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为方雪治疗

“方小姐,你还是叫我唐轩吧,实在不行叫我小唐也可以,但千万不要再叫什么恩公,听起来有些不大好意思。”唐轩脸现尴尬之色,挠了挠脑袋道。方雪叫他恩公,他觉得受之有愧,于是才对方雪提出改一个叫法。

“是啊,方姐姐,这样叫确实有些不好,搞不好别人还以为你穿越了呢。”林小雨也在一旁打趣道。她也觉得这样叫有些和现实社会不怎么搭调。

“好吧,你们都不喜欢这么叫,那我就叫你小唐吧,这样亲切一些,就像是我的亲弟弟一样。”方雪见唐轩和林小雨都这样说,如果她还那么坚持那就有些做作了,于是就同意了唐轩的叫法。

顿了顿方雪又接着道:“既然我都叫你小唐了,那你也别叫我方小姐了吧,要不就叫我雪姐怎么样?”说着双眼闪耀着希冀的光芒,目光灼灼注视着唐轩。

“好,雪姐,这样才好嘛,就这么定了。那我们开始治疗吧,你的病不能拖延,越快治疗越好。”唐轩见方雪叫他小唐,倍感亲切,所以他就想尽快治疗好她的病。

“嗯,小唐,你就来吧。”方雪说道,她此时眼中泛着兴奋和激动的之色,自从昨天被唐轩救了回来之后,这一整天她都在承受那种非人的痛苦,如果能治好,那她还等什么呢。

“小雨,你帮我把房门关好,在我治疗的时候,千万不要有人来打扰我。”唐轩没有马上动手为方雪治疗,而是吩咐林小雨道。

林小雨很机灵,唐轩话音刚落她就快速地跑过去把房门关上,她还特意上了锁,特护病房的门都有房门锁,可以从里面把门给锁上,这也是方便特护病人的家属,毕竟能住进特护病房的人非富即贵,所以来不得半点闪失。

唐轩见小雨锁好房门,就来到方雪的轮椅前,他俯身把方雪横抱起来,方雪被唐轩这一举动,吓了一跳,不过随即就明白了,治疗要开始了么?被这个大男孩抱在怀中,顿时羞得脸色一红,一股男人特有的气息从鼻尖飘进她的心田,她不由得有些迷醉,这个味道真好闻。

她不由自主地抱着唐轩的脖子,把头靠近唐轩的胸膛,顿时她回想起昨天晚上的情景,唐轩抱着她跑了几条街,把她这个生命垂危的人送到了医院,唐轩结实有力的双臂,给了她安全和力量。

唐轩抱着方雪来到床前,把方雪轻轻放到床上,见方雪有些紧张,微微一笑道:“雪姐,你不要紧张,我学的是中医,不用动手术的,你大可安心地睡一觉,等你醒来之后,会有奇迹出现的。”

“嗯,小唐,我相信你。”方雪重重地点点头。

“小雨,我可能要治疗一段时间,如果有护士或者其他人进来,你就帮我挡一下,我的医治方法比较特殊,要一气呵成,不然就会前功尽弃,那样非但不能治疗好雪姐的病,反而会加重雪姐的病。”唐轩放下方雪以后,隧转身对林小雨道。

“唐轩,你放心的治疗吧,有我守着房门,就绝对不会在你没有治疗完之前放任何人进来的。”林小雨一脸正色道。她也知道唐轩所说的关系重大,她可不想出现任何问题。

“好了,雪姐,那我们开始吧。”唐轩见做好了准备工作,就对雪姐说道。顺便从旁边拉过一把椅子,靠着床沿坐了下来。

方雪此时心情激荡,心脏也砰砰地跳个不停,她仰望着天花板,一时之间心潮澎湃,如果小唐真能治好自己,那又是如何的一个场景呢。

唐轩坐下之后,他双目紧闭,在体内运转了一圈御龙心法,感觉全身经脉真气鼓荡,滔滔不绝,顿觉信心大增,治疗过程中靠真气来支撑,如果真气不够浑厚绵长,很可能会因真气不足而中断治疗,那样的话就惨了,不但他自己可能会因真气枯竭出现未知状况,雪姐也因最后时刻得不到持续治疗而前功尽弃,最后加重病情。

唐轩调息一会后,就伸出右手,三指搭在方雪的手腕处,感受了一下方雪的脉搏,她的脉象很是虚弱,显然是之前失血过多受到惊吓所致。

唐轩手腕一翻,一个兽皮针具袋就出现在唐轩的手中,他打开兽皮袋,从里面抽出五根金针,只见他手腕一抖,一股真气就传到了金针上面,金针瞬间就绷得笔直,金光大放,把站在一旁的林小雨看得出了神,尽管今天已经见过唐轩施针,当再次见到唐轩这一手绝活,她仍看得心情激荡,双眼闪烁着崇拜而迷恋的神情。

