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梦游的脏东西

昏昏沉沉之中。

顾北又做了一个梦。

时间回到上初中的时候。昏昏欲睡的下午,英语老师还留着波波头,站在讲台上,背过身写板书。粉笔用力地撞击在黑板上,发出沉闷厚实的响声。

感觉头昏目眩的。

顾北却看不清黑板上写了些什么,周围的一切都像失了焦一样。他只能注视着英语老师背上,衣服凸起的痕迹。好像其他事物都渐行渐远,只有那粉色毛衣下凸起的扣带,连细节都那么清楚。

顾北看得愣了神,脖子和脸颊有些发痒。

这时,英语老师转过身,露出一张四十多岁的大叔脸,带着眼镜涂着口红,那是他的老板。

老板又指着顾北,大喊一声:“巴拉拉能量,变身!”

“……”

顾北再次被吓醒。

第二次从诡异的梦中醒来,他感觉像挤了两个小时的地铁,想吐。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这一次,他没有被绑在什么奇怪的地方,也没有浑身的疼痛。只有他的左脸隐隐作痛,好像有点肿起来了。

左脸……

顾北渐渐回过神来,想起来了前因后果。

他被米歇尔在左脸狠狠打了一拳,然后……然后的事情,他也不知道了。他应该是被打昏了,做了那么一个奇怪的梦,最后在这里醒了过来。

发生了什么?

他睁开眼睛,却发现周围漆黑一片,什么东西都看不见,那一瞬间他都差点以为自己是不是瞎了。他又活动了一下四肢,一切无碍,身下躺着的东西还软绵绵的。

有点像自己的小床。

他又穿越回去了?发生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漫长的梦?

他又仔细感受了一下,不,这里不是他家。耳边隐隐约约传来了钟摆声,他家可没有这样的老式机械钟。而且这床的质感和宜家价位上千的样品床更像一点,他在店里感受过好多次了,他才买不起,所以这里肯定是什么别的地方。

“喂,有人吗?”

想了想,顾北还是打算谨慎一点,于是说道。

半点回应也没有。

顾北又在自己的脑海中呼唤了一遍,想着系统可能会知道点他不知道的东西。然而奇怪的是,系统也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要不是意识空间那枚蓝色三角字符依然闪耀,顾北都要以为自己撞鬼了。

不过那枚字符也说明了,一切并不是一场梦,他并没有穿越回去。

既然他还处在这个世界,那么就只剩下一个问题:米歇尔打晕他之后,做了什么?

经过五分钟的冥思苦想,他发现干躺在这里是什么也解决不了的。不管怎么样,他反正是活下来了,米歇尔没有杀掉他,也没有陷害他让清洗者杀掉他,那就是好事。要知道,在用出水球术的时候,虽然知道米歇尔需要自己,但顾北心里还是有点没底的。

万一呢?万一米歇尔真的心一横下手了呢?

不过,他现在还活着,那就说明了一切。

想到这里,顾北的心情也轻松了不少。他这条命也算是捡来的了,又何必这么畏首畏尾的?反正米歇尔还需要自己,就算自己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她又能把他怎么样?

于是,顾北起了床。

床边摆着鞋子,他摸摸索索地穿好了。同时,他还发现床边放着一个铁制的东西,硬邦邦的。他拿在手里感受了一下,还挺沉的,有点像个罐子之类的东西。

顾北心中一动,带上了它,当作防身的武器。

往前走了两步,他忽然摸到了一扇门。

门上有个把手,感觉和现代有点像。顾北试着转动把手,门打开了,隐隐约约的光线透了过来。顾北心中大定,任谁半天什么也看不着,那心里肯定也是会发怵的。

虽然这隐约的光线未免太隐约了。

借着微弱的光线,顾北看着门外。这里似乎是一个别墅一样的大房子,门外是长长的走廊,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香气。走廊尽头有扇窗户,月光从窗户透进来,才显得这里不那么阴森。

又是一个黑夜。

四周很安静,好像这里的人都已经睡下了。

这是哪?

有点像欧洲电影里十六十七世纪贵族住的房子。

想了想,顾北又往外走了两步。然而,就在这时,一个低低的声音却忽然从他的身后传了过来。

“呜……呜……呜……”

顾北吓了汗毛都竖了起来,连忙转身看去。

只见走廊的尽头处,一个人形的东西向他缓缓走了过来。为什么要说那是一个东西?因为走廊光线很差,完全看不清楚,而那玩意的姿势又很奇怪,左摇右晃的,像个丧尸,根本不像个正常的人类在走路。

而这声音,放在植物大战僵尸里也不会有违和感。

“卧槽,见鬼了?”

