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清洗者

人生有三大错觉:手机震动、她喜欢我……以及我能反杀。

顾北发现自己就陷入了第三种错觉之中。

本着对于系统的复读功能的信任,他把注意力集中到咒语上,意图像之前一样学会束缚术,利用这个法术反杀米歇尔。而系统也没有辜负他的信任,任劳任怨地重复着咒语的内容。

辜负他的是他自己。

不论系统再怎么重播,不论顾北的精神再怎么集中,他都无法学会这个法术。

通过集中精神,他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意识空间中。空间里一切如旧,漆黑无际,蓝色三角字符安然闪耀。而系统重播咒语的声音也传进来,像之前的水球术咒语一样,一遍一遍地回荡。

什么也没有发生。

顾北感觉,自己就好像在往一个湖里扔石子,企盼能溅出重重的水花。然而湖面却早已结冰,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无用功。

“你这个比喻不太恰当。”

突然,系统停下了重播,插嘴道:“没有水花不代表湖面结冰了,你这种情况应该是湖里的水彻底干涸。”

顾北本来不打算和系统玩文字游戏,然而仔细一想,却又觉得系统的话里另有所指。

“你这话什么意思?”

系统像是终于找到了点成就感,装模作样地清了清嗓子,然后慢慢地说了起来:

“湖面,就是你的意识空间,咒语就是石子。之前你解放意识空间,是用石子砸穿了冻结的湖面。然而,意识空间的解放只能有一次,你想要利用同样的方法学会第二个法术,肯定是不可能的。”

“那我该怎么学?”

“这个嘛……”

系统停顿几秒,恬不知耻继续道:“你问我,我问谁去?”

“……”

果然不该对这个家伙抱有期待。

顾北摇了摇头。

虽然系统像个老神棍一样胡言乱语,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那段解放意识空间的论断倒是有几分道理的。自己想靠同样的方法学会束缚术,确实不现实。

不用这个方法,那该怎么办?

无师自通的弊端这就显现出来了。他成为了一名法师,却没有半点理论基础。毛爷爷说过,理论指导实践。现在的他,在法师之路上就是两眼一抹黑,只能学习邓爷爷,自己摸着石头过河了。

顾北那个恨啊。他恨不得直接凑到米歇尔面前,跟她来一句:大姐,你教教我魔法呗?

“你学不了这个法术了,真遗憾。”

终于不用单曲循环,系统的声音透着十二分的高兴。

“我学不会这个束缚术,到最后被米歇尔干掉,你照样也得跟着我一起死。”顾北提醒它。

系统一下子没了音儿。

重播咒语的方法已然失败,顾北也干脆不再去管系统,而是把注意力放到了整片意识空间。

这片被解放的意识空间,是他一切法术能力的来源。如果说有什么东西能改变顾北现在处境,解答他关于法术的重重疑惑,那么答案,一定在这片黑暗之中。

干盯着也没用,顾北想了想,走到了三角字符边上。

他伸出手,对准字符,念出了水球术的咒语。

字符好像变成了一枚真的三角铁,被一股无形的力量轻轻敲击,振动起来,发出了“叮”一声。清脆的声音好像一道湿润的水波,瞬间传遍了整个意识空间。

一种奇妙的感觉油然而生。

顾北感觉自己在那声轻响下,从里到外来了一次共振,浑身上下酥酥麻麻的。

而当他回过神来,一团水球,在他掌心悄然浮动。

“好厉害哦,你也可以放出水球了诶!”机械音突然十分做作地冒了出来,“快点告诉我,你要怎么用一团水球维护正义,打败邪恶的米歇尔呢?”

顾北并不理会系统的嘲讽。

就在水球形成的一瞬间,这个空间忽然在他眼里清晰了不少。就好像初获光明的盲人,一种从未有过的感官让他震惊又喜悦。

虽然只是一瞬间,但他还是看清了不少东西。

这个空间里,布满了一种奇妙的能量。

平时,这种能量只是像空气一样平静地飘浮着,而当他念出咒语的一瞬间,三角字符发出了一道波动。在这道波动的影响下,悠闲的能量们忽然像抢食的蝌蚪一样汇聚了过来。

于是,便形成了他手里的水球。

以字符为器,引动四周离散的能量为己所用!

顾北感觉自己发现了魔法的本质。

不过很快,他又再次沮丧了下来,因为他发现这对于自己目前的处境没有任何帮助,反而还掐灭了自己仅剩了那一点希望。

因为,他感觉到这些能量是有属性的。

那种湿润而富有生命力的感觉,是水。

而当他再次念出束缚术的咒语,他可以从那些能量中,感受到一股排斥的力量。

很显然,束缚术需要的能量,并不是“水”。

顾北也试图去感受其它属性的能量,但是很不幸,意识空间里的能量全都是“水”。而当他离开意识空间,努力感受现实世界中的能量时,他能够感觉得到的,也只有“水”。

就好像在幼儿园门口接放学回家的孩子,你只能接到自己家的。别人家的孩子你再怎么喊,人也不会跟着你走。

更何况,顾北这个“孩子”似乎有点调皮。就算他竭尽全力,“水”也只会在有限的范畴内稍稍听话,想要做到如臂指挥,似乎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没想到我聪明一世,到头来只能被捆在你这个水货身上。”系统似乎也发现了这一点,开始哭天抢地,“你说你怎么就只搞得定个‘水’呢,这有个毛线用啊?拿来洗脚都不够好吗!”

