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本杰明和格兰特

在短短的一瞬间,顾北设想了无数种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

可能是陌生男子大惊失色,转身就跑;也可能是对方挥舞着匕首朝他扑过来,他与对方基情肉搏;运气好的话还可能是家族里的其他人冲进来,将陌生男子直接制伏……

看着那明晃晃的刀刃,顾北对于这个人潜入的用意也明白得一清二楚了。

不怀好意,岂止是不怀好意?

杀人放火还差不多!

在这犹如冻结一般的短暂时刻,顾北的脑子却突然飞快地转了起来。该怎么办?跟他拼了?算了吧,以自己穿越过来的这副小身板,刚正面无异于自杀。

大声求救吗?貌似是个可行的办法,至少比用水球砸死对方要好,就是不知道这附近的守卫工作效率怎么样,赶不赶得及救援了……

然而,就在他准备大声呼救的时候,这个拿着匕首的陌生人却做出了一件完全超出他设想的事情。

对方回答了顾北的话。

“不是的,我睡得很好,也不喜欢散步。这个不是水果刀,这是匕首。我没用它切过水果,用它切水果应该很不方便。”

“……”

要、要干嘛?

这个人是在跟他聊天吗?要不要跟他讨论一下哪款水果刀比较好用?

顾北一时语塞,竟不知该如何回答。

“那你为什么大晚上不睡觉跑到这来?”

是系统,在顾北的脑海里问了出来。一时懵逼的顾北也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也跟着说出了口,在现实中对着陌生男子这么问道。

陌生男子的回答干脆又直接:

“我是个刺客,刺客都是晚上才出来杀人的。”

“……”

顾北再次被对方的话噎到。

是的,刺客确实都是晚上出来杀人的。你说得很有道理,我选择死亡。

“啊,他好棒,最喜欢这种干脆又直爽的人了!”系统突然冒出来,没由来的感叹让顾北很想吐血,恨不得启动360把它强行卸载掉。

顾北感觉现状有些诡异,白花花的匕首还是对着自己,虽然对方暂时还没有动手的准备,但是接下来会怎样,谁知道呢?对方的脑回路显然不是常人所能理解的。

现在该怎么办?看这位刺客先生的眼神,好像……在等着自己把话题接下去?

为了防止冷场之后对方马上下手,他只能硬着头皮聊下去了:

“那……你要杀谁呢?”

话一出口,顾北顿时很想打死自己。

他没话找话的能力也是烂到一种境界了。

如果对方接下来回答:“我是来杀你的啊。”他就只能说:“那你为什么不动手呢?”那么对方肯定会说:“哦,那我动手了。”于是一阵刀光剑影,胜败乃兵家常事,请大侠重新来过。

再一次,顾北发现自己花样作死的能力真是满分。

他再次准备求救了。

然而,他早该意识到的是,这位刺客先生的回答他是永远预料不到的。

“我是来杀本杰明·里瑟的。”

顾北一愣,冲到嘴边的“救命”又被硬生生咽了回去。

本杰明·里瑟……

谁啊?

在这一刻,他突然发现整个事件再次来了一个大拐弯,开始朝着他一无所知的方向发展了。

“我不是本杰明·里瑟,我是格兰特·里瑟。”顾北摸不着头脑,有些谨慎地答道。

听了这话,刺客似乎也有些疑惑。他放下了高举着匕首的手,皱起眉毛,用另一只手挠了挠脑袋,望着天花板,一副《出师表》背到一半卡壳了的模样。

顾北感觉很诡异,很懵逼,所以他也没有说话,只是愣愣地看着对方。

对方思索了好一会,终于,放下了挠头的手,说:

“哦,对不起,我好像走错了。”

“……”

什么鬼?

那一瞬间,顾北都开始怀疑自己其实并没有失眠,已经睡着了,而眼前的一切只是一场梦境?如果真的是梦,那这绝对是他做过最荒诞的梦了,比他老板的“巴拉拉能量”还扯淡!

老天爷,或者别的什么神,你他么玩我?

“那你知不知道本杰明·格兰特在哪个房间啊?”

