的时候,突然听到轰隆隆的巨响在山庄里面响起,紧接着山庄保安急匆匆跑过来说赌石场有人打架,她这才急火火地赶过来。

刘云凤看了看现场的情况,眼神惊诧怪异的看了唐轩一眼,没想到这个小弟弟这么厉害,看看现场两人对招所产生的破坏,她心中就更是震惊加惊骇,这是什么功夫啊,居然能把地面破坏成这样,天啦,我都遇到了什么人啦。刘云凤看着唐轩和玄机子一时之间居然有些愣神。

正在这时就听到玄机子说道:“刘小姐,不用客气,贫道也是心急了,看到门口没人接,我索性自己进来了,呵呵,没想到刘小姐这里还真是卧虎藏龙啊。”玄机子边说边看着唐轩,那意思你这里有这么厉害的高手,还请我干什么呢。

“玄机子道长前辈,是小女子礼数不够,还请您原谅,您说这位小弟弟吗?”刘云凤小心翼翼的说道。她已经明白了,玄机子前辈有些不高兴了,不过她也没有急着解释,还是先弄清楚情况再说也不迟。

“不是他,还有谁啊,我要他一块翡翠,就一小块翡翠就行了,你只要办成了,我今天就免费给你布置风水,而且还可以给你免费送一件护身法器。”玄机子说着忽然话锋一转,又说起了翡翠的事情。

“呵呵,前辈有所不知,这位是唐轩,今天他们是来山庄赌石的,不是我山庄的人。”刘云凤赶忙解释道。

紧接着她又走到唐轩的身边道:“唐轩小弟弟,你看这事闹的,不好意思啊,玄机子道长是个世外高人,这次是我家父特意请他过来,帮忙布置一下云凤山庄的风水,没想到他会看上你手中的翡翠,你看能不能把翡翠切割一小块给道长啊。”刘云凤终于明白了事情争端的原因了,于是向唐轩解释玄机子来这里的原委。

唐轩听了刘云凤的解释以后,终于明白这个老头的来历,不过心中也有不少疑惑,于是就对玄机子问道:“玄机子前辈,不知道您为何非得要我手中的翡翠呢,其他的翡翠也不错啊,我可真是想不通啊?”唐轩没有立即答应,他要问清楚,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这个道长也不像是不讲道理的人啊,为何一上来就开枪,这有些让唐轩和周围的众人想不通。

“呵呵,都怪老道没有和你说清楚,我需要一块上等的墨翠,来制作一件法器,墨翠本身就具有驱鬼镇宅和护身祈福的功效,是我道家玄门制作法器的上佳材料,我为此寻找了很久,没想到今天在这里遇到了,所以有些唐突了,小子不介意吧。”玄机子道长把事情原由说清楚了,众人才终于明白,这个道长为何那么不问青红皂白就开抢。

“唐轩小弟弟,看在姐姐的面子上,你看看能不能给前辈分出来一小块,我这里先谢过了。”刘云凤听到事情原由以后,心下了然,于是就低声求着唐轩,希望能圆满解决吧,她可不敢得罪这位大名鼎鼎的道长。

其他小富豪和普通人可能不知道玄机子,但是在上层圈子里,玄机子就是一个道法高深,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人,谁不给面子啊,哪可是玄门中的高手,不但精通奇门遁甲、玄门道术也是极其高深,这些年给多少高官富豪布置过风水,又给多少人做过法,消去多少灾难,他自己都数不清楚了,他常年在外云游,所以见到他就算是你的福气。今天玄机子能来云凤山庄已经是给他们刘家莫大面子了。

唐轩本来就有息事宁人的心思,听到刘云凤如此说话,当下心中也很感动,人家一个身家不知道多少亿的大老板,能自降身份来说话,这本身说明人品不错,唐轩想到这里不再犹豫,当即道:“哈哈,刘老板您就别这样说了,我会不好意思的,不就是一块翡翠吗,分给前辈就是了。”

擦,玄机子登时有些无语了,刚才他用尽了手段也没有讨到好处,这小子这回又大方了起来,还真特么女人管用啊。

刘云凤见唐轩答应了,就叫过来切石师傅,现场就要开切,那些师傅和一众富豪老板们惊得眼珠子掉了一地。真特么败家啊,这么好的一块翡翠,这一刀下去不知道要损失多少钱,损失不可估量啊。

刘云凤也有些无可奈何了,如果再这样僵持下去,那今天还真不好善了,无奈之下才做出了拿切石机来分开这块翡翠。如果是平常的话,一般都是玉雕大师用专业的切割工具,那样分割出来的翡翠不会有什么损失,才能得到最大化的利用。

唐轩和玄机子道长都无所谓,他们都不在乎那点损失,他们在乎的是品质,切割之后品质又不会变,不影响使用就好,他两神态悠闲地看着切石机师傅忙活着。切石机师傅今天可真是大开了眼界,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啊,一下遇到两个奇葩,还真是他这一辈子看到过的最离奇惊艳的事情了。

不一会那块通体墨绿的翡翠被一分为二,本来唐轩也只想给玄机子道长切割三分之一块,后来一想他只是想吸收里面的灵气,不免有些浪费,道长看来对这个墨翠看得很重,何不多送他一些呢,反正都是人情,那就叫道长记住这个人情吧。

唐轩一手拿着一块翡翠,来到玄机子面前,把其中一块递给了他,玄机子道长也没有客气伸手接了过来。唐轩道:“玄机子老前辈,之前是小子我不知道您的大名,这块翡翠算是我送给老前辈当见面礼。”唐轩说完,就抱拳道,他这抱拳行礼其实是在电视剧里面学的,今天用上了,不管对不对了。

“好,小子,爽快,我喜欢,难得见到你这么一个少年奇才,愿不愿意到我三清观去修行啊,我现在还没有收徒呢,我不介意收你这个徒弟的。”玄机子道长很高兴地收起了那块翡翠,他发现唐轩这一个百年不遇的修真奇才,于是他就有了收徒的心思。

“谢谢前辈的厚爱,小子我还要上学,恐怕不能随前辈去三清观修行了。”唐轩知道玄机子是真心想收他为徒,可是他要圆自己的一个大学梦,自从初中毕业以后,他天天都渴望有一天能回到学校,好好地上学,将来考一个好大学,去高等学府完成自己的梦想,这是他的梦,他不想就此遗憾终身。

玄机子说道:“不如这样吧,小子,你我一见如故,我是真心喜欢你这个徒弟,你就叫我师父,我以后有时间就来教你,不用去三清观修炼怎么样?”玄机子看到唐轩有些不愿意,当即退让了一步,他是真的很喜欢这个小子,很淳朴真挚,直来直去,很对他脾气。

这些年他在全国各地游历,也不存遇到一个让他心动地弟子,今天看到唐轩,他越看越是喜欢,不管是身体素质,还是修炼天赋,都是上上之选啊,小小年纪就能修炼到黄阶中期,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这么好的人才可不能被其他几个老不死的给抢了,他必须先下手为强。

唐轩有些无语了,那有这样收徒的,不过他也不是个拖泥带水的人,当即说道:“玄机子前辈,刚才我好像说了我有师傅的,我的师傅叫玉虚真人。”

“呃,你刚才说过?......还真是说过的,你看我真有点晕头了,不过小子,师傅不怕多嘛,你师傅能教你,我也能教你的,怎样?”玄机子有点不好意思起来,这么明目张胆的抢别人家的徒弟,有点说不过去,不过,他不想放弃。这才苦口婆心地劝说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