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地下室与土豆

从艾克斯道歉再到他们一行人离开,整个时间不超过十五分钟。

在老夫人“和蔼”的劝说下,艾克斯最终还是区服了。他硬着头皮道了歉,让他带来的人把迪克清理干净。最后,他们抬着迪克,灰溜溜地离开了里瑟家的大门。

看他们离开时的沉默和匆忙,就知道他们心中究竟有多么屈辱。可造就这一切的老夫人,却仿佛一点也感受不到,反而一脸慈祥地将他们欢送了出去。

“路上小心啊,我们里瑟家族随时欢迎你们的到来。”

艾克斯恶狠狠地瞪了老夫人一眼,没有说话,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大门。

就这样,弗尔家族的人离开了。

本杰明心里乐开了花。当然,他在脸上还是努力憋住了,没有表现出来。

这大概是他穿越以来第一次,在万念俱灰的时候,有别人站出来拯救他。作为一个心智上的成年人,他有万事靠自己的自觉,不过能够躺赢一回,感觉还真是挺爽的。

这是不是说明,自己已经没那么倒霉了?

不管怎么说,他是绝对不要被夜壶套头的。起码逃过了这一劫,也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不过,他很快发现,自己高兴得太早了。

“本杰明,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件事情到底是不是你做的?”

在弗尔家族的人离开之后,老夫人闭了嘴,而克劳德似乎则恢复了一家之主的威严,忽然开口,对着本杰明十分严肃地问道。

本杰明心中咯噔一下,马上向老夫人投去了求救的眼神。

老夫人打了个哈欠,视若无睹。

“……”

完了。

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啊!半途而废是怎么回事!

克劳德显然也看见了本杰明心虚的表现。只听得他不满地哼了一声,表情也变得十分吓人。他若有若无地扫了老夫人一眼,便对着本杰明继续训道:

“别以为这件事情就算结束了,平时我都是怎么教你的?你把身为贵族的骄傲都丢到哪去了?离家出走也就算了,刚回来不到一天就闹出来这种事情,你就不能让我们省心一回?”

本杰明听着,在听到某句话的时候,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问号。

离家出走?

这又是什么情况?怎么感觉自己好像又漏看了一章,错过了什么情节?

“喂,离家出走是什么情况?本杰明之前离家出走过吗?”本杰明不解,于是在心中对着系统问道。

“并没有。”系统问答得很笃定。

“那这又是怎么回事?”本杰明追问。

“不知道。”系统答。

“你……”本杰明略微语塞,不过这也不是第一次了,因此他立刻恢复过来,反应迅速地追了一句吐槽:

“我要你何用?”

系统的语调没有一点起伏:“没什么用,所以你不要再来找我了,我们分手吧。”

“……”

这系统有毒。

意识回到现实中来,梳理了一下前后的时间线,很快,本杰明意识到了“离家出走”事件出现的唯一可能性。

难不成……别人都不知道他被绑架了,而是以为他离家出走了?

盲生,我发现了华点!

卧槽,怪不得自己回来之后,这个家里的人一点该有的慰问都没有。感情他们不知道自己是死里逃生啊?这家人都怎么回事,自己的儿子被绑架了都不知道,还以为儿子只是离家出走?估计教会那边也是,为了隐藏米歇尔的消息,没有告诉里瑟家族的人真相。

怪不得!怪不得自己看不到一个好脸色,怪不得他们的态度都那么差!

再怎么说,他也是刚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回来。这些人要是知道这一点,又怎么会对自己这个样子?

想到这里,他当即开口辩解:

“我没有离家出走,我是……”

“给我闭嘴!好小子,你从哪里学得这么会撒谎了?你当我傻吗?”然而,克劳德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他,语气中没有半分辩驳的余地,“想骗我?没有离家出走……没有离家出走,那这几天你跑哪去了,难道你还被人给绑架了不成?”

“……”

对啊,我真的被人给绑架了。

本杰明很想这么说,但现在这个情景,他要是真的这么说了,应该会被活活打死吧。

妈的,又是一个抢别人台词的。

看克劳德这个状态,愤怒的程度比之前还要厉害,恐怕,这其中还夹杂着被老夫人在外人面前压了一头的憋屈。克劳德不可能对老夫人发火,于是,倒霉的也只能是本杰明了。

生气成这样,恐怕自己说什么都没有用。

他只能闷头挨骂了。

果然,走运只是暂时的,倒霉才是永恒。

就这样,本杰明就硬着头皮,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克劳德连着骂了十五分钟,具体内容不多作赘述。而在这一过程中,客厅中的其他人都跟冻结了一样,不动也不说话,眼观鼻鼻观心,只剩女仆还在战战兢兢地清理着屎尿。

终于,在这一连串的责骂过后,克劳德怒火渐消。他看着闷不做声的本杰明,停顿片刻,忽然说:

“到地下室去给我好好反省,不认错就别想吃饭!”

