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是你老母

就在本杰明被那双眼睛盯得有些发毛的时候,铁门的那头,那双眼睛的主人却突然开口说话了:

“别出声,杰西卡刚刚被我支开了,不过她很快就会回来,我在这呆不久的。”

那是一个温和的妇人声音。本杰明听着有些耳熟,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是谁。

“这人是谁?”

他在心里对着系统问道。

“是你老母。”系统答。

“……”

在系统“友善”地提醒下,本杰明也终于想了起来,这个声音的主人,就是之前在客厅开过一次口的玛丽——克劳德的妻子、老夫人的儿媳妇、本杰明的亲生母亲。

他的母亲把看守的女仆支开,偷偷来看他了。

就系统之前简化版记忆的介绍,玛丽是位贤妻良母,脾气在整个王都也是出了名的好。从小到大,本杰明从来没有见过她发火,也没见过有什么人和她相处得不好——当然,除了老夫人。

而且即便老夫人不喜欢玛丽,经常找玛丽麻烦,玛丽也从来没有真正反击过,反而一声不吭承受下老夫人所有的尖酸刻薄。可以说,她算是这个时代的模范媳妇了。

在面对本杰明的时候,玛丽也没有因为本杰明是废材就变得失望或者冷漠,她对本杰明和格兰特一视同仁,照顾得都非常周到。这已经算是很难得的了,要知道,即便是两个相差不多的孩子,偏心也是很常见的事情,就更不用说本杰明家里这种情况了。

想到这里,本杰明也不再犹豫,立刻开口,装起了可怜:

“母亲,你终于来了。”

虽然没说什么抱怨的话,但是仅靠那悲催的语气和有气无力的声音,就足以展现出自己有多么可怜了。

但愿能激发自己母亲源源不绝的同情心吧。

“是啊,你父亲刚刚出门了,我才有机会来这里找你。来,你一定饿坏了吧,我让厨娘多做了几块面包,我给你带过来了,你先垫一垫肚子,熬过这一阵。”果然,玛丽没有辜负本杰明的期望,一边说着,一边从门上的小口送了一个小纸包过来。

本杰明一下子激动了起来。他接过纸包,颤颤巍巍地把它打开。只见两块松软温热的面包,静静地躺在其中,一股淡淡的麦香混合着奶香散发开来。

啊,是食物!

本杰明当场老泪纵横。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

虽然他很想立刻对着手里的面包一顿乱啃,不过他还是强忍住了饥饿,感激地看向小口上那对蓝眼睛,说:“谢谢,我都快饿死了。”

玛丽在门的那边笑了笑,又接着说道:“你不用着急,等明天你父亲的气消了点,我向他求求情,他应该就会把你放出来了。放心,你父亲也肯定不会让你在这里关太久的。”

本杰明闻言,也算吃了颗定心丸,安心不少。如果他在这里被关太久,对于他学习魔法的计划影响也是挺大的。早点出去,他才能接着让杰瑞米给他把安妮的遗物给挖出来。

他也不想再在这个地方待太久。休息一会是挺好,但时间长了会很无聊的。就像此刻,哪怕才进来被关了不到两小时,他就已经开始对土豆感到厌倦了。

再待上几天,他脑袋会发芽吧?

“好了,再待下去杰西卡就要回来了,我得走了。你小心点,别让他们发现有人来过了。”小口上的眼睛移开了一会,似乎是在观察外面的情况。很快,玛丽又回来,对着本杰明这么说道。

“好的,再见母亲。”本杰明答道,满怀真诚的感激。

“再见,亲爱的。”

伴随着一阵细碎的脚步声,玛丽合上了铁门的小口,离开了地下室。而在目送玛丽离开之后,本杰明也立刻开始享用自己手中的面包。

面包的分量不算小,不过本杰明已经饿成了这样,再大的分量都不会嫌多。没一会,他的手中就只剩下空空如也的纸包和零星的面包屑了。而他,也惬意地摸着肚子,心满意足地打了个饱嗝。

他把纸包揉成团,藏进了深深的土豆海中,避免被人发现。

然后,饱餐一顿的他,懒洋洋地躺在土豆堆里,闭上眼睛,沉入了意识世界的深处。

他并不打算空坐在地下室里浪费时间。反正也没什么事干,不如再好好研究一下自己的意识空间,还有那个蓝色的“三角铁”字符。没有别人的指导,不代表自己就不能自学成才了。

实际上,他领悟魔法的过程,不就是自学成才吗?

