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信纸的背面

夜晚的大教堂与白天不同,没有了络绎不绝的信徒。偶尔几个神父或是骑士在走廊里匆匆经过,却让这个地方显得更加静谧庄严,压迫感十足。

本杰明坐在之前的忏悔室里,手中捏着米歇尔的信,等待着主教的到来。

教会的日常工作似乎并不繁忙,主教很快来到了忏悔室的另一面。当然,也有可能是教会十分重视本杰明,不,应该说是重视米歇尔,所以才来得这么快。

“里瑟阁下,夜晚并不是一个忏悔的好时间。”

隔着一层薄纱,只听得主教缓缓说道。他的语气里倒没有什么责怪的意思,应该只是在暗示本杰明有话直说,不要浪费时间。

本杰明也没有啰嗦,当即开口,作出一付惊慌的样子:

“主教大人,她的信又来了。”

说着,他把手里的信封递了过去。

主教接过东西,拆开信封便看了起来,利索的动作与之前推诿的言语形成鲜明对比。

信的内容本来就不多,看完它用不了多少时间。可主教把它看完了却没有说话,而是盯着信纸,沉吟不语,深刻的轮廓被灯光印在忏悔室的薄纱上,喜怒难测。

本杰明静候了片刻,实在等不到主教说话,也只好自己先开了口:

“主教大人,我该怎么办?监狱遗址那么混乱的地方,我要是去了,恐怕又要被她挟持了。主教大人……”

本杰明的戏才演到一半,主教就挥手打断了。

打断了本杰明后,主教又沉吟片刻,终于开了口:“这封信是怎么来的?”

本杰明立马答道:“主教大人,我在卧室的枕头底下发现的。这真是太可怕了,我完全没有看到她的影子,她就这么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了我们的房子。主教大人,您一定要保护我们。”

他想从教会这里求得一些切实的保护。不说帮他把诅咒解除掉,但起码让他不会在米歇尔突然出现的时候,没有半分自保的能力。

“神自会庇佑你的。”

主教一句话,就把本杰明的请求挡了回去。本杰明还来不及失望,就听得主教接着问道:“这封信出现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异常情况,它为什么没有像上一封一样自燃?”

本杰明顿时心里一惊。

糟糕,他忽视了这一点。

之前为了博取主教的信任,他捏造了米歇尔给他的“第一封信”,当时他说那封信在他看完后就自燃了。然而,眼下这封信却没有半分自燃的迹象,这确实显得有点可疑了。

为什么第一封信会自燃,第二封信就不会?

这可不是什么小问题。本杰明只懊悔自己之前为什么没有想到。

虽然主教问话的语气并没有很严重,好像只是随口问问,但是本杰明心里清楚,如果不把这个问题处理好,一定会引起主教的怀疑。没有人会相信一个前后矛盾的人。

这一瞬间,无数的念头在本杰明的脑子一遍一遍地过。他必须回答这个问题,还不能表现出犹豫。要是让主教看出自己的犹豫,比给出一个烂答案还糟糕。

因此,来不及思考,他只能作出一付懵懂无知的样子,这么答道:

“呃……这,我也不知道,它为什么没有像上一次那样自燃?”

这不是一个有理有据的回答。本杰明心里清楚,这甚至不是一个回答,而是在装小白打太极。话刚出口,后悔的情绪就已经开始发芽。他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够聪明,没能把这个场面应付得更好……

不过,木已成舟,他在这里后悔也没用了。

他已经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真实,可是是否能够令主教相信,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然而,忏悔室的那端,主教捏着那封信,没有说话。

本杰明不由得紧张了起来,他紧张得灵魂都要出窍了。他感觉下一秒,主教可能就会掀开薄纱,对着他大喝道:“你这个欺骗神的骗子!下地狱去吧!”然后把他用圣光烧成灰。

主教到底会怎么想,本杰明一点头绪都没有。他会怀疑吗?他会生气吗?他会不会已经知道了一切?周围是不是已经布满了圣骑士,只等着一声令下就把自己拿下?