顾北虽然不情愿,但也只能同意系统的话。

这一招水球术真的是屁用也没有啊!

靠着魔法反杀的计划已然落空。猎人猎物身份转换这个逼明明十分钟前才装完,没想到打脸来得这么快。顾北感受到了来自这个世界的恶意。

走投无路啊走投无路!

顾北睁开双眼,离开意识空间,回到现实世界当中来。

晚风如旧,吹动着沙沙作响的树冠。米歇尔蹲在边上的树枝上,像个雕像似的一动不动,兜帽挡着脸。顾北完全不知道她现在的表情。

实际上,从穿越开始到现在,顾北都没看清楚米歇尔的脸。她就像电影里最邪恶神秘的女巫,一肚子坏水,仿佛永远在酝酿着更加可怕的计划。

顾北盯着她看,想从那身诡秘莫测的袍子里盯出什么破绽来。

“终于,你准备牺牲色相了吗?”

系统又不合时宜地冒了出来,夸夸其谈:“你终于想通了,我甚是欣慰。来,看看这个微博转发过万的文章《不看你就落伍了!来自意大利的一百条情话秘籍》,包你手到擒来……”

顾北没理它。

他准备从米歇尔的身上找到自己的一线生机,当然了,并不是系统出的馊主意。就算自己做得出来,对方也不一定看得上自己。从穿越至今的经历看,很显然,自己没有后宫主角那种投怀送抱的主角光环。

他准备和米歇尔谈谈。

或者说,他要和米歇尔展开一次谈判。就像刚穿越过来的时候一样,他要利用自己手里仅剩的筹码,说服米歇尔,和她作一次交易,让自己活下去。

听上去确实希望渺茫,不过事已至此,他愿意尝试任何办法。即便这是个坏主意,难道事态还会比现在更糟糕吗?

他可没那么容易放弃。

于是,他调整了一下状态,开了口:

“米歇尔女士,你现在的处境很危险。”

谈判第一要义:摆高姿态,虚张声势,危言耸听。这和算命的逢人就说你印堂发黑,不日要有血光之灾是一个意思。反正把人唬住就是了。

当然,他知道光这一句话肯定是吓不倒米歇尔的,他还有后招。

以下是顾北想象中的对话:

“米歇尔女士,你现在的处境很危险。”

米歇尔很不屑:“你在说什么鬼话?”

顾北冷冷一笑:“你以为牺牲掉安妮可以拖延追兵,但是很不幸,家族的人已经知道你的目标是宝库,正在那里等着你自投罗网呢!”

米歇尔大惊失色:“不可能!他们怎么会知道的?”

顾北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在来的路上,我早就留好了暗号,通知了家族的追兵。没想到吧,哈哈哈哈!认输吧米歇尔,你的聪明才智比我还差得远呢!”

米歇尔如遭雷劈,花容失色:“怎么办怎么办?我是不是要死了,你一定知道怎么救我的,快告诉我,我什么都听你的。”

然后,顾北可以顺势和米歇尔定下交易,允诺自己回到家族之后,会想办法帮米歇尔取得宝库。米歇尔会感激涕零,把自己护送回去。至于要不要帮助米歇尔……自己都已经脱身了,这种空头支票还用得兑现吗?

就这样,自己安全逃生,米歇尔人财两空。

简直……完美!

顾北摸着下巴,不由得有些自恋。

然而,正如每个脑子没坏的人所想,事情并不会那么尽如人意。

米歇尔没理他。

顾北并没有慌乱,他知道,事情肯定不会像想象中那么顺利,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这种小小的挫折又怎么能够阻碍得了他?

于是,他接着道:

“我不是在危言耸听,你现在的处境确实非常危险。米歇尔,你不相信吗?”

终于,米歇尔开口了:

“我相信你,你说的没错。”

顾北一时语塞。

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太对。

米歇尔淡定得像青楼里的太监:“你在来的路上已经留好了暗号,通知了里瑟家族的追兵。很不幸,他们早就知道了我的目标是宝库,正在那里等着我自投罗网。”

“……”

顾北实力懵逼。

系统在他的脑子里,用一付痛心疾首的语气说道:“最讨厌这种人了,不按剧本来,还把别人的台词都抢走了,这让演对手戏的人怎么接嘛!”

