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内心的疑惑

唐轩没有急着去消化这些内容,被他刻画进神识空间的文字信息,那就是他的东西了,至于理解,只要运用神识加以推演印证,书中的内容很快就会被他掌握。他睁开眼睛,继而把《三清神针术》收进了玉佩空间。

唐轩接着又把《奇门遁甲术》搬了出来,同样的方法,大约1个小时,他就把《奇门遁甲术》刻画进了神识空间,只是这本书的内容艰涩难懂,所涉及的内容也博大精深,所以他花费的时间多了一些。

唐轩把两本书都深深地记忆在脑海中以后,他没有继续参悟,而是选择休息,这一天实在是有些累了,于是,他收起那本《奇门遁甲术》,就倒头大睡起来。

夜里,两点钟,达市清水区公安分局大楼,刑警大队会议室,此时已经坐满了警员,会议室安安静静,大家都端坐在椅子上,他们表情严肃,个个正襟危坐,他们会议桌的前面都有一个陶瓷杯子,旁边整整齐齐地放着一顶顶警徽闪亮的帽子,看这氛围应该是连夜开紧急会议,也只有重大的刑事案件发生,才会召集所有的警员到场。

果然,大家没等一会儿,会议室大门倏然打开,从外面走进来一个美女警察,身穿一套笔挺的警服,配三级警司肩章,身材凹凸有致,再加上那一双冰冷凌厉的大眼睛,更增添一股飒爽英姿,巾帼不让须弥之感,要是唐轩在此的话,就会发现其长相和林小雨有些相似之处,来人正是清水区分局刑警大队大队长林雨桐。

林雨桐大步来到会议桌前,所有警员都齐刷刷地站起来,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林雨桐面向大家还了一个军礼,然后双手下压,大家都齐刷刷地坐了下来,林雨桐坐下来之后,把警帽摘了下来放到桌子正前方,才开口说道:“同志们,今天晚上12点钟,在我们的辖区方家胡同,发生了一起恶狗伤人事件,具体经过我就不多说了,由马副队长讲述一下受害人的具体情况,同时看一下现场的录像。”

马明站起来说道:“今晚我们接到人民医院方面的报警,于是我们赶到人民医院见到了受害人,根据受害人的讲述,她受到的伤害有些惨不忍睹,全身都有被动物撕咬的伤痕,尤其是大腿处几块肉都被撕扯了下来,极其血腥凶残。受害人是清水区人民医院的护士,名叫方雪,今年刚满22岁,是方家胡同方同的女儿,今晚她夜班下班途中突遇几条恶狗袭击,……整个事情就是这样的,我讲述完了。”

林雨桐轻咳了一声说道:“经马副队长的讲述,大家已经明白了事情的原委,我想说的是,连夜把大家紧急召集过来,是因为这起案件透露着不寻常的味道,据当事人讲,她在经过方家胡同的时候,遭到几条恶狗疯狂地撕咬,她身受重伤,要不是有一个好心人路过救下了她,那么她现在可能已经葬身于恶狗的腹中,我们现在就来分析一下当时的情形吧……”

林雨桐做事干练,说话也是干净利落,她吩咐李明把投影仪打开,不一会会议室前方的屏幕上清晰地播放出一段录像,正是方家胡同恶狗袭击人的地方,现场一片狼藉,鲜血四溅,那几条恶狗躺在不远处的地上,显然已经死亡。

等大家都看完了录像,李明关了投影仪,林雨桐才说道:“大家都看到了,我先提出几点疑点,这些大狗是哪里来的?又是谁家养的?它们怎么会聚在一起袭击人?这些狗为什么会变得如此疯狂?那个救人的年轻人又是谁?这件案子是偶然事件还是蓄意谋杀?我想听听各位的意见和下一步的行动安排。”

林雨桐快速的整理一下思路,就把自己的看法和案件中的疑点提了出来,这些问题不搞清楚,不查个水落石出,就难保人民群众的安全,如果再来上几次,难免会被舆论驾驭,到时候就会引起社会恐慌,如果事情发展到那个程度,她们也难辞其咎。

林雨桐本来已经休息了,当接到值班警察的报告后,她从床上跳了起来,急火火地赶来单位,同时她下达了命令,通知所有刑警队警员在30分钟之内赶到分局。她已经意识到这个案件的不寻常之处,如果是人为蓄意谋杀的话,那就是极为恶劣的重大案件了,必须要高度重视起来。

林雨桐看大家看完了录像以后,都在低头思考,于是他就对着李明说道:“李副队长,你先带个头,你说说你的看法吧。”

