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开辟意识空间

深夜的密林,米歇尔和安妮仍旧一前一后,带着顾北前进。

而在顾北的脑海中,机械音不断响起,来来回回重复着一个晦涩的语句。

正是安妮使用魔法时,念出的咒语。

“如果你真的想学魔法,干脆直接向她们两个讨教好了,让我在这重复播放有什么用。”在无数遍重复咒语之后,似乎连系统都有些吃不消了,对着顾北抱怨。

“那也得她们两个愿意教我,而不是把我打得失血过多。”

顾北还未摸到头绪,但他没有放弃:

“别停下来,继续。”

发现了系统的妙用之后,他研究这段咒语已经半个小时了。

米歇尔也带着他们前进了半个小时了。据她所说,宝库的所在地已经很近了。大概再走上一个小时,他们就能够顺利抵达。

顾北很高兴,没错,对此他是真的很高兴。

从地下室再到宝库所在地,这一段路对于他来说有如地狱。拖着几近虚脱的身体,被安妮在后面赶着,时不时还要挨上一鞭。要是这段路再长一点,估计他真的会死在路上!

同时,他还得随时经受着死亡的压力,害怕米歇尔会发现什么,然后把自己给咔嚓了。

双重折磨下,他反而希望快点到达了。

“你看你现在这么虚弱,肯定也没办法学会魔法,你就饶我一命吧!”又播放了几百遍,系统有点崩溃。

“不,我就当听歌了,单曲循环。”

顾北不打算放过它。

之前垃圾消息播放得那么爽,现在又怎么能放过它?这叫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关于魔法,他目前找不到什么学习的途径,唯一的信息就是这么一句咒语,他当然不会轻视。俗话说得好,书读百遍其义自见,咒语大概也不例外。

一遍两遍没什么感觉,那就来个一千遍一万遍!

他知道,最笨的办法最有效。

“说实话,与其执着于咒语,不如想想你该怎么逃命。”系统开始语重心长地劝说,“魔法以后可以慢慢学,但要是没了命,你就算现在把这个咒语彻底学会也没用的。”

顾北想了想,点头:

“嗯……你说的有道理。”

闻言,系统感觉都要哭出来了,机械音神奇地带上了一丝颤抖,就好像沙漠里迷失的旅人突然找到了水源。

终于可以不用再重复那句咒语了!

然后,它又听到顾北说:

“既然如此,那么你想到逃命的方法了吗?”

系统再次崩溃。

顾北好像听到了电路板破碎的声音。

再怎么样不情愿,系统还是开始了咒语的单曲循环。

一遍、两遍、三遍……顾北抛却心中杂念,渐渐将精神集中于此。而在这个过程中,外界的事物都开始变得模糊、远去。他的整个世界、所有的一切都只剩下那句咒语。

玄奥的、难解的、神奇的……咒语

慢慢地,他收起了所有的感知,仿佛灵魂出窍。

进入了一种奇异的状态。

他眼瞳的颜色变浅,不再转动,像个盲人。呼吸和血液流动也悄悄地变慢了,尖锐的石子刺破脚掌,他毫无感觉。

安妮并没有发现异样。在她看来,顾北的身体本来就虚弱,现在只是更虚弱了而已。

顾北的身体依旧在前行,只是毫无知觉。

但在他的意识内部。

顾北猛然觉醒,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奇怪的空间。

“这是……哪里?”

无边的黑暗,绝对的寂静。

伸手不见五指。

这里的一切仿佛凝固的冰,冻结了他的灵魂与外在,连思考都变得有些困难了。他感觉不到波动,感觉不到温度,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和血流……

他甚至感觉不到时间。

一股强烈的危机感忽然笼罩心头。他就像掉入了一个迅速下沉的沼泽,某种粘腻黑暗的物质正在慢慢淹没他。

这样下去可不妙。

他立刻挣扎起来,可身体却好像拔掉了接口的鼠标,再怎么动也毫无反应。他试着呼叫系统,同样也没有半点回音。很快,伴随着那股绝对的冷意,连他的大脑都像切断了电源的风扇,渐渐停止了运转,很快,灰尘堆积,蛛网密布。

沼泽将他高举的手指上最后一点指甲盖也吞噬掉。

思维停止,他彻底失去了意识。

……

也许过了很久,也许只是一瞬间。

好像初春的溪流解冻,有什么东西悄悄地漏进了这片空间之中。顾北渐渐醒了过来。

是什么东西……进来了?

