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命不该如此

唐轩见此情形,不由心中暗笑,女生就是女生,这有什好害怕的呢?

这只金蚕蛊等于被拔了牙的老虎,除了有些吓人外,再也构不成什么危害了,就算是成年的虫子,要想钻进人体内,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唯有主人的催动,才有可能成功。

当然这只金蚕蛊只是一只幼虫,如果成熟了,它的能力是一般人不可抵挡的,更别说遇到脱变几次的金蚕蛊虫,它能瞬间破开成年人的头颅,控制一个人就如同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不得不说米丽的运气还是相当不错的,如果没有唐轩那她就真的被金蚕蛊虫吞噬,还有可能沦为傀儡,她还应该庆幸这只金蚕蛊虫在成长阶段,也只能说她命不该如此。

唐轩把瓶子放到桌子上,先不去管这只金蚕蛊虫,转而来到米丽面前,因为他还有最后一件事没有做完,就是米丽大脑中那一块青灰色区域没被清除,这一块区域是下蛊之人设下的禁制,如果有人强行破开禁制,就会惊动下蛊之人,他就会提前用秘法将金蚕蛊虫催醒,到时候再想控制这只蛊虫,就会变得十分困难。

唐轩用金针刺穴的方法,是不会触发禁制的,其原理是米丽处于深度沉睡中,大脑不够活跃,禁制区没有感受到来自宿主的反抗,禁制是不会做出反应的,再加上唐轩万能的真气,也有一定的迷惑性,两相叠加禁制不为所动也就不足为怪了。

禁制失去了预警的作用,金针穿透青灰色区域就变得毫无阻碍,再通过金针把金蚕蛊虫控制住,切断蛊虫与主人之间的联系,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把这只金蚕蛊虫从鼻腔中钩了出来。

做完这些以后,最后还要清除禁制才能不留遗患,反之,等蛊虫主人发现有异常,或者无法和蛊虫取得联系,很有可能蛊虫主人就会催动禁制用秘法杀死宿主,那样的话就前功尽弃。所以现在还不是庆功的时候。

唐轩屏住呼吸,神识真气一起使用,很快就将青灰色区域覆盖住,真气慢慢渗透进去,唐轩清楚地察觉到,一股黑色气体充盈其中,当黑色气体遇到真气之后,像老鼠见了猫,四处逃窜。

可四周都被唐轩的真气包围,它们无处可逃,一一被进化吞噬,慢慢的青灰色区域中黑色气体越来越少,直至消失一空,黑色气体消失之后,米丽脑中青灰色区域也随之荡然无存,大脑皮层色泽随即恢复正常。

唐轩不放心,神识仍在米丽大脑中四处查看了几遍,不见任何异常,这才放心地收回真气和神识。神识回归本体以后,他随即大手一挥,把刺在米丽玉枕穴的金针收了回来,同时在米丽的脖颈处轻轻捏了捏,片刻之后米丽就清醒过来。

此时远在几千公里之外,华夏西南边陲的森林之中,一四面环山的天坑深处,有一间树屋,树屋和四周的景色都融为一体,如不仔细查看,根本就发现不了它的存在。树屋中坐着一个穿着怪异服饰的老妇人,只见她口吐鲜血,身体摇摇欲坠,显然是受到了严重的内伤。

这老妇人就是当时给米丽下蛊之人,她游离江湖只为寻找一个九阴之体的女孩,因要饲养这只金蚕蛊,最好的宿主就是九阴之体的女孩,但这还不行,女孩必须是没有行人伦之事,金蚕蛊才能获得其九阴之体的属性。

她这只虫卵用了五年时间才培育成功,所以极其珍贵,如果饲养成功,将来这只金蚕蛊虫的能力将无可限量,对此,她看得比自己的生命都还要重。

当初为了给这只金蚕蛊虫选择宿主,她花费了大量时间在华夏大地上四处游走,终于在达市偶然发现了米丽,米丽的身体是九阴之体,同时还是一个处女,她只看一眼就感应到了,因为她有一种秘术,是可以在人海茫茫中寻找到这种体质的人。

见到米丽她欣喜若狂,但她也不敢明目张胆的行事,于是她就采取逐渐接近目标的办法,皇天不负有心人,最后她终于找到机会,趁着米丽去给病人换药的时候,把金蚕蛊虫卵放进米丽的水杯之中,金蚕蛊虫卵无色透明,在水中很难用肉眼看见它。

米丽忙完回来,口中干渴,想也没想就把那一杯水喝了个干净。亲眼见到金蚕虫卵进入米丽的身体,她才放了心。

接下来她回到病房中,盘坐床上,双目紧闭,双手快速掐着怪异指决,口中念念有词,秘法催动下虫卵被激活,随即引导虫卵进入血管,虫卵顺着血管游离到米丽大脑之中,随后在老妇人秘法的驱使下,虫卵于米丽脑中隐秘之处安营扎寨,静静等待成熟的那一天。

