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来自水球的反杀

“喂喂喂,你在说什么?你脑子坏了吗!”

系统突然冒出来,惊恐万分地对着顾北喊道。

“你不是关机了吗?”顾北很淡定。

“您的电脑开机时间为零点一秒,打败了全国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电脑。”系统像得了小红花一样骄傲,不过它的语气也转变得很快,“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你想死吗,为什么要承认自己不是本人?”

“这不重要。”

系统反问:“那还有什么重要的?”

“米歇尔的反应。”

顾北一边盯着米歇尔,一边对脑中的系统说道。

而一切,也正如顾北所预料到的一样,米歇尔没什么大反应。她只是有些不屑地哼了一声,动都懒得动,似乎对顾北的自白一点也不惊奇。

系统沉默了,许久才幽幽道:“我开始有幻觉了,一定是你忘记给我杀毒了。”

“……”

顾北有些无奈。当然,也不怪系统反应不过来,米歇尔的思路太过复杂,想要跟上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他也想了好半天。

实际上,顾北是说错了话没错,那两段编出来试探米歇尔的话可谓是漏洞百出。而他说错的话也让米歇尔怀疑了他的身份,甚至认为他偷偷将“人质”给偷换走了。

然而,正是因为话里的漏洞太多,才救了顾北一命。

因为漏洞过于明显,米歇尔在怀疑了顾北的身份之后,很快,她的心里又冒出来了另一种怀疑:

这是不是陷阱?是不是顾北故意说错话,让她以为顾北是个冒牌货?

米歇尔把自己绕进去了。

以下是顾北推导出来的,米歇尔的脑洞:

“你不是格兰特·里瑟,你是谁?”

顾北忽然眼神一变,哈哈大笑起来,道:“你说的没错!我不是格兰特·里瑟,真正的贵族少爷,早就被我给偷换走了!”

米歇尔咬牙切齿:“你把他藏到哪里去了,给我说!不然我杀了你!”

顾北一脸奸诈:“我当然可以告诉你,但是你要答应我几个条件,第一你要干嘛干嘛,第二你要干嘛干嘛,第三你要干嘛干嘛。而且就算你杀了我也没用,那样小少爷回到自己的贵族窝,把你的消息传出来,嘿嘿嘿嘿……”

米歇尔深恶痛绝:“你卑鄙!”

顾北仰天大笑。

突然间,米歇尔倒吸一口凉气,幡然醒悟:“不,你在说谎,你就是格兰特·里瑟,你想骗我好让我把你放走,你做梦!”

顾北虎躯一震,笑声戛然而止:“你怎么知道的?”

米歇尔连声冷笑,说:“想骗过我,你死了这条心吧!”

就这样,不论顾北如何花招尽出花样作死,米歇尔都打定了主意:这就是格兰特·里瑟!就算他用嘴拉屎用鼻子撒尿,他也是他吗的格兰特·里瑟!

“……大概就是这样,所以现在不管我说什么,她都会觉得我在骗她。”顾北把他的推理解释给了系统,最后,这么总结道。

系统听完,沉默良久,说:

“……好烂的推理。”

“谢谢夸奖。”顾北心安理得。

虽然描述得浮夸了些,但是他还是很确信,自己把米歇尔的思路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如果不是这样,他也想不出什么别的理由可以解释米歇尔那诡异的行为了。

在想明白的那一刻,其实顾北很想对米歇尔说:想太多,是病,得治。

他也真是瞎猫碰上死耗子,才逃过了这九死一生的劫难。

多亏了自己功力深厚的“没带作业”脸。

不过仔细想想,其中的道理也深得很。米歇尔为了那个宝库,付出了这么多的努力,还从前呼后拥变成了光杆司令。在这种情况下,“顾北是冒牌货”这个消息,对她绝对是重大打击。

那意味着她一切的努力都白费了。

因此,她宁愿相信顾北就是格兰特·里瑟,这样,她才有得到宝库的希望。

人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

这样一想,顾北忽然觉得米歇尔没那么可怕了。教会的追捕如影随形,她其实和自己一样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在死亡的边缘游荡。只不过她比自己更习惯这种状态,因此表现得更娴熟镇定罢了。

而到头来,顾北不是格兰特·里瑟,米歇尔一切的努力也都注定打水漂。

悲哀。

当然,如果顾北会先被愤怒的米歇尔虐待致死,那他是没什么资格在这里可怜米歇尔的。米歇尔再怎么可悲,也牢牢握着他的小命。

除非……

顾北抓住了那缕风。

“米歇尔,那宝库里究竟有什么东西,能让你这么不顾一切地想要得到它?”突然间,顾北开口问道。

“不关你的事。”

