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一颗子弹

什么?这……,这么准,唐轩不问病情就知病因,两人目瞪口呆,满脸的匪夷所思,就算是拍片也需多次方能准确判断病情吧,没承想唐轩只把脉就能准确地说出病因,这样的事实绝对是他们不曾见到过的,因此从心里上抗拒着不愿接受。

站在一旁的几位美女已经开始习惯唐轩神奇的医术了,她们没像林雨桐和李明那样吃惊和难以置信,但见唐轩又一次把人的病情准确说出来,心中同样激动万分,在她们心目中唐轩的医术是无敌的,她们无比坚信唐轩就是绝世神医,无人可比。

林雨桐和李明呆愣良久方才恍然醒悟,李明使劲咽了咽口水道:“唐轩同学,你……,实在太厉害了,这病情就如你所说,因为不能动手续,所以子弹一直藏在我身体里面,一遇阴雨天我这腰就疼得要命,有时只能靠止痛片来止痛,可这些年止痛片也越来越不管用了,我只好加大剂量,但似乎收效甚微。”

林雨桐听闻方才明白,原来李副队长被这么严重的伤病折磨着,可笑自己还一无所知。

李副队长和她亦师亦友,很多破案经验都毫无保留交给她的呢,只是李副队长为人刚直不阿,所以仕途上一直止步不前。

林雨桐虽然年轻业务水平也非常过硬,但和李明比起来还是有很大差距的,这种差距是全方位的,所以林雨桐对李明非常尊敬的。

“李队长,如果你这一颗子弹再不取出来,越往后就越难以取出来,因为子弹长期压迫神经,已经造成部分神经衰弱,再拖几年你有可能从此站不起来了。”唐轩继续道。他把病情都分析的头头是道,像是仪器检查无数遍得出的结果,这不能不引起李明高度重视。

“唐轩,你这么说,是不是有办法取出这颗子弹呢?”林雨桐急忙道。

李明对于她来说太重要了,整个刑侦队都知道,李明的破案能力无人出其右,在她心中李明就是一铁打的人,患有如此严重的伤病,她怎能不急?

“雨桐姐,办法是有,这要看李队长能不能忍得住了,一会治疗起来可能会很痛的。”唐轩看着林雨桐和李明道。

当他清楚地看到李明腰间那颗有些氧化的子弹时,也被惊呆了,试想一下一颗子弹在人体里存在那么长时间,这得承受多么大的痛苦,这痛苦不是短期的,而是长期存在的,他由衷地对李明硬汉本色感到尊敬和佩服。

“唐轩同学,只要有办法把子弹取出来就行,别说这么一点疼痛,就算比这更大的痛苦我也能承受得住的,你就只管来吧。”李明听唐轩说有办法取出那颗子弹,当即激动地道。

他怎么可能被这么点疼痛吓倒呢,话说疼痛在他的世界里就如同吃饭喝水,长期和病痛做对抗,早就不知害怕为何物,只想有一个健康的身体,为达市一方平安出一份微薄的力量。

“好,李队长,那就请你趴在床上吧,我一会直接从你腰间把子弹取出来,不过我会用金针麻醉你的,尽管这样疼痛还是会让你清醒过来的,到时候你可千万不要乱动啊,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唐轩见李队长信誓旦旦保证的话,但他仍不放心对李队长道。

李明听到唐轩如此说,就知道一会儿可能会很疼,但他很快神色坚定地道:“唐轩同学,我一定会忍住的,请你相信我。”

“娟姐,麻烦你去拿一跟木棍过来。”唐轩没有相信李明的话,他对李娟说道。

李娟闻言,立即向门外跑去,回来的时候手中也多了一根木棍,唐轩接过木棍,在手中掂了掂,感觉大小合适,顺手递给了李明,道:“李队长,你还是咬住这根木棍吧,免得承受不住还有发泄的对象。”

李明什么也没有说,接过木棍,轻轻咬在嘴里,随后趴伏在病床上。

走到李明的身后,唐轩假装从怀里掏出兽皮针具袋来,打开针具袋,从里面抽出来七八根金针来,他把金针一字摆开,放在自己的身前,然后就坐在床前调息了起来,约莫一盏茶的功夫,他长身而起,随即单手一拂,那几根金针瞬间出现在他手掌中。

唐轩把丹田内的御龙真气输送到手掌中,金针受到真气的鼓动,顿时悬浮在手掌之中,真气的灌注下,金针光芒大盛,软如发丝的金针也瞬间绷得笔直,给金针消毒后,唐轩神识向李明腰间的那颗子弹扫描而去。

