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永无出头之日

“嘿嘿,小子,到了现在你还要证据,好,既然你不认罪,那我们只好给你来点刺激的,好让你记起来一些事情。”那个警察说完就把墙上挂着的一个橡胶棒拿在手中,朝其他几个警察看了看,那些警察都点点头,他就毫不犹豫地举起橡胶棒朝唐轩的后背砸来。

唐轩是什么人,他早就有戒备,看到橡胶棒带着呼声向他后背砸来,御龙真气瞬间布满全身,此时唐轩全身上下都刀枪不入,那里还在乎一根橡胶棒呢。

那个警察带着狰狞的神色,眼中凶光毕露,手中的橡胶棍毫无悬念地落在了唐轩的后背上。只听得‘砰’地一声,那个警员手中的橡胶棍就像打在一个弹力球上一样,一瞬间那根棍子就向警员自己的脑袋上回击而去。

紧接着传来“砰……哎哟……”两声,却是那根棍子毫无保留的抽在了警察的额头上,警察的额头顿时就肿起了一个大肉包,他捂着脑袋嘴里发出“嘶嘶……”的抽气声,此时他只觉得眼前金星乱冒,额头处传来一阵阵针刺般的疼痛。

旁边几个警察都看得目瞪口呆,这是怎么回事?他们明明看到警棍落在那小子的后背啊,然而那根棍子却像长了眼睛一样,弹回来正好打在那个警察的额头处,真是见鬼了。

施暴警察手中的警棍也不知道被他甩到什么地方去了,他一脸惊恐的看着唐轩,这种打人的事情他最喜欢干了,也不知道打过多少人,反正在他手里没有一个人能扛过三警棍,那些自认为嘴硬的人,很快就屈服在他的警棍之下。

不想今天却遇到这样的诡异现象,他捂着额头,找到那根落到墙角的警棍,他拿在手里掂了掂,却是再也不敢向唐轩打来,开玩笑,这特么打他就等于打自己,他才不会那么傻呢。所以,现场出现了这么一种现象,几个警察都大眼瞪小眼看着唐轩,却就是不敢有人上前来打他,他们都在心里想,难道这小子会巫术。

几个警察过了好一会才从惊诧中回过神来,其中一个警察走过来,看了看那施暴警察的额头,不可置信的说道:“老李,是不是昨晚被你老婆压榨干了,怎么看上去成软脚虾了,打个人都这么没用,还把自己弄伤了,我看你还是回家抱老婆去吧。”

“老吴,别特么说风凉话,有种你上去打他几下试一试?”李刚捂着脑袋愤怒地回击道。开玩笑啊,我特么用多大力难道我不清楚么,还特么来嘲笑我,真是没天理啊。

话说陆长生回到派出所,他就召集手下的几位得力干将,他将事情安排了下来,要尽快给唐轩安上一个莫须有的罪名,不管用什么手段,只要唐轩在认罪书上签字画押即可,那样的话他们就会坐实唐轩的犯罪事实。

这几个人正是李刚、吴兴烈、蔡进、鲁阳四人,他们得到老大陆长生的授意以后,就快速行动起来,他们来到关押巴东五圣的房间里,不用多时就手中就多了一份关于巴东五圣的犯罪认罪书,他们喜出望外,没想到这几个家伙还没有动手就全部交代了,这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

那些警察那里知道,这巴东五圣的名头纯属子虚乌有,都是高明亮一伙人杜撰出来的,专门针对唐轩策划的一个局,这个局就是要让唐轩万劫不复,永无出头之日。

巴东五圣其实就是刚刑满释放的几名凶恶之徒,五人原本都是同一个地方的无业游民,都姓张,五人结伴来到达市打拼,不想事与愿违,再加上他们不愿吃苦,所以五人便组成一个犯罪团伙,强奸、偷盗、诈骗、抢劫等都是他们的拿手好戏。

五人中老大张洞武力值最高,他以前学过几年武术,再加上他从小力气惊人,一根金刚棍倒也使得有模有样,所以他就自然而然就成了这几个人当中的老大,他们自称“黑金刚”。

老二叫张强,此人没有别的本事,但是人却长得极为英俊,专门出来勾引那些深闺寂寞的少妇,从中获得利益,偶尔还威逼加利诱榨干受害者的钱财,然后逃之夭夭。由于人长得英俊又擅长勾引,所以大家都叫张强为“面首”。