米歇尔压力应该还是蛮大的,回答得很不耐烦。

“别这么凶啊,我就是好奇。你都把自己的同伴一个接一个地害死了,能让法师这么疯狂的东西可不多,我真的很好奇。”

顾北都感觉到了自己拿贱兮兮的语气,他自己都有点被恶心到了。但是没办法,事关他的性命,他只能怎么贱怎么来了。

不这样做,他无法确认,自己的另一个“推理”。

能够扭转整个局势的“推理”。

“没什么可好奇的。”米歇尔应该已经有点忍不住了。

“怎么会?可好奇的地方多了,你看……”顾北火上浇油。

米歇尔忍无可忍:“闭嘴!”

终于。

顾北感觉自己随着那缕风,挖开了封死的洞穴,希望的光线落上了他的脸颊。

“你希望我闭嘴吗?”

他收起了欠揍的腔调,忽然变得严肃了起来。

“对,你的话太多了。”米歇尔什么都还没有意识到。

“那……你为什么不亲手让我闭嘴呢?就用你之前的魔法,让我安静下来。‘希望你不要给我徒增麻烦’,你之前不是这么说的吗?”

顾北的语速忽然慢了下来,他能感觉到伴随着这些话的,自己一下一下的心跳声:“还是说,你的魔法,你不敢用了。”

米歇尔忽然僵住了。

虽然看不见她的表情,但顾北知道,她不复之前的锐利气势了。

从米歇尔对他态度变恶劣开始,他就觉得有些奇怪,只是他之前一直没发现哪里奇怪。在灵光一闪的那一刻,他终于想通了一切,而刚刚的故作唠叨只是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

既然米歇尔那么希望自己闭嘴,为什么不干脆再用一次束缚术把自己定起来呢?

之前他中束缚术的时候,连话都说不了,束缚术是具备禁言这个功能的。

经过反复的试探和验证,答案已经很明显了:她不能用。而再结合“清洗者”的存在,应该说,是她不敢用,她怕被教会的人发现。

据此推测,清洗者能够感应到一定范围内的魔法。

先前她用束缚术的时候,安妮才刚刚离开,还没有被清洗者杀死。因此,当清洗者感应到魔法,又见到了一身女巫打扮、打算向“里瑟家族的追兵”投降的安妮,自然把她当成了米歇尔,那个用束缚术的法师。

于是,他们毫不犹豫地净化掉了安妮。

然后,这些清洗者就以为,法师已经被消灭干净了,准备再巡逻一会就离开这个地方。而米歇尔,自然也就从教会的眼皮子底下逃之夭夭了。就算她以前干过什么坏事被追捕,现在也全算在死去的安妮头上了。

确实是很不错的计划,可以称得上是一箭三雕了。既除掉了安妮,又摆脱了教会的追捕,还断绝了顾北逃生的先机。

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在清洗者还没有远离的时间段,她不能再使用魔法。

因此,她才会不耐烦到让顾北闭嘴,也不敢再用一次束缚术。

“你说的没错,我不能使用魔法,清洗者会感应得到。其实如果不是我使用了特殊的方法,就算不用魔法,教会的走狗也能嗅到我们的踪迹。他们的鼻子灵得很。”

米歇尔终于开了口,语气中多了一份之前没有的谨慎:“可是即便如此,那又怎样呢?不用魔法,你以为你能从我的手中逃走吗?”

闻言,顾北忍不住露出了几分笑意,摇了摇头:

“我并不打算从你手中逃走,是你会从我身边逃走。”

米歇尔有些疑惑:“你什么意思?”

顾北不说话,而是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伴随着一阵微妙的波动,一句咒语,从他的口中被说了出来。

是水球术的咒语。

顾北的意识空间,浅蓝色的三角字符轻轻振动。无声的音符从他的灵魂中传出来,第一次在天地间回荡了起来。在某个未知的空间角落,水元素潮汐一样涌动,像听从某种意志的指挥,于虚空中浮现,在他的掌心不断地凝聚起来……

转眼间,一个水球浮在了顾北的面前。

一个只有婴儿拳头大小的、弱不禁风的水球,一个好像轻轻一碰就会破碎的水球,却仿佛冻结了时空,让万事万物不由得为之颤抖。

水球上,倒映着顾北胜利的笑容。

“这一次,可没有人能为你当替死鬼了。”他看了看骑士们离开的方向,有些戏谑地说,“清洗者要来了,你该逃了。”

