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外城区奇遇记

与内城区不同,哪怕进入黑夜,海文莱特的外城区还是相当热闹。

虽然这个世界还没有电灯,但是靠着油灯,依旧有不少居民在街上走来走去。大部分的店面还在营业,人来人往的,没有要关门的架势。就更不用说那些声色场所了,就连普通的酒馆,都能传出十多米远的鼎沸人声。

不过也是,教会的宵禁只在内城区进行。外城区由于面积太大,执行需要非常多的人力。教会不舍得,所以干脆就任其发展了。

像弗尔家族,大部分收入也是靠着外城区的娱乐产业在支撑。有这样藕断丝连的关系在,外城区的夜晚更是虔诚不下来。像那些喜欢安静的忠实教徒,要么成为牧师,进入内城,要么聚集在外城的神佑区。那里是教会专门划出来的区域,虽然住满了人,但却比内城还要安静。

除了神佑区,外城没有再刻意地划分其他的功能区。外城太大了,如果专门搞个娱乐区居民区的话,那居民想出门消遣就得花很久的时间。方便起见,除了宗教,外城的一切都混杂在了一起。

此刻,本杰明就走在外城区西面的主干道上。

他观察着来来往往的人,警惕地向着杰瑞米说的那个地方走去。

复杂的地形结构和人群构成,结果当然是治安的混乱,尤其是在西面这一块。国家也在安保上投入过不少人力物力,但最终结果也很一般。大家日子过得倒还算安生,就是民风会比较“剽悍”。

本杰明的的身上可带了不少东西:攒了很久的零花钱、主教给他的十字架、自己从克劳德书房偷来的枪。万一来个小偷扒手,把东西给他摸走了,那他能上哪哭去。

他可得小心,非常、非常小心才行。指不定什么时候,街边就会跑出一个不起眼的小鬼,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他的家当给偷了。

本杰明刚想到这,不远处,就有一个畏畏缩缩的小孩迎面走了过来。

哦?

他感觉自己真是料事如神。

看吧,这不就来了。

看这兔崽子那贼眉鼠眼的小样,待会肯定“不小心”撞到自己身上,摔个一跤然后一溜烟跑掉。到时候自己反应过来再一摸口袋,值钱的玩意早就不翼而飞了——电视里都是这么演的。

真当他是什么好骗的肥羊?这套路他见多了。

来啊,互相伤害啊!我倒要看看,你敢不敢从老子手里偷东西!

就这样,本杰明打起一百二十分的警惕,看着那个小孩慢慢走近了……走近了……

要准备出手了吗?

“神经病啊!干嘛老瞪着我们家孩子看!”

本杰明一愣。

只见小孩的旁边,还站着一个膀大腰圆的中年妇女。她动作迅速地抱住了那个孩子,一脸警惕地看着本杰明,好像在看一个拐卖小孩的变态。

“……”

尴尬。

他的精神过于集中,没注意到旁边还有人。

“哈哈哈哈——!”系统在本杰明的脑海里笑开了花。

“……对不起。”

本杰明努力绷住面无表情的脸,对着中年妇女这么说道。

“神经病。”中年妇女一边抱着小孩,一边远离了本杰明,只言片语远远地飘过来,“乖孩子,别怕,那人精神有问题,我们躲远点……”

本杰明感觉想死。

这就是脑洞开太大的恶果。

想太多,是病,得治。

正当本杰明恨不得拿头撞墙的时候,突然,从街边又冲出来一个脏兮兮的小孩。这个小孩一出现,就直冲本杰明,趁着本杰明还没反应过来,便一头撞了上来。而当本杰明意识到怎么回事的时候,那小孩已经跑开了。

“……”

