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最倒霉的穿越

幸福的穿越都是相似的,不幸的穿越各有各的不幸。

——岩松·托尔斯泰·白

顾北感觉不太对劲。

从懵懂混沌中醒来,他感觉头痛得要命。脑子像被针扎了个穿,根本没办法思考。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昏昏沉沉的感觉让他很难受。

不过,不用脑子他也意识到了——这里并不是自己睡惯了的小床。

什么情况?

四周环境有些压抑,空间比自己租的隔间还小,昏黄的光线挑逗着他的眼皮。身后不远处,模糊的水滴声隐隐传来,让人感觉有些胸闷……

以及压低的说话声。

“他好像真的死了。安妮,你下手太重了!”

这是一个带着责怪的女声。

“我又不是故意的,我哪知道他的身体这么弱?况且、况且我其实根本没做什么。”

被称为安妮的女人说道,听上去有些慌乱。

“别说了,还是该想想怎么向米歇尔交代吧。”

“米歇尔……不!我们该怎么办?米歇尔一定会杀了我们的!”

“别我把扯进去,都是你的错,是你把他弄死的,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

对话仍在继续,有些聒噪,和头痛一起在顾北的脑子里兴风作浪。不过经过片刻的调整,他渐渐习惯疼痛,恢复了基础的观察和判断能力。

他用力睁开眼睛。

这是一间狭窄的屋子,像某些悬疑电影里的地下室。四周漆黑一片,墙壁上的火把是唯一的光线来源。粘腻的青苔长在墙角和天花板,带着浓浓的湿气,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顾北试图活动身体。

他马上发现,自己被绑在了一把椅子上,反捆在身后的双手被粗麻绳勒得发疼。

不仅如此,他还发现自己的身体异常虚弱。

虚弱得有些陌生。

“怎么办……米歇尔……天啊,她、她来了!”

缓慢而坚定的高跟鞋声,打断了她们的对话,也打断了顾北无力的挣扎。

昏暗的火光下,一个模糊的身影渐渐浮现出来。

那是一个裹着宽大袍子的女人,兜帽罩住了脸,根本看不清她的长相。深青色的衣袍将她遮得严严实实,不露一丝破绽。就算里面是个假人模特,估计也不会有人看得出来。

顾北之所以知道她是女人,完全是因为刚刚的高跟鞋声,以及“米歇尔”这个名字。

虽然还处于一种懵逼的状态,但本能告诉顾北,现在他应该装死。

因此,趁着还没有人注意到自己,他放松全身,倒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紧闭双眼,竖起耳朵,关注着事态的发展。

“米歇尔,你来了……”

安妮的声音听上去战战兢兢的。

“叫醒他。”一个压抑喑哑的女声,从袍子里传出来。

“米歇尔,我……”

安妮有些犹豫地开口,似乎正在斟酌自己的语句,却一下子被打断了。

“都是安妮的错!”另一个女人突然叫了出来,声音尖利,听得顾北脑子一麻,“米歇尔,都是安妮的错,是她把人给弄死的,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

尴尬的沉默。

“米歇尔,我……”安妮试图辩解。

“他没死。”米歇尔却再次打断了她。

顾北呼吸不由得一窒。

“什么?”

“他没死。”米歇尔似乎有些不耐烦,“叫醒他。”

“啊,是,是……”

顾北闭着眼睛坐在那里,忽然感觉浑身一凉,不由得打了个冷颤。身上的衣服在一瞬间变得湿漉漉的,紧紧贴着他的肌肤,粘腻不堪,非常难受。顾北感觉想吐。

那个叫安妮的女人泼了他一身冷水。

知道装不下去,他睁开了眼睛。

“他没死!”

其中一个女人惊呼道,顾北也终于得以看清一切。

房间里总共有三个人。那两个女人和米歇尔穿得一模一样,深青色的兜帽袍子笼罩全身,看不清面容,颇有几分恐怖电影的神韵。

三个长袍怪围着顾北,好像某种邪恶的祭祀仪式。

顾北感觉背脊有些发凉。

“你们两个可以去休息了。”米歇尔发话。

那两个女人点头,离开,或许要去为刚才的告状撕上一会。

顾北感到米歇尔的目光重新回到自己身上,仿佛一条毒蛇盯着自己的猎物。他感觉很不舒服。不过没办法,现下的处境,他也只能垂下眼睛,装作什么都没看到。

米歇尔也不说话,两人就这么对峙了一会。

短暂的时间显得格外漫长。

终于,米歇尔开口。

“打开宝库的方法是什么?”

顾北抬起头:“我不知道。”

“里瑟阁下。”米歇尔听上去没有丝毫意外,“反抗是没有意义的,你可以回到王都做你的贵族天才,也可以腐烂在老鼠的肚子里。选择权在你自己手里,我也希望你能作出正确的决定。”

“我不是什么里瑟阁下,你们抓错人了。”

“里瑟阁下,我的耐心是有限的。”米歇尔说话慢条斯理的,却带有一种强烈的压迫感,“或者,您不满足于刚才的服务,需要我再把安妮找过来吗?”

