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佣兵

“我?我不是什么人,一个普通的糟老头子罢了。”

老人在前面走着,没有回头,随口答道。

这个答案显然不能让本杰明满意。

“一个普通的糟老头子?”他哼了一声,立刻反问道,“诺斯山强盗的首领在被教会围剿之后,会向一个普通的糟老头子求助?一个普通的糟老头子,会有胆量公然和教会作对?别在这装模作样。”

老人立刻笑着答道:“年轻人,话可不能乱说。杀掉那四个人的是你,我可没有公然和教会作对。”

闻言,本杰明摇了摇头。

他也开始对老人的装聋作哑感到不耐烦。那四个人一死,他和老人就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把话说开也是应该的。还玩这种文字游戏,有意思吗?

这样想着,他停下了脚步,装作不经意地说道:“连行刺教皇的敌国刺客也敢包庇,不是公然和教会作对,是什么?”

此话一出,老人的背影一僵,步子也终于停了下来。

他背对着本杰明,沉默了一会,忽然叹了一口气。随后,他转过身来,露出异常严肃的表情。

“你也不简单,教皇遇刺的消息并没有外传,你却连这个都知道。”

本杰明耸了耸肩,理直气壮地说:“谢谢,我这个人就是很不简单。”

“……”

大概是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老人语塞了好一会,才把本杰明这句话也咽下去。他看了看本杰明,又看向本杰明背着的那位刺客,连着叹了好几口气。

他终于开了口。

“我到底是什么人……这事,可就说来话长了。”他望了一眼手里的油灯,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这么说着。

本杰明却道:“没关系,反正走在密道里面也无聊,你可以边走边说,我慢慢听。”

闻言,老人听不出情绪地笑了一声,转过身,接着沿着密道走了下去。本杰明见状,也只好跟上。

老人的声音悠悠地传过来。

“其实也没什么好讲的了,都是些陈年旧事,很多连我自己都记不清了。说真的,我连自己的名字都忘了,别人都管我叫‘银狐’老大,所以我就成了‘银狐’老大。”他带着几分自嘲的语气,缓缓说着,“关于那个诺斯山的强盗,我其实也不想帮他,但他的父亲是我当佣兵时救过命的战友。因此,即便他沦落成了个强盗头子,我也得照看着他。”

听到这里,本杰明挑了挑眉毛。

佣兵?

他知道佣兵是怎么一回事,但是他也知道,佣兵这个职业早就在霍里王国绝迹了。

这可是教会辛勤努力的结果。

教会认为,王国里的神官和圣骑士足以保护人民,不受魔兽的侵扰。同时,他们又觉得佣兵生性自由,难以管理,还容易和法师勾结。因此,很久以前,他们就找借口把王国里的佣兵据点拔光了。现在如果随便找个普通的王国百姓问,他们甚至都不知道佣兵是个什么东西。

这位老人年轻时候居然还当过佣兵?

佣兵,那可都是每天把脑袋系在裤腰带上的人物。

怪不得,他面对教会的人也一点都不慌张,跟本杰明做起交易来也不犹豫。

“你别看现在王国里的佣兵都没影了,在我年轻的时候,教会还没有开始扫荡。尤其是在靠近西部群山的地方,你碰到五个人,就会有一个人是佣兵。”老人的声音里似乎带着一丝怀念,“不过……不过现在都没了。大家都说我这人肯定活得久,可谁也没想到我能活得这么久。当年的那帮兄弟早就死的死逃的逃,只剩下我一个人还在这里苟且偷生。”

本杰明听得出他话里的落寞。

说真的,让他现在来看,他也看不出老人曾经过着刀口舔血的生活。但是从老人现在这种特殊的地位推测,他年轻的时候,应该是个相当优秀的佣兵。

所以他才能成为这种不是黑帮老大,胜似黑帮老大的“银狐”老大。

说到这里,老人也微微停顿,声音低沉地笑了几声,然后说:“你也知道,当个十几年佣兵还不死,会认识很多各式各样的朋友。朋友一旦多起来,你就会被推到一个特殊的位置,会有更多奇奇怪怪的人来找你寻求帮助。我说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糟老头,并不是在说瞎话。几十年前,如果没有这些朋友的帮助,我早就死在教会的手里了。现在你觉得我有多特别,其实我只是在还我欠下来的债,身不由己罢了。”

