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被人下了蛊毒

“哦,蛊毒就是苗疆一带专门饲养的一种虫子,平常养蛊之人不催动它,它是不会发起攻击的。”唐轩说道:“你的左脑下方那块青灰色区域,有可能就是被人下了蛊毒,你仔细想一想,你接触过什么样的人。”

“啊,我想起来了,就在半年前,我刚进医院的时候,遇到一个着装和行为都很奇怪的老妇人。”米丽想了一会,失声说道。

“这人当时来到人民医院就诊,听她口音应该是湘西一带的,当时医院也没有检查出什么病症,可他硬说自己有病,非要住进医院,无奈之下医院只好给她办理住院手续,他也不怕花钱,就在医院里住了下来。”

米丽继续说道:“医生给她安排了很多检查,就这样她住进了我服务的区域,这人行为很是怪异,见到我就很兴奋,每天都缠着我攀谈很久,我又不能和她翻脸,只能忍着,大概过了六七天,她终于走了,而且走的悄无声息,连她的押金都没有退,为了这件事,我还挨了医院领导的批评,还好没有给医院造成损失,不然我可要被医院开除了。”

“看来还真是被她下了蛊毒,米丽姐,你有没有喝过她递给你的水或者饮料之类的。”唐轩听到米丽这么说,就知道八九不离十。

“我,记不得了,不过她经常到我服务台聊天,我的水杯就放在服务台桌子上,你说她有没有可能把蛊虫放进我的杯子啊?”米丽惶恐不确定道。

唐轩继续说道:“米丽姐,不去追究这些了,现在已经确定你中了蛊毒,事情有些复杂,这人很神秘,又会一些常人难懂的巫术,只要被她成功下蛊,要想解蛊就只能找下蛊之人。”

“啊……,小唐……,那……,上哪里去找这个人啊……。”米丽带着哭腔,顿时吓得花容失色。

“呵呵,米丽姐,你不用着急,这只是普通的情况下,但是有我在,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会帮你把蛊虫取出来的。”唐轩道。

这对他来说虽有些难度,但也不是太大的问题,他只想搞清楚这东西是哪里来的,又是如何种到米丽姐大脑中的。

唐轩正要帮米丽清除脑中的蛊虫,房门突然敲响,突然出现的敲门声把大家都惊出一身冷汗,确实她们刚才被唐轩的话语惊呆了,以至于都全神贯注地听唐轩和米丽的对话。

房门继续敲响着,唐轩走过去打开房门,门一开走进来一个人,他手里拿着几个饭盒,原来是送晚餐的食堂大师傅。

大师傅看到唐轩说道:“我是来送餐的,这是五菜一汤,还有米饭。”

唐轩接过大师傅手中的快餐,说道:“谢谢师傅,还让你亲自送一趟,实在是有些过意不去。”

“呵呵,不用客气,这是我的职责,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就走了。”大师傅道。

“没事了,谢谢啊,你慢走。”唐轩把大师傅送到门口道。

唐轩送走餐厅大师傅,关上房门走了进来,把晚餐放到桌子上,来到米丽的身旁,这一打岔,把刚才的紧张气氛冲淡了一些,虽然如此大家的神情仍然很紧张,她们想看看唐轩接下来该如何治疗这个蛊毒。

唐轩看到大家期待的眼神,道:“米丽姐,躺床上吧。我这就尝试为你治疗。”

刚才他试探了一下那一块青灰色区域,感觉到一丝危险的气息,这可是从来都没有遇到过的情况,他有一种感觉,只要自己试图清除那一块区域,那蛊毒就会攻击自己和米丽姐,到时控制不好反而会激起它的凶性,那样的话就算把蛊毒清除了,也会给米丽姐造成伤害,后果不堪设想。

米丽依照唐轩的意思躺到床上,她有些紧张,紧紧地闭上双眼,眼皮还颤抖个不停,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中了传说中的蛊毒,这事太特么不可思议,也太不寻常了。

关于蛊毒的传说,她也看过类似的小说,那些传说很恐怖,她觉得自己被一种神秘力量控制。幸好有唐轩在,发现及时,要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那她真的就白白冤死了。

唐轩见米丽姐躺到床上,来到床边坐下,右手轻轻切在她的手腕处,一缕精纯的真气顺着经脉向米丽的大脑而去,唐轩把神识释放出去,一瞬间就把米丽全身都笼罩住,他闭上双眼,全神贯注的用神识查看米丽姐的身体。