“……”

顾北欲哭无泪:大姐,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醒过来这么久,他大概也有些明白了。

在这之前,半夜,他正趴在桌上,准备着第二天老板要用的演讲稿。

那时他已经连着加了半个月的班,身心俱疲。因为实在是太困,他撑不住睡在了电脑前。而在梦里,顾北看见四十多岁的老板头顶内裤,指着他的鼻子,大吼了一句:“巴拉拉能量,变身!”

脑袋里嗡的一声。

然后,他的记忆就从这个地下室开始了。

不排除这群女人发神经,把自己当成了什么里瑟阁下,把自己绑架到这里的可能性。也不排除那个梦境过于可怕,使自己的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导致自己产生了幻觉的可能性。

不过……

在开口的那一刻,顾北就意识到,自己说的并不是中文,而是某种类似英语的语言。

自己都多少年没说过英语了。

顾北不是傻子。他是个普通人,过着普通的生活,有着不普通的梦想——他也看过不少网络小说。因此,在意识到不对的一瞬间,他非常迅速地联系到了自己的身上,并得出了结论。

他穿越了。

由于某种不可知的原因,他穿越到了一个叫什么里瑟阁下的身上,取代了原主。然而非常凑巧的是,这个里瑟阁下运气不太好,被几个神经兮兮的女人绑架了,还遭受了一些非情趣的折磨。

现在,轮到他被折磨了。

顾北叹了一口气,算是哀悼自己被拖了半个月的工资——财务滑雪的时候不小心肛裂了所以没来上班。

他一定是最倒霉的穿越者。

“对于里瑟家族来说,那个宝库不过是巨大粮仓里的一粒米罢了。里面的财宝你们拥有千千万万,你又何必为了这种东西,丢掉自己宝贵的性命呢?”

米歇尔或许以为顾北的叹气是动摇,开始走循循善诱路线。

顾北抬起头,看着对方兜帽里的那一片黑暗,一字一句地说:

“我、不、知、道!”

他相信,自己的眼神一定像小鹿那样真挚。

但米歇尔不相信。

“我很遗憾,里瑟阁下。你作出了一个错误的选择。”米歇尔的声音从头到尾都那么冰冷,但这一次顾北却听出了淡淡的杀意,“我想,也许你开始思念安妮女士了。”

顾北打了个冷战。

他不知道这几个疯女人对这个身体的原主人做了什么,他也不太想知道。为什么?因为身体的原主人被她们给打死了!

事实摆在眼前,他可不敢怀疑这几个疯女人折磨人的手段。

就在米歇尔转身的那一刻,顾北叫住了她:

“我……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顾北没有办法。就算摸了一手的烂牌,他也只能硬着头皮打下去。

不管穿越与否,他可不想死。

“为什么?”

米歇尔没有转回来,只是停住了脚步,背着身,冷冷地问道。

“如果你不守承诺,我告不告诉你,你一样不会放了我。”顾北努力搜刮着脑袋里的各种电影小说情节,强装淡定地说,“我可以告诉你打开宝库的方法,但是你必需保证我的安全。”

一声轻笑,从兜帽里传了出来。

气氛缓和不少,顾北稍稍松了一口气。

“你很聪明。”米歇尔转过身,“我本来就不打算放你走。为了不被里瑟家族追杀。在得到我要的东西后,我会立刻杀死你,剁成肉酱扔进下水沟喂老鼠,一点痕迹也不留。”

顾北恨不得把说过的话咽回去。

“……那我不说了。”

“不说,我们会折磨你,直到你无法忍受地开口。”米歇尔的声音听上去非常变态,“你可以选择毫无痛苦的死去,这比另一种选择要好得多。”

“……”

真是倒了血霉。

顾北现在只想把那个里瑟阁下的灵魂刨出来,掐着他的脖子叫他回魂,好让自己赶紧离开这个奇怪的世界。

妈蛋,自己就是个打酱油的路人而已啊!

“愚蠢。”

看见对方没有开口的意思,米歇尔摇了摇头,准备去找其他人。

情急之下,顾北的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

“等等!”

米歇尔像是没听到,脚步丝毫没有放慢。

顾北只能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喊:

“里瑟家族的宝库,只有里瑟家族本族的血脉才能开启。杀了我,你一辈子都别想拿到!”

米歇尔终于停下脚步,极富节奏地踏着高跟鞋走了回来。

顾北哽在肺尖的一口气终于松了下来。

家族血脉才能开启宝库——这种小说里最俗套的情节设定,没想到,竟成了眼下自己唯一的救命稻草。

沉默片刻,米歇尔却突然开口:

“你不是里瑟的本族血脉。”

什么?!

顾北心中一惊,绑在身后的手一下子攥紧了。

“对于里瑟家族而言,你只是一个外戚。”米歇尔的语气似乎带着一种轻蔑,“你的姑姑嫁入了里瑟家族,你只是跟着她混进去,混到了一个里瑟的姓。你根本没有里瑟家族的半点血脉,你所谓的血脉开启宝库,连你自己都做不到。”

“……”

这位“里瑟阁下”竟然只是个大族里的杂鱼?