“林队,我认为现在下结论还早,首先我们要搞清楚,那几条狗到底怎么了?要立即对那些狗的尸体进行化验解剖,看看是不是得了狂犬病。关于是不是有人蓄意谋杀,还要找到足够的证据才行,我个人觉得应该立即调查那几条狗的出处,包括它们是不是在本市注册的,如果是注册的,那么狗的主人是谁,找到狗主人之后,真相才会露出来。”李明有理有据地分析道。他不愧是刑警队的副大队长,对于案件的分析,一针见血,直指案件的关键之处。

“嗯,李副队长说的入木三分,其他同志还有什么补充的吗?”林雨桐说道。他觉得李明分析的很有道理,虽然,她感觉这个案件透着诡异和不寻常,但是李明也说得没错,查案需要证据,没有证据是不能拿到桌面上来说的。

其他人都没有提出什么意见来,林雨桐见大家都低头不语,就知道再讨论下去已经没有什么必要了,于是她站起来戴上警帽,严肃地说道:“同志们,这个案件大家都已经很清楚了,我现在安排马副队长带领一组,去核实那些狗的出处;李副队长带领二组查访当事人的家庭情况,和当事人有相关的人和事,并且要找到那个出手救人的英雄,还有走访周围的街坊邻居,看看有没有人看到当时的情况。技术科连夜进行那几条狗的尸体解剖化验,争取尽快拿出结果来。”

林雨桐一翻布置之后,所有警员都领命而去,只有李明还在会议室没有走,林雨桐看到李明就问道:“李副队长,你还有事?”

李明走进林雨桐身边说道:“林队,这个案件,我也觉得很不寻常,你刚才的直觉也许是对的,那几条狗不是同一类型的犬类,有狼狗,牧羊犬,当地土狗等,这些狗平时是不可能聚集在一起的,为什么今晚都会集中在那条巷子里呢?”他把自己内心的疑惑说了出来,他越想越是有些诡异,所以他想再和林雨桐说说自己的看法。

“李副队长,你说的这些也是我疑惑的地方,所以我才召集大家开了这次会议,这个案件如果是蓄意谋杀,那就有些可怕了,凶手是谁?他又抱着怎样的目的呢?所以李副队长咱们身上的责任重大,必须尽快高清楚事情的原委,不然我们很难给受害者和人民群众一个交代,如果处理不好,有可能引起群体恐慌,到那时情况有可能就不是我们能够控制得了的了。”林雨桐有些担忧地道。

接着没等李明说话,她又道:“好了,李副队长,你还是去忙吧,尽快查出事情真相吧。”

“好的,林队,那我就去忙了,你也早点休息吧。”李明戴上警帽,转身出了会议室。

林雨桐也出了会议室,她没有回家休息,而是来到自己的办公室,分局大楼这时候依然灯火通明,熬夜对于警察这个职业来说,那是家常便饭,有时候为了一个案子好几天不眠不休,林雨桐今晚不打算回家了,她在办公室里转来转去,思绪犹如潮水一般翻滚着,她是一个工作狂,不把事情处理好她是不会休息的。

达市一中,清晨,唐轩起床来到学校操场,绕着跑道轻快地跑了十多圈,又在草地上打了一套拳,这一套拳是他自己琢磨出来的,在家就给爷爷、老爸他们表演过,这套拳简单直白,随便一个人都能看懂,如果旁边有个高手的话,就会惊讶的发现,这拳法浑然天成,每一拳每一脚都蕴含着强大威力,看似简单的一拳一脚却给人躲不开的感觉,就好像无论你怎么躲那一拳一脚都会打中你。

练习了这套拳法后,唐轩来到足球场中,随即盘坐在草地上,准备查看自身身体情况来,昨晚不小心之下突破至黄阶后期,到现在都没有来得及细细查看呢,现在不探查一番还待何时?于是他神识内敛,细查之下发现丹田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现在的丹田犹如大池塘,约莫有三百多平米那么大,唐轩大吃了一惊,这特么……有些夸张了吧。

唐轩并不知道现实中那些古武者的修炼等级,但他知道自己的实力有多强,如果玄机子师傅是天阶高手,那他觉得此时对上师傅,也绝对不会像上一次那样轻易被打伤了。

他感觉到丹田里的真气充盈浑厚,稍一调动,身体四周就形成了一道淡青色的薄雾,这是真气罩,如果有人此时偷袭的话,一定会被这一道淡青色的薄雾反震回去,不但伤不到自己分毫,还有可能因为反震之力过大,伤害偷袭之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