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棋子的选择

“少爷,厨房好像也没什么吃的,就剩这两块面包了!”

正在本杰明坐在床上捏着信纸思绪万千的时候,杰瑞米从厨房回来了。他还没进门,本杰明就听见他这么喊道。

本杰明心里又是一惊。为了防止别人察觉异常,他连忙把信纸和信封都塞回枕头底下,把一切不正常的痕迹都掩饰好,回过头,看着杰瑞米走了进来。

杰瑞米拿着面包,站在门口看着他,他也看着站在门口的杰瑞米,一时间两人都没说话。

“少爷,出了什么事吗?”他似乎察觉了气氛的诡异,疑惑地说。

“没什么,把面包给我吧,有这个就够了。这种时候也很难弄到别的吃的了,对吧?”本杰明连忙开口,转移话题。

“哦,是的。”杰瑞米呆呆地应了一声,似乎没有多想,把手中的面包递给了本杰明。

本杰明接过面包,看着杰瑞米,还是害怕他多问,于是又紧接着发问了,不给杰瑞米多想的空隙:

“我之前让你办的事呢?你办得怎么样了?”

杰瑞米被这一问,注意力算是彻底转移开了。只见他露出有些慌乱的神情,双手在口袋里一阵摸索,摸了半天,终于从上衣的口袋里摸出了一个木制的十字架来。

他把十字架递到本杰明面前:“少爷,我给您买来了。”

本杰明的情绪也稳定得差不多了。他瞟了一眼杰瑞米手中的十字架,露出那种领导视察的扑克脸,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没有说话,一付喜怒难测的模样。

“少爷?”杰瑞米一下子紧张了起来,小心翼翼地问道。

本杰明又瞟了一眼杰瑞米,忽然说:“这东西不对。”

杰瑞米的表情更慌乱了,应该已经把刚才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了。

“你回去,去东边找木匠,跟他说这不是我要的东西。他会明白我是什么意思的。”只听得本杰明沉默了片刻,又继续开始了发号施令。

闻言,杰瑞米的两条眉毛再次搅在了一起:“现在吗?”

本杰明点头:“对,你现在就出发。”

杰瑞米的脸又一次耷拉了下来。

把男仆大半夜的派出去,应该很能引起教会的注意,而教会一无所获之后,对于杰瑞米的关注应该也会下降不少。因此即便是半夜,本杰明也只好再多辛苦杰瑞米几回了。

一切只为了得到安妮的遗物。

虽然米歇尔的来信打乱了本杰明所有的计划,但本杰明还是不打算放弃这一块。他不认为米歇尔会真心诚意地教他魔法。另一方面,他也不敢万事顺着她的意,谁知道这个女人又会有什么阴谋?

他还是更相信自己。

“少爷,我出发了。如果管家问起您记得向他解释清楚,不然我会被扣钱的。”

已经有了一场长途跑腿的经历,杰瑞米也没有再抱怨什么,手里拿着十字架,哭丧着脸离开了房间。本杰明则点头,露出鼓励的微笑,目送他开始了又一次长途快递。

对杰瑞米,他已经比较信任了,但是,还没到可以让他知道这么多的信任程度。毕竟涉及魔法,他还是得把这个单纯胆小的仆人打发走。

要知道,教会的洗脑工作做得很不错。在一般民众看来,法师就是恶魔的化身,十恶不赦的坏蛋。哪怕杰瑞米对他再忠心,估计也很难理解自己的行为。把他蒙在鼓里,对双方而言都是一件好事。

等到杰瑞米远离,本杰明走上前去,关上了房门。

他松了口气。

还好只是他的男仆,人也不聪明,比较好打发。要是别的什么人来了,他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办。哪怕来是之前的那个管家,恐怕都会留下疑心,传出不少风言风语。

仆人又少又笨确实会令人不满,但从另一角度来看,倒又是件好事情了。

关好窗户拉上窗帘,确认了不会再被其他人打扰,本杰明把手伸到枕头底下,把米歇尔的信又给拿了出来。

对他而言,这封信在此刻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他才刚看了个开头,就已经冷汗直冒。

他得把剩下的看完。

实际上,信封当中装着两张信纸。一开始本杰明以为米歇尔要说的很多,所以才写了两张。不过很快,他就认识到自己错得有多离谱。

第一张信纸上的全部内容除了第一句话:“你在魔法上很有天赋,十天后,我会来教你魔法”之外,只剩一段特别的吩咐:

“你看完后把这页信纸烧掉,然后把第二页交给圣彼得大教堂的主教,说服他相信上面的内容。联系主教的方式有很多,我想用不着我来教你。”

看到米歇尔要求把信交给教会,本杰明就已经开始感觉不妙了。而等到看完第二页,他更是不由得长叹一口气,一股强烈的无力感涌上心头。

第二张信纸上的内容是:“五天后,去下城区的监狱遗址见我,别打小主意,诅咒第一次发作的时间就快到了,你将生不如死。”

本杰明感觉毛骨悚然。

他再一次低估了米歇尔。

这个女巫的野心太大。她要的,不仅仅是本杰明为她获取里瑟家族的宝库,她连教会都算计进去了。她要利用本杰明设下陷阱,把教会的人引到五天后的下城区,然后狠狠地报复一次教会。

这早就不是他和米歇尔的争斗了,这是米歇尔和教会之间的争斗。而他,只是米歇尔手中的一枚棋子。

他该怎么办?他能怎么办?

