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搞事情的老夫人

“既然如此,这里也没有我这个老太婆的事了。我有点累,就先去休息了。”

就在迪克捧着夜壶跃跃欲试的时候,坐在一边一直默不作声的老夫人——本杰明的祖母,此刻却突然开口说话了。

本杰明有些惊讶,其他人的注意力也一下子转移开了。

“老夫人累了就休息吧,都是些小事情,您就是不想来也没有人会怪您的。”

不等克劳德开口,艾克斯·弗尔就马上这么接口道。

“我都这么大的年纪了,出点事情总得在场,不然啊,有人都要以为我不在了。你说是吧?”老夫人却这么答道,又是一付漫不经心的语气,像是在讽刺,又像只是打了一个哈欠。

艾克斯连忙摇头,说:“老夫人说笑了……”

本杰明站在一边,默默地听着这些人的对话。老夫人一开口,他和迪克一间的矛盾立刻就被放到一边了。看样子,他这脾气古怪的祖母的地位不低啊。

不过,本杰明却隐隐有种预感:在这种时候突然跳出来,这位老夫人恐怕并不是真的想要休息。不然,她又何必多出来这么一番夹枪带棒的话呢?

搞事情?

快搞起来,搞得越大越好,也给他多拖一点时间,想想该怎么把这一关给熬过去。

“我让安娜服侍您去休息。”

克劳德也站起来,对着老夫人这么说道,又转身,用眼神开始示意门外那几个仆人。

“不用了,是觉得我老得有多没用了?我自己能走。”老夫人却摆了摆手,拄着手里的拐杖,站了起来。

“可是……”克劳德有些犹豫。

“可是什么?玛丽什么都没说,你又在这里急什么呢?玛丽,你说是吗?”老夫人却不耐烦地打断了他,转头,对着克劳德身边的本杰明的母亲说道。

玛丽——本杰明的母亲、克劳德的妻子,此刻显然是有些惊讶的。她大概是没想到老夫人会突然把话头转向她,她睁大了眼睛,用手捂着半张的嘴巴。

犹豫了一下,玛丽答道:“那就看母亲您的意愿了,我没有什么意见。”

闻言,老夫人不大不小地哼了一声,听不出什么情绪来。

本杰明在心中吐槽。原来是婆媳撕逼,还一付撕不起来的样子,看来对自己是没什么帮助,连时间都拖不了多少。老夫人一离开,弗尔一家马上又会高举夜壶对准自己了。

没工夫看戏了,这种戏码各大卫视天天都在演,也没什么好看的。

还是赶紧想想该怎么办吧!

如果迪克真的要砸他夜壶,他能不能硬着头皮反对?克劳德总不至于真的把他赶出里瑟家族吧?

但……万一真的被赶出去了呢?

想到这里,本杰明不由得心中一凉。

真要被赶出去,那就只能投奔教会了,教会还要利用他抓住米歇尔,肯定不会亏待了他。但要在教会眼皮子底下学魔法,那简直是刚结束教程就进入地狱难度——这游戏反人类。

流浪街头的话……那就更惨了。不过教会估计也不会允许自己流浪街头,反而会把自己控制起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待在里瑟家族,才是自己保持行动自由的最佳选择啊。

头好痛……

就在本杰明谋划着后路的时候,准备离开的老夫人,却突然做出了一个非常奇怪的动作:她仿佛是力气有些不支,拐杖打了个滑,突然向着侧边甩了过去。

这一甩不要紧,可拐杖甩向的地方,却好死不死,正好是捧着夜壶站立的迪克。

在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拐杖狠狠地命中了迪克的后脚跟。迪克腿一软,整个人不由得向后栽倒,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而他手中的夜壶,也在他摔倒的同时被甩出了手,在本空中高高飞起,画出一道优美的抛物线。然后,它精准地命中了倒在地上的、迪克的脸。

砰的一声巨响!

深色的液体四处飞溅,像一朵巨大的花,以抽象画作般的形态从他的脸上绽放开来。

所有人都倒吸着冷气,后退几步,像躲避瘟疫一样远离了懵逼状态的迪克。

而迪克,也是一脸震惊地倒在地上。他伸出手,在自己的脸上摸了一把,然后慢慢把颤抖着的手挪动到了眼前。看着手上沾染的褐色物体,他的整张脸都不由得抖动了起来,瞳孔深处弥漫出一股深切的绝望。

“啊——!”

伴随着一声痛彻心扉的惨叫,迪克再次晕倒在了屎泊之中。

因为一系列事件发生得极为迅速,众人除了躲得远远的,不让脏东西溅到自己身上之外,也来不及作出任何其他的反应。

而整个事件的始作俑者,本杰明的祖母,也早在夜壶还没落地之时,就反应迅速地躲到了客厅的门边,惊慌地捂着自己胸口,一付受了惊吓的无辜模样。

客厅里,鸦雀无声。

本杰明回过神来,看着躲在门边瞪大眼睛一脸无辜的老夫人,更是被狠狠地震撼了。

这年头,不只年轻人,就连上了年纪的老奶奶,都想搞个大新闻啊!

