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

“少爷,您可以先回去休息,弗尔先生这里还是交给我们处理吧。”

终于,在历经了漫长的沉默后,一位管家模样的中年男人站了出来,化解了尴尬的场面。

少爷?

顾北心中一动。

“嗯,那就拜托你了。”

莫名男子畅游在屎与翔的海洋固然很精彩,一般人总会多看几眼,再拍个照片发微博上热搜。但是作为始作俑者,他可没办法置身事外幸灾乐祸,还是早早脱身比较好。而且说实话,顾北并不关心这个男的什么情况,半夜出来装鬼被淋一身排泄物也是自作自受。

这都不是重点,更重要的,是顾北自己的处境。

看周围这些人的样子,再看这个房子的装潢,对于眼下的情况,他心中已经有了猜测。

他回到了里瑟家族。

虽然对于自己是怎么回来的非常疑惑,也担忧自己会不会露出假冒“少爷”的马脚,但是不管怎么说,自己安全了,至少暂时地安全了。这一点让他还是感觉松了一口气。

在那位管家的指挥下,人群中走出几个女仆样的人,拿着木桶和抹布,开始清理金发少年和他“沉溺”于的屎泊。围观的人群也渐渐的散去,各回各家,不过看他们的表情,今天晚上的事情,恐怕会成为他们很长时间的焦点话题了。

顾北也回到了房间。

他躺回了那张他最开始醒来的床上。

他有太多的东西要去消化了。

“超级精密的无敌人工智能,你能够给我解释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吗?”他对着脑海中的系统发问,“还有,我刚刚叫你的时候,你究竟跑到哪去了?”

系统没说话。

“别给我装死,我知道你听得清清楚楚。”

“等灯等灯,正在开机。”伴随的耳熟的音乐声,系统听上去无辜得很欠揍,“您好,初次见面,请问有什么可以为你服务的吗?”

顾北额头上开始有青筋暴起:“装傻是吧?”

他感觉自己就像动漫里的人物一样,青筋像十字一样在他额角闪烁着颜艺的光辉。

“……我错了。”系统变脸的速度令人叹为观止,“数据库里的信息爆炸了,我刚刚专注于处理那些数据,没有及时对你反馈,对不起。”

顾北的怒火这才稍稍平息。想了想,他接着系统的话问道:

“数据库怎么了,又多出来了什么信息?”

系统回答:“是这具身体原主人的记忆,在清洗者抽取你的记忆的时候,那些记忆突然全部冒出来了。信息量实在太大,数据库处理不了所以崩溃了,我用了整整三天时间才修复好。”

顾北感觉这句话的信息量也有点大。

清洗者抽取自己的记忆?什么鬼?

整整三天又是什么情况?

看样子,在他晕倒失去意识的这段时间,确实发生了相当多的事情。

“清洗者为什么会抽取我的记忆,是他们送我回到这里来的吗?”顾北问道,“还有,米歇尔呢?她就这么放过了我?”

系统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很娇羞:“你的问题好多啊,系统又要崩溃了呢。”

顾北的青筋再次暴起。

“打晕你之后,米歇尔逃走了。”系统的语气瞬间恢复正常,“清洗者很快赶过来,把你带走了。他们对你展开了整整两天的调整,好像还用某种方法侵入了你的记忆。”

顾北感觉有点惊悚:“侵入了我的记忆?那他们没有发现我学会了魔法?”

要是教会的人发现了什么,那岂不是要完蛋。

“没有,你还挺走运的。”不知道为什么,系统听上去好像有点嫌弃,“在他们侵入记忆的一瞬间,这具身体原主人的记忆一下子全部冒了出来,被他们给读取了。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好像没有发现你来到这个世界后的记忆。他们以为你只是被女巫绑架,被安妮虐待到昏厥,然后就被他们给发现了。所以最后,他们把你安全送回了里瑟家族。”

闻言,顾北松了一口气。

没被发现就好。

关于那个用水球术把清洗者引来,然后借助清洗者脱身的计划,其实是存在很多漏洞的。万一清洗者有什么特殊手段,发现了自己也会使用魔法,那自己的结果肯定也是死翘翘。

他只不过走投无路,才想出来这么个办法,其实很大一部分心态只是咽不下这口气,不想让米歇尔得逞。在召唤水球的瞬间,他心里也是忐忑得不行,生怕小命就这么夭折了。

还好,一切进行得比他想象中还要顺利。

虽然对于米歇尔为什么这么轻易地放过自己,顾北还是相当疑惑。不过既然米歇尔都这么做了,他还想这些干嘛呢?当自己人品爆发不就好了。

谢天谢地,倒霉了这么久,他终于走运了一回。

“不要高兴得太早好吗,你今天又闯了一个大祸。”系统似乎有泼冷水的习惯,很不招人待见,“今天那个被你泼了一身屎尿屁的男的,他好像也蛮有来头的。”

“……他是什么人?”