米歇尔望着那枚小小的水球,彻底地陷入了震惊。

她利用顾北不知道“清洗者”的存在算计了顾北一回,然而,顾北也利用米歇尔不知道他会魔法的情况,反将了米歇尔一军。

清洗者在感应到了水球术之后,会重新开始追捕,而米歇尔想带着顾北这个拖油瓶在追逐之下脱身,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她只能撇下顾北,自己一个人逃跑。而顾北只要作出一付无辜的人质样子,清洗者就会把他救回里瑟家族了。

当然,米歇尔也有可能在暴怒之下,把顾北杀掉,但他感觉这个的可能性不高。背负上谋杀贵族的罪名,她的压力只会更大。“清洗者”可不是省油的灯,把顾北留在这里,还可以拖延一下他们追捕的速度,米歇尔才有脱身的机会。

就这样,顾北成功逃生,米歇尔竹篮打水一场空。

简直……完美。

在力量完全不能对抗的情况下,顾北通过不断示弱,成功地将局势引导成了智力的博弈,最终,利用一个不起眼的小小砝码,扭转了整个胜负的天枰。

他还能说什么呢?

芝士就是力量。

“哈哈哈哈!看到了没有,谁他么是水货。就算只靠着一招水球术,我照样能反杀!老子真他么机智!”他在心里对着系统一阵狂吼。

“……”

系统沉默,突然发了一个擦汗的QQ表情到他眼前。

“你他么还能发表情,不公平!”顾北愣了一下,愤愤不平地说。

系统像是死了一会机,才缓缓出声:

“我劝你别高兴得太早,依我看,她可没那么容易放弃。”

正如系统所说,米歇尔似乎从震惊中恢复了过来。

她瞪着顾北,一字一顿、是真的有些咬牙切齿地说:“谁说我没有替罪羊,只要把我的袍子披在你身上,清洗者可不管你是不是贵族家的少爷,他们会把你净化得干干净净!”

而顾北也毫不意外:

“是啊,你确实可以这么做。”

但是,正如系统所说,米歇尔没那么容易放弃。

她不会放弃宝库的。

而自己,这个格兰特·里瑟的身份,是米歇尔获得宝库的最大希望。

想要得到东西,她可不能弄死顾北,否则她只能再策划一次绑架行动了。很显然,第一次就搞得这么焦头烂额,再来一次?她再上哪去找两个炮灰来用?

她也不可能带着顾北接着躲避清洗者。就像先前的行动一样,顾北会拖慢行进的速度,而清洗者的速度又那么快。带着顾北,他们用不了多久就会被骑士们追上。

她只能放顾北一条生路,寄希望于和顾北合作。虽然这个希望怎么看都不太靠谱。

不论如何,这一次,主动权已经掌握在顾北手里了。

“米歇尔女士,不如……我们现在来商量一下新的合作方式吧。”他学着米歇尔之前那慢条斯理的语气,这么说道,“你放我离开,作为交换,我会为你取得宝库里的东西。想想看,这可比你拖着我在这里抱头鼠窜有效率得多。”

米歇尔沉默片刻,终于,叹了口气,道:

“你赢了。”

时隔五个多小时,顾北再一次听到了这句话。

不过这次,他知道自己不会被打脸了。

麻痹!终于活下来了!

好像在无边的黑夜中攀爬了半生,经历了无数绝望和困苦,强咽下每一股窒息的冲动,直到手脚麻木每一根肌肉纤维都颤抖着崩裂。

他终于看到了黎明的第一道光。

那种心情,就跟交了最后一科的卷子的高考考生一样。

他可是贵族家的天才少爷,只要度过了这一关,以后,那就是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过不完的纸醉金迷。与穿越前苦逼兮兮的平民生活相比,他这算是投了个绝世好胎了。

他正这么想着……

“小心!”

系统突然出声提醒道。

顾北还来不及反应,一个拳头就像闪电一样朝着他冲了过来,砰的一下,正中左脸。

卧槽!什么鬼?

在一种非常突兀的情况下,米歇尔用她那不可思议的怪力,在顾北的脸上狠狠地来了一拳。要知道,米歇尔能够单手将顾北像拎包一样拎上树,她拥有的力量不可小觑。

而这一拳,又伴随着被设计的愤怒,实在得不行。

因此,顾北只感觉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意识。

在不省人事的前一刻,他隐约听见系统说:

“这,才是真正字面意义上的‘打脸’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