刺客先生问得很诚恳。

“……不知道。”

“这样啊,那我走了。不好意思,再见啊。”

“……一路顺风。”

刺客收好匕首,对着顾北挥了挥手,转身,离开了房间。

他走了。

他轻轻地走了,正如他轻轻地来。

虽然没有衣袖可以挥,但从他那弯起的眼睛就可以看出来,在他告别的时候,面罩底下一定是一个淳朴而真挚的笑容。就更不用说他还顺手把房门给关好了……

顾北只觉得槽点太多,竟不知从何吐起。

“啊,他真是个善良的好人。”系统说。

“……你可以去当他的系统。”顾北说。

说真的,如果这位刺客先生和这个蛇精病的系统可以聊天,这俩一定特别合得来。

“不行,这人的智商还是不太行,连自己要刺杀谁都搞不清楚。当他的系统,那不是浪费了我一身的才华。”

顾北不太想理会持续发病的系统。

从那种荒谬的感觉中脱身出来,他忽然又多了几分忧虑。虽然看上去莫名其妙的危险过去了,但是这里都进刺客了,虽然这刺客是不怎么靠谱,可难道自己要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这个所谓的大家族,到底还有没有一点安全保障了?

还有,那个叫“本杰明·里瑟”的家伙该怎么办?从姓氏上就可以看出来,这人也不会是什么阿猫阿狗。这位刺客万一真找对了路把人杀了,又该怎么办?

“我们得阻止他。”

想到这里,顾北忽然对着系统这么说到。

“他都走了,其实你真的没有必要再自己凑上去,给自己找麻烦。”系统却劝道。

“不是我给自己找麻烦,万一他真的把那个叫‘本杰明·里瑟’的杀了怎么办?我总不能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吧。”顾北解释道,“家族里死了人,他们一定会仔细调查的。如果他们发现刺客还来过我这里,那我不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

因此,虽然他才刚到里瑟家族,不想多生事端,但也只能多管闲事了。

更何况,一般情况下发现了刺客,把大家都叫起来难道不是正常的反应吗?总不能因为这个刺客不太正常,还跟自己强行聊了会天,自己就也跟着变得不正常了吧!

“你不用担心这个,不会有别人被他杀掉的。”系统却说得异常笃定。

“为什么,你怎么能肯定?”顾北皱眉。

“因为你就是本杰明·里瑟啊,他要杀也是杀你,怎么会去杀别人。”

“那倒也是……”

因为系统听上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顾北也就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不过,他很快意识到了不对。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我什么时候成了本杰明·里瑟,你的硬盘里装的都是翔吗?”顾北很无语。

系统却停顿片刻,开口,语气里洋溢出一种智商上的优越感:

“相信我,你就是本杰明·里瑟。”

顾北虽然不是很想理它,但又不好什么都不说,还是反问道:“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为什么米歇尔说我是格兰特·里瑟?”

系统信誓旦旦地说:“她搞错了。”

“你凭什么这么肯定?”

“就凭你这具身体原主人的记忆。”

系统炫耀似的停顿了一下,然后用一种十分笃定的语气接着说道:“根据记忆,你是家里的长子,在你出生的那一刻,你的父母为你取名为‘本杰明’,意为最受宠爱的孩子。在你成长的十六年间,所有人都用这个名字来称呼你,你没有改过其他的名字,更没有用过什么别的假名或昵称。归根结底,你就是本杰明·里瑟,那个刺客要杀的人就是你。”

“……你确定?”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

顾北有些傻眼。

搞什么?他还以自己穿越过来的名字是格兰特·里瑟,结果现在却告诉他是本杰明·里瑟?那些乱七八糟的西方人名本来就难记得很,这么一来他更是头都要大了。

他倒没再怀疑系统的话。毕竟系统都说得这么详细了,又有原主人的记忆作保证,就算它不怎么靠谱,也肯定不会在这种事情上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自己真的是本杰明·里瑟。

然而,新的疑问也产生了:为什么米歇尔又会把自己的名字弄成格兰特?她那么精明的人,总不至于把人的名字都搞错吧?

