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独眼女王

与此同时。

远在海文莱特千里之外的伊科尔。

这个与霍里王国接壤的国家,它的首都,瑞吉纳。

瑞吉纳的中心,夜晚的王宫尽管灯火通明,看上去却仍旧有些冷清。

“你说,这是我们今年派出的第几个刺客了。”

一个金色长发的女人,斜坐在王宫正厅的王座上,一手托腮,另一只手轻轻拍打着王座镶满宝石的扶手,这么说着。她穿着华丽的长裙,看上去三十岁左右,两只被纯黑天鹅绒手套包裹的手上,戴满了精美的钻戒。

她浑身上下散发着高贵冷漠的气质,眼神空虚得像寿命将尽的老人。

也因此,她脸上那遮住了一只眼睛的黑色眼罩,朴素得有些不搭调,反而让她看上去像一个独眼海盗一般。

“女王陛下,这是今年的第五个了。”

正厅之中,除了王座上的独眼女人,还有一个拄着拐杖、与她年龄相仿的男人。男人站在王座不远处,低着头,毕恭毕敬地这么说道。

偌大的王宫正厅,只有他们两个人。做工精巧的水晶吊灯上摆满了蜡烛,烛光下,整个大厅看上去影影绰绰,好像随便说一句话,都能听到回声似的。

“都已经第五个了……”被称为女王陛下的独眼女人摸了摸下巴,有些慵懒地说道,“五个最为出众的佣兵刺客,却连教皇的面都见不着。伊桑,你让我很失望。”

被这样质问着,那个被称为伊桑的男人,语气却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毕竟是教皇,毕竟是站在这片大陆最顶峰的人,即便他已经衰老,也不是随随便便就窥探的。”

女王冷哼了一声,说:“我对他的私生活没兴趣。整整八年没有露过面,我只想知道他是死是活。”

说着,她的脸上还露出了几分忧虑,似乎正在思考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女王陛下,请稍安勿躁,这第五个刺客未必就失败了。”然而,伊桑却话锋一转,这么说道,“霍里王国那边传来了消息,那天之后,教会一直在偷偷调集圣骑士,明面上说是为了围剿法师,但法师围剿过后,各地的圣骑士还是在往王都聚集。”

闻言,女王终于在王座上坐正了。

她的神色变得严肃,看着伊桑,唯一可见的左眼像深邃的绿宝石。

“这么说,这位刺客,他看到了他不该看到的东西?”

伊桑点了点头,说:“答案很快就会揭晓,女王陛下,您不用着急。”

“我怎么能不急。”女王却发出了一声冷笑,她从王座上站起来,望向了窗外的黑夜,“自从八年前帝国分裂,我成为这个所谓的女王,就再也没有睡过一天好觉。你也许忘记了你的腿是怎么瘸的,但我可没有忘记我的右眼是怎么瞎的。”

说着,她竟突然扯下了自己的眼罩。

只见那保养得当的白皙脸蛋上,右边的眼睛却空无一物,只余一个结痂发黑的眼眶,仿佛一块因为天灾而塌陷的丑陋地表。

女王本来看上去高贵优雅的面容,忽然变得异常恐怖起来。

“我当然没有忘记。”伊桑却仿佛对此习以为常,温和的声音听上去平静如水,“如果不是为了抵御教会,我在帝国分裂的时候,怎么会放弃您的两位哥哥,来到这里,辅佐女王陛下呢?”

在听到“两位哥哥”的时候,女王的脸上,忽然露出了不屑的表情,似乎对于她的兄长们感到异常不齿。

配合她漆黑的眼眶,这个表情看上去格外阴森。

不过,在听完了伊桑的整段话之后,女王脸上的不屑却消失了。只见她轻轻挑起眉梢,露出一丝妩媚笑意,踱着步子走到了伊桑面前。

她伸出手,托起了伊桑的下巴,迫使对方抬起头。

“不,你永远都会选择我的。”她的声音也变得轻柔起来,搭配那空空的眼眶,显得十分诡异,“你爱我,从小到大,你都一直深爱着我,不是吗?”

“女王陛下……”伊桑的声音终于显出一丝慌乱,拄着拐杖的手差点握不稳。

女王维持着脸上的笑意,声音却忽然变得冰冷:“说出来,不然我就杀了你。”

伊桑做了一个深呼吸,闭上双眼,用颤抖着的声音说:

“是的,我爱您。”

闻言,女王脸上的笑意突然消失了。她露出索然无味的表情,收回了手,戴上眼罩,转身迈了几步,又懒洋洋地坐回了王座之上,像一只餍足的猫。

她摆了摆手,说:“行了,关于那个刺客,如果有新的消息,再过来告诉我。至于现在,你可以回家了。”

伊桑弯腰鞠躬,忍不住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是。”

说完,他转身,迈着蹒跚的步子离开了。

女王用她的左眼目送着伊桑,直到他的背影彻底消失。她忽然长叹一口气,左右看了看周围一片空旷的王宫,手指无聊地在扶手上轻点着。

“八年了……”

她的声音,幽幽地在这片大厅回荡。

也不知过了多久。

忽然,她神情一变,又从袖口中摸出了一张手帕。

手帕看上去很旧,应该有些年岁了。可女王却把它攥得紧紧的,像握着自己最心爱的人的手掌,又像掐着自己最痛恨的人的咽喉。

她的脸上浮现出激动的神情,双手用力得开始都发抖了。

许久。

忽然,她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松开了双手,软软地瘫倒在王座的靠背上,大口喘气,茫然地望着天花板,仿佛一具没有灵魂的人偶。

那块手帕也随之从她手中滑落,掉在地上。

只见手帕上,写着几行小字:

“我最亲爱的女儿,如果我意外死去,请你一定要帮助你的二哥,让他成为帝国新的领袖。要小心你的大哥,不要因为他的野心,让我的帝国沦落到四分五裂的地步。”

这段话在烛光的映照下,显得格外清晰。

女王则望着天花板上的吊灯,忽然,干巴巴地笑了两声,有点像是在自嘲,又有点像是在讽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