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再会的老朋友

本杰明又做了一个梦。

这次的梦终于和他的老板无关了。他梦见自己被淹没在一片深蓝的海水之中,一群人鱼围着他游动,而这些人鱼的面容,正是他来这个世界后认识的每一个人的样子。

他们的表情陌生冰冷,看上去有点恐怖。

然而很快,这些游动的人鱼一个个变成了蓝色的字符,在他的周围越飞越快。汪洋的海水也忽然消失不见,四周变成了无边无际的黑暗。

本杰明努力辨识那些字符,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看不清字符的样子。

耳边有嗡嗡的声音传来。

他看着周围的一切,忽然意识到,这不就是自己的意识空间吗?他又想起了当初开辟意识空间的场景,听着那隐约奇怪的声音,心中灵光一闪。

他朝着那嗡嗡的声音念起了水球术的咒语。

什么也没发生。

本杰明很奇怪。于是,他竖起耳朵,开始朝着那个嗡嗡声游去。

伴随着距离的拉近,那个声音也越来越大。他忽然有种预感,这个声音能够告诉他一切关于意识空间的奥秘,让他拥有无上的力量。因此,他游得更加卖力了,还拿出比英语听力专注一百倍的劲头,全神贯注地去倾听那个声音。

那个声音慢慢地清晰起来。

像是一句话。

本杰明感觉很激动,自己离答案只差一步了。

终于,像海洋生物进化到陆地上呼吸的第一口空气,像泡沫与针尖最临界点的接触。那个声音从混沌中脱胎,骤然清晰起来:

“少爷,你可千万别死啊!”

梦中的本杰明一愣,什么意思?

突然,像一股大力击中了他,他猛地倒吸一口大气,睁开眼。

他醒了过来。

“少爷……少爷,你、你终于醒了?”耳畔传来惊喜的呼喊。

“你……你先别吵。”

本杰明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他坐起来,感受着剧烈的头疼,捂着脑门定了定神。又过了一会,他才渐渐恢复清醒的感觉,有点精神能观察周围了。

周围……周围是他在里瑟家族的卧室。

他正躺在自己的床上。

看到这里,他长舒一口气,轰的一下又躺了回去。

他被人带回来了。

米歇尔的诅咒……真他妈折磨人。还好他到后面痛晕过去了,不然他真的要体验一次生孩子和蛋碎的双重享受了。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讲,他还得感谢这个诅咒,它发作得很是时候。

回想起城堡中的闹剧,本杰明仍旧心有余悸——被人拿枪指着可不好受。如果不是他和迪克扭打的时候诅咒突然发作,如果不是迪克以为那一枪打中了本杰明,如果不是那一枪并没有真的命中本杰明……

事情的结果会如何,就更难说了。

好好的一趟穿越,怎么就这么糟心呢?

“少爷,您没事吧?”

本杰明闻言,回过神来,抬眼。只见杰瑞米站在床边,小心翼翼地看着他。

“……行了,别担心,我没事。”虽然知道杰瑞米只是在尽责工作,但本杰明还是有点感动。

“我这就去告诉夫人他们。”杰瑞米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扭头就跑,眨眼间就没了影,本杰明想叫住他都来不及。

还想叫他接着跑腿来着……

算了,这事也急不来,现在他头还痛着呢!就暂时把那些糟心事都抛到脑后,好好休息一会吧。

本杰明闭上双眼,全身放松,把自己深深埋进柔软的被窝里。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躺多久。

“里瑟阁下,好久不见,不知道你对于我的小礼物是否满意?”