不过她也没有闲着,急忙掏出手机,打算把这个过程录制下来,以后慢慢观看。

唐轩用真气将金针消了毒,就见他闪电般地把五只金针分别扎进方雪的天突、玉堂、巨阙、神阙、关元穴位中,从上至下五根金针一字排开,这种针法在三清神针术里面叫做回阳五针,具体功效就是能稳固气血,锁定人体内的精、气、神,而不散,犹如定海神针一样。

然后又取出五根金针,这一次他扎向了方雪的右腿,从上至下,冲门、萁门、血海、商丘、大都穴位中,这是三清神针术里面的足太阴脾经,具有疏通经脉排毒驱毒的功效,唐轩扎完右腿又开始扎向左腿,左腿的穴位和右腿穴位一致,很快行针完毕。

唐轩双手连连挥动,快若闪电,双掌中带着真气把金针震颤得嗡嗡直响,针头也以极高的速度晃动着,唐轩每拂过一次针头,针头就震颤的更加厉害,这样的动作唐轩足足做了好几遍才停下来,但金针却还在震颤不停,仿佛它们自带马达一样,这种情形看得林小雨大眼睛都快掉出来。

方雪此时只觉得腹部和双腿都有一股热流,这一股热流传遍全身,让她舒服得不行,之前双腿剧烈的疼痛此时也消散一空,她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受伤之前,身体好轻,好有活力,她带着微笑渐渐地进入梦乡之中……

唐轩没有停下来,而是再次抓住了方雪的手腕,他把真气缓缓地输送进了方雪的体内,沿着方雪手阙阴心包经往方雪的五脏六腑而去,他同时把神识释放出去,神识把方雪的身体都清晰地展现在唐轩的神识空间内,他清楚地看到方雪体内真气的流动方向,以及金针针灸穴位情况。

唐轩观察道金针把方雪体内阻塞断裂的经脉重新打通,使得唐轩的真气毫无阻碍地流入到方雪的全身上下,真气所过之处,带走方雪体内毒素,也就是所谓的狂犬病毒,这种病毒目前还处于沉睡状态,不具备攻击性,所以唐轩控制他们也很容易,他只是一个清道夫,把那些潜伏在方雪体内的病毒,都统统集中到方雪的双脚大拇指处。

此时方雪双脚大拇指就犹如发黑的烧火棍,黑得透亮,黑得有些心惊,林小雨一直在旁边看着唐轩的举动,当看到方雪的大拇指变得如此之黑的时候,她惊得单手捂住嘴巴,不敢喊出声来。

要不是亲眼所见,恐怕别人再怎么说她也不会相信这么神奇的医术吧,吃惊了一会,看向唐轩的眼神就更加痴迷和狂热。

唐轩继续用真气把方雪体内的毒素向双脚处集结,也不知道用了多少时间,反复察看之下,方雪体内终于不再有一丝一毫可怕的病毒,此刻她双脚大拇指已经肿胀得像黑漆漆的炭块,而且鼓胀成了一个圆球,唐轩用真气冲破方雪大拇指上的皮肤,顿时方雪双脚大拇指指尖飙射出两股黑色液体,足足两米多远,最后洒落在地板上。

两股黑色液体差点喷到林小雨的身上,幸亏她躲闪及时,要不然她身体沾染上,还不得恶心死。

屋子里顿时弥漫着腥臭味道,闻之欲呕,林小雨捂着小嘴赶紧去了卫生间,在卫生间里狂吐了起来,把中午吃的东西都吐了出来,这还不算完,最后实在是没有什么东西可吐了,才泪眼婆娑地从卫生间出来。

她拿着拖把把散发着恶臭的黑色病毒擦了一遍又一遍,直至整个屋子都不在有腥臭味她才作罢。

唐轩全神贯注,一气呵成把方雪体内的毒素全部逼出体外,直到方雪双脚指尖流出来的黑血转变成殷红的鲜血为止,在神识空间里唐轩看到方雪体内毒素全部都清除以后,他才松了一口气,在整个治疗过程中这是第一步,也是最难的一步,要知道那些病毒在药物作用下也只是让它们沉睡,不能将它们全部杀死,可想而知那是多么顽固的病毒。

方雪体内毒素终于被清除干净,唐轩心中如释重负,接下来就是为方雪疗伤了,他在神识空间里看到了方雪双腿上几个黑洞洞的伤口,有些触目惊心,被恶狗生吞了的肌肉是再也找不回来了,要想恢复这么严重的伤势,对于目前的唐轩来说还是具有很大的挑战性。

唐轩在神识空间中反复查看着方雪身体上的伤口,约有大大小小二十多处,都是恶狗锋利的牙齿撕咬留下的,看到这些伤口,唐轩不知道这个看上去有些柔弱的女孩,当时是怎么承受下来的。他心底不由自主生出了一股怜悯之情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