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屎人”的报复

虽然内心犯着嘀咕,本杰明还是走进了客厅,望着他的父亲。

“我回来了,父亲。”

坐在主位的中年男人看着本杰明,没有说话。然而,他眼里的情绪并没有半点高兴,反而带着几分责怪的意思,看得本杰明不由得有点心惊肉跳。

到底怎么了?

作为本杰明的亲生父,克劳德·里瑟,与他相关的记忆也被本杰明非常仔细地了解过。他是一家之主,王国的公爵,在赫利王国的贵族体系中享有极为崇高的地位,是个典型的老派贵族。

所谓的老派贵族,意味着向国王效忠,然后跟在国王屁股后面对着教会效忠;意味着重视出身,强调贵族与平民之间的分界;更意味着好面子,随时随地秉持着所谓的贵族的骄傲。换句话说,就是这个人啊,思想不先进,很封建。

而从个人的角度来说,本杰明的父亲又是个很严肃的人,很少能从他的脸上看到一丝笑容。作为一位父亲,这一点也表现为了他的严厉。他对他的儿子们寄望颇多,可他的大儿子本杰明却丢尽了他的脸面,理所当然的,本杰明在他这里混不到一丝好脸色。

对本杰明,他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哦不,他基本上懒得和本杰明说话。大概是小时候骂多了骂累了,也没把人给骂开窍,于是他干脆放弃了。

不过,尽管克劳德公爵对本杰明一直失望透顶,都有点一见本杰明就来气的意思了。但是,他仍旧是个讲道理的人,像眼下这种带着怒气的神情,一般也只有在本杰明犯了事的时候才会出现。

犯了事?他犯了啥事啊?

想到这里,本杰明一头雾水。

“就是他!昨天晚上,就是他用……用那个东西攻击了我!”

忽然,在一片压抑的僵硬气氛之中,那个陌生的金发小子却先开了口,打破沉默,指着本杰明的鼻子就是一通怒斥。

听了这话,本杰明却更疑惑了。

“这人谁啊?”

谨慎起见,他没有在现实中作出什么反应,而是在心中对着系统这么问道。

系统答道:“嗯……他应该是迪克·弗尔。还记得吗?就是昨天晚上出来梦游的那个人,那个被你泼了一脸排泄物的家伙。”

闻言,本杰明愣了一下。他又多看了那人几眼,终于,也在那张脸上感觉到了眼熟之处。

确实,那个朝天的猪鼻子,和昨天晚上那个倒霉蛋一模一样。只不过昨天晚上这人满脸都是屎,现在没了,看上不太一样,所以本杰明才一时间没认出来。

想到这里,本杰明很想对他说一句:“对不起,你今天脸上没有大便,所以我才没想起你来。”但是他知道,现在可不是嘴贱的时候,这话要是说出口,那场面就再也控制不住了。因此,他生生地忍了下来。

眼下这个情形,他总算是明白了过来。实际上整个事件的脉络就是,这位迪克先生昨天在他们家里作客,结果梦游发作,遇上了刚醒来的自己。自己用夜壶砸了他一脸,他气不过,今天就带着老子来找场子来了,于是,便有了眼前这阵仗。

这是兴师问罪来了啊!本杰明心中暗道不妙。

有点棘手。

出于种种考虑,面对迪克指着自己鼻子的食指,他没有急着出声,而是学着从前的本杰明,低着头,倔着一张脸,一付青春期犯错后被骂的样子。

多说多错,还是先看看自己的父亲——克劳德公爵是什么态度吧。

然而,克劳德的态度很不妙。

“本杰明,这就是我们教你的代客之道?”他一开口,就是一付恨铁不成钢,帮理不帮亲的样子。

本杰明在心中叹了一口气。

他早就从系统那里了解到,克劳德不是一个会护短的人,不过这么的向着外人,也是让本杰明对自己在父亲心目中的形象有了一个更低的认识。

不过仔细想想,从系统提供的事迹看,这里的人好像从来没有护短的习惯。这里的家族之间,似乎不像别的小说那样针锋相对,更没有那种不能在外人面前骂自己人的风气。就如一般的西方贵族一样,他们在教会的照耀下和平相处,压根没有敌对关系的存在。

西方人的家族观念也真是有够薄弱。

如此看来,在家族不维护自己的情况下,这种状况岂止是有点棘手,简直就是批斗大会啊——所有人一起,批斗他一个人。

怕是要吃苦头了。

想到这里,他当场很没骨气地服了软。

“大哥!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请你原谅我!”

就连他自己都能感觉到,这一刻的演技究竟有多么逼真。

他的脸皮子也算是练出来了。

他想得很清楚:与其让克劳德逼自己向这些人道歉,不如自己先一步把话说了,既改善一点克劳德的印象,也避免了弗尔家族的人得寸进尺。他相信,只要自己态度够完美,对方也挑不出什么理由来难为自己。

不出本杰明所料,听到他“诚意”十足的道歉,克劳德的脸上露出一丝惊讶之色,正盛的怒火也稍稍平息了下来。

毕竟,本杰明现在这个表现,比从前的“他”可成熟不少。当然,也没有人觉得奇怪,进而联想到穿越之类的鬼事情。在里瑟家族众人看来,本杰明本来就该是这个样子,现在才转变,他们还嫌晚呢!

