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束缚术

“安妮,我们不能放弃这次机会。”

姐妹间的争论仍在继续,而这时,似乎米歇尔已经占得上风。

“可是……我们没办法了。”安妮摇头。

米歇尔却沉默片刻,忽然走近安妮,缓缓道:

“不,我们有办法。而这唯一的办法,就是靠你。”

闻言,顾北不禁提起了注意力。

他也很想知道,此刻还有什么办法摆脱里瑟家族的追兵。

“里瑟家族的人根本不了解我们的目的,也不知道我们究竟有几个人。”米歇尔的语气极富说服力,“所以,你可以很轻松就能把他们引开。他们会以为人质在你的手上,而你只需要往南边跑,他们追不上你的。”

安妮有些犹豫:

“我……去引开他们?”

米歇尔点头,又指了指顾北,接着说:

“我会带着这个家伙躲在这里。你把追兵引开后,我带着他去开启宝库。拿到我要的东西之后,我们再在老地方汇合。”

顿了顿,她稍稍加强了语气:“你放心,我一定会在那里等着你!”

“……”

听完米歇尔的话,安妮沉默了。

不止是安妮,在一旁的顾北也看得出来,米歇尔这一招,是弃卒保帅。

说好听点是引开敌人调虎离山,说不好听,其实就是让安妮去送死。要想引起追兵的注意,安妮必需和他们靠得很近才行,而一旦靠得近了,能不能再次甩开就难说了。

“这招可真狠啊。”系统的机械音忽然响起,“拷打和押送,费力气的活都让自己的好妹妹干了。这下好,把人家体力消耗得差不多了,再把人家派出去当鱼饵。就算安妮能够使用魔法,恐怕也没办法再次甩开追兵了吧。”

顾北忽然感觉有些背脊发凉:

“你是说,她早就准备把安妮当弃子了?”

系统听上去非常笃定:“很显然,她不想多一个人来分她的宝藏。你想想看,安妮杀死了莎莉,她绝对是心知肚明的,可她却硬在那里装傻,不就是为了现在这一招吗?”

顾北不由得陷入深思。

之前他识破了一次米歇尔的小伎俩,于是就没太把她当回事,可是现在看来,那次的胜利仿佛也另有隐情:

自己需要拖时间,为的是让自己顺利逃生。而米歇尔,她也需要一个明面上的成交,毕竟她屁股后面还有追兵,总不能一直坐在那里审问自己。表面上让顾北小胜一场,恐怕是她故意为之。

想到这里,顾北忍不住心中大呼上当。

自己从一开始就不该开口!

坚守阵地的话,虽然可能会受不少皮肉之苦,但是米歇尔这么想要得到宝藏,肯定是不会杀死自己的。

为了躲避里瑟家族的人,米歇尔会一边转移阵地,一边拷问自己。而在她与追兵的拉锯战中,自己能够拖到的时间会更多,她露出的破绽也会更多。到最后,他甚至能把米歇尔搞得焦头烂额。

毕竟,该着急的是米歇尔,不是自己啊!

至于那些皮肉之苦,顾北觉得,自己这一路上的颠簸折磨也差不多了。

“真是亏,亏到姥姥家了!”他忍不住在自己心中说道。

“其实也不一定,安妮不是就失手把人给打死了。万一你不招供,她也把你给打死了,那不就亏大了。”系统非常友善地出来安慰顾北,“不管怎么说,你还是少受了点折磨。”

顾北叹了口气,不过也还是释然了。中计就中计,再怎么样也是过去的事了。与其在这里懊悔万分,还不如赶紧想想现在该怎么办。

要知道,他所剩的时间不多了。

“安妮肯定是不愿当炮灰的。你说,如果我趁着她们两个吵起来,自己偷偷溜走,成功的机会有多大?”

顾北和系统商量着,又有点像自言自语。

“很低。”系统一如往常的刻薄,“就算她们吵起来,也不至于那么瞎。偌大一个活人从眼皮子底下溜走,谁会看不到?”

闻言,顾北也无法反驳,因为事实就是如此。

他点了点头,道:

“你说的有道理。这么说来,你有更好的办法喽?”

“……没有。”

“那就按我说的来。”顾北说得斩钉截铁。

系统无言以对。

定下了计划,顾北的注意力也重新回到现实中来。他静静注视着米歇尔与安妮,等待着最佳时机的来临。

然而,他的办法落空了。

安妮没有说话,似乎还在犹豫不决。米歇尔见状,也知道时间有些紧张。于是她走上前,握住了安妮的双手,再次开启了“姐妹情深”模式。

“安妮,我之前一直相信你。这一次,你是不是也应该相信我?”

就这么一句话,几声抽泣便从安妮的兜帽里传了出来。

随后,安妮说:

“嗯,我相信你!”