老三叫张胜,人长得又黑又壮,但为人却谨慎而又大胆,他最拿手的是开锁,只要是锁他都有办法打开,这些年在达市溜门撬锁干了不少缺德事情,所以他们都叫他“黑狗”。

老四叫张阳,是一个有些学识的家伙,是这个团伙里的知识分子,也是唯一一个懂得网络的人,他擅长网络技术,经常利用网络干一些网络诈骗的事情,所以他们都叫他“断手”。

老五叫张军,人长得有些瘦弱矮小,但是却极为灵活,擅长偷窃,由于人长得瘦小他们都叫他“瘦猴”。

这五人是刚不久刑满释放出来的,在几年前他们因为一起抢劫案被达市公安局抓获,在狱中度过了极为黑暗的几年之后,终于等到了出狱的日子,出狱之后他们继续选择在达市打拼下去,在一次歌舞厅狂欢的时候,为了一个小靓妹和高明亮一伙人起了冲突,随后双方火拼,最后高明亮使出了杀手锏,把他老爸的身份亮了出来,这几个家伙才不敢造次,继而开始巴结高明亮一伙人。

高明亮看到这几个家伙倒也有些本事,也就顺势收了他们,从此这几个人就成了高明亮的打手加狗腿子,只要高明亮有事情需要他们几个去办,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去完成,那叫一个忠心耿耿。

其实他们几个也是看中了高明亮老爸手中的权力,有了高明亮老爸这个靠山,这让他们的胆子逐渐大了起来,他们也在策划去做一些以前不敢做的事情。

就在几天前高明亮给他们打了电话,让他们收拾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唐轩,他把唐轩今天出行地点都给了这几个人,让他们在迎宾楼等候差遣,等到唐轩一行人要离开迎宾楼的时候,前面的一幕就上演了。

在迎宾楼的门前,率先出手的就是这个瘦猴,此时他们都很痛恨唐轩,手肘的关节反转错位,到现在都还没有归位,此时他强忍疼痛,带着仇恨和报复的心里把自己的罪行交代了一遍。没想到他们刚从监狱出来就被唐轩给收拾了,还没有一点还手之力。高少还在附近看着呢,这叫他们几个还怎么跟高少混下去呢。

所以他们就按照高明亮的事前商量好的计划进行,他们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唐轩的身上,而且还把以前他们做过的一些坏事都强加给唐轩,都说是唐轩指使他们这么做的。不得不说高明亮这个局做得还相当的高明,就连一些警察都分不清楚这其中的真伪来。

这倒是给这几个警察省了不少力气,他们原以为要费一些功夫才能使这几个家伙按照他们老大的想法来交代罪行,没想到,还没等他们把诬陷唐轩的计划提出来,这几个人就自己说了出来。所以他们才这么快的来审问唐轩。

唐轩安然地坐在椅子上,神态悠然自得根本就不把这几个警察放在眼里,开玩笑就凭他们几个也想来收拾唐轩,他们如果按照法律程序来办事还好说,如果不按照法律程序来办,那就对不起了,说不得他就要大闹派出所了。

那几个警察看到唐轩一副无所谓的态度,一时之间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打又不敢再上去打,说有说不过这个小子,他们都有些烦躁起来,原本以为所长交代给他们的任务很简单,还以为是一个表现的机会呢,没想到这特么是一个烫手的山芋啊,这可怎么办才好呢,如果不尽快拿下这个小子,到时候所长怪罪下来就不好了。

几人在屋子里转悠了好几圈都在极力的开动脑筋,突然鲁阳对其他几人说道:“老李,我说要不就是用电刑吧,这小子不来点硬的可能是不行了。”

此时李刚额头上的肉包已经肿胀得像个鸭蛋了,他用手触摸了一下,立即疼得他呲牙咧嘴起来,他看着唐轩狠狠地说道:“好,就用电刑,我就不信他还能翻出我们的手心。”

唐轩坐的椅子就是特殊的椅子,这个椅子平时不插上插头,就是一张普通的椅子,但是一通电就是一张折磨人的极品刑具,也只有体验过的人才会真正感觉到它的恐惧,这种痛楚深入骨髓,就连灵魂也跟着焚烧一样,只要经历过一次的人,不可能还能坚持下来,随即意志崩溃,再也兴不起抵抗的念头,于是一桩冤案就产生了。

鲁阳见李刚同意他的说法,也不再犹豫,他走过去拿起插头,插在了墙壁上的一个插孔里,在插孔旁边有一个调节电流大小的仪器,上面有电流大小仪表盘,仪器此时发出一声滴滴地警报声,有些让人不寒而栗的感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