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米歇尔的目的

闻言,米歇尔皱了皱眉,说:“今天的事情已经闹得这么大了,你还想回到里瑟家族当你的贵族少爷?不可能的。”

本杰明问:“为什么不可能?”

米歇尔停下了了脚步,环顾了一下四周。她见这里已经够偏僻了,基本不会有什么人经过,才转过身,对着本杰明说道:

“一整队清洗者死了,教会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即便教会和贵族有约定不能审问贵族,教会的人也肯定会想尽办法找上你,读取你的记忆。你已经是法师了,教会读取记忆的那一套对你也不再管用,而方法一旦失效,他们就会发现你的法师身份。”

……你说啥?

听了这段话,本杰明感觉自己的世界观都被颠覆了。

且不说那个教会和贵族的约定,就说教会无法读取法师的记忆。如果教会真的没办读取法师的记忆,那本杰明前两次读取又是怎么发生的?搞笑吗?

可是听米歇尔那郑重的语气,本杰明又觉得她说的是真的。

那……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觉得她说的对。”然而,系统却突然跳出来,发言道,“你第一次被读取记忆,是这具身体本来的记忆被读取出来了,而你第二次读取记忆,是我把伪造的记忆提交上去了。你真实的记忆,其实并没有被读取过,所以那个方法对法师确实是失效的。”

本杰明愣住了。

仔细想想,好像还真是这样……

想明白这个,他忽然感觉,之前的很多事情都说得通了。怪不得主教对他一点怀疑都没有,实际上,能被主教读取记忆,就已经是一种清白的证明了。

更不用说那个教会和贵族的约定了。回想前两次读取记忆,教会的行动都是偷偷摸摸的,正好也欺负本杰明年纪小,还不知道这个约定。

想到这里,本杰明对教会的好感再次-1。

这帮人也是够阴险的。

不过……

这样的话,其实他的洗白计划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我可以伪造自己的记忆,让他们读取,他们会以为读取记忆成功了,发现不了我是法师。”想到这里,本杰明对着米歇尔说道,“实际上,我已经被教会读取过两次记忆了,可是你看,我不还活得好好的?”

这下子,米歇尔终于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对于这个世界的人来说,伪造记忆,确实是件不得了的事情,尤其是还能让教会把方法的失败当作成功。

系统作为金手指,可算是有点存在感了。

“原来如此。”米歇尔的接受能力倒是很强,她想了想,认可了本杰明的说辞,接着说道,“那我们完全可以利用这一点,教会对于读取记忆的手段是极为自信的。只要你伪造出一份静默学院的人突然出现,杀光了所有清洗者,然后把你掳走的记忆,就可以把这一切都推到他们身上了。”

“静默学院?”

这下子,轮到本杰明惊讶了。

为什么突然又扯到静默学院身上去了?

想了想,本杰明觉得这个提议虽然问题不大,但也没什么必要。

这个锅不管推到谁身上,最后结果都是差不多的吧。教会也不可能因为这件事,就去真的把静默学院给剿灭了——能剿灭他们早就剿灭了,哪还会等到现在?

“没错,静默学院,他们是王国里唯一的法师组织了,一直隐藏在西面的群山之中。”然而,米歇尔似乎还以为本杰明不知道静默学院是什么,解释道,“之前让你交给教会的信里,我在信纸的背面,用特殊的墨水写下了静默学院的详细位置,教会的人应该也发现了。只要我们再把今天的事情推到静默学院身上,教会一定跟他们会开战的。”

米歇尔这段话里的信息量实在太大,本杰明被惊呆了。

“那封信……你说的是那封特意让我交给教会,上面写着什么‘五天后,到监狱遗址见我’的那封信?”他有点懵,不由得又追问了一句,确认自己没有听错。

信纸的背面,还写着静默学院的详细位置?

米歇尔点了点头,说:“一般情况下看不出来,但只要稍微加热,那些字就会自己浮现出来。这些小伎俩很明显,主教肯定会发现的。”

本杰明目瞪口呆。

妈的,他就没有发现。

而且这步棋,下得未免也太深了!