米歇尔真的看穿了他的所有心思。

若他真按米歇尔说的做的,把第二页信交给教会。教会十有八九会中计,在五天后前往监狱遗址,落入米歇尔的陷阱之中。这样一来,教会受到打击,米歇尔行事可以更加肆无忌惮。

如果本杰明不把第二页交给教会,诅咒会让自己吃尽苦头。与此同时,自己将失去教会的援助,孤身面对米歇尔,情势也会变得非常危险。

而要是本杰明逆向思维,把两页信都交给教会……那教会将会发现本杰明的魔法,把本杰明当场净化。

就更别说自己把信都烧掉,然后谎称信已经自燃,空口去劝说教会了。主教也是个老奸巨猾的家伙,没有米歇尔的切实线索,他会信吗?他会装作相信,然后像上一次一样,说一大堆漂亮话,抛出一些无关紧要的信息,不给本杰明提供任何实质上的援助——他可没有另一份遗物要找,这次的信息,可就真的无关紧要了。

条条大路通阎罗,这步棋不管怎么下,都是九死一生。

本杰明发现自己再次陷入了绝望之中。

“啊啊啊啊……怎么办啊?”他捂着脸,一付焦头烂额的样子,连手里的面包都没心情吃了。

“嗯……也许你应该听米歇尔的,她不是还说要教你魔法吗?”系统也思索了一番,然后提出了这样一个建议。

“然后呢,我学了她的魔法,就变成了下一个莎莉、下一个安妮,甚至还不如。我的命都握在她手里,你觉得她会真心把我当作同伴吗?还是你觉得她会主动为我解除诅咒?想得也太美了。”本杰明却摇了摇头,这么说道。

“那倒也是。”系统难得正常地回了句话,虽然它的正常完全没有用处。

本杰明陷入沉思。他感觉所有的头绪在他的脑海中翻飞,一股巨大的压力压迫着他,阴影笼罩,迫使他在短时间内作出抉择。

他必须尽快决定。

如果他要把信交给主教,那他今晚就必须动身。过了今天,信里的“五天后”就会变成“四天后”了,他也很难向主教解释这一切,再怎么解释都将导致主教的不信任。

而他如果想利用这个“五天后”和“四天后”的时间差来搞事情,结果只会更糟糕。主教会扑个空,然后降低对本杰明的信任度;米歇尔则会觉得本杰明不听话,诅咒会让本杰明生不如死。

本杰明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他被夹在教会和米歇尔中间,教会要利用他抓住米歇尔,米歇尔也要利用他打击教会。一个不小心,他便会落得一个两边不讨好的下场。想要做到游刃有余左右逢源,实在是太难了。可是他又必须做到,否则他很难有翻盘的机会。

归根结底,他得做出一个能让自己利益最大化的决定。

——在这极短的时间内。

角落的挂钟发出九下报时的嗡鸣声,仿佛连它也变得不识趣了,催促着焦头烂额的本杰明。

当……当……当……当……

当第九下钟声结束的时候,终于,他站了起来。

王都十点开始宵禁,十点后任何人都不能在街上游荡。如果想在十点之前回到里瑟家族,那他此刻就得动身了。

没错,动身,他最终还是作出了决定。他要按米歇尔说的做,把第二页的信交给主教,为米歇尔把教堂的人引到下城区去。

他拿着信走到桌边,用油灯的火熖烧掉了第一页信,然后把信的灰烬倒进了夜壶之中。

他一边这么做,一边想着,自己跟夜壶之间的缘分倒是不浅。

“你真的打算全按米歇尔的计划来?教会要是受到重创,谁知道会不会把气撒在你身上?你可别冲动。”系统难得好心地提醒了一句。

本杰明却没有露出意外的表情。他一边为去教堂作准备,一边在心中答道:“教会确实有可能冲我发火。但是,如果我也跟着一起中陷阱,身受重创,甚至差点丢了性命,教会还会怀疑我吗?”

系统恍然大悟:“你打算用苦肉计!”

本杰明叹了口气,点了点头,无可奈何地答道:“想要有所得,就得有所牺牲。如果我伤得够重,说不定还能得到教会的信任,那一切就都值得了。”

系统闻言,又沉默了下来,或许也在考量着本杰明的选择,或许只是在脑内循环着益达的系列广告。

本杰明则是停顿了片刻,接着开口,像是在回答系统,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作为一枚微还足道的棋子,不搞小动作,我还能靠什么积累成为棋手的资本?”

把一切都准备好之后,趁着夜色,他悄悄地离开了里瑟家族,向着圣彼得大教堂匆匆行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