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唐轩没死

“没事,小唐,太谢谢你啦,我……啊……。”米丽刚刚被唐轩扶起来,不巧那瓶子正好碰到她的脸上,她刚想说感谢的话,眼前再次出现那只虫子,随即双目一翻瘫软着向地板倒去。

唐轩见状急忙一把抄住米丽,又迅捷地把那只金蚕蛊藏到身后。

这时众女才反应过来,扶着米丽远远躲开,女人天生对软乎乎的虫子有恐惧和抗拒感,亲眼见到从米丽脑中取出这么大一虫子,那里还有不心生恐惧呢,众女畏惧地看着唐轩,不敢再靠近半步。

唐轩见众女看向自己的眼神,就像遇到鬼子时的情形,不由得大感头疼,“大家不用这么害怕它,这只虫子已经被我收进瓶子里面,它是出不来的,就算它出来了,也不会攻击人,因为它现在还很弱小,对人是形不成攻击力的。”

大家见唐轩如此说,这才放松一些,不过仍然死死地盯着那个瓶子,“唐轩,我还是很害怕,你能不能把它杀死啊,我看着心里就不舒服。”林小雨道。

她刚才看见这只虫子以后,顿觉胃里上下翻腾,去卫生间狂吐好一会才出来,此时她脸色惨白,看得出来她是真的非常不舒服。

见小雨难受的样子,唐轩放下手中的瓶子,来到林小雨身边,伸手在林小雨的风池、大柕、风门、……等穴位闪电般点了几下,真气顺着穴位瞬间流遍林小雨全身,林小雨顿觉浑身舒泰,犹如沐浴在温泉中,那恼人的恶心感随即荡然无存,不由神清气爽,发白的小脸也恢复些许红晕。

林小雨见唐轩如此体贴关心自己,不由心理甜甜的,好不高兴,一双美眸饱含深情,道:“唐轩谢谢你,累不累,要不要休息一下,要不先把晚餐吃了吧,再做别的事。”

“哎呀,小雨啊,这可不行哦,你倒是没事了,可我们还难受着呢,还不叫你的唐轩给我们也治一治啊。”米丽跳出来慌忙道。刚被虫子吓得腿脚发软,那难受劲儿怎么也无法消退,不过着急之下说出来的话就有些耐人寻味了,什么叫唐轩来治一治,几女闻言都促狭地笑了。

米丽见众人怪异地盯着自己,一想自己说过的话,不由得脸颊染红,“我是说,帮我们治疗一下,你们想哪里去了?”米丽急忙解释道。

“米丽姐,我们什么也没有想啊,是你自己想多了吧。”林小雨故意调侃道。

“哦,我……。”米丽听到林小雨如此说,一时间有些语塞,小脸憋得通红。

“米丽姐,放心吧,我这就为大家治疗,一会儿就好。”唐轩见米丽有些不好意思,于是急忙为她解围。

唐轩没有再啰嗦,就走过去在每人的后背,轻点了几下,众美女护士都感觉到一股暖流在身体里游走一圈,瞬间驱散了那恶心的感觉,顿时就觉得神清气爽,看到那只蛊虫也不再恶心欲呕。

其实这都是人的心里在作祟,她们的潜意识里已经深深种下,蛊虫无孔不入寄生于人体里,食人大脑的恐怖情形。

唐轩见众女气色都好转不少,也就不再理睬她们,犹自一人走到桌子旁边,继续观察这一只金蚕蛊虫,此时它不再像刚开始那样四下乱撞,而是蜷缩成一团,把身体卷成了一个圆圈,静静地躺在那里。

唐轩心中了然,看这金蚕蛊幼虫还在成长中,还不能动用太多力气,估计是刚才的乱冲乱撞消耗太多能量,此时它显得很虚弱,不堪一击,半成品和成品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一众女生稍好转,都好奇小心地围了过来,不过仍然不敢靠得太近,在稍远处观看这只金蚕蛊虫。尤其是米丽,刚才被吓得瘫软倒地,根本就没有好好观察这只虫子。

她凝目细看,这是一只身体透明,甚至身体里面的血管和肠胃,都能清楚看透的虫子,如果不经人提醒,还真不容易发现瓶子里面,还装着一只强大而又可怕的家伙。

米丽虽经唐轩真气疏通、温养全身经脉,不再反胃恶心,但女人天生就害怕软乎乎的寄生虫,她从心底里抗拒着不敢看下去,旋即一想却又很不甘心,这只虫子在她的大脑里面寄生达半年之久,想想就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她死死盯着这只虫子,很不得立即马上就把它踩死,再蹭上几脚,补偿自己受到地惊吓。

众女看着金蚕蛊神态各异,但大多数都面露畏惧之色,这可是她们亲眼所见,从米丽鼻孔中取出的虫子,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