奇怪得很。

“那格兰特·里瑟又是谁?”想了想,直觉让顾北问出了这个问题。

“那是你的亲生弟弟。”系统答。

闻言,顾北眉毛一挑,不由得有些惊讶。

而系统也继续介绍:“在你出生一年后,你的弟弟也出生了,你们的父母为他起名为格兰特·里瑟。你与你的弟弟在这里中一同长大,感情也还不错。”

弟弟……

顾北的心中,忽然有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千万不要告诉我,这里上演的是那种天才弟弟废柴哥哥,然后我又穿越到哥哥身上的戏码。”顾北有些不安,他看过不少类似设定的小说,只好祈祷自己的穿越没有那么的狗血。

“你也没有笨到无可救药嘛。”系统的声音欢快得有些欠揍,“你猜的没错。你弟弟出生的那一天,圣光从里瑟家族的屋顶升起,贯穿了大半个王都,落在教堂广场中央神像的指尖。凌晨的大教堂传出了七下钟声,以此寓意新时代的开启。在百日的洗礼之中,你弟弟被检测出有极高的神术天赋,被喻为未来的大主教,甚至是教皇的接班人。”

“……那我呢?”顾北抱着那一点点还没破灭的希望,问道。

“在你的百日洗礼之中,你被检测出毫无神术的天份,让整个家族都大为失望。不仅如此,在后来的日子里,你慢慢显现出身体的脆弱,疾病缠身,比小你一岁的弟弟还要瘦弱,连当骑士的希望也灭绝了。因此,在王都的贵族圈子里,你成了里瑟家族最大的笑柄。”系统的声音难得听起来那么客观严谨。

“……”

顾北恨不得一头撞死。

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真正听到答案,他还是挺无奈的。本来听米歇尔那些话,他还以为自己穿越过来的这个身份是个什么天才,没想到,这个世界对自己的恶意还是一如既往。

活在天才弟弟阴影下的废柴哥哥,想必在这个家族里面的日子也不好过吧。尤其听系统的介绍,作为家族的笑柄,自己的地位恐怕好不到哪去。

估计米歇尔也是一时眼花,把自己当成了弟弟给绑架了,这才闹出这么些无妄之灾。这位本杰明·里瑟本人也真是够倒霉的。当然,他被安妮打死了,这份倒霉就留给自己了。

说好的苦尽甘来呢?坑爹啊这是!

不过顾北并没有让失望的情绪存在太久。

“算了,管他呢。”

他是要当大魔法师的人,神术天赋什么的都见鬼去吧。至于身体的虚弱,自从意识世界三角字符的形成,他就感觉到有一股湿润的气息时常滋润着自己的身体,那股喘不过气的感觉已经好很多了。因此,这一点他也无需担忧。至于别人的鄙视,那就让他们鄙视吧,何必在意那些人是怎么看的。

废柴就废柴,哪本小说的主人公不是废柴?

嗯……这么想想,自己还真是有够乐观的。

顾北发现自己确实乐观得有些离奇了。可能是受那位刺客先生的影响,他的脑回路也变得不太正常了起来,就这么一会,他便把那几个糟糕消息的影响抛到了脑后。

有种撞到了头的欢快感。

……嗨起来?

“别太乐观好吗,那个刺客,你又打算怎么办?”系统再次发动被动技能泼冷水。

哦……

那是来杀他的刺客,不是他快乐的小伙伴。

再次冷静下来之后,顾北很快意识到了危机。虽然对方不是什么靠谱的家伙,但这位刺客的存在便已经证明了一个事实:有人想杀了自己。

会是谁?

他只是一个废柴贵族,没什么地位也没什么能力,就算会被人瞧不起,也绝不会有人专门想杀自己。反倒是那个天才弟弟,更容易被有心人给盯上吧。

很蹊跷。

究竟是谁,会对自己这个家族笑柄恶意这么大?他得赶紧把这个人找出来。他可不想以后的日子过得提心吊胆,随时担心会不会有人在自己背后捅刀子。

“那个简化版的记忆,你应该弄出来了吧。”想到这里,顾北对系统问道。

想找出幕后黑手是谁,就只能从这具身体原主人的记忆下手了。

这位本杰明阁下以前得罪过谁?有哪些仇人?如果自己死了谁的好处最大?只要找出这几个问题的答案。刺客背后的那个人,自然就水落石出了。

“已经整理好了。”系统回答。

闻言,顾北满意地点了点头,说:

“那就开始吧。”

也是时候,让自己彻底地变成本杰明·里瑟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