一个声音突兀地在房间里响起。

本杰明骤然惊起,睁开了双眼。他从床上坐起来,看向了那个声音的来源。

“……米歇尔。”

只见一个裹着墨绿色长袍的身影,此刻正站在房间角落的阴影处。米歇尔的打扮和上次还是一模一样,像个潜伏在暗处的杀手,看不清袍子里面究竟藏了什么。

本杰明深吸了一口气。

他的心情比想象中的要平静。或许他该震惊于米歇尔的鬼魅行踪,不过他没有。他只是看着米歇尔,仿佛两个久别重逢的老友,生疏得开始仇视,熟悉得还有点怀念。

他怎么会想不到呢?诅咒刚刚发作过一次,余威尚未淡去,对于米歇尔来说,这是她现身的最佳时机,气势上的优势可以让她在谈判中占据更多先机。

至于她是怎么潜进这里的——她都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在枕头底下留信了,还有什么做不到的?

本杰明感觉被褥开始发冷了。

他有立刻开口呼救的打算。里瑟家族的人都在,教会派来看着自己的骑士应该也不远。只要他开口,米歇尔不得已离开的可能性很高。

然而,本杰明也知道,米歇尔敢这么出现在这里,就说明她有全身而退的把握。如果不能一击致命,暂时的逼退没有任何意义,反而可能惹恼米歇尔。

他决定看看米歇尔想怎么样。

感受着挂在脖子上的十字架,本杰明感到安全不少。

至少,自己还是有资本的,不是吗?

“时间不充裕,我就跟你长话短说了。”终于,在片刻的对峙之后,米歇尔开了口,“我没有那个工夫教你魔法,这本《圣经》我留给你,你会在上面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说着,她掏出了一本小册子,一把扔到了本杰明的床上。

“圣经?”

本杰明不解,看着落在被子上的书,没碰。

他看不懂米歇尔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米歇尔答道,“它和教会派发的虚伪颂歌可不一样,它是属于我们的《圣经》,里面记录了真正的魔法。如果我没猜错,你的魔法应该只是偶然学会的,我相信你会需要它。”

本杰明闻言,又看了一眼那本小册子。他压下自己对魔法的好奇心,转而道:“你不会白给我好处,你想要的东西是什么?”

都说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他想知道,米歇尔做这些的用意是什么。

她大费周章的,又是留信说自己十天后来,又是送信给教会放烟雾弹。然后今天,搞这么一出突然袭击,总不可能只是为了给本杰明送一本书吧。

“我的目标一直都很简单,你应该知道。”米歇尔似乎也不愿多费口舌,“你可以把这看作一次等价交换,用宝库交换你的命。”

听了这话,本杰明沉默了一会,忽然开口,静静地说道:

“不管你信不信,但是,我真的不知道宝库的打开方式。”

他很早之前就跟系统确认过了,本杰明的记忆中,并没有宝库的打开方式。或许米歇尔本来意图绑架的格兰特知道怎么打开宝库,但是很不幸,本杰明不知道。

他也不打算接着本族血脉打开宝库那个瞎话编下去了,今时不同往日,他也不怕和米歇尔说实话。米歇尔还能怎么样,杀了他?况且,他在心中,也隐隐觉得米歇尔已经知道这一点了。

果然,米歇尔没有意外。

“我知道,本杰明·里瑟阁下。”她的声音虽然平静,但本杰明却听出了话里的火气,大概她对绑错了人这一点也有些恼羞成怒,“但你始终是里瑟家族的少爷。打开宝库的方法,你现在不知道,等我下次来的时候,你就知道了。”

“我下次怎么就知道了?”

“这就不是我要苦恼的问题了。”米歇尔显然是有火气的,也显然是把这个火气撒在了本杰明身上,“我相信你的聪明才智,请不要让我失望。”

妈的。

本杰明也只能跟着有火气了。

从知道这个诅咒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预料到了会有这么一刻了,没办法,受制于人。米歇尔也是死性难改,又想让人给她做牛做马。

但他还是想试着再争取点什么,哪怕能了解点东西也好。

“这本《圣经》是怎么回事吗?它是怎么来的?你还有类似的东……”

然而,本杰明刚说到一半,就跟见鬼了似的停了下来。

米歇尔没了。

房间的角落有一个柜子挡着,光线不好,显出一片阴影。而那片阴影之中,刚刚还长袍站立的米歇尔却已无影无踪,就跟她从没来过似的。

卧槽,她走了?