几乎一瞬间,神识就把米丽的身体各个部位都清晰地展现在唐轩的眼前,顾不上眼前这旖旎的风光,唐轩就转向了那一块青灰色区域,当真气来到那块区域时,唐轩暂停真气继续前进,而是选择先观察一番再做治疗。

他神识都集中到这个区域,顿时把这个区域放大了无数倍,清晰地看到这个地方病变的样子,他没有停顿继续用神识往这块区域里面而去,就在他的神识刚刚接触到那一块区域的时候,那块区域里面就有了反应,唐轩能够清楚地感受到那股强烈的危险感。

唐轩没有被危险吓退,继续往里面探查而去,神识穿过那层青灰色的外皮继续深入,那种危险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像是在警告他,如果再靠近就会攻击你。

唐轩没有理会,继续往皮层里面而去,当他神识完全穿透那一层青灰色皮层时,看到一肉乎乎透明色的虫子,此时虫子正呼呼大睡,随着它的呼吸,身体也在微微一起一伏。

唐轩看到这里,心中了然,果然是一只没有成熟的蛊虫,看样子距离成熟还需一段时间,成熟之后它就可以控制米丽的大脑,到时候米丽就成了它的傀儡,任由蛊虫的主人摆布,主人让它啃噬宿主的大脑,它就会毫不犹豫啃噬,主人让它控制宿主它就会控制宿主,到时候米丽就成了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唐轩还发现,这块青灰色区域连接着米丽姐大脑神经组织,它不但能隔绝外界仪器对它的探测,还能够吸收大脑的营养,营养液顺着区域中细入牛毛的导管,源源不断地输送到幼虫身体里,唐轩计算了一下,这些营养物质的损失不会影响到米丽姐的身体状况,这就是米丽姐被下蛊虫,自己却丝毫不知的原因。

唐轩看清了蛊虫之后,没有惊动它,选择悄悄退了回来,因为目前还没有想好用什么方法来清除蛊虫,如果没有完美的方法,让它的主人察觉,那就大大不妙了,必须想个办法,把蛊虫与主人之间的联系切断,方能把它捉住,然后才能把它从米丽姐的脑海中逼出来。

过程说起来简单,但要实际操作,那可是不得了的一项任务,稍有差池就会前功尽弃,到那时再想去控制蛊虫,以他现在的能力,还无法办到。

唐轩把真气和神识都收了回来,睁开眼睛,低头沉思起来。

众女见唐轩收回右手,在低头沉思,谁也不敢出声打扰,个个都屏住呼吸,紧张注视着唐轩。

都说一个做事专注的男人是最吸引女孩子欢心的,这,一点都没错,林小雨和方雪都深情地看着唐轩,满眼都是希冀和痴迷,在她们眼中唐轩是无所不能的,相信没有什么事情能难得住唐轩,一定有办法帮助米丽解除危机。

唐轩在脑海中搜寻有关苗疆蛊毒的信息,在《三清神针术》里面确实有关于上古大巫的巫术记载,书中也大致讲述了巫术中如何养蛊,又如何控制蛊和使用蛊虫攻击人畜等,唐轩快速浏览一遍,终于明白这是一只什么样的蛊虫。

苗疆位于华夏西南边陲,是上古巫神蚩尤最后栖身之处,据说当年涿鹿之战后,蚩尤战败,最后来到苗疆,在这里找到了避难的好处所,养伤之余等待东山再起,杀回中原。

他清闲时用巫术为当地人治病救人,一来二去当地人被他的巫术所震摄,视为巫神,从此他传道授业培养了许多巫师,巫术自此传承下来,几千年过去,由于各种原因巫术却一代不如一代,到了现代知道巫术的就更少,不过仍然有不为人知的神秘部落继承和发扬了巫术,上古时期的巫术可以和轩辕黄帝分庭抗礼,可见其强大之处。

不过现在的巫术已经不是上古时期的巫术了,所学不过是一些皮毛而已,所谓巫既是大能者的称呼,是可以和神灵相等的存在,巫术即是神术,是可以救苦救难的,只不过后来大多数人利用巫术害人,使得在人们心目中留下阴暗、狠毒、凶残、无恶不作的印象。

巫术分很多种,最常见的就是控制人,使人变成傀儡为自己服务,当然也包括蛊毒,蛊虫分为蛇蛊、金蚕蛊、篾片蛊、石头蛊、泥鳅蛊、中害神蛊、疳蛊、肿蛊、癫蛊、阴蛇蛊、生蛇蛊、情花蛊等,这些只是名面上的蛊虫,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蛊虫,那些太过于神秘,也很少在世人面前展露,所以蛊术的强大和神秘不是传说而是真实存在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