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被识破了?

安妮灰飞烟灭的半个小时后。

夜幕的另一端,顾北的处境比安妮好不到哪里去。

“……为了设计我,你连你的同伴都下得了手?”

倒不是顾北突然正义感爆发,要为安妮打抱不平。只是除了在道德上谴责米歇尔,他实在不知道还有什么能说的了。

而他又必须说下去,闭嘴和等死没什么区别。毕竟,他和米歇尔还在进行“谈判”,虽然谈判的走向和顾北先前的设想早已南辕北辙。

但这是他唯一的生机了。

“这有什么下不了手的。”米歇尔的态度也开始变得恶劣起来,“里瑟阁下,为了我们的合作愉快,我似乎对你过于亲切了一些,让你产生了一种我们可以随意交流的错觉。”

亲切个毛线。

顾北感受到了压力。很显然,米歇尔撕去伪善的面具,准备叫停这次“谈判”了。对顾北来说,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谋求生机也好,缓兵之计也好,他得让米歇尔一直说下去才行。

因此,他试着强硬起来:

“米歇尔女士,你只能靠我打开宝库,而我也随时可能改变主意。你别忘了,我可以让你永远都拿不到你想要的东西。”

然而,米歇尔的反击来得比他想象中更快。

“阁下心急了,我马上用最好的皮鞭招待你。相信很快,你就会知道自己应该拿什么主意了。”

“……”

顾北不得不承认,这种轻声细语的威胁,比凶恶的语调给人的压力更大。

这种语气背后的潜台词就是:你的小算盘我看得一清二楚,就算耍再多的花招,你也逃不出我的五指山。

蔑视!彻底的蔑视!

见顾北没有回答,米歇尔从袖子里又摸出了一根漆黑的鞭子。她拿着鞭子在顾北面前晃了晃,月光把鞭子照得油亮油亮的。

“喜欢你所看到的吗?”她说。

你麻痹。顾北在心里说。

米歇尔扯了扯鞭子。

顾北立马扯出一个笑容:

“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米歇尔点了点头,又慢悠悠地把鞭子收了起来。

顾北感觉很窝火。

其实回想之前,米歇尔能够骗到自己,主要也是因为自己刚穿越过来,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他就跟个刚进城的农民工一样,抓瞎摸黑,三岁小孩都能把他耍得团团转。

坑爹的穿越,别的小说里的主角不都是会继承前人的记忆吗?为什么自己屁也没有?

要是他能早点知道没有追兵这一回事,要是他能知道更多的东西……

一切肯定会不一样。

“清洗者,教会专门用来对付异教徒的圣骑士。”突然,系统冒了出来,一本正经地说,“清洗者的选拔非常严格,每年有两千名圣骑士会参与,却只有两个人能够顺利成为其中的一员。据说,每一位清洗者都会接受教皇的洗礼,拥有不凡的战斗力。而当他们聚集在一起时,又会变得更加可怕。”

“什么鬼?不要在这种重要关头突然冒出来吓人好吗?”顾北很愤怒,在心中对系统说。

“这是清洗者的信息资料。”

系统显然感觉不到顾北半点的愤怒,语气听上去仍旧很欠揍。

“你……”顾北刚想说什么,忽然回过神来,“这些资料,从哪来的?”

“不知道,突然就从信息库里冒出来了。”系统这么回答。

“还有别的吗?给我些有用的资料,法师的!这个世界的法师都是怎么学习新魔法的?”

顾北心中再次燃起了希望的火焰。信息!资料!虽然他并不知道系统是升级还是抽风,弄到了这些资料,但他现在最缺的就是这个了——都怪这该死的穿越,他对于这个世界了解得太少。

他需要关于法师的资料。

他必须学会束缚术,这是他唯一的生机。

“没有了,除了你写得很烂的演讲稿,这是数据库里唯一的资料了。”

顾北非常焦躁:“我没心思和你开玩笑,给我点有用的东西。我们可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我没死你才能跟着活下来,学不会束缚术我们只能一起完蛋。”

“没有了就是没有了,系统从来不开玩笑。”

“……”

顾北都不知道该追问前一句,还是该吐槽后一句了。

“真的没有了?”他还是不死心。

“真的没有了。”

“真的真的没有了?”

系统传来一阵杂音,随后,半透明的数字界面再次浮现在了顾北眼前:“需要人工服务,请按零。

“……”

这下顾北算是死心了。

靠自己吧。

没错,顾北还没有放弃。形势已成死局,要在其他小说里,早该发生奇迹天降高人把他救走了。但人生不是小说,身处绝境的更大可能不是涨停反弹,而是天台排队来生再见。

更何况,如果他真的在一本小说里,从他的遭遇来看,这个小说的作者一定很恨他。

只是……

从米歇尔的态度变得恶劣开始,顾北心中忽然有了一股奇怪的违和感。他不知道这感觉是从哪冒出来的,但是直觉却告诉他,事情有哪里不太对,米歇尔刻意隐瞒了什么东西,不想让他知道。

“会是什么呢……”

