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对不起,您的祖母已超神

不止艾克斯,本杰明整个人也目瞪口呆。

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他就是用脚趾头想,也明白了老夫人的用意。

老夫人是为了帮他,故意绊倒了迪克。

就看那拐杖甩出来的动作——老夫人和迪克的位置之间还隔着一个艾克斯呢,拐杖想要绕过艾克斯命中迪克,也不是一件容易事。如果老夫人不是故意的,那只能说,这拐杖甩得也太艺术了。

老夫人绝对是故意的。她故意绊倒迪克,让夜壶再次砸在迪克身上。这样,她就与本杰明站在同一阵线了。如果弗尔家族的人想要惩罚本杰明,那就势必也要惩罚老夫人,不然有违什么所谓的“贵族的荣光”。

而这些人更是不可能拿夜壶扔老夫人的,万一砸出个三七二十一,那可不是闹着玩的,闹到教会那里怎么办?退一步说,就算艾克斯敢砸,克劳德肯定也不会允许的。

因此,弗尔家族的人不能惩罚老妇人,自然也找不到理由惩罚本杰明了。

总而言之,老夫人把倚老卖老发挥到极致,救了本杰明一命。

想到这里,本杰明真是松了一口大气。

还好,自己这个祖母虽然脾气古怪,在这种关键时刻却比他那个便宜爹要仗义。不然,自己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躲过这一劫了。看样子,这个世界也有人知道要护短,不是全都胳膊肘往外拐。

感恩,感恩……

不过,本杰明能意识到这一点,其他人更能意识到这一点。

看以艾克斯为首的弗尔家的人,那一脸吃了翔的表情就知道,这口气,他们肯定不想就这么咽下去。

“克劳德公爵,老夫人年纪大了老糊涂了,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我们当然不会介意。但是公爵大人,这件事情应该如何处理,你也应该清楚吧。”

艾克斯一开口,就瞄准了古板的克劳德公爵。看样子,他也清楚老夫人难对付得很,不如把她晾在一边,先从本杰明的父亲下手。

“嗯……”

克劳德面露难色,却没有立刻回答。

见状,本杰明刚放下的心一下子又提了起来。

这些人也真够阴魂不散的,都到这种地步了,居然还是毫不退让。要知道,艾克斯这么做,可以算是在挑拨里瑟家族内部的关系了。

但愿自己这个父亲不会真的同意吧……

“怎么?你别看我老了,手脚不太利索,但脑子还是清楚得很。这件事情如何处理,我心里有数,绝对不会闹个不明不白的。”

正当克劳德犹豫之际,只见边上的老夫人忽然眼皮一抖,抢先开口这么说道,一付德高望重的样子,义正言辞得不像话。

克劳德再次被老夫人抢话,却还是没有发作,反而保持了沉默,似乎不打算在这件事情上发表意见了,大有任老夫人胡来的态度。

艾克斯见状,也不由得皱眉:

“老夫人,您就别闹了。”

“闹?”老夫人像是听到了什么奇怪的事情,面露惊讶,作出了一付无辜的样子,“艾克斯伯爵,你这是什么意思?来我们家闹事情的人不是你们吗,怎么变成了我在闹了?艾克斯伯爵,你也得讲讲道理啊。”

艾克斯似乎也开始不耐烦了,当即反驳道:“闹事的可不是我们!”

说完这句,他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不当。于是,他深吸一口气,收敛情绪,重新摆出贵族本来的圆滑姿态,继续说道:

“老夫人,我的孩子在你们家族做客,被你们家的孩子给欺负了,我作为他的父亲,当然要给他讨个公道。更何况,你们家的孩子犯了错,我们代为惩罚一下,还顺便帮你们教育一下,免得他下次再犯。你们不感谢我们也就算了,还在这里颠倒是非。老夫人,到底谁才是不讲道理的人?”

“有这么一回事?”老夫人的样子更惊讶了,甚至还显露出了些许茫然,仿佛她真的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可难道不是我们好心邀请迪克这孩子来做客。谁知道,这孩子夜游症发作,大半夜的,把那个东西当球踢,把自己给砸伤了不说,还把我们的走廊弄得那么脏。看在他也是无心之失的份上,我们没有和你们计较,你们怎么能这么不讲道理呢?”

啪!

此言一出,艾克斯好像真的被气着了,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你……”

只见他眼睛瞪大,用手指着老夫人,然而话却哽在嘴里说不出来,脸上的肥肉一颤一颤的。那表情,像极了他昨天夜里被夜壶砸中说不出话的儿子。

所有人面面相觑,气氛古怪,就连克劳德脸上也露出异色,似乎想开口说点什么。然而就在此时,老夫人回头看了克劳德一眼。只是看似无心的一眼,就让克劳德再次沉默了下去,不再有开口的倾向。

她回过头,站在所有目光的焦点,却还是一脸的无辜茫然,仿佛刚才她说的,不过只是几句普通的家常闲话。

本杰明更加目瞪口呆。

看起来,这位祖母在里瑟家族,比他想象中还要高高高高……高得不知道到哪去了。

以及……他严肃古板的父亲克劳德,居然是个妈宝型的乖儿子?