“迪克·弗尔,弗尔家族的长子。”系统答道,“弗尔家族也是在王都非常有声望的贵族,他们的先祖是非常出名的宫廷艺人,在喷火表演的时候不小心烧死了准备行刺国王的刺客。国王很高兴,赐予了他们贵族的地位。发展至今,弗尔家族已经包揽了整个王都的娱乐产业,势力非常大。”

顾北想了想,问:“跟里瑟家族比呢?”

“稍微差一点吧。”

“那怕他个鸟啊?”

“……”系统哑口无言。

顾北现在的处境可微妙得很,他确实没空理会自己是不是得罪了哪家的纨绔子弟。此时此刻,他最重要的问题是:如何成功地扮演格兰特·里瑟。

他毕竟不是这位“少爷”本人,万一露出马脚被人发现,那可就真的糟糕了。

谁知道这个世界的人会怎么看待穿越?就教会那个吓人的样子,自己被当成恶魔使徒,绑在十字架上活活烧死?这也不是没有可能。

谁让他比较倒霉呢,没有直接继承这具身体的全部记忆,这才多出了这么一个苦恼。而且在被米歇尔怀疑过一次后,他对自己的演技有点没自信。

因此,他要用最快的速度融入这个世界,融入里瑟家族。

这才是眼下最性命攸关的大事。

“你刚才不是说,这具身体原主人的记忆出现在了数据库里吗?”想了想,顾北对系统这么说道,“把关于‘我’的一切都告诉我。”

系统迟疑了一下,说:“那也太多了,就算说上一个月也不一定说得完。”

顾北有些无奈:“你不会简化一下啊?先把那些最基本最重要的东西告诉我,让我不会在别人面前露馅,细枝末节就不用管了。”

“那好吧,请稍后,正在整理数据……”

伴随着一系列奇怪的电子音效,系统再次沉寂了下来。顾北叫了两声没有回应,也大概知道了这个系统的功率不怎么样。于是,他只好耐心等着系统的“简化版记忆”出炉。

想到自己那台小本本不可思议的卡顿程度,又想到那老牛拉车一样的CPU可能遗传给了系统,顾北的心情十分沉痛。

他该在穿越前换一台电脑的。

一切又归于沉寂,顾北发现这段时间有些尴尬。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他实在不知道该干些什么。于是最后,他决定继续睡觉,以此熬过系统整理数据的漫长时间。

毕竟是深夜,他总不好又跑出去乱逛,万一又碰着一个梦游的神经病怎么办,他总不能又泼人家一脸屎吧。

这种情况下,能晚点面对里瑟家族的人,多点准备时间,总是好的。他还计划着明天早上多赖一会的床呢。

“睡觉啊……”

自己似乎刚睡了三天三夜吧。

完了,好无聊,睡不着……

他忽然格外思念自己的手机。从前晚上睡觉前,他都会关了灯躺在被窝里,拿出手机刷刷微博看看小说,渐渐地就睡着了。可现在当他下意识往床头摸的时候,才忽然明白,那样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

他早就不在那个世界了。

之前在女巫的挟持下,他根本没有时间想到这些。而现在,压力暂时远离了他的肩头,种种复杂难言的情绪,便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一股脑冒了出来。

他穿越了。

他离开了那个自己生活了二十多年的世界,来到了这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从前的生活总是令他厌倦,他总想着有一天,自己会去到另一个地方,过上更有意义的生活。可现在这一切真的发生了,他却感觉像鞋子里进了石子,有点被硌着了。

没办法,一切都发生得太快。前脚他还坐在自己租来的小屋里,后脚睁开眼睛,世界已经天翻地覆。

说到底,他也只是个普通人啊。

有些无奈的叹气声,从顾北的床边沉了下去。他翻了个身,木然地瞪着眼睛,瞪着天花板上一片空茫的黑暗。

“真的……回不去了。”

正当他躺在床上,试图入睡又睡意全无的时候,一声十分轻微的门锁转动的声音,忽然传到了他的耳朵里——失眠的时候,再细小的声音都会被放大成晴天霹雳。

什么情况……

顾北迷糊了一下,但立刻就警觉了起来。

有人在撬他的房间门锁!