在强烈的死亡压力之中,顾北却隐约感觉到了一线生机。

就像封闭岩洞里突然感受到的一缕风。

他要抓住那缕风。

注意力回到现实中来,他和米歇尔仍旧藏在树上。米歇尔看上去还没有要动身的迹象,似乎怕被清洗者发现,想等他们走得更远一些。

清洗者……

米歇尔似乎非常忌惮他们,系统刚刚也给出了不少关于他们的资料,不如就把这里当作突破口试试。系统那里得不到情报,但至少,他可以在米歇尔这里旁敲侧击一下。

想了想,顾北再次开口了:“他们不是来找安妮的,他们真正想要清洗的人,是你。”

米歇尔实力冷漠,甩给他一句:

“话多的贵族活不久。”

话多能不能活久不知道,但是话少,是肯定活不下去了。

顾北也不想当个话唠,都是老天爷逼的。

“清洗者,教会专门用来对付你们这些人的圣骑士。教会现有的清洗者也不多,每一个清洗者都是身经百战的圣骑士。能让十多个清洗者一起出动,你恐怕已经引起了教会的注意了。”

顾北特意说得很慢,想用刚从系统那里得到的消息,试探米歇尔的反应。

米歇尔没有反应。

顾北没有气馁:“你真的觉得你能在教会的眼皮子底下打开宝库吗?每一个家族的宝库都有人看守,即便你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干掉他们,也很难没有一点动静。清洗者离得这么近,他们一定会发现的。”

他的语气很冷静,但心里早已急得跟火烧了一样。

拜托……拜托……来点反应啊!

他感觉像在参加政治考试,叨逼叨了一堆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意思的东西,指望哪句话能瞎猫撞上死耗子,把这个天衣无缝的死局撞出一点生机来。他编得脑汁都快干了。

幸而,米歇尔终于动了。

她转过头,看着顾北。那是顾北第一次看见米歇尔的样子:昏暗的月光,兜帽罩得很严实,整张脸还是影影绰绰看不清楚。可那双淡金色的眸子却像猫头鹰一样,刺眼得不像话。

野兽一样的眼神,锐利得不带半点温度,看得顾北有点发毛。

“你是谁?”

“什么?”顾北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你不是格兰特·里瑟,你是谁?你什么时候把他换走的?他在哪?”米歇尔忽然拔出匕首,架在了顾北的脖子上,语气也变得咄咄逼人。

顾北心中咯噔一下,一股不太好的预感涌上来。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米歇尔的眼神像猎豹一样,凶残又冷漠:“别装傻了。清洗者出动从来都是十四个人,你却好像不知道一样,这个倒也就算了。里瑟家族向来最自豪他们宝库的隐蔽和特殊的打开方式,从来都不会派人看守,你却说会有人看守。作为里瑟家族的人,你不可能不知道这些。”

略一停顿,她加重了语气:“你是谁?”

顾北出了一手心的冷汗。

玩脱了,彻底地玩脱了。

还是政治考试比较好,至少说错了话不会倒扣分。

他从来都不是什么格兰特·里瑟,他只是顾北,一个倒霉的穿越者。他不知道里瑟家族究竟是什么鬼东西,更不知道那个所谓的宝库要如何打开。他什么都不知道。

一旦米歇尔发现了这一点,自己将毫无利用价值。

她会杀了他的。

“超级无敌精密的智能系统,救我!”

顾北在心里喊道。

“正在关机,噔噔噔噔……”

“你麻痹。”

回到现实中来,因为米歇尔的动作过于突然,顾北被吓得完全没有动作和表情,因此,倒也算是没有露出破绽来。于是,顾北顺着自己的面瘫扑克脸,装出了一幅淡定的样子:

“我就是格兰特·里瑟。”

米歇尔的眼神像一把手术刀,简直要把顾北的五脏六腑剖出来一个细胞一个细胞地检视。

生死关头,顾北强行冷静下来,漠然地与米歇尔对视。

感觉就像回到了小学,班主任恶狠狠地瞪着他,问:“你是不是没写作业?”,他回答:“我真的写了,可是我不小心忘记带了。”,班主任又说“你是不是在说谎?”,他说“我真的没有说谎!”

幸好他不常做作业,这副表情也练得比较熟,才能在米歇尔这么可怕的眼神下撑住。

时间像过了一辈子那么久。

顾北都感觉有点饿了。

忽然,米歇尔收回了匕首,也收起了那一身咄咄逼人的气势,再次恢复了之前蹲在树枝上的雕像样子。

什么情况?顾北还沉浸在自己完美的“忘带作业”脸当中,没有反应过来。

他有点懵。

“放弃吧,我不会上当的。”米歇尔这么对他说。

什么鬼……顾北感觉像是在看小说的时候不小心跳过了一章,一时间有点跟不上剧情。放弃什么?上什么当?他是做了什么连自己不知道的事吗?

他都有点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了。

当然,他不会把疑惑表现出来。几经思考,他想到了一个不会露出破绽比较稳妥的试探方法:重复自己刚才说过的话,然后再看米歇尔的反应判断情况。

“我就是格兰特·里瑟。”

米歇尔似乎有点不耐烦:“你的废话太多了,闭嘴!”

顾北死盯这米歇尔一动不动的身影,回忆着刚才的每一个细节。米歇尔那奇怪的态度、还有自己绝望中莫名感觉到的希望……那种微妙的违和感,就像满头黑发中的一根白发,他要把它拔出来。

忽然,他的脑中灵光一闪。

“我不是格兰特·里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