锁定子弹的位置后,然后闪电般地把几枚金针同时刺向腰间几处大穴,金针又快又准地刺入了悬枢、三焦、腰宜、肾俞、关元、阳光……等穴位,金针都刺入穴位之后,唐轩单手一拂,一缕精纯的真气瞬间顺着金针传输到穴位中,当七八根金针同时震颤的时候,形成一个真气罩,阻隔了神经的传输能力,李明顿觉后腰失去了知觉。

这就是针灸麻醉术,在中医里面还是比较常见的,不过像唐轩这么轻松写意地完成了麻醉,还是比较少见的。所谓的针灸麻醉术就是用银针刺中相应的穴位,切断与病灶部位的联系,达到病灶部位失去知觉,这样的麻醉术在世界医学中得到了足够的推广。

唐轩给李明施展麻醉术之后,针尾依然震颤不已,他单手再次拂过针尾,加大了真气输送量,真气源源不断地传送到各大穴位,保护着李明背部神经脉络,同时也修复着被子弹压迫变得有些脆弱的神经。

随即,唐轩手腕一翻,手中突然多了一根比较粗的金针,捏着这根金针,真气在金针上一震就消了毒,然后真气灌注针身,猛然间向李明的腰间扎去,动作又快又准,就算有些功夫的林雨桐,也没有看清楚其行动轨迹的。

唐轩全神贯注,在神识的引导下,金针毫无悬念地扎进了李明腰间,紧接着向那颗子弹而去,来到那颗子弹面前时,金针没有停顿,依然在快速的前进着,金针居然刺进那颗坚硬的子弹,而金针好像没受到什么阻拦,轻松地往子弹里面穿透,就犹如穿透的不是子弹而是一块豆腐。

很快金针就从子弹的另一头穿透,唐轩控制着金针又钩了回来,就如同给米丽驱除金蚕蛊一样,子弹牢牢地被金针钩住了,整个过程行云流水,没有丝毫拖泥带水之感,更没伤及到周围的神经组织。

金针钩住子弹后,唐轩就停止了手上的动作,他加大输送真气于金针之上,金针上的真气越来越多,随后在唐轩的控制下,真气把金针周围的肌肉、腰椎骨和神经组织都向四周扩散开来,以金针为核心,出现了一个黑洞洞的深洞来,这深洞还在不断地扩大,最终扩展到有一颗子弹大小的洞口来。

就在此时,李明突然睁开双眼,原本被麻醉的腰椎间盘,有一股无法忍受的疼痛瞬间传遍全身,他痛哼一声,顿时汗如雨下,脸色惨白吓人,情不自禁地狠狠咬向木棍,牙齿深深陷进木棍之中,看得出来李明此时承受的痛苦有多巨大。

尽管这样李明也没有动一下,这一份意志不是常人能够拥有的,需要不断磨练和实战才会磨砺出如此坚韧不拔的意志来。

唐轩没有停止手上的动作,只见他右手一提,一颗有些发绿的子弹就从李明的身体里面取了出来,子弹取出来的一瞬间,那被真气扩展的圆洞,倏然消失不见了,整个过程没留下丝毫的伤痕,就好像这地方从来也没有被扎过针。

林雨桐和林小雨等美女亲眼目睹了整个过程,都惊讶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是子弹好不好,被腰椎间盘的骨头卡住,要是能取出来也不至于等到现在,可众人哪里会想到,唐轩居然用这么简单而又直接的方法把子弹取了出来。

大家都震撼地瞪着唐轩,不敢有任何声响,怕影响他,李明只觉得腰间一轻,感觉从自己的体内有一东西被取了出来,顿时就感觉腰间舒服多了,以前的疼痛此时也好了许多,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他没有动,而是静静地躺在病床上。

唐轩取出子弹以后,他顺手一抖,一颗有些发绿的子弹就掉落在托盘里,子弹上还沾染一些液体,显得湿漉漉的。

刚刚唐轩利用神识做引导,用真气包裹子弹,然后金针穿透子弹,毫不费力地把子弹拔了出来,这个过程看起来简单至极,可是要做起来就有些不可思议了,这不是常人能够做得到的。

尤其是那么柔软的金针居然能够穿透子弹,在常人眼里这是不太可能的,但对于唐轩来说,这就有些小儿科了,当金针被真气包裹住,金针的强度能超过任何物体,再加上唐轩的神功,所以他能轻松地穿透过去。

唐轩扔掉手中的子弹以后,然后又把其他的金针都一一拔了下来,都消了毒再放回到兽皮袋子里面。做完这些之后,还不算完,因为李明体内被子弹压迫的神经和受损的肌肉组织还没有完全修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