本杰明一摸口袋,他带来要买枪的钱没了。

马勒戈壁的。

脑海中传来系统笑得更欢的声音。

本杰明的火气一下子上来了。他愤怒地转身,追着那个小孩狂奔了起来。街上的路人被这一来一回惊得瓜都掉了,抬起了头,呆呆地看着两人的追逐,一时间鸡飞狗跳。

“你他妈给我站住!”本杰明怒吼道。

这可是他攒了半年的零花钱。虽然是从前的那个本杰明攒的,但那也是他的钱啊!再加上刚才那一出,此刻的他是真的心态爆炸。

那小孩显然也是轻车熟路了,丝毫不理会本杰明的叫喊,一个转身就溜进了一条小路。

“妈的,这么会跑。”

本杰明也立刻跟了过去。

一边跑,他一边拿出了别在后腰的枪。

愤怒没有冲昏他的头脑,反而让他的思维转得更快:这小鬼是老手了,跑得飞快,也比他更熟悉这里的地形,再加上早上的训练,他的双腿仍旧阵阵酸痛。再追下去,他肯定会跟丢的。

要是真跟丢了,那他要上哪哭去?

想到这里,本杰明心一横。

既然是熊孩子,就别怪他破坏未成年人保护法了!

又追过了一个巷子转口,他也不敢再犹豫,关上保险,边跑边举起枪,射击界面又一次浮现在他的眼前。

他迅速瞄准了小孩的膝盖。

在移动中射击,而且要射击移动的目标,放在枪火营的训练里,应该是最高难度的训练了。但对于本杰明来说,他有射击系统,他可以轻松做到。

砰!

他开枪了。

小孩发出一声惨叫,跌倒在地,挣扎了几下,没办法再站起来逃跑了。

本杰明见状,松了口气。

自己的钱总算是保住了。

然而很快,他又再次进入了紧张状态。

只见巷子的拐角处,三个打扮奇怪的人忽然走了出来。他们穿着有点像米歇尔的那种袍子,不过没有用兜帽遮住脸,本杰明也得以看清。那是三个成年男性,一个老一个高一个矮,却都带着一股阴森的气质。

他们显然听到了枪声,眼神古怪地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小孩,又看了看不远处的本杰明,停下了脚步。

本杰明的心中立刻涌起一股不妙的预感。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那袍子,似乎和被米歇尔的法师袍很像?

不是吧,随便跑一跑都能在王都里遇到法师?这是什么运气?主教大叔,你们扫黄打非的工作开展得不行啊!

本杰明并没有因为可能是法师而感到庆幸,想着说不定还能交流一下魔法心得。正相反,他并没有感受到这三个人的善意。直觉告诉他,这仨不是什么好人。

而且,更重要的是,在追逐过程中,他似乎来到了一个未知的地方。身处一条阴暗狭窄的巷子,昏暗的月光显得这里愈发冷清,周围一个路人也没有。

这下玩脱了……

“这事与你们无关,这小子是个贼,他偷了我的钱。我只想要回我的钱。”思量之下,他对着那三人喊道。

他还是不想惹麻烦。

三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忽然,看上去年纪最大的那个人开口了:

“他看出我们的身份了。不能让他们俩妨碍了我们,全都杀掉。”

本杰明心中一沉。

就在他飞快地思考着该怎么应付这个场面的时候,忽然,一个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是堕落者,快上!不能让他们跑了!”

只见一对平民打扮的夫妇,突然从本杰明身后的巷口冲了出来,直奔那三人而去。动作之敏捷,令在场其他人都大吃一惊。

本杰明愣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

这是教会派出来看着他的人,只不过是乔装打扮了一番。

对啊,他慌什么,教会的人一直都在啊!

仔细一看,那对夫妇之中的“妇”,竟然还是个男人戴假发穿裙子扮的。只见他假发一扔,一手便从蓬起的裙摆下捞出了两把长剑。他把一把长剑扔给他的“丈夫”,另一把自己手里握着,踩着高跟鞋,哇呀呀地就要向那三人砍去。

本杰明看得目瞪口呆。

厉害了我的姐,哦不,我的哥?