做完这些,她还是不太放心,于是她又和米丽故意套近乎接近米丽,在和米丽接触中,她神不知鬼不觉的在那虫卵周围设下一道禁制,以防万一。

老妇人设下禁制后,觉得应该万无一失,这才放心地离去,等一年之后,她再回来收获金蚕蛊虫。

她那里料到,居然今天有人强行破开了她的禁制,而且她设下的禁制在此人面前毫无反抗之力,很快就完全崩溃。由于禁制与她的神魂相通,所以当禁制完全破除之后,她也受到禁制的反噬,才狂吐鲜血不止。

老妇人吐出好大一滩鲜血之后,方才停止下来,她慌忙从衣服兜里摸出一颗药丸,看也不看就扔进嘴里,然后一咕噜吞了下去,她闭上那双浑眼,随即运转功法调息吸收丹药的药力。足足一炷香的时间,她才猛然睁开双眼。

此时她已经好了不少,看来这颗疗伤药丸的药力还是不错的,这么快就有了作用,她站起来在屋中转悠了一圈,双眼精光爆射,眼中狠毒之色连连闪烁,良久她才悲愤地朝空尖啸起来,尖啸声传出去老远,惊吓得周围的鸟兽惶然四散逃窜。

尖啸声中带着悲戕,直冲云霄,持续好一阵子之后,老妇人才恨恨对空咒骂道:“我不管你是谁,敢坏我蛊婆的好事,我会让你受尽蛊虫撕咬而死,你到底是谁?我要找到你,一定要找到你……。”

此时唐轩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招惹了一个强大而又狠毒的蛊婆,他转身来到桌子旁边,观看着眼前这只生命力极其强大的蛊虫,心中也是好奇心大发,如果能把这只金蚕蛊收服当宠物,也不错哦?

唐轩原本是想研究一番之后再弄死这只蛊虫,但他想到神秘人大费周章把金蚕蛊虫,放进米丽姐的大脑中,这么说这只蛊虫非同一般,与其把它弄死,还不如废物利用,也许还能有意想不到的好处呢。

他想到就做,他在脑海中搜寻有关收服蛊虫的记载,一番搜索之后,也就明白如何收服这只金蚕蛊虫,据典籍记载,金蚕蛊虫年幼时通体透明,之后逐渐变白、变青、变绿、变黑、变红、变紫、最后才变成金黄色。

每蜕变一次就会增加成倍的攻击能力,也会增加一些特殊技能,直到最后变成金蚕之后,它就会破茧成蝶,至于它变成蝴蝶以后的威力如何就无从得知了,因为就目前的记载中是找不到这方面的记载的。

唐轩恍然大悟,原来这神秘人费这么大劲,就为了饲养这只金蚕蛊虫,难怪她会使出如此残忍的手段来饲养这只蛊虫。

这只蛊虫潜力这么大,能力这么出众,可以说只要手里有这么一只金蚕蛊,行走江湖就多一张保命底牌,等于自己多了一条命,难怪那神秘人会不惜代价培养这只蛊虫,看来这世界不为人知的东西还是很多的嘛。

就在唐轩观察这只金蚕蛊虫时,米丽终于完全清醒过来,见自己身边围着众多姐妹,她瞬间清明过来,于是急忙问道:“芳姐,我的病好了吗?”

此时她还不知道自己脑中的蛊毒是不是已经清除,所以她才这么着急,这事搁谁身上都会着急的吧。

“小丽,你自己去看看吧,都在那里呢。”秦芳说着就用手指指向唐轩那边。

米丽慌忙跳下床朝唐轩那边而来。

米丽来到桌子边,见唐轩手中捏着玻璃瓶子,她有些好奇,一个瓶子有什么好看的,她不由得又回头看向了秦芳,秦芳当然明白她眼神中的意思,神色怪异道:“你再仔细看看瓶子中的东西吧。”

米丽‘唰’地回过头,定睛向瓶子看去,当她看清楚瓶中的虫子时,她不由得浑身汗毛炸起,难道这东西就是从自己的脑袋中取出来的吗?她有些接受不了,这太恐怖了,自己脑袋中什么时候长了这么个丑陋的东西啊。

她震惊得张大着嘴巴,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个虫子,双腿一软就摔倒在地板上,好在这个特殊病房装修相当高级,地板都用了木地板,尽管这样在毫无防备之下,米丽也摔的痛哼不止。

唐轩正在全神贯注研究这只金蚕蛊,不想后面传来米丽的痛呼声,他瞬间回过神来,转头看向了米丽摔倒的地方,他连忙伸手把米丽扶了起来,“米丽姐,你这是怎么了?没摔疼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