当然,本杰明也想过要不要练习一下自己唯一学会的魔法——水球术。看一般小说里写的,锻炼特殊能力最简单的方式都是反复使用它。不过他现在的位置离大教堂那么近,如米歇尔所言,“清洗者”是可以感应到一定范围内的魔法的,如果惊动了教会的人,那不还是要死翘翘。

他就是想练习魔法,也只能在意识空间里练习了。

之前他在意识空间里使用过一次水球术,站在他身边的米歇尔都毫无感应,那隔着好几条街的教堂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异动吧。

意识空间……确实是个非常奇妙的存在。

虽然不知道米歇尔她们是怎么学习魔法的,但直觉却告诉本杰明,她们没有意识空间这样一个奇妙空间,也没有蓝色字符这样的具象化魔法符号。她们成为法师的过程,很可能与本杰明截然不同。

在误打误撞之中,自己仿佛走上了一条不同寻常的道路。

而这一点,也让本杰明对意识空间变得更加好奇。因此,此刻,被关在地下室里什么也不能做的他,又一次进入了意识空间之中。

茫茫的意识空间,一切依然如旧。漆黑无际的环境、淡蓝色的三角字符……整片空间仿佛在它形成的那一刻便定型了,不论时间推移,不曾有一点改变。

有改变的是本杰明。

在遇见刺客时学会水元素感应法之后,他可以察觉出来,自己对水元素更加敏感了。因此,这片空间里游荡的水元素在他眼里也清晰了不少。思考了一会,他又离开了意识空间,回到现实中来,观察起了现实当中的水元素。

根据观察,他意识空间里的水元素比现实之中浓郁不少。

然后,他再次回到意识空间。停顿片刻,他忽然背对着蓝色字符,向着意识空间的无边黑暗狂奔了起来。伴随着蓝色光芒在他身后一点点远离,他可以非常明显的感觉到,四周的水元素急剧减少,简直就像一件蓝黑渐变色的衣服。

很快,四周什么都没了,到处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尽管这黑暗并不让本杰明感到不安,反而有一种奇怪的亲切感。

他也没有停止奔跑。虽然他对于水元素的猜测已经得到了验证,不过他也萌生了另一种好奇:这片意识空间有边界吗?如果他继续这样跑下去,会发生什么?这片深重的黑暗之中,究竟掩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探索未知是人类的本能,不管是向外探索广阔的空间,还是向内探索深邃的内心。人总是想知道,那些从未到过的地方,会有些什么东西。

因此,他向着更黑的地方继续奔跑。

然后,他跑成了一个傻比。

“卧槽,这里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在经历了一次无比漫长的马拉松后,最终,本杰明不得不停下了脚步,扶着膝盖,大口喘气,愣着眼睛望着前方那一片无垠的黑暗。

他本来以为,在意识空间当中是不存在体力消耗的。这么想也很正常,体力本来就是实际的东西,精神哪里来的体力呢?可是没想到的是,他错了。

他应该相信马克思的。物质是精神的基础,而当精神大量消耗乃至透支的时候,也会连累到物质被消耗。

在这片茫茫无际的意识空间里,他奔跑了不知有多久,也跨越了不知多少千米,却始终看不到一个边界。周围的一切没有任何变化,只余满目的黑暗、黑暗、再黑暗……

直到他跑到手脚酸软四肢麻木,他也看不到有半点接近尽头的征兆。

于是,他不得不停下了脚步,累得差点虚脱。

“人的意识本来就是无边无际的,你想要在这里找到一个终点,基本上就是在浪费精力。”系统却又突然冒了出来,没有语调的机械音在这片黑暗中幽幽回荡。

“我只是好奇。”本杰明答。

“你只是吃饱了没事干。”机械音又冒出了一些不该有的语调。

“……”本杰明想不到怎么反驳。

他确实刚刚吃饱了,也确实没什么事干。

最终,本杰明放弃了继续探索意识空间的想法。他回到现实中来,又再次进入意识空间之中,而他在意识空间中的位置也回到了蓝色字符的旁边。蓝光闪耀,他身边的水元素也重新变得充盈起来。

跑了那么久的工夫一下子就白费了,他还是有点心痛的。

不过,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转移了。

他总归还算个比较乐观的人,一项探索无果,那就进行下一项:

他伸出手,对准蓝色字符,又一次念动了水球术的咒语。伴随着字符的振动和水元素的聚集,一枚水球在他的手掌中聚集。他没有犹豫,意念一动便散去了水球,然后,他再次念动了水球术的咒语……

一次又一次,他在意识空间中反复地使用着水球术。淡蓝色的波纹像涟漪一样层层扩散,引动着水元素,在这片黑暗中潮汐般地聚合又离散。

很快,他便感觉到意识空间里的水元素稀薄了很多,可他没有停止使用水球术,反而加快了自己的动作。

当他第四十五次念出水球术的咒语时,他发现,他的手掌中不再有水球出现了。不仅是这样,伴随着一股突然涌现的头痛,他忽然从意识空间中被推了出去。

他第一次不由自主地回到了现实之中。

虽然脑袋里一阵又一阵的抽痛,但是此刻的本杰明,却难掩语气中的喜悦:

“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沉默了一会,系统有些不情愿地开口,“虽然我不太想接你的话,但还是勉为其难地配合你一下吧。”

本杰明完全没有在意系统的嘲讽。他沉浸在探索发现的兴奋之中,像第一次学会走路的孩童一样欣喜,像第三次挂科重修的学生看见六十一分的分数一样欢呼雀跃。

他在心中高声呐喊:

“法师的修炼方法,我知道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