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率直和热血

唐轩双手缓缓在李明腰间来回推拿,真气源源不断渗透进长期被子弹挤压的地方,由于子弹被取走,被子弹压迫的神经组织恢复到原有位置,受到损伤的肌肉组织也在真气的治疗下,快速恢复着,子弹的残留物也被真气震散,随汗液排出体外。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唐轩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拍了拍李明的后背,道:“李队长,你体内的子弹已经取出来,旧伤已痊愈,你以后再也不会腰疼了。”

“啊,这么快就痊愈了?唐轩同学这是真的?”李明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

刚才他忽觉腰间有一股撕裂般的疼痛直达大脑,要不是他经受过特种兵训练,可能承受不住那样的痛苦,不过也只是短短的几秒钟刺骨之痛就突然消失了,接下来全身如释重负,轻松无比。

紧接着他就感觉腰间传来阵阵热流,温暖着腰间旧伤区域,此前僵硬生疼的部位逐渐变得柔软灵活起来,疼痛感也渐渐消失不见,顿时身体就恢复了活力,感觉身轻如燕,浑身都有使不完的劲儿,要不是在病房里面,他有一股冲动,好好打上一套擒拿手。

“李队长,你自己看看这颗子弹吧,这就是从你腰间取出来的,如果还不相信,你还可以问一问林大队长。”唐轩拿过托盘里面的子弹给李明,同时笑呵呵道。

“李副队长,这是真的,我亲眼所见,你当真要好好感谢小唐,他就是你的救命恩人啦!”林雨桐仍处在震惊中没有回过神来,当她看到唐轩什么也不用,只凭手中的金针就把一颗难缠的子弹取了出来,实在是有违常理,不可思议,这哪是现在的医学能解释得清楚的啊,真的就是神乎其技,这一次她是完全被唐轩给震撼了。

李明此时手中拿着一颗子弹,它在体内和他一起生活了七八年,也折磨了他七八年,这一次终于和它分开,但他却舍不得将它扔掉,而是找来一张餐巾纸,细细地擦拭起来。

不一会儿一颗亮蹭蹭的子弹展现在众人眼中,虽然子弹在人体中经历七八年的氧化,表面有些坑坑洼洼的,但是还是给人心生敬畏的感觉。

如果大家都仔细看的话,从顶端至尾部有一小孔贯穿整颗子弹,这就是当时唐轩用金针穿透的孔洞。

李明手握子弹,来到唐轩的面前,站定后给唐轩一个标准的军礼,然后道:“谢谢你,唐轩同学你救了我的命,同时也挽救了我的事业,我李明是一个懂得报恩的人,如果你以后有需要我的地方,我定当全力以赴。”李明不愧是军人出生,说话都铿锵有力,不拖泥带水,话语中更是豪情万丈,大家都能从他的话语中感受到浓浓地感激之情,没有丝毫的做作和虚情假意。

唐轩也被李明的举动感动,作为一名军人的后代,他从小就崇尚军人,父亲就是一名退伍军人,所以他喜欢军人的率直和热血。

他没少看关于军旅战争等电影、电视剧和一些小说,给带来的不仅仅是热血,还有军人的执着、忠诚、敢拼敢打的精神。

在他的血液里同样流淌着正直、不屈不挠、遇强更强、遇弱相助的热血。

唐轩走上前去和李明双手紧握,“李队长,快别这样说,你为了国家才受了这样的伤,我能给你治病也是我的荣幸,再说了这么一点举手之劳,不值得你许下如此的重诺。”唐轩真诚地说道。

“好了,好了,两个大老爷们,还真墨迹,李副队长你现在就赶回大队,我稍后就回去。”林雨桐此时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当她看到唐轩和李明两个人你推我让相互恭维时,有些看不下去了。

