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教会内部的分歧

“瑞柏大人,请不要随便议论教皇陛下,神灵注视着我们每一个人。”另外一个人立刻用异常虔诚的语气说道。

被称为“瑞柏大人”的神官闻言,也当即改口,回道:“您说的是,是我失礼了。”

很快,他们二人的话题就从教皇身上移开了,而是转移回了现场这四个人的处理上。

从他们的你一言我一语之中,本杰明也慢慢明白,原来主教和教皇不知道为什么外出了,大部分神父也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暂时不在。现在教会内部,甚至没有一个主事的人,因此,这两个神父有些拿不定主意。

那位瑞柏神父认为,他们应该立刻封锁王都的城门,严格限制每天的进出人员,直到查出凶手是谁为止。另一位神父则认为,这样的反应太过激烈,会引起百姓的恐慌,还是把整件事情留到主教和教皇回来再说。

二人各执一词,争论不下,搞得本杰明甚至都有种自己在听辩论会的感觉。双方各种引经据典,虽然一方激进,一方保守,但两方都坚定得没有半分退让的意思。

因此,本杰明也只能就这么等在一边。

慢慢吵,吵累了去喝口水什么的,他的机会就来了。

反正这两人也发现不了他,这可是个绝佳的偷听位置。

本杰明并不心急。实际上,从这两个神父的争论之中,他还可以了解到相当多教会外部人士很难了解到的消息。比如,这个被他干掉的牧师,是主教最为看好的年轻人,甚至有望在十几年后接任主教的职位。

因此,这个牧师被不声不响地干掉,其实是一件不小的事情。

自己好像无意间又搞了一个大新闻。

想到这里,本杰明无辜地耸了耸肩。他不是故意的,也没打算搅乱教会内部人员晋升的规划。

不仅如此,他还从那位瑞柏神父的话里,莫名地听出了一股窃喜的味道。仿佛,这个人对于牧师的意外死亡,内心中其实是偷偷高兴的。

没想到,主教还活得好好的,继任者的争夺就已经开始发芽了。

本杰明也不由得感叹,教会内部的斗争,居然也这么的激烈。

除此之外,除了那些教会内部的动向,他们甚至还提到了米歇尔。那位瑞柏神父把米歇尔引作他的论据,表示太过保守的做法会让犯罪者逍遥法外,还说都是因为顾忌太多,才让米歇尔已经逃到了国外。

在刚听到的时候,本杰明其实是拒绝的。

米歇尔逃到了国外?什么鬼?

然而,瑞柏神父说得一本正经,另一个神父也完全没有质疑这一点。要不是本杰明刚刚才见过米歇尔,说不定还真就信了。

看样子,米歇尔又耍了什么花招,把教会的人给骗了。现在,他们都以为米歇尔逃到了国外,自然也就放松了对米歇尔的防备。

怪不得没有人再来保护本杰明。

教会也真是奇怪,在面对贵族、法师的大事件上总能占据上风,却老是在这种细处判断失误,被人各种愚弄误导。

就这样,本杰明在这里偷听着教会第一届新生辩论大赛,一边等待着时机的来临。终于,在半个小时之后,他们的争论因为意外的打断而停了下来。

“两位大人,突然出现了好几百个醉汉,在教堂的门口大喊大叫,还在台阶上睡觉。我们怀疑,是那些贵族又偷偷雇佣了一帮人,故意闹事。”

一个圣骑士急匆匆地走进房间,对着还在争论的两人这么说道。

仿佛就是一声来自裁判的“自由辩论时间结束”,两人同时停下了口里的话。

与此同时,本杰明也忍不住惊讶地挑眉。

贵族居然又开始搞事情了。

听到这个,本杰明也是有点无语。这帮贵族的下限也是够低的,找一帮人在教会门口闹事,是要闹哪样?

难不成,他们觉得靠着这种下三滥的办法,就能让教会屈服,解除掉他们子女的那个监听十字架吗?想的也太美了吧。

“这有什么好问的。就像上午抗议的贵族,一群醉汉,你们将他们赶走就好了。”瑞柏神父回过头,随口吩咐道,显然也没有把这当成一回事。

“可是,大人……”圣骑士犹豫了一下,又道,“这帮醉汉不怕事,人数又多,很难赶走。而且当着教堂那么多信众的面,我们也不好动用武力。现在教会里一个可以指挥的人都没有,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闻言,另一位神父却没有给出指令,只是摇了摇头,感叹道:“连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这些贵族也是半点荣耀感都没有了。”

瑞柏神父想了想,忽然转过头,对另一位神父说:“这样吧,你先和他回教堂处理这件事,这边就交给我。我们本来的任务就是留守大教堂,不能任由这种事情发生。”

然而,听了这话,那位神父再次摇了摇头。

“不行,你得跟我一起回去。”他的语气异常坚定,“主教大人把我和你放在一起,就是希望我能够平衡你的冲动。我如果离开了,你怎么处理得好这里的事情?”

瑞柏神父立刻反驳道:“我如果跟着你回去了,这里又该怎么办?”

“我们可以用神术把现场保存住,让圣骑士们把这里封锁起来,等明天主教大人和教皇陛下回来之后,再作定夺。”

“这怎么行得通……”

二位神父再次陷入争论,一付要辩个三天三夜的架势。边上的圣骑士见状,也露出左右为难的模样。

可躲在密道中的本杰明,却从这段争辩里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对天发誓,他再也不嘲笑贵族的短视行径了。要不是贵族派人去教堂闹事,他也不会获得眼下的机会,不是吗?

那位保守的神父正合他意。如果他能够赢下这场辩论赛,带着这位激进的瑞柏神父回教会,那本杰明的战利品也就唾手可得了!

然而……

两人又争论了十分钟,依然没有分出结果。

本杰明一脸的生无可恋,就差没开始打哈欠。

……究竟还要再吵多久?

幸好这时,又一个圣骑士来到了这里,带着比前一个圣骑士还要焦急的神色,再次打断了这场漫长的辩论。

“不好了,闹事的人还在变多,教堂里剩下的人有点拦不住了。再这样下去,他们要冲进教堂了!”

闻言,二人没办法,也只能好停下了争论。

本杰明也很惊讶。这些贵族居然能做到这一步?且不说可能引起教会的报复,就说雇佣这么多人的费用,肯定也不是一笔小数字。

如果说之前都是小打小闹,那么现在,他们已经可以给教堂带来一定的麻烦了。

听他们所说,教会刚把所有神父都派了出去。本来这两人是负责留守的,可他们却因为突发的事件,来到了这里。因此,此刻的大教堂中,是没什么人能拿主意的。

要是真让乱民冲破了教堂……

那就好玩了。

本杰明不由得也开始有点幸灾乐祸。

事有轻重缓急,一位牧师的死亡固然是一件大事,但与教堂被乱民冲破的威胁相比较,就成为了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

很显然,瑞柏神父也明白这个道理。因此,在这种时候,他也只能认同另一位神父的办法,把眼前的事情放到一边,两个人一起回教堂。

就这样,本杰明蹲在密道入口,几乎什么都不用做,就等来了他所需要的机会。

运气总算没那么差了。

神父对着几个人的尸体施展了一个神术,似乎是为了保存现场,避免他们的腐烂。随后,他们让一个圣骑士守在房间门口,二人便匆匆离开,朝着教堂赶去。

两个神父走了。

转眼间,整个房间只剩下了一个圣骑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