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沉默水球

圣灵之盾……

在格兰特那本《神术入门》上,他见过对这个神术的介绍。

这是那本书上,介绍过的少数的几个中级神术之一。圣灵之盾的使用难度较低、实用性强,只要有比较好的圣光亲和力,很容易就可以做到瞬发,因此,在那本书上也被大肆赞扬了一番,被列为在必备神术的第一名。

它的作用,是可以召唤出一面圣光凝聚的盾牌。这面盾牌会浮在施术者的身边,自动为施术者抵挡别人发出的攻击。

虽然有点不想承认,但是本杰明发觉,自己的寒冰长剑正好被这一招克制。

寒冰长剑胜在灵活和多次攻击,圣灵之盾却和它一样灵活,又能多次防御,简直就是完美的应对手段。

不仅如此,更重要的是,圣灵之盾不需要耗费心神去控制,召唤出来,自动就能帮人抵挡攻击。但寒冰长剑的劈砍,却需要本杰明全神贯注地操控。

这一来一回之间,牧师能腾出手来使用别的神术,攻击本杰明,本杰明却没办法再用出别的魔法。

麻烦了……

牧师在使用了圣灵之盾后,缓了缓精神,马上又开始念起咒语,准备使用新的神术。而感受到那强大的魔力波动,本杰明可以肯定,这不是圣光弹那种低级的神术。

起码是个中级神术,还是攻击型的。

想到这里,本杰明又看了一眼房间里,还昏迷在床上的那个人。这个神术要是用出来,本杰明挡不挡得住暂且不说,这位行刺过教皇的勇士,怕是会被碰撞的余威波及到。

顿时,他坚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不能让这个神术被成功地施放出来!

那一瞬间,他放弃了对寒冰长剑的控制。长剑在半空中碎裂开来,化作一蓬冰雾,逐渐散去。他则飞快地念起咒语,一个接一个的水炸弹,在他的身前被凝聚成形。

刚凝聚出六个水炸弹,他便毫不犹豫地将它们甩向了吟唱中的牧师。

牧师不为所动,又一个十字架自行破碎,召唤出新的圣光屏障。圣灵之盾也自动来到了他的身前,和圣光屏障一起,要为他挡下这六个水炸弹。

光靠六个水炸弹,很难打断他的施法。

这一点,本杰明自然明白。

就在水炸弹爆炸,掀起漫天水花的时候,本杰明再一次念出了水球术的咒语。三角字符在他的意识空间之中,发出“叮”的一声轻响,涟漪般的波动从他身上发出来,在整个房间内无声的回荡。

这个房间里,本杰明用出来了不少魔法:一道冰墙、一把寒冰长剑、十二个水炸弹……魔法虽然已经消散,但还有不少未散去的水元素堆积着。

伴随着波动的扫过,在那一瞬间,这些水元素身上残余的、属于本杰明的精神力被唤醒,突然猛烈地震荡了起来。

意识空间中,字符水一阵颤动,本杰明感到了脑中穿来隐隐的疼痛。

积累下来的水元素,也达到了一个相当大的量,想要在一瞬间把它们全部调集起来,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不过,他还是一咬牙,集中精神,完成了整个魔法。

——这大概是有史以来最“大手笔”的水球术了。

伴随着这些水元素的聚集,只见,一个巨大的水球忽然出现在牧师的周围,把牧师连带着圣光屏障和圣灵之盾,一起包裹在了其中。

水球将牧师包裹住的瞬间,变化骤生。

那一瞬间,牧师神色微变,竟不由自主地停下了口中的咒语。不仅如此,他忽然双手捂着脑袋,发出了一声痛呼。

吟唱中的神术被打断了。

很快,牧师从反噬中恢复过来,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怎么会……怎么会失败?”

他抬起头,看着被紧紧包裹住他的水球。

从他的眼中看去,他仿佛处在一个蓝色的水世界之中。水球把他完完全全、毫无死角地包裹着,如果不是圣光屏障把水隔绝开,此刻的他说不定已经被淹没了。

可是……可是……

这只是水球啊!

为什么他的施法会被一个水球术给打断了?

对于眼前的这一切,牧师感到异常的震惊和困惑。

他不是那种温室里的花朵,也和法师战斗过。他了解水球术这个魔法,甚至知道水球术的咒语该怎么念。可是,他却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巨大、诡异的水球术。

说真的,水球术不就是个入门的鸡肋魔法。真的会有人下狠心去练它,还把它练到这种程度?

如果从前有人让他小心水球术,他肯定会以为对方在开玩笑。

然而……

在这种关头,一个突然出现的法师,一个穿得像个乞丐一样的家伙,念出一句平凡无奇的水球术咒语,居然就就把他困在了这里,还莫名其妙地打断了他的施法?

这真的是水球术吗?

是他太孤陋寡闻了吗,这年头,连水球术都可以打断施法了?

怀着深深的疑惑,他集中精神,观察起了这个超乎他理解的水球。

他可以感觉到,包裹着他的水球之中,蕴含了多少反常暴烈的水元素。也正是这些水元素,把他在施法过程中凝聚的圣光给驱散掉了。

牧师终于明白他为什么会施法失败了。

要知道,他的圣光亲和力一向是他最引以为傲的东西。在同辈的牧师之中,他的精神力一直算不上优秀,但靠着这天生的圣光亲和力,他还是从中脱颖而出,成为佼佼者,甚至还受到了主教的重视。

平时,在他的眼里,四周游离的圣光就像亲切的天使一般,随时可以听从他的指挥。他只要心念一动,便可以一呼百应。

可现在,他哪怕念起咒语,能够穿透这个水球来到他身边的圣光,却还是寥寥无几。也正是因为无法聚集起足够的圣光,所以,刚刚他吟唱中的神术才会失败。

但是,他依然感到非常困惑。

……为什么?

为什么这个奇怪的水球可以隔绝他对圣光的感应?

他进入教会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

这、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被困在这个巨大的水球之中,什么也做不了的牧师,已经近乎抓狂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