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开战了

虽然已经到了宵禁的时间,但在骑士的护送下,本杰明还是顺利地回到了里瑟家族。

绕过守夜的仆人,他悄悄地回到了自己的卧室,没有人发现他的行动。他关好门,躺在床上,拿出了那枚十字架,不胜欣喜地把玩着。

这是一枚银制的十字架,样式小巧,做工精致。本杰明把它贴在自己的眉心,便可以感觉到一股圣洁的气息,隐约从十字架的内部散发出来。

这就是神术的力量了吧。

比起魔法,霍里王国的普通民众对神术要熟悉得多。每个城镇都有教堂和神父,几乎每个人都见过神父使用神术。

据教会所说,神术是神赐给人类对抗恶魔的力量。

传说,很久很久以前,恶魔在这个世界上横行无忌,饥荒、瘟疫、战乱……苦难在恶魔的诱惑下不断发生。人们过着水深火热的日子,就连平静的生活也成为一种奢求。

后来,出现了一对兄弟,哥哥叫该隐,弟弟叫亚伯。没人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来的,但他们却立志要拯救人类,结束这个恶魔统治的时代。在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后,该隐假意向恶魔献祭,获得了强大的力量。最后,他用他越来越强大的力量,反过来驱赶了恶魔,恢复了这个世界的宁静与祥和。

然而,好景不长。在恶魔力量的影响下,该隐性情大变,变得愈发残暴和狡诈,就像他赶走的恶魔一样。他开始奴役人民、发动战争、滥杀无辜,平静了没多久的人类世界再次陷入混乱之中。

亚伯把这一切变化看在眼里。在又一次战争之后,他站在哥哥修建的奢华宫殿之中,当着该隐的面忽然开始祈祷。该隐大怒,把亚伯关进了监狱,钉在巨大的十字架上受尽折磨。七天后,亚伯消失了,而当他再次出现在该隐面前的时候,他已经拥有了神术的力量。

没有人知道亚伯中间经历了什么。而所有人都知道的是,掌握力量的亚伯和该隐展开了一场大战。

最后,亚伯打败了该隐。

当他准备用手中的圣光净化该隐的时候,该隐忽然流下了眼泪。他好像变回了从前的那个该隐,对着亚伯痛哭流涕,讲述着从前兄弟的往事。亚伯受到触动,疏忽之下把背面露给了该隐。该隐却趁机偷袭,用邪恶的火焰把亚伯烧成了灰烬。

正当该隐得意洋洋的时候,天空中忽然降下一道神光,笼罩住了该隐。神的声音从天空中传来,对该隐质问亚伯的下落。该隐却矢口否认,扬言自己一无所知。神不齿于该隐的谎言,要降下惩罚,剥夺该隐的力量并终生流放。该隐大怒,不接受神的惩罚,用自己全身的血液降下诅咒,把这个世界封印了起来。从此,不论神灵还是恶魔,都再也没有在这里出现过,这个世界成为“神弃之地”。

该隐降下诅咒后因为虚弱而死,他的血液则在这个世界上飘散,将恶魔的力量传承了下去。受到污染的人类世界再次陷入战乱,拥有恶魔力量的人们互相撕杀,而普通人只能在夹缝间偷生。

直到有一天,一位少年站在亚伯被烧成灰烬的地方,双手合十祈祷。一道圣光从他的手掌中升起,于夜空中如烟花般盛开,落在万千仰望天空的眼眸里。自此,人类也拥有了神术的力量,而那位祈祷的少年,则成为了教会的初代教皇。

他从亚伯身亡之地的泥土中,挖出了一段剑刃。当他的手第一次接触到剑刃的时候,一句话便在他的心中回响了起来:

“圣光笼罩世界。”

那段剑刃成为了教会的圣物,被供奉在圣彼得大教堂最深处,而那句话也成为了第一条的神谕,世代传颂。

以上,就是教会宣扬的,关于神术和魔法的由来了。

当系统第一次把这个故事复述给本杰明的时候,本杰明不得不承认,这个世界的神话故事和他原来的世界有颇多相似之处。像该隐和亚伯这两个极为相似的人设,早就超出“如有雷同,纯属巧合”的范畴了。

他不由得想,两个世界之间莫非有什么联系?

不过此刻的他是想不出答案了。

这个世界和他原来的世界可不一样。这里有魔法、有神术,人的力量没有极限,所谓的神很可能只是强大到极致的人类。

因此,这个世界的神话,真实发生过的可能性比以前的世界要大得多——倒不一定是教会的版本。本杰明相信,如果让法师让讲这个故事,情节可能又会变得截然不同。

想到这里,他忽然自嘲地笑了笑。

如果这个神话源自真实发生过的事情,那可以算是这个世界的本质由来了。以他现在的实力,探寻这个未免言之过早——才来到这个世界不到七天,他这也是要上天。

洗洗睡吧。

本杰明感到睡意袭来。于是,他收好十字架,草草洗漱,熄了床头的油灯,爬上床,没过多久便安然入眠。

或许是因为许久没有睡觉,这次他睡得很沉。等到他醒来,几乎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

他是被人给摇醒的。

“本杰明!快醒醒,要出发了!快醒醒!”

