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监听的十字架

没有其他人的阻拦,本杰明顺利地回到了里瑟家族。

在冥想了一阵子之后,他刷牙洗脸,倒头就睡。

虽然他也好奇酒会那边会发生什么事情,但不管是什么事情,想打听也得先等到明天。他现在就算在这埋头苦想一晚上,也想不出什么的结果,还不如先睡觉。

一夜无话。

很快,到了第二天清晨,他醒过来,想让杰瑞米去外面打听一下消息。然而,他却很快愕然地发现,他根本用不着特意去打听酒会上的事情。

因为昨天晚上的事,已经闹得满城风雨。

八年未曾露面的教皇,竟然在王室的酒会上现了身。

一大清早,杰瑞米跑过来,一边给他准备洗脸水,一边异常激动地告诉了他这个消息。

“教皇陛下?”本杰明吃了一惊,差点忘了接过杰瑞米递过来的毛巾。

再联想到那个刺客行刺教皇的消息,他忽然有种怪怪的感觉。

“是啊,教皇陛下真的现身了,还带来了来自神的消息!”杰瑞米那兴奋得,差点把脸盆里的水泼到本杰明身上。

来自神的消息?

“教皇陛下带来了什么消息?”愣了愣,本杰明立刻追问道。

“只要净化掉大陆上的每一个法师,就可以解开该隐的诅咒,神会重新显灵。”杰瑞米的语气里充满憧憬,“昨天晚上,教皇陛下就在酒会上说了这样的话。今天一大早,教会就把布告发出来了。”

“……”

净化掉所有的法师?

本杰明差点在现实中笑出声。

且不说这个消息究竟是不是所谓的神传达出来的,就算这个消息是真的,教会做得到吗?而且,净化法师,这不正是教会一直在做的事情吗?再搞一条神谕出来,简直就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他知道,教皇之前一直不露面,对外宣称的理由就是他在沟通神的意志,想让这片大陆解除“神弃之地”的诅咒。对此,本杰明觉得这十有八九是搪塞民众的借口,但是结合现在的情况来看,教会这个借口找得未免也太牵强了吧。

何必呢?教会要杀光天底下所有的法师,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教皇出马,在王室的酒会上老调重弹,又能有什么不一样?

相比之下,教皇现身,比这个消息要爆炸多了吧。

这样想来,本杰明都开始觉得,自己昨天晚上没必要那么早溜走了。又不是多严重的事情,他留在酒会上,还能见识一下传说中的教皇到底长什么样子。

不过,他很快也就不这么想了。

“就是因为这个,所以啊,教皇陛下出现在罗斯餐厅的时候,还给在场的所有人都分发一个小小的十字架。”只听得杰瑞米忽然压低了声音,这么说道,“我听说,当时的气氛可吓人了。因为说是那个十字架上有神力,佩戴上以后,很难拿得下来,而且戴上它,看到和听到的一切都会被教皇陛下知晓,搞得在场的很多人都有些不情愿。”

……看到和听到的一切都会被教皇知道?

闻言,本杰明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这是……窃听器加针孔摄像头的结合体?

教会居然这么厉害,连这种“高精尖”的魔法道具都大规模地生产出来了?

这个消息倒是够惊人的。

看样子,像主教之前给他的那个可以防御魔法的十字架,估计也只是个垃圾货色。他们读取别人的记忆,很可能也是靠魔法道具完成的。真这么厉害,该不会再过几年,教会就能平地发射出一堆圣光导弹吧?

而且,他们居然还把这些十字架用到了贵族的身上。

本杰明忽然感觉有点惊悚。

教会……这是要控制整个贵族阶级啊!

自从听说了那个教会不能审问贵族的约定,本杰明回来之后,也查了不少相关的资料。原来教会在建国之初,就与贵族定下了各式各样的约定。贵族们愿意拥护教会,而教会也必须与贵族保持距离,对贵族给予足够的尊重。

经过几百年的发展,教会越来越壮大,却也从未有过破坏约定的事情发生。

然而……

教会终究还是忍不住了。

又详细问了杰瑞米几句,把整个事情的细节问清楚,本杰明便让他端着洗脸盆离开了。而他自己,则坐在窗户边,一边感觉有些庆幸,一边又陷入了深思。

杰瑞米告诉他,这个监视器一般的十字架,只在罗斯餐厅的酒会被强制发放。而那个时候,王宫正厅大人们的酒会,这些贵族大老爷们还在给公主切蛋糕,什么都不知道呢!

也正因如此,没人能阻止这一切发生。

本杰明闻言,也不由得在心里叹了口气。

他很明白教会为什么会这么做。

控制贵族是要一步步来的,所以,他们才先对小孩子下手。罗斯餐厅里都是一些没经历过风雨的贵族子弟,面对这种场面,哪怕是不想戴上十字架,他们也一点办法都没有。再加上王室的配合,他们除了乖乖就范,还能怎么样?

而等到十字架戴上去,那些老狐狸后知后觉,再想反悔也没什么用了。

怪不得,怪不得王室的骑士会在酒会外截人。原来,王室是想用全王国的贵族作为礼物,献给教会,以换取教会的信任。而教会想要打破约定控制贵族,也只能借着王室的手,迈出这最为艰难的第一步。

这一出戏,是王室在当导演和幕后杂工,教会在当主角和制片人。

教会监听所有的贵族子弟,就是监听所有贵族的第一步。迈出第一步,接下来几步就会走得越来越快。很快,掌握了贵族肮脏秘密的教会,也会把霍里王国中的所有权力,牢牢地握在自己的手心。

王室这是给教会奉上了一份大礼啊!

想到这里,本杰明也开始觉得有点奇怪。

王室到底是有多怕教会,连这种事情都干得出来?教会也是,搞这一手,就不怕步子迈得太大,把蛋给扯着了吗?

王都里的贵族,除了克劳德,没有哪一个是会忍气吞声的主。

只怕又少不了一番折腾。

“还好我跑得快。”想来想去,本杰明也只能望着窗外的风景,点了点头,有些后怕地自我安慰道。

很快,杰瑞米来叫他吃早饭。他应声下楼,来到客厅。一家子其他人也陆陆续续过来,在桌前坐下,开始吃早饭。

除了格兰特,大家的脸色都很正常,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摒弃掉昨晚看到的噩梦画面,本杰明一边吃饭,一边偷偷地观察着格兰特。然而,他却没有从格兰特的身上,发现从杰瑞米那里说来的那个监听十字架。

这……

格兰特不是在场吗?本杰明也记得,昨天晚上,格兰特回来得很晚——至少在本杰明冥想结束准备入睡的时候,格兰特还没回家。

他没有被强制佩戴十字架?

难不成,他因为躲在库房里面搞基,运气爆表,躲过一劫?

可是看格兰特的脸色,昨天晚上酒会的变故,他应该也经历了。

那又是怎么一回事?

本杰明心中疑惑,但也不敢多问。餐桌上的其他人也都像没事人一样,该吃吃,该聊聊,每个人都刻意地避开了酒会这个话题,在诸如小麦价格又涨了这种事情上聊得热火朝天。

这让本杰明感觉也是很无语。

装得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何必呢?里瑟家族对王室的忠诚和对教会的拥护,还真是出了名的。

连在自己家的餐桌上,都不敢议论多一句。

本杰明在心中无奈地叹了口气。

看样子,昨天晚上的事情,他还是得上别的地方,再多打听一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