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救命之恩

方雪抱着妈妈王梅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好一会才从妈妈的怀抱里抬起头来,把这两天来憋在心里的阴霾一扫而空,她拭去了眼角的泪水,“爸妈,您们来得正好,我给您们介绍我的救命恩人。”方雪说完就拉着王梅的手来到唐轩的面前。

“爸、妈,这位就是我的救命恩人小唐,哦……他叫唐轩。”方雪指着唐轩有些兴奋地道。

“啊,这就是恩公,……叫唐轩,我的天啦,谢谢恩公,要不是你当晚救了小雪,后果不堪设想啊。”王梅说完就‘噗通’一声跪了下去,方同跟在后面也不管不顾地跪了下去。

这情形把唐轩和林小雨搞得目瞪口呆,没有想到方雪的父母这么干脆,一点征兆都没有,来了就跪下,唐轩张大嘴巴,都忘记了把他们两位扶起来。

不过也只是一瞬间,唐轩就慌然伸手把叔叔阿姨扶了起来,“叔叔阿姨,这怎么使得,我只是顺手帮了一下忙而已,我可受不起您二老这么重的礼啊,都快快请起吧。”

王梅和方同在唐轩的搀扶下站了起来,仍然喃喃不停地说着谢谢,可能她们此时都不知道用什么来感谢唐轩,也只有这样才能稍微回报一下唐轩的救命之恩了吧。

“爸妈,小唐还把我的伤也治好了,你们看……。”方雪这时过来扶住父母道,同时还把她那一双雪白笔直的美腿露了出来。

当方同和王梅两人看到方雪完美的双腿时,都惊呆了,这是怎么回事?

上午换药的时候,他们还看到那恐怖的伤口以及惨不忍睹的双腿,此时怎么会完美无缺呢,王梅俯下身子仔细地查看起来,她看得很仔细,几乎是一寸一寸地查看,她怕这是一场黄粱美梦,但事实就是事实,在王梅反复查看抚摸之下,她终于相信小雪的双腿完好如初。

方同见女儿已经痊愈,只觉老天对他们家太关爱了,他热泪盈眶,带着无比激动而又感激的心情,又要给唐轩跪下来,好在唐轩就在身旁,及时阻止了方同下跪,开玩笑这可使不得,哪有这么行此大礼的,会折寿的好不好,唐轩当然不会答应的。

没有下跪给唐轩叩头谢恩,方同有些不知所措起来,他不知道要用什么方式来表达此时的感激之情,站在那里有些惶恐不安起来。

“方叔叔,你不必这样,我和雪姐已经是好朋友,大家以后就是一家人,所以您就不要再行下跪之礼,要不然我这晚辈可是会遭天打雷劈的。”唐轩见方同这样子急忙道。

他知道如果自己不表态,叔叔阿姨可能会不断地找机会来报答自己,这可不是他想要的,当初救方雪,完全不是为了回报才去做的。

“是啊,爸妈,我和小唐、小雨都是好朋友。”方雪在一旁突然插话道:“这份恩情我们全家人铭记于心,永不忘记,既然我们都是小唐的家人,以后小唐如果有什么事情,我们一家人全力支持就是了。”

“嗯,好好好……。”方同性格比较耿直,显然不太会说话,他双手死死抓着唐轩,嘴里不停地重复念叨着感谢之类的话,可以想象他此时心底里有多感激唐轩。

此时的唐轩在他心目中犹如佛祖转世,他不但挽救了女儿的生命,还给他一个完美的女儿,如此大恩怎能那么轻易放下,如果不为唐轩做点什么,恐怕这辈子都会活在愧疚之中。

王梅终于把视线从女儿的身上转移到唐轩这边,她泪流满面轻轻哭泣道:“小唐恩公,我就这么一个女儿,真的谢谢您救了她,而且还治好她的伤,这份恩情我们一家人愿意一辈子做牛做马来回报您。”

唐轩一听这话,就有些头疼,叔叔阿姨果真寻思着报恩,推又推不掉,岂不是永无宁日?不行,得找个理由,让他们不再老想着报恩的事情。

他看了看方雪,给方雪使了一个眼色,方雪见唐轩正对她眨眼睛,她细细一琢磨就明白了唐轩的意思,不得不说方雪确实是玲珑心思,或者说是心有灵犀也可以,总之她和唐轩之间仿佛可以心灵相通,女人永远都要比男人心细和敏感,尤其是自己在乎的人。

于是她对方同和王梅道:“爸妈,刚才已经说过,小唐是我们的家人,既然是一家人就不要见外了,以后小唐需要我们的帮助,到时我们全力以赴去帮他不就行了,您们就不要再这样了,不然我们倒显得生疏起来,如果这样的话,小唐会很不自在的。”

方雪的一席话,让方同和王梅如梦初醒,两人都认为方雪说得很在理,于是也就不再把报恩挂在嘴上,转而和唐轩聊起了家常。

方雪这时把唐轩如何救她于危难之中,又如何把她的伤治疗好的,绘声绘色地讲述了一遍,尽管他们已经知道了结果,但听到方雪的讲述,仍然感觉事情跌宕起伏,让人瞠目结舌。

方雪和她父母都目光炙热的看着唐轩,她们心里想着同一个问题,唐轩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怎么会有如此神奇的医术,还有如此强大的武力值,唐轩是怎么做到的?