看着周围愕然到接近呆滞的众人,本杰明这次学乖了。枪打出头鸟,在有人开口打破沉默之前,他要保持隐身和完全透明的存在感,绝对不会再说话了。

再怎么样,他也是第二次面对这种场面了,换句话说,他是有工作经验的人了。

然而,在场的众人似乎工作经验一个比一个丰富。

每一个人都沉浸在难以置信的震惊之中,看着那屎泊中的迪克,没有人发出半点声响,更没有人的神情出现半点变化。大家都沉醉在那如痴如醉的“震惊”之中,任凭恶臭蔓延,却似乎没有一个人有捂鼻子的倾向。

好像有人冻结了时间,只余窗外被惊起的乌鸦,发出听上去些许惨烈的叫声。

整个场面好像一下子变成了耐力的比拼,而迪克的惨叫则成为了那句“我们都是木头人,不许说话不许动”。

本杰明感觉有点懵。

这些人,搞什么?

“大家都是贵族,都比你有经验。”系统在他心中默默吐槽,“当然了,也有可能这个世界的人反应神经就是很慢,不论发生了什么都要反应很久。”

“……”

本杰明无言。

在这一片诡异的“震惊”沉默之中,也不知过了多久,最终,一声奇怪的响声把这一切结束了。本杰明愣了一下,随后发现,那是他的肚子在叫。

而在这样的环境,这一声“咕”显得格外清亮富有穿透力。

……他饿了。

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聚集在本杰明的身上。

本杰明追悔莫及。他这才想到,他穿越到这个世界以来,还什么都没吃过呢。反正他清醒的时候是没有进食的,至于在他昏迷的三天三夜之中,别人有没有给他喂吃的,他就不清楚了。

而那顿自己本来应该吃的早餐,也被自己的祖母给作掉了。因此,实际上他是非常非常饿的,只是太多的事情堆积,让他一下子忘掉了这一茬。

直到现在,饥饿感累积到一定程度,砰的一下,定时炸弹爆炸了。

他再次成为了众人目光的焦点。

就在他心中大叫糟糕的时候,老夫人却突然像回过了神一样,开了口:

“啊,这……真是非常抱歉。大概是拐杖用得太久了有些滑,我一不小心没握住,伤到了这孩子。弗尔伯爵,你不会生气吧。”

老夫人的话出口,就像一句咒语解除了魔法,所有人脸上都露出回过神的表情,仿佛他们真的刚从震惊之中回过神一样。他们面面相觑,交换着“震惊”余留的难以置信,每个人的表情都挑不出一丝破绽。

“这……”艾克斯?弗尔此刻望着自己倒在地上的儿子,脸上的肥肉一抖一抖的,仍旧一付愕然得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样子。

“母亲,您没事吧?”克劳德对着老夫人问道。

在他的示意下,几个仆人走进来,想要搀扶老夫人。

“不必了,我一把老骨头了,能有什么事?”老夫人摆手拒绝了。

艾克斯又看了地上的迪克一眼,脸色渐渐变得难看起来。在他的身后,几个本杰明不认识的、大概也是弗尔家族的什么人交换了一下眼神,脸色都渐渐变得有些难堪。

其中一个人拍了拍艾克斯的肩膀,和他耳语了两句。

艾克斯的眉毛深深地皱了起来。他又看了好似惊魂未定的老夫人一眼,犹豫了一会,开口道:

“老夫人,你这是在为难我们啊。”

老夫人闻言,扶了扶头发,严肃地说道:“你放心,我都这么大年纪了,又怎么会为难你?今天的事情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你的孩子不是主张公平吗?这样吧,我们再准备一个这个东西,让这孩子砸我一次,这样我们就扯平了,也别闹到主教那里去,让别的贵族笑话我们两家。你说是吧?”

这话一出,艾克斯还来不及反应,克劳德就已经大惊失色。

“母亲?”

“这是我的事情,我来处理,你别管。”老夫人一挥手,便将克劳德压了回去,说着,她又看向艾克斯,一本正经地问道,“我这么处理,你们有什么意见吗?”

艾克斯愣了愣,表情一下子变得疑惑起来,显然是不太能理解老夫人的提议:

“这……我们怎么能对老夫人做这样的事情呢?老夫人你就别开玩笑了。”

老夫人却一脸的义正言辞:“这怎么可以,你的孩子不是一心想要报仇吗?为了贵族的荣耀,说过的话自然不能不算数。先前本杰明误伤这个孩子的事情要这样,我误伤这个孩子的事情自然也是如此。来吧,尽管用那个东西砸我。为了获得你们的原谅,我是绝不会反悔的。”

老夫人郑重的语气吓了艾克斯一跳。他也感觉到了不对,但迫于老夫人身上突然出现的莫名压迫感,他来不及思考,只能下意识地回答:

“不,这种事情我们怎么可能做得出来?您是无心之失,我们原谅您。”

闻言,老夫人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她望了不省人事的迪克一眼,耐人寻味地抬起眉毛,转了转眼珠子。忽然,她又看向艾克斯,这么说道:

“伯爵的慷慨真是令人敬佩。那么,我就代表我和我的孙子本杰明,感谢你们慷慨的原谅了。”说着,不等别人有什么反应,她就又转身看向门口的几个仆人,吩咐道,“好了,事情终于结束了。弗尔家的客人也要走了,你们还不赶紧送送他们。”

吩咐完这几句,她立刻又转回来,动作敏捷得简直不像个年近七十的老人。赶在艾克斯反对之前,她又继续对着弗尔家族的人开了口,用一种“和蔼可亲”的气场,把艾克斯刚到嘴边的话给堵了回去:

“我也想多留你们作客,不过伯爵那么忙。今天的事情也解决得这么圆满,你们的怨气也化解了,大家都很高兴,我就不挽留你们了。”

说到这里,她还略微停顿了一下,然后,皱纹遍布的脸上露出一个慈祥的笑容:

“艾克斯伯爵,路上小心,祝您生活愉快。”

艾克斯伯爵一脸懵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