他开始思考。

他本能地想知道是什么东西来了,然而,他发现自己的五感都被剥夺,感知不到任何东西。他就像无限平面上的一个小小质点,什么也做不了。

但他并没有放弃,而是更加努力地挣扎,对抗着束缚着他的一切规则。

冥冥中他有一种感觉,流进来的东西近了,更近了。而他越努力,那个东西就清晰得更快。

伴随着它的靠近,顾北感觉越来越熟悉。

它的名字就在嘴边,它的声音就在耳畔……顾北努力地回想,但好像自己与那个东西之间始终隔着一层屏障,怎么样也突不破。

究竟是什么……

他好像一根弹簧,被某种外力不断地向下挤压。随着时间的推移,那股力量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强。

就快要蹦断了。

强烈的死亡威胁涌上心头。

他还是在思考着那个东西的名字。他有一种感觉,只要自己把它说出来,一切困难将迎刃而解。它的名字就像卡在顾北喉咙里的一口痰,他张大了嘴巴憋足了劲,拼了老命要把它给吐出来。

脖子上青筋暴起,皮肤通红。

无形的屏障一点点被突破。

他感觉自己在接近答案,也在接近死亡。

然而,死亡好像离他更近一点。

忽然间,他像气球被戳了个洞,生机开始飞快地流失。一股冷意,从灵魂深处渐渐蔓延出来,摄住了他的心脏,将他的意志渐渐冻结起来。

自己要死了吗?

可是他离答案就差那么一点,就差那么一点点……

他说不出来了。

不甘心。

就好像燃料耗尽的火箭,明明差一点就能够突破天际,却只能在重力的作用下,无可挽回地加速落了回去。

怎么可能甘心?

他说不出来……

说不出来,那就别说了!

顾北感觉有一团火,聚集在了他的喉咙里。他就像一座涌动的火山,在那一瞬间积蓄着力量平静下来,然后,猛烈地爆发!

“我……我去你妈的!”

仿佛一个质点上延伸出无限的直线。

一道耀眼的光芒突然出现,将整个黑暗世界劈成两半!

顾北浑身上下的压力忽然消散无踪。

他感觉自己能呼吸了。沉默的心脏开始跳动,冻结的血液飞速流淌。好像天地间有无限的元素向他涌来,填满了他的身体,充实了他的灵魂,让他感到从未有过的强壮!

“哈哈哈哈哈!”

整个空间回荡着顾北畅快淋漓的大笑。

这一刻,他终于知道了那个熟悉又无法想起的东西是什么!

是那句咒语。

在他陷入意识世界深处之后,系统一直不停地重复着那句咒语:一遍、两遍……一百遍、一万遍。从安妮念出那句咒语到现在,半个多小时的时间被折叠在一起,每一个时间点的咒语汇集起来,忽然变得无比强大。

是咒语打破了黑暗,漏进来,靠近了逐渐迷失的他,最终将他唤醒。

想到这里,顾北抬起头,面对着那道光芒。

他张开口,念出了那句咒语。

异变陡生!

像平静的水面投入一粒石子,光芒剧烈地波动了起来。在顾北的注视之下,光芒向内坍缩、凝聚,变得更加耀眼,甚至凝聚出了某些固态的流质!

轰的一声,光芒坍缩成了拳头大小的光团。

最后,光团一阵变幻,凝固成了一个浅蓝色的三角字符。它看上去有点像一个三角铁,细小的蓝色光线折成的等边三角形。

那是个非常规整的几何图形,却在最后一个角上,留下了一个指头宽的缝隙,使得整个图形没有闭合。

三角出现的瞬间,一道波纹扫过整个死寂的空间,扫过顾北,令他在那一瞬间心神微震。随后,他感觉一股淡淡湿润气息在这里弥漫开来。

他说不上来为什么,但是他知道,整个空间都变得不一样了。

不只是整个空间,顾北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自己整个人都焕然一新。好像套在身上的重重枷锁突然被解开,他进入了全新的世界,身上每一个细胞都洋溢着轻松感和解脱感。

而这一切,都源自眼前这个在漆黑之中,闪耀着浅蓝色光芒的三角字符。

“不可思议。”

就在这时,机械音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

顾北有点惊讶:“原来你在啊?”