唐轩为转移大家的注意力,就主动和她们拉起家常,顿时特护病房里热闹起来,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亲切交谈,彼此之间很快就相当熟络了……

夜渐渐深了,不知不觉已经晚上十一点多,方雪看了看时间就拉住妈妈王梅的手道:“爸妈,我们去休息吧,小唐今天也够累的了,让他好好休息一番吧。”

方同和王梅一听小雪这么说,就立即起身向唐轩道:“小唐,我们先走了,你早点休息,不打扰你们了。”说着三人就向房门口走去。

唐轩起身把他们送到门口,等他们都走远才把房门关上,转身走回屋里,此时就剩下林小雨,唐轩看着林小雨,心不自觉地‘砰砰’狂跳不止,第一次与女生独处一室,孤男寡女的,难免会想入非非。

此前病房里一直人来人往,倒也没有太过于关注过林小雨这位大美女,此时夜深人静,只见林小雨媚眼如丝,唇红齿白,秀发如瀑布般倾泻而下,映衬着她那凹凸有致的身体,尤其是胸前那一对山峰,随着呼吸,似乎一浪高过一浪,只看得唐轩双眼都舍不得离开,不过他是一个正人君子,只能恋恋不舍地从那高耸的山峰掠过。

也幸亏林小雨此时正在发呆,要不然发现唐轩一双色狼般的眼神,说不得又要让他一番苦头吃的。

林小雨见这些人都走了,她长长呼出一口气,今天说是来陪唐轩的,没想到人来人往,把她和唐轩独处的机会都搞没了,这让她有些沮丧,有些无可奈何,谁让她喜欢唐轩呢,他太出色了,不想被人关注都难。

正当她有些出神的时候唐轩走了回来,“小雨,今天你也累了,你睡床上吧,好好休息一下,明天的事情还很多呢,我就在这里将就一下。”

“哦,唐轩,我……。”林小雨想说咱们一起睡吧,可话到嘴边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有些吱吱唔唔起来。

唐轩那里不知道她的意思呢,于是说道:“小雨,睡吧,我就在这里,你放心大胆地睡吧,有我看着,保证让你做一个好梦。”

“嗯,好吧,那晚安。”林小雨弱弱道。

其实她一点睡意也没有,这次和唐轩单独相处,正是她想要的,可听唐轩说睡觉时,她又不好意思再聊下去,刚才人多还不觉得,现就剩下唐轩,她的一颗小心脏‘咚咚咚……’地跳个不停。

就在林小雨转身往病床边走去时,她的手不经意之下,把唐轩放在桌子上,装有金蚕蛊虫的瓶子打翻下来,瓶子在桌子上翻滚几圈之后,就朝着地面摔了下去。

林小雨不由发出一声惊呼,眼看着那瓶子就要四分五裂,就在此时一个人影一闪而至,顺手一抄就把瓶子抓在手中,瓶子中的金蚕蛊虫也被惊醒,它在里面翻了个身,又懒洋洋地睡着了。

林小雨刚才受到惊吓,看到唐轩过来了,就毫不犹豫地钻到唐轩的怀里,可能是害怕这只金蚕蛊虫的原因,身体颤抖不停,她很清楚这只虫子有多可怕,要不是唐轩抓住瓶子,恐怕虫子就跑出来了,到时还不得钻进自己的大脑中啊,一想到那种可能,她就浑身冰凉,脊背间也惊出了一层冰冷的汗水。

林小雨紧紧抱着唐轩,感受着唐轩宽厚的胸膛和无比结实的腰腹,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油然而生。“唐轩,能不能把那只虫子放远一些,我好害怕,刚才差一点把瓶子打破,要是把它放出来,后果不堪设想。”林小雨颤声道。

唐轩当然知道林小雨很害怕这种虫子,于是安慰道:“嗯,小雨,没问题,我这就照办,这下你放心了吧。”唐轩拥抱着林小雨来到桌子一角,然后把瓶子稳稳地放到那里,心想等有机会再来收服它吧,今晚也有些累了,好好睡一觉再说。

放好瓶子以后,唐轩和林小雨又退回到病床前,可林小雨仍没有松开的意思,她就想一直拥抱着唐轩,这感觉真的太好了,仿佛自己正在被燃烧,正在被唐轩融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