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水球术的咒语

“米歇尔,等这件事情结束之后,我们离开这里,去弗瑞登吧。”

姐妹情深结束之后,她们再次出发。

然而,队伍里的气氛却变得和之前完全不一样。她们频繁地交流,有如亲生姐妹,再也没有先前的半分压抑。

“好啊,我也早就想离开这里了。”米歇尔温柔地回答。

当然,这个不再压抑,不包括顾北在内。

他的待遇一如既往——绳子勒得双手都麻木了,双腿走得打颤,也没有说话的权利。一张口,可能笑语盈盈的安妮转头就会给他两鞭。

最让他觉得可悲的是,他好像只能和系统交流了。

“尝尝我自创的拔丝煎面。”

“这个面,甜掉牙了……”

顾北打断它:“你想到逃生的办法了吗?”

系统瞬间安静如鸡。

顾北当然知道,他不能把希望寄托在这个不靠谱的系统身上。他会这么问系统,其实只是为了让它闭嘴。

他还在自言自语:

“我们得想个办法,把追兵引过来,还得让米歇尔完全察觉不到。这样,在追兵来的时候,她才会来不及杀我……”

系统插嘴:“成功率太低了。你还不如试试勾引米歇尔,成功率至少有百分之二十五。”

“……”

顾北认真地思考了一下这个提议,最后对系统说:“滚蛋。”

三人仍在前进。顾北一边跟着米歇尔,装出半死不活的样子让安妮掉以轻心,一边心如明镜,暗自思索着逃生的办法。

突然,他抬头看了米歇尔一眼,心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个主意。

“先这样吧,也没别的办法了。”

安妮正赶着他往前走,他也看上去很乖,磕磕绊绊地走着。然而很快,他突然身体一顿,装作体力不支的样子,倒在了地上。

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米歇尔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安妮靠近观察了顾北一会,摇了摇头:

“他晕倒了。”

米歇尔倒没说什么,像是在低头沉思,搞不清楚她在想些什么。

“这些贵族真是一点用都没有。”

安妮有些不满,用力踢了踢顾北。

顾北忍住痛,没有露馅。

同时,他被压在肚子下的手,悄悄地在地上写下了一个词——“宝库”。

这就是顾北想出来的办法:他装作晕倒,在这里留下记号,让追兵发现米歇尔的目的地。这样一来,家族就可以在宝库所在地守株待兔了。

因为他的动作足够隐蔽,安妮与米歇尔并没有发觉。

“你真的觉得这么做有用吗?就算这些记号被人发现了,追兵赶过去,米歇尔也完全有时间把你灭口。”

系统在他的脑子里说。

“总好过什么都不做。”

顾北在心里说。

况且,如果那些追兵们埋伏得好,杀米歇尔一个措手不及,自己活命的机会还是很大的。系统的唱衰毫无道理,看米歇尔那郑重的样子,这个里瑟家族应该有两把刷子,不至于那么没用。

因此,他对于这个主意怀抱了不少希望。

正当顾北在地面上勾勒着记号。

忽然,一串奇怪的、他从来没有听过也无法理解的语句传了过来。

那是安妮,她正在念着什么,然而那声音和她平时完全不一样。那些低沉神秘的词句在树林里回荡开来,好像带着一股魔力,令顾北不由自主地恍惚了起来。

他感到来自灵魂的颤栗。

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突然,一团水凭空出现,将他浇了个透心凉。一瞬间的冲击令他没办法再装下去。

伴随着身体的颤抖,他“醒”了过来。

“真是麻烦,浪费我的魔力。”安妮的声音又恢复了往常。

顾北却仍旧沉浸在震惊之中。

那是什么?咒语?魔法?

尽管在之前的对话里,顾北已经了解到这个世界的设定,也了解到米歇尔和安妮是法师,但毕竟,他还未曾亲眼见识过。

咒语发出的瞬间,他感觉整个世界好像颠倒了。

时间停滞,触手可及的树木与泥土都变得模糊而遥远。灵魂深处升起的恐惧感和愉悦感交织在一起,万事万物变得更加……更加……

顾北不知道如何形容。

“更加本质。”系统忽然在他心里开口。

对,更加本质!

顾北的心情有些激动。在咒语出现的瞬间,他感觉和自己的本源进行了一次对话。

那种感觉奇妙得像他的第一次,却比第一次更加深刻。仿佛一次飘飘欲仙的恍神,又像深渊涌出无边痛苦的纠缠,让人欲罢不能。

他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这……就是魔法吗?”

顾北忍不住说出了声。

他需要更多。

正当顾北回味着咒语带来的余韵。

“是啊,魔法。”

令人惊讶的是,安妮居然回应了顾北的喃喃自语。

仿佛某个地方被触动,她忽然抬起眼眸,声音里突然涌出浓浓的恨意:

“有什么稀奇的呢?你们未曾了解过丁点关于魔法的知识,就把它钉死在了地下的棺材中。你们又怎么可能了解得到呢?”

