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一出大戏

这一天晚上。

海文莱特的外城区,夜色愈浓。清浅的月光像一片迷雾,笼罩了街头新开业的剧场。

剧场内,人山人海。

在弗尔家族的奋力宣传下,台下座无虚席,各式各样的观众坐满了剧院。他们脸上带着期待的表情,嘈杂的说话声传出剧场,半条街都能听得见。

台沿和穹顶摆满了油灯和蜡烛,使得夜晚的舞台也明亮得有如白昼一般。

“那帮废物总算是有点用,最终还是给我把人给拉够了。”迪克坐在前排,回望了一下整个观众席,较为满意地点了点头,这么说道。

在他旁边,坐着的是康特。不过康特并不会对他的话有什么反应,此刻,他正拿着剧场的宣传单玩得不亦乐乎。

很显然,迪克也不指望康特能说什么。确认了没有空座位后,他也不再东张西望,把头转回来,在自己的座位上坐好。

或许是因为有些紧张,他忽然从脚边端起了一个夜壶,抱在手中。

本来,他只是一直捧着它想要复仇——时时刻刻地捧着它。然而后来,报仇的念头渐渐散去,他却发现自己迷恋上了这个散发着金属光泽的小东西。只要他手中抱着一个夜壶,感受着那冰凉的温度,就会特别的安心,再躁动的情绪都会被它渐渐抚平。

他没敢让别人知道,每天晚上睡觉前,他都得把手搭在夜壶上,才能够睡得着。

“希望今天的演出可以顺利结束,不要出什么意外……”

就这样,把夜壶放在自己的腿上,像抱枕一样的抱着它,迪克的心情渐渐平复。他深吸一口气,无视周围观众捏起的鼻子和异样的眼神,耐心地等待着表演的开始。

又过了大约十分钟。

一队乐队来到舞台旁边,奏响了悠扬的音乐。

剧场里嘈杂的声音骤然消失。观众们停止彼此间热烈的讨论,屏息凝神,把目光投向了舞台中央。

舞台的帷幕,终于被缓缓拉开。

“先生们女士们,晚上好,弗尔欢乐大剧场,欣赏我们的演出。”主持人站上舞台,尽管没有话筒,他的声音却依然清晰洪亮,传遍了剧场的每一个角落,“众所周知,剧院是内城区的娱乐,还有很多民众从未享受过。但是,从今天起,这一切将会改变。弗尔家族会把这一乐趣分享给王都的每一个人,让我们为艾克斯·弗尔先生的慷慨鼓掌。”

在弗尔家族的布置好的观众的带领下,台下发出了极为热烈的掌声。

掌声渐息,主持人再次露出微笑。

“我知道你们期待已久,因此,我也不在这里惹人讨厌了。就先请大家欣赏我们的第一个表演,来自约克镇的亨利先生,为大家带来的魔术表演。”

观众席再次传来掌声。

主持人退场,舞台边的乐队奏起欢快的入场音乐,努力调动着现场的气氛。

在音乐声中,就这样,魔术师亨利上场了。只见他瞪大眼睛,带着一脸困惑的表情,踏着有点滑稽的步子,像个藏头顾尾的小贼,走上了舞台。

他左摇右晃地走到舞台中央,音乐声也随之停止。

观众们期待地看着亨利。

只见亨利在台中央站定,忽然,把空空如也裤子兜掏出来,对着观众,脸上作出了一个极为夸张的哭泣脸。

有些观众被逗乐了,发出了一小阵笑声。

“把喜剧和魔术结合在一起,是一种比较讨巧的做法。”迪克带着一脸严肃的表情,像个评委似的点评着,手里的夜壶仿佛就是他准备颁给冠军的奖杯,“不过再看看吧,归根结底,还是要看他的魔术表演得怎么样。”

虽然并没有人在听他的点评。

台下的笑声很快消失了,这时,一个穿着短裙的金发女郎却走上了舞台。

金发女郎的上场,立刻引起了台下一阵骚动。

然而,她却没有与观众互动,而是径直走到了亨利的身边,双手叉腰,瞪着眼睛,气鼓着脸看着亨利,看上去一半生气一半娇嗔。

很多观众看到这一幕,露出了饶有趣味的表情。

亨利见状,也窘迫挠了挠头,仿佛他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挠着挠着,突然从头发中挠出了一朵玫瑰花。

他呆呆地看着手中的玫瑰花,一付状况外的样子。忽然,他灵机一动,带着夸张谄媚的笑容,单膝跪地,把玫瑰花献给了金发女郎。

笑声与掌声一齐从观众席发出来。

迪克看到这里,也点了点头,装模作样地点评道:“这种表演虽然在内城区显得有点上不了台面,不过确实,放在外城区,效果还是不错的。”

康特则傻乎乎地跟着别的观众一同鼓掌。其他人的笑声都停了,他还笑得合不拢嘴,也不知道在笑些什么。

迪克见状,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露出那种“我不认识你”的表情——那一瞬间,他甚至有种换位置的冲动。

弗尔家族的脸面,都要让这个傻子丢光了!