头痛好像变得更剧烈了。

顾北有些绝望。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什么叫挖了个坑自己跳,他算是亲身彻底地体会了一回。

本来还有别的路可以走,结果自己全给堵死了。

这下怎么办?

他的穿越之旅才刚刚开始半个小时,别告诉他这就欠费停机了。

米歇尔冷笑,接着说:“难道你以为,在绑架你之前,我没有调查过……”

“你的试探毫无意义!”突然,顾北像变了个人似的,厉声打断了她,“我是里瑟家族的人,我拥有里瑟家族最正统的血脉。编这种故事试探我,你到底在怀疑什么?”

“你……”

顾北咄咄逼人:“如果你害怕我拖时间,那说明你只是在虚张声势。绑架贵族,你心里也慌得很吧?家族派出的人就快要找过来了,再拖下去,你只会赔上自己的性命。”

米歇尔一下子没了声音,好像袍子里真的是个假人。

顾北发出几声冷笑。

自己赌对了!

如果他只是个外戚,又怎么会知道家族宝库这样的隐秘?如果他真的只是个无关紧要的外戚,那米歇尔也没有必要绑架他了吧?

这么一想,顾北立刻意识到,对方是在套他的话。

米歇尔一定是发现了顾北这个“里瑟阁下”哪里不太对劲,于是,编了一个外戚的身份来试探自己。如果自己上了钩,那将是死路一条。对方会发现他并不是真正的里瑟阁下,自己也将没有半分利用价值。

但是幸好,顾北够冷静,而米歇尔临时编出的外戚身份也漏洞百出。

自己穿越过来的这个身体,是货真价实的里瑟家族血脉!

他将计就计,反而镇住了这个故作神秘的女人。

“米歇尔女士,如果你真的想要打开宝库,那么我想,你需要快点行动了。”顾北乘胜追击,无情地嘲弄着对方,“里瑟家族的人,并不是那么好惹的。”

沉默,良久的沉默。

“……你赢了。”

顾北戏谑地挑了挑眉。

米歇尔的话语仿佛从牙缝中蹦出来:“我带你去宝库所在地,你为我打开大门,我们会在你开启宝库的时候与你保持距离。门一旦打开,我们不会有空管你,你完全有空隙自己逃走。”

听了这话,顾北终于扯出一丝笑容:

“成交!”

呼……

压在心口的大石头终于放下来,顾北又看到了那一线生机。

庆幸之余,他不免感叹,自己果真是最倒霉的穿越者。

别人靠金手指救命,他能靠的,却只有自己。

不过,现在还不是松懈的时候。

谎话既然编出来了,那他就得继续编下去。这个疯女人还得带着自己去开启宝库,而自己必需找机会逃走,否则谎话戳穿,照样还是死路一条。

游戏,这才刚刚开始。

顾北重新把注意力回到米歇尔身上。

似乎是对顾北十分不满,米歇尔向外走了几步,高跟鞋跺得格外用力。她对着阴暗的走廊,喊起了她的“小弟”们:

“莎莉,安妮,该出发了!”

她应该是打算带着顾北和手下,撤离这里,去往宝库所在地。

然而……

空荡荡的走廊,没有人回应。

哦?

看来有什么事情发生了,顾北藏起一脸的幸灾乐祸。

“莎莉?安妮?”

米歇尔加大了音量,冷静的声线也难得有了一丝波动。

终于,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米歇尔,出事了!”

尽管是这样一句话,米歇尔看上去仍旧安心了不少。

兜帽长袍的身影从阴影中急匆匆地浮现。

“里瑟家族的人就快要找过来了!米歇尔,大事不好了!”

听了这话,顾北瞬间高兴了起来,但很快又有些不安。

他该如何应对自己素未蒙面的亲戚?

另一方面,里瑟家族要是追上来,顾北不认为米歇尔会让自己活命。

头疼。

米歇尔却不慌不忙,继续问:“安妮,莎莉去哪了?”

“我、我不知道……”

“安妮,告诉我,莎莉去哪了?”

安妮的声音磕磕绊绊,想必她此刻一定非常紧张:

“莎莉不见了……我、我不太清楚。她说她要去周围看看,之后就不见了。我想……我想她一定是发现了里瑟家族的人,自己偷偷跑掉了!或者……她可能已经被里瑟家族的人给抓住了!”

米歇尔沉默了。

安妮站在她对面,兜帽长袍也掩饰不住她的慌张:

“米歇尔,我们该走了,再拖下去一定会被他们给抓住的!”

可是米歇尔还是沉默。

沉默得安妮都有些尴尬了。她就像一个拼命说笑话的逗哏,可她的捧哏却半句茬也不接。一分钟、两分钟……整个场面冷到结冰,她脸上的表情都快挂不住。

是顾北打破了尴尬。

他的声音拉长,带着一种装出来的惊讶,感觉很欠揍:

“安妮,你把莎莉给杀了?”

返回列表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