“是,林队,我这就照办。”李明立即一打立正,向林雨桐行了军礼,拿着那份笔录和那颗子弹,对唐轩点点头就转身走出了房间。

等李明走了之后,林雨桐这才认真地看起了唐轩来,她围着唐轩转了一圈又一圈,只把大家都转得头晕眼花。

“姐,你干什么呀?唐轩又不是大熊猫,你这样看还不得让别人家难堪啊。”林小雨见姐姐绕着唐轩转圈圈,就有些看不下去了,于是走上来说道。

“呵呵,小雨,我是在研究他,看看他到底还有多少神奇之处,难道你不想知道?”林雨桐正在研究唐轩呢,被妹妹林小雨打断了思路,于是有些嗔怪道。

“姐啊,你要研究也不能这么着急吧,来我们坐下慢慢谈,哦,对了我们还没吃完呢,要不你也和我们一起再吃一点吧,这些菜真的很好吃的。”林小雨拉着姐姐的手道。

“哦,你这么说,我还真有些饿了,那就尝尝大厨为特护病房做的饭菜。”林雨桐倒也不讲究,和林小雨来到饭桌前,就和大家继续吃了起来。

唐轩被林雨桐围观良久,正感无语,见林雨桐被林小雨拉着去了饭桌,他顿时松了一口气,摇了摇头也就走了过去。

饭菜搁置的时间有些长,几道菜还有稍许余温,不过大家都没有在乎,随便对付一下也就算一顿饭了。

不一会大家都用餐完毕,把大厨师傅送来的美味菜肴都一扫而空,桌子上只留下一堆的饭盒,方雪和李娟麻利地打扫干净了桌子。

“雨桐姐,我想问一下,那些袭击我的疯狗找到出处了吗?”方雪问道。

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她,那些疯狗确实需要找到出处和原因,不然还不知道有多少人遭到疯狗的攻击。

同桌吃饭间,林雨桐和大家聊得比较投缘,这一来二去都不再拘束,所以方雪也叫起雨桐姐来,彼此之间倒也不再那么疏远。

其实唐轩也很想知道这个答案,林雨桐听到方雪突然提及此事,她低头沉思了一会儿才道:“方雪,关于那些狗的出处目前还没有找到,我们走访了方家胡同,那里的居民都没有丢失狗,这些狗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我们一时半会也无从下手。”

对于这些狗的出处,林雨桐也颇为头疼,这可是疯狗啊,从哪里来的,又怎么变成疯狗的,到现在都还没有搞清楚?就好像一团迷雾,所有的线索到疯狗这里就断了,再也找不到任何突破口,一提及此案林雨桐双眉紧蹙,双目之中尽显迷惘之色。

“雨桐姐,我有一点发现不知道能不能对你有帮助?”唐轩说道。

“快讲,小唐。”林雨桐眼睛一亮,瞬间盯着唐轩,双眼之中释放着骇人的光芒,如果是一个普通人的话,一定会被林雨桐如此锐利的眼神逼得不敢正视。

“我觉得此事是人为的可能性比较大,此前给雪姐治疗时,发现她体内的狂犬病毒并非一种,而是各有特点,正因为这样,让我产生了怀疑,如果是狗传狗的狂犬病毒,那么就只有一种病原体,不可能同时出现好几种不同的病源体。”

唐轩分析道:“根据这些情况,我认为这是有人在故意制造狂犬病毒,想制造一些恐怖事件,也许他们需要这些恐怖事件,来达到混人视听的效果,他们的目的可能是让警方转移视线,这样他们就有足够的时间来做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

“小唐,你分析得不错,我们也对那几条狗实施了生化实验,发现它们确实带有不同的病毒,目前这些病毒被专家确认为狂犬病毒,还是一些新型的病毒体。”林雨桐说道:“我们查到这里的时候,却无法找到那些狗的主人,线索就此断了,我们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是无法为此案定性的。”

“虽然,我们也觉得此事有人为的可能性,但是,在没有下一起事件发生之前,我们还是只能定性为偶然事件。”林雨桐有些无奈地说道:“我本人也认同你的看法,但是上面却不给我们时间,如果找不到足够的证据,那就只能暂时定性为偶然事件,来稳定民心。”

林雨桐把警局的情况都说了一遍,大家都沉默了,确实如此,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也只能这样处理,安抚民心更重要。

“雨桐姐,我也觉的此事是人为的可能性比较大,我从小就在方家胡同生活,对这里我很熟悉,我从来都没有见过那几条狗,也从来没有被狗咬过,昨晚的事情太过凑巧,我认为这是一起有预谋的杀人案。”方雪说道。

的确如方雪所说,这一切都太过于凑巧,难道这背后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操纵,如果是这样,这个人是谁?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大家都陷入沉思之中。

“好了,好了,大家都别想了,这些事情还是交给我去处理吧,方雪你就放心吧,这事我会一直盯着的,不过不要着急,如果有人设计这一切,那他迟早都会露出狐狸尾巴的。现在你已经没事了,那就好好的生活吧。”林雨桐见大家都在帮他想办法,有些感激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