于是,本杰明连滚带爬地被关进了地下室。

整个批斗大会算是告一段落,客厅里的众人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与此同时,在克劳德拉得老长的脸和凶神恶煞的眼神下,一个女仆接受了关本杰明禁闭的任务,把他带到了里瑟家族的地下室。

并不像一般的奇幻小说里写的那样,地下室里总是藏着家族里的隐秘,随手翻开一本书就能召唤恶魔签订契约之类有的没的。里瑟家族的地下室……真的就只是一个小小的地下室。

大约八平米的小房间,漆黑的砖石砌成墙壁,砖石的缝隙爬着青苔。而这个地下室里面放着的,不是别的玩意,却是一袋又一袋的土豆。

本杰明刚进地下室,就踩着了一颗土豆,一个重心不稳,便摔入了土豆的海洋之中。

而摔得七荤八素的他正想回头求助,砰的一声,那个领他进来的女仆便消失了踪影,只余那扇漆黑的铁门紧紧关闭,门上的锁在瞬间锁得紧紧的。

本杰明望着丝丝透光的锁眼,愣神片刻,叹了口气。

他慢慢地从土豆堆里爬起来。

“关禁闭啊……”他环顾四周,确认了一下这里的环境。

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找了块没有土豆的空地,坐下来,把身后的一大袋土豆当椅子靠背,以一个不那么硌的姿势倚着,算是坐稳当了,于是整个人也慢慢地放松下来。

“呼……虽然是关禁闭,不过,也算是找到了机会能缓口气。”他自言自语道。

虽然最后还是受到了惩罚,但是不管怎么说,这总比被夜壶盖脸要好得多吧。不就是关禁闭吗,难道他还能被关上一年半载?估计过几天就能出去了,吃不到什么苦头的。

他甚至可以把这当作自己一个休息的机会。

说起来,他穿越到这个世界也才不过五天,除掉自己失去意识的三天,剩下的两天时间,他算是时时刻刻都处在紧张状态之中。与米歇尔的斗智斗勇、朝梦游的迪克扔夜壶、被刺客刺杀、去教堂打探消息、跟弗尔家族的人开批斗大会……他这两天还真干了不少事。

真是……感觉像在做梦一样。

这日子也真是不安生,事多得跟设计公司的甲方一样,还一件比一件让人头大。

感觉身体被掏空。

在这一刻,他甚至都开始觉得,被克劳德叫到这里关禁闭,是他穿越以来遇到的最好的事情了。

这个地下室虽然又小又挤,但却并不让人觉得难受。昏暗的关系和安静的环境也很能平息他躁动的心情,就更不用说这空气中飘散着的淡淡的土豆香气了。

土豆的香气……还蛮好闻的。

可能是因为自己饿了吧。

想到这里,本杰明忽然意识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这个问题从之前就已经存在了,并且展现过其可怕的破坏力。如果把这个问题放任下去,必将产生不可预知的可怕后果。

这个问题就是:他饿了。

非常……非常的饿。

他已经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强烈的饥饿感从食道穿到胃穿到大肠小肠,再从大小肠穿回嗓子眼。那种透彻心扉的感觉简直就是——饿穿了。

此刻,他又想起克劳德的话:“不认错就别想吃饭!”这句话就像清晨的闹钟一样,在他的耳边不断回荡直到产生阴影。

别想吃饭……

想吃饭……

吃饭……

饭……

他愣了片刻,然后,他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弓箭一样从地上弹起来,冲到了紧闭的铁门,死死地扒住了生锈的锁眼。

“放我出去!我要认错!你们不能阻挡我认错的脚步!把门打开我还能认错!我爱认错!认错使我快乐……”

撕心裂肺地声音,在地下室一遍又一遍地回荡。

直到本杰明饿得手脚发软扒不住门,嗓子也喊得发干忍不住咳嗽,门外的世界也没有半点回应。他像一只壁虎一样从门上滑落,软绵绵地塌在地上,感觉心有点累。

他开始意识到关禁闭是一种多么可怕的惩罚。

在地上瘫了一会,他的目光开始转向了周围散落的土豆。

虽然是生的,虽然味道肯定好不到哪里去,但是……应该还是能吃的吧。

“土豆可以生吃吗?”他对着系统问道。

“没吃过,你可以试试看。”系统答道。

“……”

如果不是饿的没力气了,本杰明一定会对系统破口大骂。

不管了!都饿成这样了,管不了那么多了!不都说闹饥荒的时候人连树皮都吃吗,树皮吃得,皮带吃得,生土豆怎么就吃不得了?在肯德基吃的土豆泥不也跟生的差不多,他不还是活的好好的。

他宁愿食物中毒死,也不要被饿死。

饿死真的太惨了,是那种会被人拿来在吃饭时候当笑话讲的死法,太没面子了。

不过吃生土豆被毒死好像也挺丢人的……

不管了!想那么多干嘛!他要做第一个吃生土豆的勇士!

在饥饿感的驱使下,本杰明拿起了手边的一个土豆,张开嘴巴,准备一口咬下去。

就在这时,一个啪嗒的响声,忽然在地下室里响了起来。

本杰明心里一惊,不过咬土豆的动作已经做了出来,他来不及收回,两板牙已经狠狠地咬在了土豆上。伴随着一股酸涩感升起,他感觉牙根一软,下巴都要脱臼了似的。

妈的,真他么硬,咬都咬不动!

牙齿发酸的本杰明连忙把手里的土豆扔开,转过身,看向了刚才那声奇怪的响声的来源。

只见地下室的铁门上,此刻开了一个小口,一双蓝汪汪的眼睛出现在了那口子中。那双眼睛瞪得巨大,死死地盯着本杰明,把本杰明吓了一大跳。

卧槽,这又是什么情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