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金蚕蛊

米丽脑中的蛊虫就是金蚕蛊,这种蛊虫往往先寄生在人体的大脑之中,等它长成之后就会听从主人调遣,开始吞噬宿主的大脑,由于它能分泌一种神经毒素,让人产生幻象,中蛊者在幻像中逐渐失去自我,当金蚕蛊把人的大脑吞噬一空后,宿主也就在癫狂中死去,那时它就会破脑而出,回到自己主人身边。

据说这种蛊虫在吞噬人脑后就会发生脱变,等它吞噬完十二个宿主的大脑,就会由透明色变身为青灰色,以后每提升一个等级就变色一次,等它变身为金黄色的时候,拥有相当于古武者天阶大圆满的实力,它的主人就可以带着它横行天下。

唐轩了解了金蚕蛊的特性以后,不由得感到幸运,幸好这一只金蚕蛊进入米丽脑中时间不长,目前还没有成长起来,还不具备攻击能力,不然收服它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唐轩在神识空间中搜索一番,倒也发现一些类似的记载,三清祖师行医心得中有过解蛊捉虫的描述,唐轩大喜,当即揣摩起来。

行医心得里描述说,有一妇人中了蛊毒之后,双眼无神空洞,犹如行尸走肉,时而见人就咬,时而大哭大闹,时而又用头撞墙等疯癫行为,恰逢太清祖师经过此地,见妇人犹如癫狂疯魔一般,他于心不忍上前为其查看。

太清祖师很快明白妇人被人下了蛊毒,隧用金针针灸妇人玉枕穴,并用无上神功让其安静下来,因当时妇人脑中的蛊虫已经成虫,开始不断啃噬她的大脑,所以才出现癫狂的状态。

接着太清祖师向妇人头顶百会穴施了一针,这一针直接通过大脑刺进蛊虫头部,通过金针传递真气,在真气的隔离下,使其蛊虫与主人失去联系,立即进入休眠状态。

之后太清祖师把金针缓缓抽了出来,蛊虫在神功控制下,一点一点从妇人的脑中慢慢向体外爬来,后经鼻腔,一条白花花大白虫出现在世人眼中,这就是让人闻之色变的蛊虫。

米丽所中的蛊毒还在成长中,蛊虫还没有开始啃噬她的大脑,所以还是比较好处理。

在神识空间中思索良久,唐轩决定用针灸加真气把金蚕蛊从米丽脑中勾出来,说起来简单可做起来就不是一般难了。

要怎样才能阻隔蛊虫与主人之间的联系呢,虽太清祖师提及过,但没具体的操作方法,只能说把蛊虫成功逼出体外是行得通的,但每个病例都不一样,所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稍有差池你的治疗手段就会天差地别,所以来不得半点马虎,必须做到万无一失才可以实施。

唐轩在神识空间中观看着青灰色区域有些发呆,他不断推演计算各种可能出现的变化,一丝一毫也不敢大意,如此一翻推演足足用去半个多小时,才从中找到一个比较稳妥的法子。

方案确定后,神识回归本体,唐轩习惯性手腕一翻兽皮针具袋赫然出现在手中,从中抽出一根金针,真气催动消了毒,然后面对秦芳和李娟道:“芳姐、娟姐,麻烦你们上来帮一下忙,把米丽姐扶起来坐着。”

一众美女均全神贯注盯着唐轩呢,冷不丁听到唐轩说话,顿时把大家吓了一跳,尤其是唐轩不经意间露出的一手绝活,更是让一众护士小姐吃惊不已,这是什么魔术,太酷了,所有人看向唐轩时都带着好奇、探寻之色。

大家呆愣间秦芳和李娟急忙上前把米丽扶了起来,其实米丽是可以自己起来的,唐轩这么做是因为一会要给米丽施针,让其进入深度睡眠,在驱虫时就会少许多顾虑。

唐轩见状,隧抽出一枚金针,来到米丽身后,手腕一抖,金针瞬间没入米丽玉枕穴,不到三秒钟米丽双眼一闭,沉沉睡了过去。

一众美女护士们瞪大了美目,眼睁睁看着米丽闭上双眼,稍后还打起了鼾声,她们都惊讶无比,没想到小唐医术这么高明,随便施展一下都有如此奇效,在她们心目中唐轩的身影越来越高大,越来越神秘,他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难道他是神仙下凡来救苦救难的?