本杰明感到毛骨悚然。

他忽然觉得,自己可能真的低估了米歇尔的实力。

从有到无,他看不清是怎么发生的,甚至连一点魔力波动都感觉不到。光会耍阴谋诡计,是绝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的。怪不得她能跟实力强大的教会周旋那么久。

头痛,双重意义上的头痛。

他恐怕真的得打听一下关于那个宝库的事情了。

虽然给米歇尔做事情让他有点不爽,不过,看了一眼被扔在床上的小册子,他的心情还是平复了不少。

……魔法师版本的《圣经》吗?

他小心地把它拿在了手中。

作为一部冠以宗教巨著的书籍,它看上去似乎太薄了。不论跟哪个版本的《圣经》比起来,它都单薄得可怜,跟个卫生宣传手册似的。

但是米歇尔都那么说了,因此,本杰明相信这是一本值得期待的书。应该说,本杰明已经开始期待了,按耐不住跃跃欲试的心情。

他正准备翻开它。

“少爷,夫人他们都休息了,明天我再请他们来看您吧。”

门口突然传来杰瑞米的声音,吓得本杰明赶紧把书藏到了被子底下。

他忽然明白,米歇尔为什么说时间不多,消失得那么突然了。

杰瑞米啊杰瑞米……

但他也不能怪别人,杰瑞米只是在尽他的职责。

“少爷,您还有什么吩咐吗?”杰瑞米尽忠尽责,走到床边,这么问道。

“没有了,你下去休息吧,我也要休息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

本杰明此刻的心情,就像趁父母不在,偷偷看电视的小孩。父母临时回来了,他只能匆忙关掉电视,然后还一边心系着电视剧的剧情,焦急地催促着父母赶紧离开,又不敢表现得太明显。

他要学新魔法了啊!

不管是谁,都别来打扰他行不行?

“好的,少爷晚安。”杰瑞米点头,转身离开。

“……你等等。”

本杰明却忽然又叫住了他。

杰瑞米再次转身,一脸问号地看着本杰明。

“那个,上次我叫你办的事,你办得怎么样了?”本杰明刚想起来这茬,只能压抑着急切的心情,继续安妮遗物的发掘计划。

虽然安妮的遗物里,很可能没有一样东西的价值比得上这本《圣经》。

“啊,对了。”杰瑞米也露出被提醒的表情,答道,“我才想起来,您上次说那个木匠他会懂的,可是我问了木匠,他说他不懂啊。”

“不,他会懂的。”本杰明面无表情地说。

“可是他说他不懂啊。”

“不,你不懂,你去跟他说,他会懂的。”

“……真的吗?我还是不懂。”

“真的,你不懂没关系。你去跟他说,他一定会懂的。”

会懂才怪,本杰明自己都不懂到底要懂什么。

他都快不认识“懂”这个字了。

杰瑞米显然也被绕晕了,站在原地看着天花板想了好一会。然后,他回过神来,忽然有些惊恐地问道:“现在吗?”

本杰明点了点头,露出和蔼的眼神:

“现在。”

杰瑞米呆了呆,这次他没有再说什么时间太晚路程太远之类的话。他只是木然地点了点头,拖着沉重的步伐,傻傻地走出了房间,好像身体被掏空。

据说,今夜过后,城东的木匠忽然生了一场大病,关了店铺,整整一个月闭门不出。见到他的人都说他发着高烧,嘴里还一直念叨着什么:“我不懂……我不懂……”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此刻,今晚,本杰明送走了杰瑞米,确认了关好的门窗,不会再有人来打扰他。

他又把那本书从被子底下拿了出来。他捧着它,像真正的狂信徒捧着真正的《圣经》一样,不由自主地做了一个深呼吸。

终于。

他终于能学会除了水球术之外的魔法了。

他还能说什么呢?

正餐时间到,我们一起来祷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