进贼了?

到底又在搞什么鬼?

从莫名的人生惆怅中恢复过来,意识到眼下的情况,顾北也有些无语了。他才来这里不到半天,为啥还能搞出这么多幺蛾子?还让不让人过个安生日子了?

无奈之下,他决定先观望一下,看看这人到底想干什么。于是,他紧闭双眼,调整呼吸,假装自己已经进入了深度睡眠的状态。

他把自己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到耳朵上,很快,他听见了门打开的轻响和一阵小心翼翼的脚步声。他的神经也一下子紧张起来了。很显然,对方这么偷偷摸摸,只能说明这家伙不打算干什么好事。真要是好人,那进来前总该先敲门吧?

如果对方真的有恶意,自己该怎么办?

顾北没有急着出声大喊救命,他觉得这事有些诡异。

直觉让他耐下了心。

很快,那阵鬼鬼祟祟的脚步声停在了床边。

因为无法睁开双眼,他只能凭借着某种虚无缥缈的“感觉”,努力地感受着那个人的气息。究竟是恶意还是善意?究竟是强大还是弱小?

时间仿佛都渐渐停滞了。

隐隐有种奇妙的感觉。

伴随着注意力的愈发集中,忽然,像是针尖碰触到了泡沫,在他意识空间的深处,蓝色三角字符发出了“叮”的一声轻响。

一道波纹扫过整个世界,一切都焕然一新。

他突然发现,自己能感受到周围空气中游离的水蒸气了。原本疏离的“水”在一瞬间与他亲近了不少,他能与它们对话,收到它们的反馈,仿佛每一滴细小的水分子都在他的脑海中活泼地跳动。

这种感觉非常奇妙,顾北好像拥有了一双全新的眼睛。不用睁眼,他就能够通过对水元素的感应,“看见”这附近的一切。虽然目前这种“看”还很模糊,大概是八百度近视摘了眼镜的水平,但这种感觉仍旧妙不可言。

他就像第一次睁开双眼的婴儿,兴奋地感受着全新的世界。

他已经感应到了那个站在他床前的人。

伴随着顾北对这种感应的逐渐熟悉,对方的形象也开始详细起来:应该是个成年男性,身高……似乎有一米八左右,身形却其瘦无比,是个竹竿似的人。不过也就仅此而已了。可能是因为初次使用这种感应,面容之类的细节,他再怎么努力也“看”不清了。

那个人就那么站立在那里,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最初的新奇感渐渐消退,顾北开始有些疑惑:他不知道对方要干什么。他可以感觉到一丝若有若无的危机——来者的身上似乎有一股淡淡的杀意。

但他没有打草惊蛇。因为他还隐约感觉到,这个人并不是很强大,再加上水元素感应法的出现让他安心不少。于是,他决定等下去。

这里可是里瑟家族的地方,对方到底是怎么进来的?他又为什么会冲着自己来?

顾北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总之,对方出现得太过突然,他要看看,这人到底想干什么。

“哇啊啊啊!别睡了快醒醒!这个人要杀你啊!”

一声超大分贝的机械音,以那种早晨六点半闹钟的杀伤力,把顾北从头到脚震了个激灵。那是本来在整理资料的系统,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在这个节骨眼冒了出来。

系统冒出来并不是关键。

关键是,受这一声影响,顾北下意识地睁开了眼睛。

然后,他就彻底地懵逼了。

通过自己那吓得睁开了的眼睛,顾北可以看见,在这一片黑暗中,有一双反着光的眼睛,正呆呆地看着自己。同时,还有一把反着光的匕首,也正对着自己。

那双眼睛看着他,眨了几下。

他也看着那双眼睛,眨了几下。

“……”

妈的,炸了。

杀千刀的系统,吃泡面没有调料包,生儿子没肚脐眼。

顾北注视着那双眼睛,深吸一口气,露出和善的眼神,说: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这位同志,您也出来散步啊?”

说着,他还惊恐地扫了那亮闪闪的匕首一眼,忙不迭地又补上一句:

“大哥,您的水果刀真别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