顾北再次三观尽毁,风中凌乱。

她们……居然……不吵……

“米歇尔,老地方的第三棵树下,我把我所有宝贵的东西都埋在那里了,你记得去挖出来。”安妮抽抽搭搭的,开始像交代后事一样地絮絮叨叨,“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完成我们的理想,我会一直陪着你……”

说着,两人又抱在一起,泣不成声。

顾北有些无语。

“她也不傻啊,看出了米歇尔只是让她去当炮灰。可是,她已经知道了自己肯定会死,为什么一点反对的意见都没有?”

顾北表示不能相信。

系统倒是老样子,用那种大妈一边看琼瑶剧一边擦眼泪的语气说:

“真是一对感人的百合花。”

因为时间紧迫,这次的“姐妹情深”比较简短。安妮只是匆匆哭了几秒,两人就分开了。在拉着手又深情对视了几秒钟后,安妮点头,然后毅然决然地转身。

裹着袍子的模糊身影,跑向了来时的路。

她要去引开那些追兵了。

顾北看着安妮逐渐消失的背影,还是有些反应不过来。

他的计划是在她们争吵的时候,借机逃走,然而计划果真是永远赶不上变化。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她们居然不吵架,安妮就这么心甘情愿地去赴死了。

她的脑回路究竟是怎么长的?

看来,关于这个他刚穿越来的新世界,他还有很多东西要学。

就在顾北还没想好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时候,米歇尔却突然动了。她伸出手,对准顾北,夜风吹动她宽大的长袍。

一句更加复杂晦涩的咒语,突然传到了顾北耳中。

顾北还来不及反应,便感觉到四周突然涌现出一阵强大的力量。那股力量瞬间束缚住了他,让他完全没办法动弹。

然后,米歇尔走过来,拎着顾北的领子,开始把他往最近的一棵大树上拖。

顾北有些愕然。她想干什么?

因为被魔法束缚住,顾北无法反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拖上树。然后,他被米歇尔牢牢地捆在了最高处的树干上。

固定好顾北,米歇尔自己也在边上坐下,调整了一下周围的树叶,让他们两个完美地隐藏了起来。

她就躲在树上,等待着里瑟家族的追兵被引开。

而顾北就被固定在边上,被米歇尔看得紧紧的,什么小动作都做不了。

“这女的力气真大!”

一片寂静之中,系统突然出声感叹,吓了顾北一跳:“该不会她其实是个男的吧?我错了,不该让你去勾引她的。”

“……”

也怪不得系统,米歇尔在这一刻确实是展现出了不可思议的力量。

顾北现在这个身体虽然瘦弱,但好歹也是个人,四五十公斤的重量还是有的。但米歇尔拎着他,却像拎个包一样,只用单手噌噌地就爬上了树。其身手之敏捷,令人叹为观止。

顾北只能继续傻眼。

新世界,要学的东西真的很多!

“不用惊慌,魔法过一会就会自己消散了。”米歇尔看了顾北一眼,随口说道,“里瑟阁下,我只是希望大家能够合作得愉快一点,希望你不要给我徒增麻烦。”

“……”

顾北刚想开口呛个几句,却发现魔法不仅让自己无法动弹,连话也说不出口。

因此,他只能恶狠狠地瞪着对方。

“你完蛋了。”

系统再次冒出来,冷冰冰的机械音听上去非常欠揍:“被死死地捆在这棵树上,半点逃生的机会都没有。追兵也会被安妮引开,靠追兵救命也指望不上了。你这次真的死定了。”

确实。

顾北在心里叹了口气。米歇尔这一招是真的狠,不但炮灰掉了安妮,也封死了自己所有的路。不论是逃跑还是救兵,顾北只能捞到个两手空空。

“可怜我这个精密无敌的超级人工智能,明明可以大展宏图,却要随着你死在这个鬼地方了。”

系统开始抱怨自己有多么的怀才不遇,听得顾北鸡皮疙瘩乱起。

“行了,别扯这些有的没的了。”顾北连忙打断它,“谁告诉你我们就要死在这里了?”

系统停下碎碎念。虽然顾北看不见它,但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一股鄙视之情:“可怜的孩子,反正都要死了,怀抱着希望总是好的。”

顾北却不在意:

“圣人千虑,必有一失。米歇尔虽然把我所有的生路都给封住了,但是,她一不小心,又给我开了一扇窗户。”

系统依旧不屑:“是吗?窗户在哪呢,我怎么没看见?”

顾北却不解释,而是在心中得意地笑了几声。注意力回到现实,他看了看身边毫无察觉的米歇尔,随后,他又在脑海中对着系统开口:

“她刚刚念出的咒语,你记录下来了吧。”

“……”

系统瞬间哑口无言。

“水球术或许没什么作用,但是束缚术呢?她可不知道,我们还有这么一张底牌。”说着,顾北满意地看了看天空。夜幕低垂,乌云蔽月,是个狩猎的好时机。

谁会是猎物,谁才是猎人?

或许,身份是时候发生一些转变了。

伴随着低低的晚风,令系统心碎万分的那句话被说了出来:

“束缚术的咒语,开始单曲循环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