本杰明睁开惺忪的睡眼,整个人迷迷糊糊的。

“你快起床,别睡了,我们要迟到了!”聒噪的声音还在他的耳畔回荡,不过“迟到”两个字倒是唤醒了穿越前的记忆,让他一下子清醒不少。

迟到……迟什么到?

妈的吓一跳,还以为早上有课。

本杰明揉了揉眼睛,努力看去,只见一个年龄与他相仿、长相也与他极为相似的少年,此刻正站在他的床边,双手用力地摇着他的肩膀。

是他的弟弟——格兰特·里瑟。

“干……干嘛?”

本杰明黑人问号,一脸懵逼。

根据系统之前的介绍,格兰特和他的关系还不错,没有因为他是废材就瞧不起。可对此刻的本杰明来说,他还没有跟格兰特真正交流过。眼下的情形,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另外,他在嚷嚷着的“迟到”、“出发”……又是个什么意思?

“这你都忘了?今天我们要跟他们开战啊,你别磨蹭了,我们都要迟到了!”格兰特不假思索地催促道。

开、开战?

本杰明瞪大眼睛张大嘴巴,直愣愣地望着格兰特。然而,格兰特的表情看上去严肃又郑重,甚至还带上了些许狂热,一点也不像是在开玩笑。

“……”

本杰明呆滞片刻,倒头就睡。

我一定是在做梦。

做梦就做梦吧,请不要打扰我的睡眠,这张床很贵的。

“喂!你还睡,赶紧起来!”格兰特却没有像梦境一般消失,而是更用力地摇晃着本杰明的肩膀,摇得本杰明胃酸都快吐出来了。

本杰明再次从床上坐起来,睁开双眼。

“我不是在做梦?”他问。

“不是。”格兰特答。

“……”

本杰明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整个人都不太好。

他感觉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后,醒来的姿势就一直不太对。又是被女巫绑架,又是半夜遇到梦游的傻吊。这次更离谱,他一觉醒来都要开战了,他这是睡了有多久?

……真他么要开战?

“别磨蹭了,快起来!起来起来起来……”

“我起来了!别摇了我要吐了!”

在格兰特的疯狂催促下,本杰明虽然还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但也只能从床上爬起来,像赶鸭子一样被赶着洗漱完换好了衣服。他头还晕着,一句话没来得及说,就被格兰特拽着,从房子的大门狂奔了出去。

在这个过程中,他们遇见的仆人脸上都没什么表情,一付见怪不怪的样子。

从懵逼状态中渐渐恢复过来,本杰明无奈,只能朝着系统发问: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系统慢悠悠地冒出来,懒洋洋地答道:“没什么大不了的,贵族子弟的小活动罢了。”

很显然,本杰明对这个答案是不会满意的。

他追问道:“你能解释一下,什么叫贵族子弟的小活动吗?还有,开战又是什么情况,我们这是要跟别的贵族子弟打仗?”

“唔……”系统似乎是思考了片刻,说,“你可以这么理解吧。”

“说了跟没说一样。”本杰明的不满继续升级。

“你也别想太多,不是什么大事,相信我。”系统一付老神在在的样子,“你现在急什么,解释起来很麻烦的。反正到了地方,你自然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系统真的值得相信吗?

本杰明忍不住腹诽。

原先的系统仅仅只是不靠谱,现在毛病又得加上一条:懒。

不用想,他从系统这里是问不到什么东西了。再看看拽着自己狂奔的格兰特,显然也不是能沟通的状态。于是,本杰明也只好听天由命,等着看格兰特要把他带到什么地方去了。

海文莱特内城区的大街上,两个少年匆匆跑过,留下一张生无可恋的脸。

格兰特要去的地方不远,跑了没多久,他们便停了下来。

他们仍然处在内城区,不过地方比较偏僻,没什么人经过。眼前是一幢废弃城堡,看上去有些年岁了。虽然不大,但面对出现在城区的城堡,本杰明还是感到颇为惊讶。

只见城堡的门口,站了大约十多个人,仔细一看,全都是十多岁的少年,衣着打扮也都是贵族的模样,倒是印证了系统所说的“贵族子弟”。

不过本杰明仍旧疑惑,对眼下的情况一无所知。

“搞什么,你们怎么来得这么慢?”那群人中,一个人看到了本杰明二人,走上前来这么说道。

“这不是没迟到吗,你们急什么。”格兰特立刻反驳道。

那人也不在意,又转头道:“行了行了,那就开始吧,还是老规矩,大家先分散开来,十分钟之后开始行动。”随着他的话,一行人也开始向着城堡里走去。

开始行动?到底要干什么……

虽然还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本杰明注意到,迪克·弗尔恰好也在这些人当中。

他看见迪克的时候,迪克也正好回头,看着他。二人目光交汇之际,迪克恶狠狠地瞪了本杰明一眼,做了一个威胁的手势,一付“你死定了”的样子。

本杰明心里顿时一阵无语。

怎么又是这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