见米丽进入深度睡眠状态,唐轩可没时间理会美女们复杂的眼神,略一停顿就开始施展第二针,从兽皮袋里抽出一根约尺余长的金针来,真气灌注间瞬间为其消了毒,金针金光闪闪散发着璀璨光芒。

唐轩手捏金针来到米丽面前,因米丽后脑勺有一根金针扎着,不能仰卧,所以唐轩只能让秦芳和李娟把米丽的头尽量向后仰着。

之后,唐轩手指捻动金针,金针像长了眼睛,从米丽鼻腔中钻了进去。

随后唐轩神识瞬间笼罩住整个头部,神识空间立即展现其立体三维图,有神识指引金针穿过层层要害,毫无阻碍行进到青灰色区域。

唐轩手中金针没有停顿,毫不犹豫瞬间穿过青灰色区域皮层,金针来到肉乎乎虫子前,此时金针正好对准其头部,唐轩控制金针小心翼翼靠近它,金蚕蛊似是毫无知觉仍在呼呼大睡。

当金针刺进金蚕蛊头部时,唐轩明显感觉它身体一震,但随即就安静下来。当金针刺中金蚕蛊中枢神经时,就被真气瞬间催眠,隔绝了与主人之间的唯一联系,就算它的主人有所察觉,也无能为力、毫无办法,自此,唐轩无惊无险完成第一步。

唐轩控制金蚕蛊后,催动金针继续前进,金针顺着金蚕蛊的身体慢慢前行,直把金蚕蛊首尾贯穿,似是穿糖葫芦,如此穿行金蚕蛊毫无动静,仍就呼呼大睡,任由唐轩施为。

见此,唐轩心下欣喜,随即继续撵动手中金针,金针继续前进稍一露头,金针在真气作用下缓缓勾了回来,把金蚕蛊从头到尾钩住,像钩子牢牢把金蚕蛊控制住。

之后,唐轩心中稍松,这第二步也顺利完成。

唐轩吐出一口浊气,紧接着手指轻轻拨动金针针尾,此时金针剩下不到两寸,金针在手指拨动下轻轻颤动着,随着金针的颤动,真气顺着金针输送进金蚕蛊全身。

只见金蚕蛊浑身上下细如牛毛的导管,被唐轩的真气一一震断。

不多时,金蚕蛊就与米丽大脑脱离联系,它被真气包裹,完全被隔离,成为一个独立存在,也唯有如此唐轩施展神功驱虫时,才不会伤及米丽大脑。

第三部顺利完成,等于成功一半,因下一步要如何把金蚕蛊拉出体外,这是一个细致活,动作稍大就会伤及米丽大脑,所以接下来的动作,需大胆、谨慎小心,方能完美驱虫。

唐轩把手中金针慢慢旋转着,脑中金蚕蛊也跟随金针慢慢旋转,如此旋转一周之后,唐轩加大真气量,顿时金蚕蛊周围的大脑组织被真气扩大少许,也只有如此方能将金蚕蛊从米丽脑中拉出来,因有了腾挪空间,才不会伤及脑中组织细胞。

随即唐轩运用真气把金针所走路线都扩大些许,目前看来,形成的通道足以通过金蚕蛊,他小心翼翼控制着手中的动作,同时神识死死锁定金蚕蛊,由于金蚕虫被真气死死包裹住,就算它此时醒过来,想要挣扎一下也是不可能的。

金针在一点点往外拖动,慢慢的愈来愈长。

约莫过去一盏茶的功夫,一只几乎透明肉乎乎的虫子,从米丽鼻孔中钩了出来,顿时暴露在空气之中,显得很是恶心与邪恶。

一众女生见状,吓得脸色惨白,几乎个个花容失色,惊叫连连,这啥玩意儿?特么的太吓人了吧,如此大一只虫子居然寄生于米丽大脑中,而米丽却毫不知情,如不是唐轩援手驱虫,后果不堪设想,这情景着实太恐怖、太恶心了。

林小雨忍不住捂着小嘴跑去了卫生间,在里面狂吐不止,几位美女护士也好不到那里,个个都捂着嘴巴,痛苦地干呕着。

秦芳和李娟要稍微好一些,她们经历的比较多了,虽面现惊恐、心在颤抖,却仍扶着米丽,只不过把头侧向一边,不敢再看这只恐怖的虫子。

唐轩把金蚕蛊从米丽脑中钩出来以后,倒是没有什么恶心的,他早就把这只蛊虫的习性研究透彻,于是道:“芳姐,你快给我找一个玻璃小瓶,要带瓶塞的。”

秦芳闻言,急忙吩咐一名护士去找瓶子,很快一个带塞的玻璃小瓶子送到了唐轩手中,打开瓶塞,唐轩把金针上的金蚕蛊送进玻璃瓶中,随后真气震动,金针似是一根柔软的丝线,从金蚕蛊身体里抽了出来,金蚕蛊虫随即掉落到瓶中,旋即他快速把瓶塞紧。

金针刚离开金蚕蛊,包裹它的真气也随即消失,被麻痹催眠的金蚕蛊慢慢苏醒过来,感觉环境有变化,金蚕蛊在瓶子里没头没脑到处乱撞,震得小瓶子都‘嗡嗡’直响。

此种情形看得众美女护士目瞪口呆,小虫子的力气也太大了吧,她们甚至认为,玻璃瓶并不能困住它,像是下一刻就会破开瓶子冲出来。

胆小的护士,吓得连连后退,生怕这只恶心的虫子出来,再祸害她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