闻言,本杰明点了点头,若有所思,思绪却已经飘到别的地方去了。

教会对佣兵的压制,本杰明也只能从偶然听到一点流言里,自己猜测。不过现在听老人所言,这里面,恐怕还有一段血腥的往事。

他不由得想到了眼下,教会对贵族正在展开的行动。

两件事情莫名地相似。

所以……最开始是法师,然后是佣兵,现在是贵族。

这么多年过来,教会还真是再一点一点地做事情,只是他们对付的对象一直在变化罢了。王国内部的不安分势力,也确实被他们一个接一个地压制了下去。

本杰明忍不住想,如果让教会这么继续下去,没有人妨碍他们,再过个几十年,是不是王国内部就连“贵族”这个概念都没有了?

不过,教会要是真想彻底铲除贵族势力,建立纯宗教的国家,中间恐怕还得花上不少工夫。

肯定会有人阻止教会的。

至少,王国内部的这些权贵,肯定不会让这种事情这么轻易地发生。虽然他们看上去是臣服了,但在背后搞事情,这才是贵族们的长处啊。

说不定,此时此刻,那些大贵族就在什么地方开着小会呢!

本杰明这么想着的同时。

王国的另一个地方。

为了不让教会铲除贵族的势力,一场属于王国贵族的秘密集会,也确实在进行着。

王都北面,临近珍珠山谷的小村庄里,有一间地点偏僻的小房屋。房屋从外面看来废弃破旧,但在房屋内,却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如果本杰明在这里,甚至还能认出几个熟面孔,比如艾克斯·弗尔。

房间里大约有十几个人。除了里瑟家族,王国最有地位的贵族家族的代表人,几乎都在这里了。

他们围在一个圆桌子周围,似乎正在商讨着什么。

“艾克斯伯爵,你确定教会没有发现我们的集会吗?要是今天的事情走漏一点风声,明天教会就要拿我们开刀了!”一个贵族有些担忧地道。

闻言,艾克斯·弗尔挤出一个笑容,说:“你们放心,今天上午让那个三十多个贵族家族去闹事,就是为了分散教会的注意力,让他们注意不到我们。只要你们别不小心在‘佩戴了’十字架的孩子面前说漏嘴,教会什么都不会知道的。”

听了这话,圆桌周围的其他人,也都露出稍稍安心的表情。

“没办法,教会和王室实在是太过分了。再这样下去,王国之内不会再有我们的容身之地。”一个满脸胡须的中年贵族,露出有些愤怒的表情,这么说道。

“是啊,伊文斯伯爵。”艾克斯立刻点头,赞同道,“教会认为我们手里没有了军队,再培植起一个像里瑟家族那样的走狗,就能够对我们为所欲为了。但我们得让他们明白,他们有他们的长剑和圣光,但我们也有我们的门道。”

这话一被说出来,在场的众人,无一不点头称是。

看来,教会的所作所为,也给他们带来了相当大的不满。

“对了,说起里瑟家族。”忽然,圆桌上另一个头发花白的贵族开口,道,“弗尔伯爵,您还记得小半个月前的剧场事件吗?”

顿时,艾克斯摇了摇头,忿忿不平地哼了一声,说:“我怎么能忘得掉?我花费这么多年时间,无数金钱和人力,才养出这么些法师来。结果,就因为有人告密,我只能把他们聚集到那个小小的剧场里,亲手给教会奉上。每天晚上都能梦见的事情,我又怎么可能忘得掉?”

白头发贵族点了点头,又道:“今天中午,我刚刚得到了消息。那个把你的事情告密给教会的人,我已经知道了。”

“是谁?”闻言,艾克斯立刻露出急切的神情,追问道。

白发贵族顿了顿,缓缓说:“是里瑟家族的那个老太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