简直就像末日的审判一样。

主教的沉默不超过二十秒,对于本杰明来说却像二十年一样漫长。

终于,他开了口,本杰明从未觉得这沉闷的声音如此令人振奋:

“那是因为,她发现了你是神忠实的仆人。她给你这封信,就是知道你会把信交给我。她想利用这个设下陷阱,对教会进行无耻的报复。”

本杰明如蒙大赦。

半条命都要给他吓没了。

还好……还好他是这么想的。最糟糕的事态没有发生,主教猜到了米歇尔的用意,却没有对本杰明产生疑心——至少从这话里听上去是这样。

他都不知道该说主教不够警惕,还是自己太走运了。

当然,或许主教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过自己又可能有异心,因此根本没往那个方向想,本杰明只是自己在吓自己。

又或者,主教的眼中只有米歇尔。本杰明是否心存异心,对他而言都没有影响。他只需要揣度出米歇尔的意图,专心对付米歇尔就够了。本杰明一个十多岁的毛孩子,他根本没放在眼里。

但愿吧,但愿自己永远不要被主教放在眼里。本杰明这么想着。

“主教大人,五天后,我还要不要去下城区……”他没有结束惊慌的表演,继续试探主教的想法。

“不必了。这是她的陷阱,在那里是绝对找不到她的。”主教平静地答道。

闻言,本杰明反而又有些头疼了。

米歇尔的前一封信上写了:“把第二页交给圣彼得大教堂的主教,说服他相信上面的内容。”现在主教倒是没有怀疑自己,但是他已经不相信这封信了。本杰明不知道这个情况,能否让米歇尔满意。

不能说不知道,其实他很清楚,主教识破米歇尔的计划,肯定会让米歇尔生气的。米歇尔要是生气了,自己就得吃苦头。

而且,这也和他自己的“苦肉计”计划相悖。

得想办法说服主教……至少,本杰明得说服他在那天派人到监狱遗址去。哪怕只有一个骑士和本杰明一起被搞得遍体鳞伤,应该也能让米歇尔觉得他还是听话的。

思量再三,本杰明只好硬着头皮当起了米歇尔的“说客”:

“可是,主教大人,难道就这么放过她了吗?她想报复教会,一定会在那里留下踪迹的,我们不能就这样放过她。主教大人,神的仆人,从来不会畏惧被恶魔诱惑的堕落者的!”

米歇尔的说客不好当,本杰明只能勉强扯出一番话来。既要有说服力,又不能让主教觉得不对劲,还不能显得自己太聪明。本杰明几经斟酌,才有了这么一段从“神学”角度切入的话来。

“你说的对,神的仆人从来不会畏惧恶魔的走狗。”然而,讨论起“神学”,终究还是主教技高一筹,“但是恶魔向来狡猾,我们不能白白落入他们的陷阱。神是强大的,也是睿智的。神体察每一位忠实的仆人,从来不会作出无畏的牺牲。因此,我们不该去以身犯险。”

本杰明无语。很显然,主教还是在忌惮米歇尔那被夸大了的实力。

他真的很想告诉主教,米歇尔的魔法实力其实就那样,连一队“清洗者”她都打不过,不过他还是忍住了。别忘了,教会抽取过他的记忆,而他和米歇尔躲“清洗者”的记忆,可不在教会抽取到的范畴之内。

他只能眼睁睁看着米歇尔挥舞她根本不存在的筹码,在和教会的争斗上出尽风头。

说实话,本杰明只要帮着教会搞死米歇尔,教会自然会帮他解除诅咒。可是教会的行动如此束手束脚,本杰明也没有信心,他们能够把米歇尔彻底搞死。

不能彻底搞死米歇尔,他自己就要遭殃。因此,他也只能在两方之间摇摆不定,纠结万分。

“这样的话,主教大人,您能否多赐予我一些保护。这个女巫这么肆无忌惮,我很担心我和家人的安全。她今天可以把信放在我卧室的枕头底下,如果明天她再把我掠走,我就不能再为神提供消息了。”在短暂的犹豫之后,他转变了自己的目标,这么说道。