系统似乎有些不爽:

“我当然在。你以为你是怎么醒过来的?如果不是我一直在给你重复播放咒语,你早就迷失在自己的意识里,成为一具行尸走肉了。”

顾北恍然:“这样啊,多谢了。”

面对系统的抱怨,他倒不在意,而是重新把注意力回到三角字符身上。

三角形是几何当中最基本的图形了,这个字符也复杂不到哪里去,唯一特别的就是有一个角没有闭合。可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形状,可顾北却觉得,它蕴藏着一股不可思议的力量。

如果他没猜错,这个字符是由安妮的咒语衍生出来的。那个魔法可以召唤出水球,那么这个字符,想必也和水有关。

水……

顾北有些迷糊。虽然有了刚才那样奇妙的经历,有了这么一个发光的三角字符,但他还是不太清楚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这里是哪里?自己怎么来的这里?这个字符有什么用?种种问题萦绕心头,他需要解答。

“这是哪?”

他先问出了这个问题。

“这里是你的意识内部空间。”系统似乎了解顾北在想些什么,解释道,“普通人的意识空间是完全封闭的,他们无法自我察觉,一旦不小心陷入,很可能永远也出不来。”

顾北想到了刚才的经历,不禁有些后怕。

自己差点就困在这里,再也出不去了。

“不过,应该是那个咒语的作用,你已经不再是普通人了。”系统继续道,“通过刚才的经历,你解放了自己的意识空间,拥有了更多的可能。换句话说,你现在应该已经迈入法师的门槛了。”

原来如此。

没有想象中的兴奋与激动,顾北只感觉自己的心情平静愉悦。糊里糊涂地成为法师,让他在惊喜之余,更多了几分好奇。

这就是法师吗?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他算是无师自通。没有人告诉他法师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也不知道解放意识空间意味着什么。他心中充满好奇和期待:自己达到了哪一个地步?又拥有了什么样的力量?

而那个三角字符,又意味着什么?

问题一个接一个地冒出来,他迫切地想知道答案。

关于法师,他了解得还太少。

“你也别高兴得太早。”系统适时地泼冷水,“成为法师改变不了你的处境,你现在还是个命悬一线的人质。”

闻言,顾北一怔。

他从欣喜中恢复过来,马上想到米歇尔与安妮,想到绑架和死亡的威胁。他还想接着探寻意识空间和三角字符的奥秘,但是此刻,他更需要了解现实中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在这里停留了这么久,那外面呢?

他只好先把魔法放在一边。

伴随着他的思绪,眼前的世界骤然变化,顾北又回到了现实当中。

漆黑的夜晚,幽深的树林,细小的痛楚从身体各个部位传来。米歇尔在他前方,安妮在他身后,一切仿佛什么都没有改变。

顾北有些惊讶。

他感觉自己在意识空间内已经过了很长的时间,然而在现实之中,时间根本没过多久。

不可思议。

“改变还是有的。在你解放意识的空间的时候,一些事情发生了。”

系统突然提醒他。

“怎么了?”

顾北环顾四周,发现三人的脚步已经停了下来。米歇尔和安妮此刻面对面,气氛严肃,似乎正在商量着什么东西。

“不行的,他把我们的速度拖慢太多了,我们得放弃了。”

安妮有些焦急。

“不能放弃,宝藏里面有个非常重要的东西,我一定要拿到手。”

米歇尔不为所动。

“可是我们时间已经不够了……”

争论还在继续,因为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顾北听得有些云里雾里。于是,他只好向脑海中的系统提问:

“到底发生什么了?”

系统答道:“很显然,追兵靠近了。你的存在大大拖慢了她们的速度,她们没办法甩开追兵,所以,她们正在商量要不要放弃。”

闻言,顾北有些紧张。

里瑟家族的追兵终于要来了吗?

这是最关键的时刻。

自己是生还是死,差不多就看这几分钟了。

“好好把握,其实这是你的机会。”系统侃侃而谈,“追兵接近,她们肯定无暇顾及那么多。现在她们又在争论,注意力不集中,你逃生的可能性非常大。”

确实如此。

顾北点了点头,又对着系统问道:“那你想出了什么好办法没有?”

有了之前的经历,他只是随口一问,也没报什么希望。

然而,系统却一反常态:

“请稍后。”

电脑飞速运转的声音从顾北脑海中传出,似乎还带上了排风扇的音效,一连串悦耳的机械音响起。好像系统正在加载某种巨大的程序,每一片零件都猛烈地运行了起来。

有戏?

顾北不禁有些期待。

莫非……系统真的想出了什么办法?

就在这时,一个巨大的界面突然浮现在了他的眼前。蓝色的边框,白色的面板,整个半透明的界面悬浮在空中,看上去非常高端,让顾北有种微妙的科幻感。

面板上,三个数字清晰可见:

404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