虽然这个比喻简直烂大街了,但是顾北还是想说,自己真想找个洞钻进去。

即便看不到米歇尔的脸,但隔着兜帽,他都能感受到一股扑面而来的嘲讽和智商压制。本来他还有侥幸心理,以为米歇尔没有注意到自己留下的暗号,然而……

没办法,话已出口,顾北只能硬着头皮接下去:

“呃……虽然你注意到了我留下的暗号,但是你未必就把它们清理干净了。”

米歇尔却道:“不,我没有清理你的暗号,它们还在那里。”

闻言,顾北有些讶异。

没有清理,那不就意味着里瑟家族的追兵可以看到那些暗号。他们会守在宝库的门口,米歇尔也得不到想要的东西。如此一来,顾北有了谈判的资本,这和他原先的计划根本没什么区别!

为什么?为什么米歇尔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顾北都开始好奇了:

“为什么?你明知道这样自己没有好处吧。”

一声冷笑,从袍子里传了出来。

然而,正当顾北以为她要解释些什么的时候,异变陡生。米歇尔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匕首,飞快地抵在了顾北的喉咙上。

“不想死的话,别出声!”

刀刃紧紧贴着顾北脖子的肌肤,冰冷的触感让他不由得背脊一凉。

卧槽!这女的搞什么?

只要匕首再前进哪怕一毫米,这个树林里,恐怕就要上演人血喷泉了。

顾北发现自己在这短短的瞬间,便已出了一头的冷汗。

尽管被吓了一大跳,死亡的阴云密布,但是他还是让自己强行冷静下来。

米歇尔再疯,也是需要自己的,不会无缘无故就把自己杀掉。既然她让自己别出声,那应该是出了什么事,自己还是先观望一会,真的别出声吧……

而这时,远处的树林里,忽然传来了一阵异动。

顾北不由得屏息凝神。

只见,一个气势森严的骑士小队,渐渐地从黑暗中走了过来。

小队大概有十多个人,虽然骑着马,队列却整齐得像数学题里的几何模型。所有人都被盔甲罩得严严实实,甲胄上雕镂着繁密的纹路,华丽却不失庄严。

更令人惊讶的是,在这黑暗的树林之中,那些盔甲却自动散发着淡金色的光芒。在圣光的笼罩下,这些骑士就像是天神下凡一样,让人不自觉地就有种膜拜的冲动。

十多个人,却走出了千军万马的感觉。

就在这队骑士出现的瞬间,顾北明显感觉到,米歇尔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

顾北不由得有些好奇。

这些骑士是什么人?出现在这里又和米歇尔有什么关系?米歇尔为什么会这么紧张?难道……他们就是里瑟家族派出的追兵?

当然,顾北也没有傻到向他们求救。匕首还抵在脖子上,求救只会死得更快。

骑士们也没有注意到躲在树上的米歇尔和顾北。他们似乎只是路过,行进速度很快,没一会就消失在了顾北视线之中。而在骑士们远离之后,顾北又感觉到,米歇尔很明显地放松了下来。

再过了一会,米歇尔收回了匕首。

顾北摸着自己的脖子。金属的凉意还在,他心有余悸。

米歇尔到底要干什么?那些骑士究竟是什么人?还有……之前自己问的,为什么米歇尔不清除掉自己留下的暗号?

此刻的他,心中有太多的疑惑。

还不等他开口问,米歇尔就说话了:

“里瑟阁下,请原谅我的无礼,我只是为了安全起见。放轻松,现在,我可以回答你之前的问题了。”

米歇尔拿袖子抹了抹匕首,将它收好。

随后,她望着骑士们离去的方向,又接着道:“关于你的那些暗号,很不巧,我根本用不着清理它们。”

顾北惊疑不定:“你什么意思?”

米歇尔静默了片刻,像是想到了什么,有些讽刺地开口:

“你真的以为会有追兵来救你吗?可惜,你和安妮都被骗了,根本没有什么里瑟家族的追兵。一直追在我们身后,只有他们。”

没有追兵?

顾北一下子有些反应不过来。

怎么会,难道自己已经被家族给放弃掉了?这一路米歇尔口口声声强调的,就连安妮也深信不疑的“里瑟家族的追兵”,只是一个骗局?

坑爹啊这是!

这女的,打从一开始就在算计所有人了,连自己的“小弟”都不放过。顾北一个穿越新手,自然上当,就着这所谓的追兵,打了一路的小算盘,浪费了一整夜的感情。卧槽都不足以形容他此刻的心情。

没有追兵,那他岂不是死路一条?

“等等,那……他们是谁?”

顾北从震惊和死亡的恐惧中强行镇定下来。想了想,他指着那些骑士离开的方向这么问道——那一队骑士给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直觉告诉他,这些骑士是自己最后的希望了。

然而,米歇尔回答的语气却有些古怪:

“他们……是教会的‘清洗者’。”

顾北追问:“清洗者?清洗什么?”

闻言,米歇尔沉默了一会,忽然没来由地笑了几声,声音沙哑得像生锈的刀刃相互摩擦。她看向骑士来时的方向,开口,带着几分鄙夷的味道,又有点像是自嘲。

这是她的回答:

“清洗安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