那三人中,年轻的那两个似乎也被这一幕给震慑到了,张大嘴巴来不及反应。只有年纪最大的那个神色一变,毫不犹豫地念起了咒语。

本杰明忽然感受到了水元素的异动。

只见一层淡蓝色的水泡,将那三人包裹了起来。

“水屏障!”本杰明不由得在心里默念道。

两个乔装的骑士很快冲到三人面前,挥剑砍去,剑刃与水泡接触。只见长剑上一阵圣光闪耀,水泡剧烈地颤抖了起来。然而,水泡最终还挡下了这一击,没有破裂。

不止两位骑士,就连本杰明也吃了一惊。

这么厉害的水屏障?

如果本杰明没看错,那两把长剑可是被祝福过的。哪怕以撩裙亮剑的形式登场,也不会减弱分毫它们的锋锐。然而,这一层薄薄的水屏障却能同时抵挡两把剑的攻击,着实惊人。

他不由得暗想,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有这样的实力?

另一边,年长的法师见到水泡挡住攻击,也发出了一声冷笑。

“两个圣骑士罢了。如果你们穿着圣光盔甲,说不定还能保住自己的命,现在嘛……”

说着,他拍了拍另外两个人的肩膀。

那两个人被这一提醒,也马上从愣神中反应过来,各自念起了咒语,准备发动魔法。

只见一枚火球和一道风刃,在他们的手中成形,分别向着两个骑士发射了出去。

骑士们却没有惊慌。面对魔法的攻击,二人动作整齐划一,都是一个后跳接一个横劈,闪耀着圣光的长剑便把火球和风刃劈散了。

见状,刚刚还得意洋洋的年长法师,脸色一下子就黑了。

“你们是不是傻?为什么要分开来打?集中打一个人啊!他们总不可能一刀劈散两个魔法吧!我教你们的东西都忘到哪去了?”他似乎不是惊讶于骑士的身手,而是被另外两个蠢货气到了,忍不住训道。

在他说话间,骑士也冲上来,一人一剑,终于打破了水泡。

可惜的是,年长法师训话同时,也没有放松警惕。赶在骑士砍出第二下前,他立刻又补上了一个水屏障,将试图继续攻击的骑士们挡在了外面。

本杰明都有点惊艳了。这人好强,不只魔法水平高,战斗经验也很丰富,面对两个圣骑士,还一付游刃有余的样子。水屏障的释放时机简直天衣无缝。

这么厉害的法师,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不知道为什么,本杰明在他们的身上,嗅到了一股普通野生法师不会有的、来自组织的味道。

在本杰明惊叹的同时,这一次,两个年轻的法师反应也快了不少。他们马上开始施法,又一枚火球和一道风刃成形。

有趣的是,他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妻子”作为他们的集火目标。

可能是都觉得这装扮有点辣眼睛,想赶紧解决掉吧。

然而,“妻子”的身手异常矫健,又是一个后跳接横劈,迎面而来的火球和风刃,全灭。“丈夫”则趁此机会,对水泡发起了疯狂的攻势。

“……”

年长法师的脸更黑了。

“气死我了!哪有人这么集中火力的?你们不会从两个角度进攻吗?你们一个在前一个在后,他能一剑挡住吗?我会没教过?你们是不是傻?他们的剑还没砍到我身上,我就先被你们气死了!”

两人被骂得有点懵。个子矮的那个犹豫了一下,弱弱地发言:

“可是老师,怎么控制魔法从两个角度攻击?我们不会啊。”

“……”

幸好骑士再次砍破水泡,及时地化解了尴尬。

年长法师也因为要施法补上水屏障,所以才没有被气得晕过去。

连作为旁观者的本杰明,都替他们感到了心累。

好好的一场架,法师与圣骑士之间的强强碰撞,为什么打成了这个样子?

不只是年长法师很煎熬,显然,骑士们的心情也不怎么样。在水泡第三次出现的时候,他们眼中闪过了一种名为生无可恋的情绪。尤其是还穿着裙子踩着高跟鞋的那位,本杰明感觉在他那厚厚的眼影之下,仿佛有泪光在闪动。

世道艰辛啊……

为了讨个生活,这年头,连圣骑士都这么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