顾北有点慌。他感觉这个世界的设定又有点不太对劲了,之前不是法师和教会之类的玩意吗?怎么现在连丧尸都冒出来了,莫非这小说的名字叫“末世病毒之大法师”之类?

他感觉自己有点被雷到了。

那个人影渐渐靠近了他。在黑暗中,顾北也看不太清楚东西,也不知道对方的脸是不是烂得跟特效化妆一个样。不过,从惊讶中回过神来,他回忆起那些他看过的丧尸电影,突然觉得,眼前这玩意应该没那么可怕。

看这树懒一样的移动速度,能厉害到哪里去?

于是,顾北镇定下来,举起手中的重物,静静地等待它过来。半分钟之后,他感觉距离差不多了,于是,他把罐子向着那玩意的头部狠狠地扔了过去!

哐!

一声巨响,顾北听着都感觉脑壳有点疼。

那玩意的动作突然停住了。顾北有些紧张地看着那个身影,害怕重物砸脑袋会不管用,毕竟这重物其实也说不上特别重。以他穿越过来的这个身体素质,拿得动的重物可不多。

万一它不怕这玩意,自己该怎么办?

总不能用水球术砸死它吧?他可没听说过丧尸有怕水的。

就在顾北忐忑不安地盯着看的时候,一声惨叫,从那个身影口中发了出来。

“嗷——!”

那是多么撕心裂肺的一声惨叫,像老猫被两百斤的胖子踩中尾巴,响彻了整个房子。所有房间的灯刷的一下亮了起来,门一个接一个地打开,脚步声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

寂静的夜晚一下嘈杂了起来。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谁这么晚了还在这里大吵大闹的?”

“这个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耳熟呢。”

“……”

黑暗被驱散开,顾北也得以看清周围的一切。

站在他不远处的那个奇怪身影,是一个金发的男子。他穿着丝绸的睡衣,脸上带着震惊的表情,褐色的不明物体从他漂亮的卷发上滴落,在他洁白的睡衣上留下一道又一道蜿蜒的痕迹。

“啊哦……”

见状,顾北露出了不太妙的表情。

原来,这个世界的设定没有那么奇怪,那是个人,不是什么丧尸。

原来,他拿来防身的罐子,并……不是一个普通的罐子。

……就暂且称之为这个世界的“夜壶”吧。

房子里的人渐渐聚集到了这里,大部分是穿着粗麻衣的男男女女,还有几个穿着丝质睡袍的人。他们大都睡眼惺忪,然而当他们来到这里之后,迷蒙的眼睛都在一瞬间瞪得巨大。

伴随着人渐渐聚齐,嘈杂的房子反而渐渐安静了下来。

大家都盯着那个金发男子的身影,摒住了气,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噗呲……”

顾北有点忍不住,笑了一声,不过他知道不对,马上憋住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他憋笑憋得有点难过。

金发男子回过神来,摸了一把自己脸上的不明物体。他瞪着顾北,声音颤抖得像被割喉放血的公鸡:

“你、你、你、我、我、我、草、草……”

顾北努力忍住笑,脸上作出悲痛的表情。

只见金发男子脸憋得通红,胸口不停地起伏,眼睛里都快瞪出血丝了。他像是想把话说完,但一切愤怒与悲伤都卡在了喉咙口,他就是说不完那句话。

“你……是不是想说什么?”

顾北友善地问道。

金发男子似乎更激动了。他都开始抽抽了,像个乐队指挥一样指着顾北抖了半天,头发上和衣服上的不明物体更是四处飞溅。

“你不要激动,深呼吸,慢慢来。”顾北觉得自己真是善解人意。

金发男子似乎得到了安抚,深深了吸了一口气。

然后,还来不及把气吐出来,他两眼一翻,噗通一声晕倒了。

“……”

死寂。

落地可闻针鸣的死寂。

人们的目光在顾北和晕倒在屎泊里金发男子间徘徊,还时不时面面相觑一会,似乎一切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范围。他们就像中了束缚术,一动不动,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令人尴尬的沉默。

以及……令人尴尬的气味。

就在这时,一个机械音不合时宜地在顾北的脑子里响了起来:

“哇,这人吃屎诶。”

系统的袭击有些突然,顾北忍不住笑出了声。

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到了顾北的身上,像在看动物园里的稀有动物一样。顾北感觉像是被十盏浴霸同时照上了,压力倍增。

关键是他们看也就罢了,竟然没有一个人说话,搞得顾北神经有点紧张。

他感觉自己得说点什么了。

“那个……都这么晚了,大家怎么还不睡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