摇摆有坏处,当然也会有好处。本杰明现在只能尽力谋求好处了。

至于米歇尔计划失败会不会不满,此刻也不是他能考虑的事情了。他没办法说服主教,再说下去,主教恐怕就要怀疑自己的目的和忠诚了。

说真的,他感觉这次的教堂之行比上一次失败好多。要是还不能从主教这里要到点好处,那这日子也是过不下去了,他直接拿头撞柱子试试能不能穿回去吧。

“神自然不会忽视任何一个忠诚的信徒。”主教似乎也意识到,不给本杰明点什么东西说不过去,因此,在短暂的沉默之后,他隔着薄纱递给了本杰明一个十字架项链,“这是灌注了神力的信物,它可以保护你免受任何恶魔力量的侵袭。不过你要注意,其中的神力只能支撑三次,三次之后,它将失去驱除巫术的能力。”

哈!要的就是这个!

本杰明一扫心情的阴霾,兴高采烈地接过了十字架。

有了这个,米歇尔虽然还是能够用诅咒威胁他,但至少,她没办法再一次把自己绑走了——不用束缚术想把他神不知鬼不觉地绑走,那是不可能的,他有嘴,他会叫。

而且,这个十字架是米歇尔不知道的东西。因此,它可以成为自己的底牌,像上一次一样,在关键时刻再为本杰明扳回一局。

像米歇尔这么狡猾的人,不怕实力比她强的,就怕她不知道的。

“你将十字架握在手中,心中祈祷,还可以让离你最近的骑士巡逻队收到警报。他们会赶过去帮助你。”本杰明还没高兴完,就听得主教这么补充道,“不过这个功能也只能使用三次,所以不到生命危急关头,不要使用它。”

闻言,本杰明更激动了,宝贝一样地看着手里的十字架。

放到网游里,这就是神装啊!不但可以魔免,还能召唤强力打手,就算没有属性加成,但也不占装备栏啊!

这玩意,以后就是他的免死金牌了!

“感谢神的恩赐。”怀着激动的心情,本杰明感觉这句话说得比以往诚恳百倍。

“只要你虔诚地祈祷,神自会庇佑你。”主教淡淡地道,“好了,你忏悔的时间也足够了,我会让骑士护送你回去的。今天的忏悔只存在于神和你我的记忆中,再没有其他人会知道。”

“是的,主教大人。”本杰明没有再说什么,点头应和道。能做的都做了,他也准备离开了,主教的逐客令正合心意。

拿到了好东西,他也别无他求了。

本杰明站起身,走出了忏悔室。忏悔室中的主教没做什么,便有一个骑士走进来,十分恭敬地将本杰明送出了教堂。

就这样,虽然事情不尽如计划,但本杰明还是较为满意地离开了教堂。

而主教本人,却仍然坐在忏悔室之中,直到本杰明完全离开,沉默,一动不动。

又一个骑士走过来,站在忏悔室边上,轻声呼唤:“主教大人。”

主教摆了摆手,示意那位骑士别说话。

于是骑士也只好沉默,跟着主教一起诡异地无言着。

“她到底想干什么?”

忽然,主教看着手中的信,声音从忏悔室回荡到会堂的穹顶。

骑士的脸上浮现愕然的表情,他想回答,不过很快就意识到,主教并不是在跟他说话。因此,他选择了继续保持沉默。

只见主教一边自言自语着,一边抬起了手掌。凭空,一团金色的火焰便在他的掌心浮现,火光摇曳,辉煌圣洁。

他用另一只手,把信纸放到了火焰的上方,静静炙烤着。

骑士凝望着那张信纸,心里好奇,却不敢多问。伴随着时间的流逝,火光映在他的脸上,却映出他一点一点变得惊讶的表情。

“这是……”最终,他还是在震惊之下忍不住开了口。

主教的声音依然平静得像个死人,说:

“来自堕落者的讯息。”

只见信纸的背面,一行先前没有的字,此刻却无声地浮现了出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