这样的场景恐怕只有在电影里面才能看得到吧,见蛊虫乖顺地躺着,一动不动,心中也稍稍安稳了不少,大家没敢出声,静静地看着这一只虫子。

就在大家聚精会神看着这只虫子时,房门突然敲响,具都吓了一跳,尤其是方雪和米丽,她俩瞬间脸色变成惨白,双手不由自主抓着旁边的人,也不怪她们俩个这么紧张,实在是她们经历的事情太匪夷所思,怕是已成惊弓之鸟了吧。

唐轩正研究着瓶里的金蚕蛊,用什么方法收服蛊虫呢?此时响起地敲门声,让他瞬间清醒,抬头见众女紧张的样子,摇了摇头,苦笑着走过把房门打了开来。

房门一打开就从外面走进来一个小护士,她绕过唐轩来到秦芳的面前,“护士长,1826房间呼叫,快点去吧,好像很急的样子。”小护士快速地说道。

秦芳听小护士这么说,脸色一变,立即招呼众护士小姐,呼啦啦朝房门外走去,房间里顿时空旷不少,现只剩下方雪、李娟和林小雨几人,李娟是急诊部的,她已经下班,是专程来看方雪的。

经这一打岔,唐轩才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尼玛,忙了一下午,饿得他前胸贴后背,该吃饭了,于是招呼林小雨、李娟和方雪道:“来来来,吃饭吧,估计这饭菜都快凉了吧。”

林小雨和方雪也觉得肚子咕咕叫个不停,尤其是方雪,原本因为自己的病,有些食不知味,可当唐轩治疗好了自己的病后,心中的心结也打开了,觉得人生原本就应该多彩多姿,活着该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啊,此前心情抑郁,经唐轩一提方恍然,自己一天都没怎么吃过饭,颇觉胃口大开,就想大吃一顿。

唐轩话落,几人快速围着桌子坐了下来,唐轩从袋子里取出饭菜摆了一桌子,看上去还很丰盛,医院特意为特护病房做的饭菜还是很不错的,唐轩招呼了一声,就毫不客气风卷残云起来。

林小雨和方雪、李娟见唐轩这么一副吃相,会心一笑,也开始小口吃起来。

达市帝豪KTV888号包房里,高明亮正上下其手蹂躏着身边的小姐,突然,裤兜里的手机,疯狂震动起来,他一把推开娇-喘的小姐,边向外走边接通了电话,他只听了不到五秒钟,脸色‘唰’地黑了下来,听筒里面继续传来一男人的声音:“高少,不好意思,唐轩没死,被救活了,此时正在清水区人民医院,我已经打听清楚了,他住在特护病房1818房间,听说林小雨一直陪在他身边……。”

“我擦,你怎么搞的,不是说人已经死了么?什么?林小雨还在医院陪着他,你特么是怎么办事的。”高明亮犹如炸了毛的公鸡,单手叉腰怒不可遏地对着电话吼道。

“高少,我也没想到这小子命这么大,连电都电不死,我这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下午我被何局长请到办公室狠狠骂了一顿,临了还要我必须把问题交待清楚,高少,这事你还得帮我才行啊。”陆长生在电话那头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继续道。

他知道今天的事情如果高明亮不帮他,一定会吃不了兜着走,等待他的将是卷铺盖走人,所以他此时极力压制心中的怒火,像只摇尾乞怜的哈趴狗,低声下气,无尽讨好。

高明亮一开始也是被这个消息给气着了,所以才对陆所长呼来喝去,良久之后,心中的怒气渐渐平息下来,一寻思,陆长生还有利用价值,不能现在就放弃,看来今天晚上要回家求一求老妈了。

“我说老陆啊,我说过的话就一定给办到,等我晚些时候回到家中,就找我老妈说去,你明天就等我好消息吧。”高明亮道。

“好的,高少,那就太感谢您了,只要帮我度过这次难关,我必定全心全意为您效劳。”陆所长赶紧表态道。

现唯一能指望的就是高明亮,如高局长不发话,那他就死翘翘了,到时被何局撸下来不说,还会连带着把自己曾做过的坏事抖落出来,如不及时想办法化解,可就没那么好收场的了。

“好了,这件事就这样吧,不过你自己也涨涨脑子,既然事情都已经被何局长知道,想要隐瞒就很难了,你可不要什么事情都自己担,关于这一点我想你比我更加明白吧,重要的事情与你无关,我爸处理起来就很容易多了,你说是不是呢?”高明亮道。

其实他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让陆长生几个忠实的打手出来顶罪,他老爸不能明目张胆地庇护一个有问题的人。

最关键的,他是在提醒陆所长,不要把他的事情说出去,那样的话他就很难保护他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