克劳德的严厉可以用一句道歉暂时化解掉,不过,作为“夜壶门”的受害者,迪克·弗尔的愤怒可没那么容易平息。

“说原谅就原谅,你想得也太美了!我不接受!”对方的态度十分强硬。

连系统也诡异地冒出来,附和道:“就是啊,道歉有用的话那还要警察干什么?”

“……”

本杰明无视掉唯恐天下不乱的系统,看向了克劳德。克劳德似乎不打算说话,似乎是想把这些小辈的恩怨留给小辈自己解决。

于是,本杰明只好自己开口,对迪克问道:

“那你想怎么样?”

闻言,迪克瞪着他,脸上露出一种高高在上的蔑视。只听得他不屑地哼了一声,咬牙切齿地说:“我要把你对我的羞辱,完完全全还给你!”

说着,他跟变魔术似的,忽然从桌子底下拿出了一个夜壶。

“……”

本杰明的脸一下子黑了。

装个孙子道个歉也就算了,也不会少块肉,反正认怂的同时,内心一直是“你们这些凡人”的鄙视状态。但如果真要把那种东西往自己脸上扔,他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接受得了的。

“……你做梦。”

他就是再能忍,也忍不住了。

迪克立刻激动了起来,大叫道:“我就知道,你那些道歉就是装出来的,你根本就不是诚心跟我道歉,你这个无耻的骗子!傻X!废物……”

本杰明也憋不住了,小半辈子互联网生涯的累积,让他在这一刻爆发了出来,仿佛千万个喷子瞬间附体,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你他妈才是废物!大半夜不睡觉跑出来吓人,嘴里叫得跟杀猪似的,做梦梦见哪家小姐这么激动?有什么资格说我?吃屎吃多了也开始满口喷粪了?小心哪天被鸟粪砸死!”

“我草,你他妈敢骂我!”

“你都在屎里洗过澡了还怕人骂?”

“我要杀了你!”

“来啊!谁怂了谁直播剁叼!”

“……”

据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格林先生回忆,当时的场面一度失去控制。

“我很惊讶,原来贵族的生活也和我们普通人没什么两样。生气的时候,骂人的词汇也一样粗俗又贫瘠啊。”不愿透露姓名的格林先生回忆着当时的情景,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一切也正如他所说,伴随着旁观众人的目瞪口呆,本杰明和迪克的嘴炮之战不断升级,中间省略一大段不能直视不能描写的内容,场面像脱了肛的野马一样狂奔而去。

终于,克劳德站了出来。

“闭嘴!”

狮吼一样的怒斥,终于是让白热化的战斗停了下来。双方各自鸣金收兵,偃旗息鼓,只余他们愤怒的眼神在空中碰撞出激烈的火花。

本杰明感觉有一点后悔,也感觉很爽。

不过很快,这后悔就不止一点点了。

“闹够了没有?本杰明,念的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在客人面前吵吵嚷嚷,像什么样子?你要是不想再这个家里待下去了,那就给我滚!”

一大通话砸下来,也是把本杰明有点砸蔫儿了。那一瞬间,他甚至感觉回到了小时候,有种自己犯了错,被父母用鸡毛掸子指着鼻子训斥那种的感觉。

简直就是童年阴影再现。

“我……”在这种感觉之下,他下意识想反驳几句,却被不由分说地打断了。

“怎么?你还想狡辩?里瑟家族的脸都被你丢光了,你说,你让我们怎么面对王都里的其他贵族?教会的大人们又会怎么看我们?”克劳德的怒火一点也没有消退的意思。

本杰明立刻闭紧了嘴巴,再也不敢开口了。

这种时候,说什么都是火上浇油,只会让克劳德更加觉得自己叛逆不懂事,还不如乖乖地低头挨骂,把这一波怒气给挨过去。

反正自己刚才骂人也骂爽了——那个思想落后的纨绔子弟根本骂不过他。

这时,反倒是另一个陌生的中年男子开了口,对着克劳德劝道:

“克劳德公爵,你也别生这么大的气了,我看他好像也知道错了。就让我儿子把仇报了,从今往后,这件事情我们就当没发生过,也免得有风言风语传出来。”

系统也适时地跳出来介绍:他就是艾克斯·弗尔,弗尔家的一家之主,迪克的父亲。

作为王国的伯爵,这人出了名的圆滑,和商界往来颇多,也深受当今国王的喜爱,一脸肥肉笑起来能堆得眼睛都看不见了。

这种时候,也只有他能跳出来说话了。

虽然他看上去好像是在为本杰明说好话,但本杰明是不打算感激他的。“就让我儿子把仇报了”,说白了,这人还是想让迪克把夜壶往自己的脸上扣。

这一家子还真没一个好东西。

然而,克劳德的态度却再次让本杰明大跌眼镜。

“如果这样能让这件事平息下去,那就这样吧。”他沉默了一会,恢复冷静,然后这么说道。

话出口的瞬间,迪克的眼神一下子就亮了起来。他一脸激动地捧着手里的夜壶,跟莱昂纳多捧着奥斯卡奖杯似的。

“完蛋,你要变‘屎人’了。”系统忽然出声,淡定得让人听不出是幸灾乐祸还是怜悯。

本杰明脸色铁青。

他绝对!绝对不能接受!

把屎盆子放下,好好说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