这帮人的世界太复杂。谁能想得到,米歇尔写那封信的真正目的,居然是利用本杰明,把静默学院的信息传达给教会?

但是,即便如此……

这步棋的意义何在?

这就牵扯到了米歇尔刚刚那段话里,另一个让本杰明感觉信息量太大的点了。

“你为什么要把静默学院的地址给教会,还要让教会对静默学院开战?你……跟他们有仇吗?”由此,本杰明这么问道。

大家都是法师,有什么误会不能坐下来好好谈,非得来这么狠的?

米歇尔这一手借刀杀人玩得真是溜。

自己得小心,可不能在什么地方得罪了米歇尔,不然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有仇说不上,最多是有嫌隙罢了。况且,就算教会有用了静默学院的详细位置,那个地方,易守难攻,那群人在山里面经营了那么久,教会也很难重创他们的。”然而,她却这么答道。

本杰明更不解了。

“那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米歇尔摇了摇头,略带嘲讽地说:“因为那帮家伙就是一群老顽固。他们还把自己当成上古时代的法师,就想着躲在山里面,拜着他们的该隐和魔法神。他们安逸了太久了,早就忘了教会曾经对法师进行过怎样的屠杀,也不认为这种事情会再次发生。”

闻言,本杰明若有所思。忽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挑了挑眉。

“你的意思是……”

“我要让教会去打静默学院,把那帮老顽固打醒。”米歇尔接口道,“法师们想要站起来,恢复昔日的荣光,那帮老顽固就必须先站出来,与教会抗衡。不管怎么说,他们是王国唯一的法师组织,只有他们能产生这样的号召力。”

说到这里,米歇尔顿了顿,加重了语气,算是对整个原因作出了一个总结:

“他们不愿意站出来,所以,我要利用教会,逼他们站出来。”

本杰明总算是明白了米歇尔到底想做什么。

这个女人有野心。

教会是绝对不会允许法师行走在阳光下的,因此,换句话说,她的目标就是推翻教会的统治。这可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情。

本杰明不由得想到了最开始,她和安妮在“姐妹情深”的时候,说的那些“建立法师的国度”之类的话。虽然她们那时就已经开始相互算计了,但这些话却都是真心实意的。

还真是有理想有抱负。

为了这个目标,米歇尔做了这么多事,又算计了这么多人。本杰明感觉有点可怕,又有点佩服。

想到这里,本杰明忍不住又问道:“对了,所以……你真的是个圣骑士?”

这个问题其实也困扰他很久了。

把教会耍得团团转,让主教都大为忌惮的法师,居然就是教会手下的一名圣骑士?这让本杰明感觉很讽刺,也很荒谬。

教会的人是有多蠢?能让一个法师混进去,还混到了圣骑士的位置?

这个问题其实他一直就想问了,只不过之前,他们忙于对付清洗者。对付完清洗者,变故也一个接一个地来。因此,本杰明现在才找到机会,把这个问题问了出来。

“教会内部并不是像你想象的那样。王国的有上万的圣骑士,不可能约束得像铁板一块。”米歇尔却这么说道,“每个骑士在成为圣骑士的时候,会被教会读取一次记忆。此后,除非圣骑士在任务过程中涉及到了重要的事件,否则,教会不会再次读取他的记忆,其它的监管也不算严格。因此,我才能一直隐藏身份,躲在圣骑士的队伍里。”

只会在最开始读取一次记忆吗?怪不得……

本杰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他还以为圣骑士经常就得回一次教会,用读取记忆的方式提交任务报告呢!

看样子,他还是把教会想得太厉害了。

说的也是,一个越庞大的体系,管理的难度就越大。尽管教会雄踞王国这么多年,但它还有敌人,还在不停地向外扩张。教会内部有所松懈,倒也不难理解。

只是,如果每个圣骑士在最开始都会被读取记忆的话……

本杰明疑惑地看着米歇尔。

米歇尔似乎也明白了本杰明的意思,点了点头,说:“没错,我是在成为圣骑士之后,才成为法师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