他扶着额头,把自己的脸挡住,不由自主地这么想着。

然而,就在这时,他却忽然听到观众席又传来了一阵阵惊呼。

魔术师又抛出什么梗了?

迪克顿时心生疑惑。

这个表演节奏掌握得可不好,大部分观众还停留在上一个梗带来的喜剧效果中,现在就抛出新的花招来,未免有点太急躁了。

这样想着,他抬起头,皱眉看向了舞台。

只见舞台上空空荡荡,刚刚还在那里耍宝的亨利和金发女郎,此刻都没了踪影。

迪克愣住了。

怎么回事?这是表演的一部分吗?

“发生了什么?”没办法,他只能拍了拍旁边康特的肩膀,这么问道。

康特一边笑,一边鼓着掌,说:“圣光……哈哈哈哈……圣光,把他们都净化掉了……哈哈哈哈。”

迪克愣住了。

在短暂的疑惑过后,他开始觉得,康特又在发傻了。

圣光把他们净化掉了?怎么可能嘛!

他甚至带着戏谑的表情笑出了声。

不过很快,他这几声笑就变得越来越干。渐渐地,他也笑不出来了。

周围的观众也是如此。他们脸上的表情从期待和欢乐,慢慢变成了震惊和惊慌。

只见,无数的圣骑士,忽然从剧院的后台、入口、出口……各个地方涌了出来。他们全副武装,手中握着长剑,有些还沾着血。血从剑刃滴到地面上,显然是刚刚才杀过人。

欢乐的配乐戛然而止。

舞台边的乐队还来不及作出什么反应,忽然,从观众席上站起来几个神父。几道圣光弹被召唤出来,同时击中了乐队。整支乐队在这一瞬间灰飞烟灭,连半根琴弦都没剩下来。

观众们一下子慌了,有些想要站起来,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究竟是怎么了……”

“我的天啊!他们都死了吗?”

“发生了什么,我不想死,我要出去!”

迪克也是如此,眼前的一切完全超乎他的想象。惊慌失措之下,他也忘了演出之类的东西,只想赶紧离开这里。

“大家不必惊慌,没有人会伤害你们的。”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似乎被神术加持过的、洪亮的声音却在剧场内回荡了起来:“这是神的仆人在惩罚那些堕落者。至于普通的信众,自然不会受到半点伤害。大家坐在观众席上,欣赏圣骑士们矫健的身手就好了。”

只见剧场的入口处,一个肥胖的身影走了出来。

“父……父亲?”迪克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那是艾克斯·弗尔,弗尔家族的主人,这座剧场的拥有者,也是今天晚上这场演出的最初策划人。

他带着胸有成竹地笑容,一边走,一边继续说道:“也请大家配合神的意志,不要擅自离开剧场,否则,同样会被认为是恶魔的追随者,圣光将会是你要面对的严酷惩罚。大家明白了吗?”

他的语气虽然听上去亲切又正直,然而,在场所有人,都从其中听出了威胁的味道。

观众席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大家呆呆地望着艾克斯。而那些站起来想要离开的人,此刻,也在看了一眼周围无数的圣骑士后,战战兢兢地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再没有人敢动一下。

就这样,所有人都乖乖地坐在他的座位上,仿佛他们真的是一群素质极高的观众,此刻正在观看一场精彩的演出。

而他们能欣赏的唯一内容,就是疯狂杀戮剧场工作人员的圣骑士,以及后台隐隐约约传来的惨叫。

“妈妈……我想回家。”

“别说话,孩子,妈妈在这呢。别怕,不用会有事的。”

新装修的粉刷味被掩盖,血腥味成为了这里的主人。

面对这一切,艾克斯却站在观众席的走廊,似是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他缓缓地走到了迪克的身边。

“父……父亲,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圣骑士?还有……还有,我们剧院里面,怎么会有堕落者?不是您让我负责今天晚上的演出吗,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迪克转过身,拉着艾克斯的衣角,带着震惊、茫然、慌张等一系列复杂的情绪,小声问道。

艾克斯用他的大手,拍了拍迪克的肩膀,用一种更加温和的声音,轻声地说着:

“别担心,没事的,你做的很好。我们都不会有事的……”

感受到来自父亲的安慰,迪克也渐渐不那么惊慌了。不过,他还是闭上眼睛,不去看来自圣骑士的“表演”,抱紧夜壶,努力想把这些血腥的画面从自己的脑中甩出去。

说白了,他也只是个十多岁的青少年,又何曾经历过这种场面?

这一切……这一切真是太可怕了!

然而,这么想着,紧闭双眼的他,却忽然听到了来自他父亲的、一声压得极低的咒骂:

“可恶!到底是谁告的密,和那些法师搞了这么久的关系,这下全毁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