顾北回过神,有些疑惑地看着安妮。

安妮似乎被触动了情绪,怨怼的词句一个接一个地往外蹦:

“你们只是懦弱,你们害怕所有和你们不一样的人。只有所有人都变得和你们一样平庸无能,你们才会心满意足。可你们毫不羞耻,反而把邪恶的帽子,扣在天才的头上。而用所谓的正常,当作你们无能的通行证。”

安妮说着,愈发激动起来。

“安妮,好了!”

米歇尔打断了她:“你和他说这个有什么用?”

安妮一怔,停下了口里的话。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她有些不安地看向米歇尔:

“对不起,我太情绪化了。”

米歇尔点点头,并不在意。

“我们浪费的时间够多了。别忘了,我们现在还是教会的通缉犯。”她瞟了顾北一眼,又催促道,“快走吧。”

安妮点头答应。她转过身,踢了顾北一脚,催促着顾北站了起来。

“没用的东西,还不快跟上!”

顾北没有生气,他甚至对安妮的长篇大论没有任何反应。他只是看上去有些虚弱,唯唯诺诺地跟上了米歇尔的脚步。

没有人知道,此刻他内心有多么的狂喜。

“再来一遍!再来一遍!”

他对着脑海中的系统吼道。

半个小时之前,他完全没有预料到,那冷冰冰的机械音竟然能让他如此激动。他更想不到自己会让系统不要闭嘴,而是说得更多。

一直唠唠叨叨的系统此刻反而有些羞赧,忸怩半天,才羞答答地吐出一句话来。

一句话,顾北听不懂其中的半个字。

但是没关系,因为,这正是安妮水球魔法的咒语。

系统将它模拟了下来,一字不差。

也就是说,他可以随时重复听这句咒语!

这句咒语被系统播出来,听着就像疯子的胡言乱语,没有半点之前的神秘感和力量感。但是顾北并不在意,他知道,这句话只需要一些别的东西,就能够成为真正的咒语,迸发出不可思议的力量。

他会将那个东西找出来。

没错,从听到咒语的那一刻开始,顾北就决心成为一名法师。

并不只是为了拥有力量,也不是希望成为什么了不起的人物。

从穿越那一刻起他就在思考一件事:自己穿越的意义是什么?他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也许这一切只是个偶然,但偶然意味着必然。

而现在,他想他找到了答案。

是魔法在召唤他。

他逃离平凡琐碎的生活,穿越不知多少时间和空间来到这里,不是为了继续淹没在社会工厂的万千齿轮里,做一个普通人。

蝴蝶扇动了翅膀,他有义务,让这个世界因为他而变得截然不同。

而眼下,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专注于这句咒语。

“你可以全天重复这句话,我再也不会叫你闭嘴。”

因此,顾北怀着浓浓的兴奋,对系统说。

“……先生,我怀疑您患上了斯哥德尔摩综合症。”

冷冰冰的机械音,此刻竟也有了种无奈的味道。

正当顾北反复揣摩着那句咒语。

天幕的另一端。

夜色下的海文莱特内城区,静谧庄重。

圣彼得大教堂。

匆匆的脚步声穿过白色的大理石柱,停在了会堂走廊。深夜的会堂一片空荡,但又莫名让人有种坐满了教徒的错觉。

“主教大人,‘它’又出现异动了!”

一位年轻的神父停下脚步,有些慌张地说道。

“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哪一年‘它’没有闹出些乱子,你不必这么惊慌。”

主教似乎并不在意,随口说着。

他背对大门,站在讲台前,低着头,翻阅着台上的书籍,大红的衣袍熨得整整齐齐。在他左右,纯黑座椅和乳白色墙壁对称得一丝不苟,与中央的肃穆深红一起,构成一幅极富冲击力的画面。

月光低伏在彩绘的玻璃窗,一笔一画描摹着上面繁密的纹路。

“主教大人,这次不一样!”年轻的神父却没有镇定下来,继续道,“不止是‘它’,就连圣物也在异动。而且,我们接到了神谕!”

汗水从他的额角滑落。

主教终于转过头,鹰钩鼻,锐利的目光从深眼窝中弥漫出来:

“神谕翻译好了吗?”

年轻的神父点头,除了慌张,眼眸之中还显现着一丝深深的恐惧:

“翻译已经完成了。”

主教的声音听上去没有半点生气:“说吧,是什么?”

神父吞咽口水,喉结上下滑动。

他张开口,试图让自己回到平静自然的状态,可发出的声音却把自己给吓了一跳。他的喉咙就像净化所里三天没喝水的异教徒,嘶哑得吓人。

这是他复述的话:

“神说,第七天的钟声结束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