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醒来的刺客

海文莱特的外城区,本杰明与那位老人,还在密道之中前进着。

这一路上,本杰明也听了不少老人年轻时候的故事:他当佣兵时惊险的经历、教会扫荡佣兵的整个过程、他是如何在教会的扫荡之下逃过一劫……

老人讲得七零八落,但从这些片段之中,本杰明还是能感受到,王国的佣兵曾经繁盛到了一个怎样的地步。各怀绝技的冒险者、与魔兽搏斗的英雄事迹、被游吟诗人歌颂的传说……

本杰明听得心驰神往。

不过,老人也不只是在炫耀自己年轻时候的光辉事迹。

他还讲述了他是如何变成现在这样的。

按他所说,从佣兵生活退隐之后,他用积攒下来的钱,开了家旅店,希望能够过上普通人的生活。然而,就像他和刀疤男的情况一样,佣兵生涯积攒下来的关系,使得他的生活永远不可能平静下来。

昔日的朋友向他求助,他又狠不下心拒绝,而为了帮助那些朋友,他又不得不找别人帮忙,欠下更多的“债”。

就这样,在放债与还债之间,他深陷其中,反而在外城区还闯出了自己的名声。别人都在说,“银狐”老大人脉广,遇上麻烦就去找他帮忙。老人也一直在尽力拒绝那些跟他没关系的求助,但不知道为什么,始终会有人找上门来,扯出跟他的关系,逼得他不得不帮助他们。

听到这里的时候,本杰明忍不住想,他和老人之间的交易,大概也就是这么一回事了吧。

这种身不由己的日子,还真是挺无奈的。

当然,讲完这些,也过去了不少的时间,他们在这个黑漆漆的密道里面走了快半个小时,油灯都换了一次灯芯。还好,老人说,这个密道也快走到头了。

不过,他的故事也还没有讲完。

至少本杰明还是有疑惑。

“那你今天做这些,又是为了什么?”他甩了甩头发上的汗,问道,“你的名声已经在外城区传开了,教会知道那四个人死在你的旅店里,一定会算到你的头上。为了保护这个异国的刺客,舍弃这么多年的旅店,值得吗?”

不怪他满头大汗,背着一个人走了这么久,肯定会累啊。

也因此,即便这个刺客一直昏迷没出声,但在本杰明这里,他的存在感还是很强烈,所以本杰明才问出了这样的问题。

“一个异国的刺客,你就是这么看他的?”闻言,老人忽然没来由地笑了几声,这么说道。

“别误会,我很佩服他。不管他是哪国人,敢去行刺教皇,就已经是一个勇士了。”本杰明连忙解释道,“也正因为如此,我才会觉得很好奇。”

“……勇士吗?”走在前面的老人忽然叹了口气,低声说着,也不知道是在回答本杰明的问题,又或者只是在自言自语。

就在本杰明期待着老人开始讲讲这位刺客的时候,他却忽然感觉到,背上这个人动了。

这个受伤昏迷的刺客,刚刚醒过来了?

“你醒了?”

他不由得停下脚步,转过头,轻声问道。

伤势诡异的刺客却没有开口,似乎还没有完全苏醒过来。反倒是老人闻言,也跟着停下了脚步,转过身。

本杰明见状,小心翼翼地把刺客放了下来,让他平躺在了密道的地面上。把人放好之后,他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肩膀——这一路,背得他腰酸背痛的。

正好,也趁着这个机会,稍微休息一下。

他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把期待的目光投向了躺在地上、正在转醒的刺客。

老人也是如此,手握油灯,走近了,露出有些紧张的眼神。

在灯光的映照下,刺客的呼吸忽然变得急促。然后,他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嘴里发出一些无意义的呢喃。

他的眼睛维持在半睁的状态,脸色更差了,看上去很疲惫。他似乎还没有完全醒过来,又好像已经醒了,只是过于虚弱。

“你还好吧?”本杰明出声问道。

对面的老人忽然又叹了口气。

什么情况?

本杰明还心怀疑惑,想着老人为什么要叹气,就听得刺客嘴里的呢喃声忽然变大了。

“都是……都是阴谋,千万不要相信……女王陛下……都是、都是教会的阴谋……”

闻言,本杰明不由得深深皱起了眉头。

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教会还有什么进行中的阴谋,被刺客给撞见了?而且……而且这跟“女王陛下”又有什么关系?

……好的大王,没问题大王?

不过,从这段前言不搭后语的话中,本杰明还是意识到,刺客并没有真的醒过来。

他受的这个伤,也确实诡异。

“他说的女王陛下,指的应该是伊科尔的女王。”忽然,系统在本杰明脑海中出声,解释道,“伊科尔是离霍里王国最近的一个国家,两国的关系也比较紧张。纵观整片大陆,唯一在位的女王,也只有伊科尔的这位了。”

伊科尔……

闻言,本杰明终于把所有剧情联系了起来。

这个刺客是伊科尔的女王派出来的?

不过,刺客口中的“教会的阴谋”,还是听得本杰明心中止不住的好奇。教会已经拳打贵族脚踢法师了,居然还有精力去搞别的阴谋?

本杰明还在疑惑着呢,刺客的情况又发生了变化。

那张苍白的脸上,半睁的眼睛忽然一下字全睁开了,直愣愣地瞪着,仿佛看到了什么异常可怕的东西。

刺客的身子也随之一震,猛烈地颤抖了起来。可他的精神状态还是没有改变,重复着那些断断续续、语法混乱的句子。他并没有真正地醒来,灯光映在他死气沉沉的脸上,跟中了邪似的。

他的口中,乱七八糟的词,一个接一个地往外蹦:

“伊桑大人……不死之身……女王陛下……教会……阴谋……亚伯……该隐……假的……教皇……”

本杰明看得有些心惊。

这就是所谓的灵魂受损吗?

他也试图变身福尔摩斯,演绎一下刺客口中的那些词。然而可惜的是,离奇荒诞的东西他倒是脑补出来了不少,但就是没一个靠谱的。

谁是伊桑大人?不死之身又是什么意思?是在说那个女王,还是说教皇练成了不死之身?假的又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教皇是别人假扮的?可这一切又跟亚伯和该隐有什么关系?

不行,这剧情太乱了……

他也不是什么大侦探,啥都推理不出来。

“十几天来,他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忽然,老人凝望着中邪般的刺客,静静地说,“十几天前,他来到我的旅店,进门,说了一句‘救我’,然后就晕倒在地,浑身上下却半点伤口都没有。我不敢带他去看医生,自己连着翻了好几天的书,才查到这种症状,是灵魂受损。”

老人的话和刺客的呓语交织在一起,不知为何,气氛开始变得有些沉重。

沉默了一会,本杰明忽然开口,半开玩笑地说:“你居然这么热心,一个晕倒在你面前的陌生人,你也会冒着生命危险救他。以后我要是受了重伤,拼着最后一口气,也得跑到你面前晕倒才行啊。”

他下意识地想说点玩笑话,纾解一下半疯的刺客给他们带来的压力。

然而很快,他就开始对这段话感到后悔了。

因为,在听了本杰明的话之后,老人自嘲地哼了几声。然后,他也跟着本杰明,用一种半开玩笑的语气说:

“是啊,我他妈的怎么就那么喜欢多管闲事?有什么办法,谁让他是我十三年没见的儿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