“你的爷爷过世得非常早,你爸基本上是被她一手带大的。早些年的里瑟家族,其实也是靠着她一手支撑。根据你之前听说过的一些流言,她在王都的地位好像挺特殊的,不过具体是什么就不清楚了。”

系统也像日本动漫里一样地跳出来,加以解说。

“这些东西,你之前也没有说过。”本杰明默默吐槽。

“哎呀,都是细枝末节了。本来就是简化版的记忆,那么多事情哪里说得过来,你这个人真的是,麻烦得很。”系统随口扯道。

“……”

本杰明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失去了吐槽的欲望。

回到现实中来,艾克斯还被老夫人的话堵得说不出话来,于是,老夫人又展现出了她“得理不饶人”的一面,乘胜追击,往骆驼的尸体上接着加稻草:

“来,本杰明,快给艾克斯伯爵说说,昨天晚上你都看见了什么,可不能让伯爵大人被蒙在了鼓里。”

本杰明愣了愣,立刻反应过来,演技上线。

只见他露出有些委屈的神情,带着几分怯懦无辜,还隐含些许倔强,说:“我……昨天晚上我刚醒过来,有点饿了,想出来找吃的,结果就碰见了弗尔先生。弗尔先生当时的状态好像不太正常,估计是夜游症发作了,手里头捧着那个东西。我刚想出声叫醒他,谁知道,他就自己绊了一下,然后……然后的事情,大家也都看到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心想:我的演技也是越来越好了。

如此厚颜无耻之人,真是连我自己都怕啊!

另一边,听了本杰明的话,艾克斯倒是立刻恢复了组织语言的能力,厉声呵斥:“你说谎!”

本杰明马上露出弱弱的表情,一付快要被吓哭了的样子:

“我……我没有,真的是这个样子的。”

老夫人也马上站出来,雪中送炭,雪上加霜:“伯爵怎么会不相信呢?难道这件事情另有隐情?哎呀,迪克呢?快问问他,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一切的真相也只有迪克知道了。”

迪克在哪里,啊,迪克在哪里?

迪克在那香喷喷的屎堆里。

艾克斯又看了一眼人事不知的迪克,脸上的肥肉乱颤,眼睛里快要喷火。

“哎呀,我怎么才想起来。”老夫人也跟着看了迪克一眼,突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我好像听谁说过,人在梦游的时候,是不记得事情的。这可怎么是好,问迪克也没用了。艾克斯伯爵,我想这件悬案恐怕是没办法解决了,我对此非常遗憾。”

绝杀。

本杰明都想鼓掌了。如果说之前老夫人都是在胡搅蛮缠的话,那么这几句,就算是正中要害了。梦游的人是不清醒的,迪克其实并不知道是谁用夜壶砸的他,他只是醒过来,然后看见了本杰明,所以才这么认为。

但是实际上,本杰明扔出夜壶的一瞬间,是没有人看见的。也就是说,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本杰明一个人说了算,别人就算怀疑,也没人能证伪。

他说是迪克自己砸上去的,那就是迪克自己砸上去的。

可怜的迪克……

在老夫人的这段话之后,艾克斯就像被泼了一盆冷水,也慢慢意识到了这一点。他看了看倒在屎泊中的迪克,又看了看一脸同情的老夫人,眯缝眼里的斗志也像泄了气的皮球,渐渐消散。

弗尔家族的其他几个人也互相看了看,都是一付愤怒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最终,艾克斯认栽了。

“老夫人,公爵大人,下个月的酒会,我们再会,希望到时你们也能像今日一样神采奕奕。”他的声音沉闷,像被关进了笼子里的老虎,“我们走。”

在他的吩咐下,弗尔家族的几个人一脸沮丧,开始清理晕倒的迪克,准备离开。

“等等,你们怎么能就这么走了呢?这样可不好。”出人意料的是,老夫人此刻竟又出言挽留。

快要走到门口的艾克斯转过身,面露疑色,没有说话。

“你们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带着那个东西来我们客厅,还把那个东西砸了,把这些污秽的东西弄得我们客厅到处都是。作为贵族世家,难道不应该好好地给我们道歉吗?我跟你们讲道理啊,你说是不是这样?”老夫人慢悠悠地说道,听不出半分责难,反而一付以理服人的样子。

艾克斯一下子又被气到了,弗尔家族其他几个人更是怒形于色。

“老夫人,你当我们好欺负吗?”

老夫人惊讶地捂了捂嘴,一脸无辜:“怎么会?我觉得这是非常合理的要求啊。你道个歉就好了,这件事情我们可以私下了结,也别闹到教会那里去。你想啊,教皇大人要是知道这件事情,该怎么看你们弗尔家族?我这也是为你们着想,免得你们在外面丢人。你说是不是?”

在听到“教皇大人”四个字的时候,包括艾克斯在内的弗尔家族所有人,一齐露出了惶恐的神情。

而在老夫人说完这段话之后,他们脸上的愤怒更是消失得无影无踪。

如果闹到教会那里……本杰明心里想着,主教还要利用自己,肯定会站在他这边。而实际上,这一起纠纷弗尔家也已经站不住脚了。没人能证明是本杰明扔出的夜壶,弗尔家来这里就是无理取闹,里瑟家愿意私了已经是给他们面子了。闹到教会,肯定也是对里瑟家有利。

本杰明明白这个道理,艾克斯自然也明白。他看着老夫人,脸上的神色变幻,最后,却定格为了一丝苦涩:

“老夫人,你这个样子,未免有点太不讲道理了吧。”

老夫人闻言,眼睛无辜地转了转。忽然,她露出了一丝理所当然的笑容,看上去,就跟前世被卖药人把养老金骗走的老奶奶一样慈祥无害。

她说:“我都是快七十岁的老太婆了,我不讲道理的。”

“……”

我跟你讲年纪,你跟我讲道理。我跟你讲道理,你跟我讲年纪。

艾克斯一脸崩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